編輯嚴選
DJ crafts | 2020.12.26 台南 Masa Loft 告舞會音樂實況回顧

2020/12/30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Masa Loft 是南台灣唯一的常態探戈舞會。可惜,我第一次去,就是它的告別舞會。這份曲單的實況回顧將包含三個面向:事前準備、臨場發揮、事後檢討。
台南對我而言並非陌生城市,但台南的探戈社群對我不是熟悉的社群。我只知道這個社群比台北年輕、比台中成熟,但只在四年前去跳過一晚。我所採用的策略,接近於前往陌生城市的策略:充分準備各種舞者可能會喜歡的 tanda,第一個小時利用新舊、節奏/旋律、編曲複雜度、情緒強度、音樂溫度各不相同的類型,來試水溫。
*格外值得注意的是:活動七點開始,十點半結束。對任何城市的週六舞會,都算很早結束。這可能反映出這個社群所習慣的生活作息。我沒多準備深夜節目。
這是在 Spotify 排的曲單(含 cortina),以便讀者依序聽取。Spotify 沒有的曲目,或版本不同的錄音,在每個 tanda 文字內補充。
1) Orquesta Típica Victor:簡單、規律、歡快
開場,人來得早,雖不見得會有人跳,但還是要放適合暖身的簡單曲目。選擇 OTV 老派而歡快的曲子,是為了用明白到不行的穩定節奏,給剛入場的舞者一點安全感。
2) D’agostino:輕盈、悠揚
第一個 tanda 沒人下場,改變策略。選了 1940s 格外輕盈的 D’agostino,和 1930s 初期的 OTV 在錄音品質和旋律上形成反差。舞者陸續開跳。
3) Tanturi:加速、可供玩耍的反拍、重踩地板的正拍
這個 tanda 把穿好鞋的舞者幾乎都趕下場了。我當下的判斷是:清晰的節奏性、明亮的調性和趣味,對早來的這群有吸引力。
4)VALS - Rodriguez:老舊感的驚喜、節奏規律、慢板
主要是為了跟前兩個 tanda 形成明顯的反差,同時也試探不熟悉的曲式是否被接受。一般探戈華爾滋,在舞會裡都放得或輕快、或絲滑,Rodriguez 這組 vals 有種老派情調,經驗上是很多舞棍會感到驚喜的選擇。事實證明,剛跳完 Tanturi 的舞者有續跳。
5)Biagi:第一次挑戰舞者、強烈的逼迫感
這是第一個不保證輕鬆好跳的 tanda,第三首歌的不規律變奏和節奏消失的部分,也不算好掌控。這種 tanda 可以不放,但是放了能知道舞者能挑戰的程度,所以我把難點藏在第三首,再用無論如何都可以稍微撫慰人心的第四首做為結尾,讓第三首的岔子沒那麼明顯。
6) Rodriguez:明快、主旋律清晰
1943 Solo Tu 歌手 Armando Moreno
1945 Traje de Novia 歌手 Armando Moreno
1945 Soledad la de Barracas 歌手 Armando Moreno
1946 Yo No Se Porque Razon 歌手 Fernando Reyes
從 Biagi 和 D’agostino 發現,上半場的來人似乎喜歡柔美一點的曲目,旋律明晰、起伏有致更能提升下場率,於是換下稍嫌急躁的 1941 年 Di Sarli/ Ruffino,拋出這個我不曾放過的 tanda --- Rodriguez 的柔美旋律 + 輕緩節奏。下場率如預期,第一首歌未完,舞池已滿。
一直到這個 tanda,我才大致抓出當晚人群的興致和程度。
7) MILONGA - Donato:熟悉、中板、歡快
由於舞池秩序良好、舞者表現穩定,我放心下了 Donato 這個受歡迎但轉速不慢的 milonga tanda。下場率明顯小於 tango,我決定下一輪要用慢板。
8)Demare:溫暖、情緒性、啟承轉合
至此非常穩定,只要旋律優美,舞者都買單。
9)D’arienzo:停頓、加速
D’arienzo 逼死人的小跑步速度和完全停頓的空拍在這裡都出現了。除了好玩、除了做反差,這個 tanda 的選擇主要是觀察舞者是否能準確地在空拍上停頓。
10)VALS - 當代樂團混合:新刺激、旋律柔曼
第三首的樂團其實是 Orquesta Sin Trabajo,但他們不是正式的樂團,我用版本最近似的 Sexteto Milonguero 代替。
舊曲目新詮釋是一個常用招數,通常效果都不錯。這個 tanda 證明,當晚的人群很喜歡這種驚喜感。第一首一下,湧起的邀舞潮是截至目前最高。
11)Tanturi:平復情緒、啟承轉合、舞池秩序
新樂團是一種興奮劑,一直用會讓人反應鈍化。不在樂團、曲目、錄音版本上變化,卻要有更多一點玩法,我開始在 tanda 的內部也做起伏。這是一個節奏雖清晰,但情緒趨向平穩的 tanda,至到第四首歌,才把滿滿的低音收起來一點,不再往下壓。
12)Sans Souci Orquesta Típica:興奮感、享樂
第二首起:
2017 Dos Fracasos 歌手 Chino Laborde
2017 Unión Civica
2017 Garras
舊曲目新詮釋的招,再用一次還是熱絡。San Souci 是不曾失敗的選擇。他們有 Caló 編曲的沉穩,但更令人興奮。果不其然,舞池填滿,也有人來詢問樂團。
13)MILONGA - 老派樂團混合:慢板、平穩、易跳
本來打算放一個 Pirincho 在 1950s 晚期,節奏不快、演奏輕快的安全 tanda。但因為同一個小時內,聽起來年代很新的錄音已經放過兩次,不想令舞者疲勞,才臨時做一個老派感的 milonga tanda。可惜做壞了。
我在此犯了一個錯誤:我把第二首的 Milongon 當成 Tangón 來放。它之所以是個錯誤,是因為它轉速跟前後兩首歌完全不同,突然加速。除了放得很沒品味之外,也讓舞者很困擾。之所以犯這個錯,有三個原因:
一是 DJ 坐在音箱下,戴耳機監聽也容易失去細節;
二是我跳了前一個 tanda,沒有充分的時間可以檢查想換掉的 tanda;
三是基於前面兩項,我用記憶而非聽力來挑歌,於是把 Canaro 1935 的 Tangón 記成 1938 的 Milongon。
除了第一個 tanda,當晚下場率最低的就是這個。
14)Di Sarli:浪漫、迤邐
雖然是前一週的 tanda 回收再利用,但是效果好就行。當晚只要是浪漫型 tanda,效果都好。在一個無心插柳讓舞池休息一輪的 milonga tanda 後,需要一點救贖。
15)Troilo:炒氣氛
Troilo 1941 和 D’rienzo 1930s 一樣,是喜歡節奏的人難以拒絕的類型。
在舞會中場主辦人報告、拍團體照後,需要這種武器把大家一秒丟回舞池。
16)Pugliese:浪漫、深沉、空間感
原本在好幾個浪漫 tanda 之後,預計放特別戲劇性的 Pugliese,以免有虧。但是太多空拍、太多重拍、顯得困難的曲目,已經證明在當晚的人群裡下場率不佳。於是用了浪漫的曲目一路往下行騙,讓舞者在夜裡跳一點自己本來可能會逃避的曲目,最終也以戲劇性收尾。
17)Canaro:安靜、往內在聚攏的擁抱
這是一個編曲上沒有開跳技術難度的 tanda,但情緒上需要沉靜。我個人非常常在 Pugliese 後放這樣的 tanda,讓人瞬間墜落,被一片柔軟承接。這是一個跳完之後,舞伴擁抱率很高的安排。
18)Ronda de Aces - 混合樂團:情緒飽滿、淋漓盡致
最後的最後,這場舞會的最後,也是在這個場地跳舞的最後。結尾時刻,可以讓舞者舒服溫暖一夜好眠,也可以把舞者操到累,還是可以一夜好眠。或者讓舞者跳到不想結束,情緒被撩撥到方興未艾。我通常在週間舞會選擇第一種、在週末舞會選擇第二種、在通宵舞會選擇第三種。這次是告別舞會,我選了第三種。
很高興大家喜歡。悵然若失的表情,正是一場告別舞會上,我想留給大家的情緒。Masa Loft 是一個很棒的場地,應該要製造一些值得帶走的回憶。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31會員
209內容數
麟左馬,旅美台灣小說家,主要寫科幻跟推理。 通常以探戈DJ和製鞋業者的身份出現,身兼舞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