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永續的方法

2019/02/04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世上那有一段持久不變的愛情?
愛情像冰淇淋。
第一口永遠是最甜美可口的。
可是,吃下去感覺就麻木了,可以說是乏味。
繼續下去只是為了開始時那一陣子的甜蜜。
所以我們都要把握最開端的時間。
保留這甜蜜就是重新開始過。
可以嗎?


記憶刪除

「你決定要再跟霍千紫一起談戀愛嗎?」腦科專家問月軍。

月軍望望身旁的女友千紫,然後向專家點點頭。

「你決定是再跟程月軍一起談戀愛嗎?」腦科專家問千紫。

千紫低下頭沉默半響。
腦科專家跟月軍互望了一眼,無語。
腦科專家的診室內的寂靜,讓人耳朵轟轟作響。

「可行嗎?我已經受夠了。」千紫說得眼眶紅了起來。

月軍面有難色,恨自己對她的所作所為。

「他仍是會很快便討厭我的,我們是不可能再一起的。」千紫說得激動,淚水如珍珠般掉下。

「我們最初是好好的,那段時間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日子。」月軍揑著她的手臂說。
「過去了,都已經過去了。」千紫沉吟著。
「不,過去了還可以回來,我們再試一趟吧!」月軍說。
「無論我們試幾多趟,結果都會是一樣的。」千紫說。
「不會的,總有一天我們能永遠在一起的。」月軍說。
「我累了,我太累了。」千紫說。她試著拽開他的手。
「我需要你!」月軍說時,用另外一手持著針筒猛力刺在她的手臂上。

千紫手臂一陣痛後,便失去了知覺,渾身軟癱在他的臂彎內。

「對不起,我逼著要這麼做。」

腦科專家把一切都看在眼內,但見怪不怪。
他站了起來,重新穿上白色的長袍。
月軍把千紫抱起,挪移她到診床上。
他對腦科專家點了點頭,然後自行躺在另一張診床上。

腦科專家為二人在頭上戴上儀器,記憶刪除手術正式開始。
將指定的愛情不快記憶刪除。


不經意的邂逅

月軍下班了。
他駕著白色的房車從停車場開了出來。
當轉彎駛出馬路時,一不留神,車身碰到在站在彎角的千紫。
千紫一個踉蹌倒跌在地上。
當愛車如命的月軍意識到車身碰上什麼時,甚為不快,即下車匆匆向千紫走去。
他第一時間去看房車的側門,看看有否被擦損。
跟本不放千紫在眼內。
看見車身無損才吁了一口氣。

「才剛剛換了顏色,這麼早又刮損就倒楣了。」月軍嘀咕著。

他聽得身後有女在呻吟著,他才扭頭往後望。

「你怎麼啦!」月軍問千紫。
「才碰了一下,不會有大礙吧。」月軍冷漠地說。

千紫聽得心裏不爽,但也不欲跟他展開罵戰,唯自行忍痛撐起來。
月軍伸手去扶她,她一下子撥開他的手,不願跟他身體有任何的接觸。
她抬眼睥睨著他,吃力地站了起來。
當月軍視線跟她眼神相碰時,腦袋便如雷擊,身子不禁一晃。
視線就再離不開她了。
他白白的看著她一瘸一拐地離開。
心裏很想挽留她,可腦袋卻一片空白,找不出藉口。
月軍呆呆的看著她的身影漸漸變小,然後消失於眼前,趕不上作出任何反應。


說不完的話
午飯時間,商業區的茶餐廳如常擠滿了白領。
長方形的四人桌就是讓四個人共用的桌子,無論這四人相識不相識。
千紫好不容易才找到張四人桌子坐下。
午飯的時間無多,趕快吃飽便跑。
對面來了個男白領,跟她一般匆匆而來。
他略為瞄瞄那個是日餐牌,便招喚侍應下單。

「A餐啦,唔該!」二人竟不約而同地說。

二人回頭一望,四目交投,才發現對座的人甚為面善。
千紫不禁噗嗤了一聲,說:「你怎麼跟蹤我?」

「呵,你說我跟蹤你?你在開玩笑嗎?」月軍口裏俏皮著,眼神卻死盯著她,暗地裏欣賞著她臉上那動人的輪廓。

沒多久,他們身旁都多了個座上客。
四個陌生人有緣地靠攏在一起吃飯。

「我跟你不似會有這麼的緣份呢!」千紫調侃地說。
「緣份這東西不是由你作主的呢。」月軍說。
「是的,就是不由我作主,所以才屢次遇上你。」
「你猜我很想遇上你嗎?」這可是月軍口不對心的一句。

他但願能天天都可遇上她呢。

自從那天開始,月軍都會在午飯時間在店外等候著她的出現。
她來了。
他趕緊跟上去,同樣坐在她的對座。
他當然是故意的。
他好不神氣地瞄著她,衝她蹙蹙眉,像對她說:「你奈得我何嗎?」
她總會噗嗤一下來回應。
其實,她也不嘗是故意的。
那兒這麼多茶餐廳,怎麼每天都會到同一餐廳用同膳呢?
因為相方都很想見到對方。
因為相方每晚夜深人靜時都會想起對方。

「這趟讓我結帳吧。」月軍說。

這短短的一句話,卻已用盡了他的勇氣。

「不用啦。」千紫說。聲線明顯跟以前不同,柔弱得連自己都哆嗦起來。

二人用餐時,不時抬眼偷望對方,若被對方發現,眼珠兒便即溜去另一方。
二人都暗自覺得可笑。

如是者,二人幾乎天天都「恰巧地」到同一間餐廳用膳,又「恰巧地」坐在對方對面。
這情形持續了兩月。
直至有一天……

二人都用膳完畢。
二人都用紙巾抹著嘴巴。
抬眼倫流偷望對方,但二人都默然不語。
月軍如坐針氈,忐忑不安。
千紫沉默良久,為著矜持,她不得讓他知道她在等他作主動。
她作勢要起來離開。
他心急如焚,張目結舌。

「呀…」他如啞巴般,竟說不出話來。

她聽到他像有說話要說而停了下來。
半站半坐著,姿勢十分古怪。
在旁的兩名同枱食客,也好奇地瞧瞧她和他的舉動。
千紫,自覺形勢比較尷尬,待不得久,只好繼續動身要走。

「呀!我明天要到別的地方上班。」他終於說出想講的說話。

千紫一陣錯愕,又一陣失落。
難道明天以後就見不到他?
心內突有一股酸楚湧了上來。

她儘量去放鬆自己,深深地吸了口氣,把酸楚吞了下去。
月軍才想起了什麼,趕緊從錢包中掏出一張新的名片,卻沒膽量伸手遞出去。
思前想後,他只好把名片放在枱上,悄悄地用手指推前去。

他見她沒什麼反應,臉兒紅得發燙,又不好把名片收回,只好匆匆地站起來逃離現場。
在旁的食客幾乎被他的屁兒壓扁。
她偷偷怒瞪著他離去,口裏呢喃著:「死蠢!」

待他離開後,她直望著枱上的名片,猶豫著。
她瞥見在旁的兩名食客在瞧著她,便說:「看什麼看?」
同時伸手把抬上的名片收起來,然後大刺刺地離開。

深夜裏,她仍手持著他的名片,不時放進兩唇之間夾著,不時又看看他名片上的名字,不時又細閱上面的電話號碼。
把它也唸得啷啷上口了。
久久都不去睡,不能睡。

「死蠢!還沒有讓我給名片就跑,難道要我主動致電給你嗎?」想到怒氣沖沖時,就揮拳打在枕頭上。

那邊廂,月軍也是徹夜難眠,怔怔地望著手機,期待它響起來,期待她的來電。

見它久久沒有響,便又重新讓它充電,縱使其電池還有90%多的電量。

那邊廂,她獃得無聊,拿起手機按著鍵,有意無意地按下了他的電話號碼。
接通了。

「喂?」月軍第一時間接聽了。

千紫聽到他久違了的聲音,喜上眉梢,也解開了沉甸甸的心結。

「喂?」她學著他說。

二人終於接通了。
說著瑣碎的閒話,連睡眠也忘記得一乾二淨。
天也亮了,但二人還未覺倦,像還有三世的說話要說。


冰淇淋裏的時空
他們幾乎每天都見面。
下班後的時間全都屬於對方。
挽著她/他的手,是一天中最美妙快樂的時光。
是生存的原動力。

他吻她,她也吻他。
他擁抱她,她也擁抱他。
共同走進仙境,合二為一,水乳交融。
是天作之合。
他們墮進甜蜜的得像冰淇淋的時空裏,所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甜的。
這是愛情的最高點。


重複的結局

晚上七時。
全層辦公室都已漆黑一片,只得一絲從房間裏透出來的光。
空調早已在下午六時關閉,若要重開就要繳交附加費。
公司當然不會買帳。
他惟有在密封的空間中繼續工作。
可他愈做愈心煩意燥,像失去了平日的工作能力。
一個錯誤,讓整晚所有的心機都白費了。
他怒得一手把案上的文件掃跌在地上,亂作一團。

「你在哪?」他第一個就是想起千紫。

即致電給她。

「我在跟朋友一起用餐。」千紫說。

月軍聽得出她語氣中有點心虛。

「即是跟誰在一起?」他問。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都是合唱團的朋友。」她說。
「合唱團這麼多人,你那邊怎麼會這麼寧靜?」他懷疑。
「她們知道我在答電話,都停了下來啦。」她開始有點不滿。
「真的嗎?那怕你跟誰單獨在一起吧?」
「嘿,你在說什麼啦?」
「我覺得你跟別的男生在一起。」他已壓不住自己了。
「你覺得,你覺得,你什麼都可以覺得啦!你憑什麼覺得我跟別的男生在一起呢?」她也壓不住聲線了。

全桌的合唱團朋友都不禁扭頭望向她。

「我覺得就是我覺得!那你就打開直播視頻讓我看看吧!」
「你真的不可理喻!」她截斷了線。

他怒把手機扔在地上,顯示屏應聲爆裂。
同一時間,他們的關係亦進一步撕裂。
直到一個無可挽救的地步。


再「邂逅」

月軍失去了她後,感到相當失落。
他的世界像被削去了一半。
心下都是化不淡的酸楚。
他清楚知道這都是自己一手做成的。
他亦清楚知道他再不能遇上這麼瑰麗的感情。
世上是不會有另一個她的。
覆水難收。
這次是他和她第三次刪除記憶的結局。
結局怎麼都是一樣。
彼此性格從沒變過,結果怎可能不會一樣?
在經驗裏竟得不到教訓。
一錯再錯之後,還是再錯下去。
一生中最甜蜜的時光仍然殘留在記憶中。依依稀稀。
為何段段愛情故事只有開端是最甜蜜的呢?
為何不會歷久常新。
刪除昔日記憶,回到最初是彌補愛情故事唯一的選擇。


月軍從診床上下,感覺煥然一新。
他向眼前的腦科專家點點頭,然後步出診所。
期待著跟千紫的第五度「邂逅」。

<全篇完>
心在門內
心在門內
心在門內,試圖以文字作光線,以紙張作菲林,拍攝出腦中可見的電影,呈現人們看不到的人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