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運動時耳朵借給馬世芳/三十周年紀念,重回1990(之一),你人在哪裡?

時間拉回三十年前,我還是個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正經歷著馬世芳節目裡提到「股市萬點崩盤」的惡夢。那場股災不只跌掉許多人辛苦掙來的錢,應該也有無數個孩子像我一樣面臨父母的分離,以及被迫一夜長大的……嗯,三十年後再看,其實覺得也沒有當時感覺那樣困難。
我跟馬世芳一樣。我上學書包一定有台隨身聽,但可能只是收音機,那年代我的耳朵都是借給廣播,從警廣、中廣到地方電台,從播報路況到來信點播,從台語電台到國語的知音時間,還有李季準那厚實的聲音和深夜的廣播劇……不曉得為什麼,當很多人在聽ICRT的時候,我就是只愛國台語歌。
20歲離開高雄前,因為我生活環境和接收訊息很多都是以台語流行音樂為主,而我生活的主要語言全都是用台語交談(連上學都是,我每次聽我台南人的班導師講國語都很喜歡學她的台南腔。)要想起1990聽些什麼國語流行音樂,真沒有辦法想起什麼,若不是藉著馬世芳這集節目回顧,大概只會記得當時聽了小虎隊、張雨生,但奇妙的是我iPhone有一份陪著我五六年的歌單裡,不只有完整的小虎隊,還陸陸續續新加或替換馬世芳這集曲目一半以上的歌曲。(把這曲目抓了一個歌單。聽完節目後可以再一起聽過一回重溫1990。)
伍思凱 / 寂寞公路
曾淑勤 / 客途秋恨
蘇慧倫 / 愛上飛鳥的女孩
趙詠華 / 希望之鴿
張清芳 / 不想你也難
黃鶯鶯 / 哭砂
林憶蓮 / 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
陳淑樺 / 滾滾紅塵
小虎隊 / 紅蜻蜓長渕剛 / とんぼ(1988)
周治平 / 青梅竹馬
周華健 / 親親我的寶貝
齊秦 / 愛情宣言
黃品源 / 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庾澄慶 / 是誰在改變
黃大煒 / 讓每個人都心碎
趙傳 / 我是一隻小小鳥
黃霑、羅大佑、徐克 / 滄海一聲笑
一直不知道伍思凱的〈寂寞公路〉這麼老了,更不知道它是出自於《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對伍思凱印象深刻的還是〈愛到最高點〉這首心中有國旗的歌。要到了2000年伍思凱發行《分享伍思凱SKY 1988-2000 二十三首新曲加精選精采全紀錄》這張專輯才聽到〈寂寞公路〉這首歌
前一篇寫過,20歲之前我幾乎沒有太過專注聽國語流行音樂中女歌手的歌,11歲時我連男歌手都不一定記得聽過誰。也許大部分聽到的「女聲」會是江蕙、黃乙玲、張秀卿……但耳朵的記憶很有趣,比大腦更進化一些。說很少聽女歌手的歌,但這集曲目中,除了曾淑勤和蘇慧倫的兩首歌外,我全都聽過,而且都能跟著唱。前幾年還發現雖然不是趙詠華和張清芳的歌迷,但她們倆那些紅透半邊天的歌都可以在KTV唱它幾小時,而且記憶依然如新!(話說林憶蓮一開始是在飛碟不是在滾石啊!!!我當時眼裡飛碟只有小虎隊和張雨生啊哈哈!)
對曾淑勤我幾乎沒有印象,倒是另一位曾姓女歌手的歌比較熟悉一點。90年代的《玫瑰之夜》在與我年紀相仿的作家(九把刀、沈信宏)都將這個節目寫進作品裡。二代主持人曾慶瑜在1990年發行的《隨風而逝》同名歌曲〈隨風而逝〉至今仍然可以跟著哼唱。(沒查wiki,還真忘記第一代是李茂山跟方芳芳呢~~)
去年(2019)去看了《滾滾紅塵》的電影重映,我跟姊姊都有同樣的疑問:為什麼一個老人要在雪裡走那麼久?這種幾十年前的經典我們真的不太懂,裡頭的「小傻瓜」實在是笑壞我了。而陳淑樺這首〈滾滾紅塵〉也是看完電影才又找出來聽,依然如上述那些女歌手的歌一樣:你以為你不熟,但每首都從童年一直住在腦子裡頭!
馬世芳的曲目後半的男歌手,只有庾澄慶那首〈是誰在改變〉我沒印象外,其他就算當年沒有聽,後來還是補齊它們,並且莫名其妙就一直待在我的iPhone裡。最神奇齊秦那首〈愛情宣言〉我完全忘記我到底何時聽的,音樂一下我竟然會唱耶!!!!!但我真正開始對齊秦有印象,應該是熊天平出道以後吧!
1990年我11歲。那年還有馬世芳回顧的林強〈向前走〉節目),還有另一個男子團體草蜢從香港來台灣發展,當年還有個分界是這樣的:小學生喜歡小虎隊(男女不拘)、中學女生喜歡草蜢。那年還有一首歌搭一支廣告捧紅郭富城的高明駿,有些女同學喜歡著王傑、男孩學著王傑的滄桑嗓音。〈永遠不回頭〉也陪著我的童年,到現在還跟著我在iPhone裡。(我只是因為張雨生看電影啊!)
比較特別的同學遞來beyond的專輯要我跟他分一個耳朵聽那張卡帶。我們每個週六一早都在討論羅小雲《知音時間排行榜》前一晚的榜單,中午放學後等著晚上《金曲龍虎榜》的排名。
小虎隊在那年發行了兩張專輯,《星星的約會》賣得不如以往,那馬雷蒙舞群的造型,大概也影響不少,隔年的《愛》才又重回比較鄉村風格。(三十年後再聽,還滿喜歡當年賣得特差的兩張《男孩不哭》和《星星的約會》)唱片公司隨著小虎隊的模式,在1990推出新男孩團體「紅孩兒」。(我寫過的小虎隊
查wiki的時候,發現那些陪著我們長大的歌手,不論是符合當時我們年紀的青春偶像,還是我們裝老裝成熟模仿的玉女熟男,在年紀那欄不是接近五十就是五十好幾,而感到時間的消逝讓人心驚。但聽著這些歌,依然像是回到聽那些歌的那些年紀,想不起當時到底在幹嘛?也想不起第一次聽同一首歌曲是什麼心情,就是哼著哼著會以為自己依然年輕!
在健身房我還真不由自主掛著耳機唱著〈紅蜻蜓〉,在〈你怎麼捨得我難過〉的第一個音出現像猜題搶答說出歌名,在〈親親我的寶貝〉想起周厚安在不同戲劇裡的角色扮演。
小時候,覺得30歲好遙遠,現在一回頭聽著11歲時發行的歌曲,才發現記憶難以想起,卻能用唱的唱進回憶。
我在運動時耳朵借給馬世芳!
耳朵借給馬世芳:
Facebook社團(裡面有線上收聽的訊息)
Spotify
圖:
摺爛用膠帶黏起來的張雨生《想念我》,小虎隊《紅蜻蜓》
姊姊買的郭富城《對你愛不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文章授權:[email protected]|Facebook:sunlineiswarm|matters:sunline
大量看電視電影使我的生活相當豐富也分享給你,還有讀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