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筆下的那條日光大道

2019/03/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圖片來源: Google)
今天的Google首頁是一名長髮女子獨自盤坐沙漠,起初沒意會到她是誰;好奇朝她點了進去,喔! 是三毛
很巧合地,最近看【歌手2019】、某週聽了齊豫選唱《一條日光大道》--已60出頭的齊豫真是了得,天賜她一把過人的好聲音、她也愛惜羽毛地持續珍惜著;聲音儘管隨著年歲增長不可逆地增厚了些、偶爾露出細微沙啞的毛邊,但,聲音該高就高、旋律當轉則轉,造型和歌路皆如仙女般的齊豫唱功依然了得、可貴的是聲音裡還多了歲月帶給她的禮物--如今的她才唱得出來的、年輕時怎樣揣摩幻想也無法流露的感情與韻味。
今天天光正好、雨過天晴、三毛生日,午間匆匆飯後我決定抓緊時間送自己上公園邊走邊曬太陽。走著曬著、沒來由地聯想到了《一條日光大道》。這首歌寫在70年代初期、李泰祥先譜出曲(據說當時大師本人並不滿意這曲子)、給三毛聽了後三毛很是喜歡、認為這首歌應當被完成、於是她送上了自己寫的詩、這首歌完滿地誕生了。

至今聽來仍很特別的《一條日光大道》過去曾是禁歌。齊豫唱它時也許頂多20多歲,而我是在半大不小、似懂非懂的青春期時初聽此歌,是錄音室版本。那時齊豫聲音年輕拔尖而清亮,好像要把什麼衝破似地,感覺歌裡的河童若真的在我眼前上路、應該是雄赳赳氣昂昂行軍踢正步的態勢;61歲的齊豫如今再唱,編曲跟她都變了,日光因此沒有當年滾燙炙熱到好像是在催人趕路、取而代之的是柔和寬容的溫暖,河童此刻應該是改用從容散步的慢節奏上路了、讓陽光撫慰般地敷在他們其實會流出發臭黏液的怪異身軀上。
而聽歌的我也變了,當時有聽沒有懂--Kappa是啥? 河童? 後來大學誤打誤撞上了日文系、因為對近代文學特感興趣,買了芥川龍之介的短篇集(還是「志文」的鉛字版本!)來讀,讀到《河童》恍然大悟,有河童群集的奇異國度許是芥川自己心嚮往之的烏托邦,最好掉進去了就不要再出來的那種桃花源;可小說中他筆下的精神病患走了一遭河童國後仍返回人間、受不了人間裡的現實、他被人類認定了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小說悲悽地的結尾了、寫完小說的芥川也把自己的生命結束了。

然後三毛拿河童當歌詞主角,一下子要他拋下未乾的被褥、睡芳香的稻草床、陽光把金色的餅都烤好了;一下子提醒他雨季過去了、趕快上路、讓陽光灑遍你的全身吧!

我猜三毛當時拿河童當主角,是要鼓勵看這段文字、聽這首歌的人,也能趁機激勵溫暖她自己--陽光都出來了、雨季確定永不再來,還不快、還不能上路嗎?

可是再往後的三毛,終究也沒堅持走上多久,不到50歲就匆匆地自己決定停下腳步不走了、永遠的。人是不是總會對自己作不到的事特別奮力搖旗吶喊,因為就是知道那對自己真的太困難了、所以寫小說寫詩歌給人反覆讀反覆唱,冀望著奇蹟出現、相信一切都會變好。

今天再聽這首歌,我所能領悟的便是以上這些--在我青春期初聽此歌、大學時再聽並認識了河童、如今又再聽了好多遍之後,才終於能明白與為之感動的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94會員
134內容數
把親自走過、看過的藝文展覽收集起來。 把每一個展場上的感動與震撼記錄下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