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們的森林》讀後感

2020/03/1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書名:戀人們的森林
作者:森茉莉
語言:簡體中文
知道這本書是因為在溝口彰子所著的《BL 進化論》裡提到,這是耽美文學的元祖作品。
書裡共有 4 個中篇故事,分別是〈波提切利之門〉、〈戀人們的森林〉、〈枯葉寢床〉,以及〈星期天我不去〉。除了第一個故事以外,其他 3 個都是耽美作品,風格和故事的套路極為相似。
在設定上,都是一位較年長、富有的攻君,搭配天真爛漫並且虛度青春的受君。這樣的設定會讓我想到古希臘的少年愛,但無一不是導致其中某個角色以死亡而付出代價,甚至包含第一個故事〈波提切利之門〉,雖然這個故事並不是講述 BL。
三位攻君都有作家的身分,三位受君都是擁有驚人美貌的青少年,配角方面,都有第三者使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中〈枯葉寢床〉還有 SM 情節。作者的文字非常華美,精緻到宛如結晶般閃耀,同時在毀滅角色時也如同打破玻璃盞般易碎,而且沒有任何修復的可能。
在耽美文學如此蓬勃的現代,這樣的作品除了文字很美以外,那種毀滅性或情節並不是非常特出。然而,這本書卻是於 1961 年,在當時可說是前無古人了。
以故事情節來說,核心概念大抵是「得不到所以殺了你」,所以在〈戀人們的森林〉裡,攻君被自己拋棄的情婦殺死;在〈枯葉寢床〉裡,因為受君半推半就紅杏出牆,導致攻君忌妒至發狂而殺死了受君。至於〈星期天我不去〉,這是一組超我行我素的組合,最後間接害死了曾經和受君訂婚卻遭到退婚的女性。另外,都共有的元素就是「異國」,更準確地說,是「法國」,即使故事發生在日本,也牽扯著法國,並且使用了法文名字來稱呼角色。
閱讀的時候,一直想起中村明日美子的《哥白尼的呼吸》。的確和《戀人們的森林》有頗多的相同元素:年長的富有攻君、病態式的佔有、SM 情節、法國等,不過中村對於故事裡的角色要溫柔得多,至少主角有機會重生。
總之,雖然是元祖作品,這種類型的不是我的菜。
作為 C 家養大的小孩,還是比較喜歡溫柔一點的作品,也比較喜歡攻受雙方年紀相近的設定,畢竟如果有一方具壓倒性的優勢(年齡 / 財富 / 地位),實在是有威逼利誘之嫌。

讀完書後,心情沉重地稍微了解作者的生平。
在此前只知道她是爭議性很高的文豪森鷗外的女兒,相關的評論提到,森茉莉對於父親有極深的依戀。然而,如果就《戀》一書來說,主角攻君的設定似乎更像是她的第一任丈夫,她在 16 歲時嫁給大她 10 歲的法文學者,這一段婚姻在她生下第二個兒子後,因為丈夫流連花叢而結束。
雖然維基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話,而且日文我也不通,但感覺這裡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以至於森茉莉怒把這樣的形象塞進 BL 小說裡。什麼你說森茉莉是少女不是少年?可是《戀》裡的攻君都是男女通吃沒有任何障礙喔~(菸)
於是我陰暗地想,這些故事該不會是流傳很廣的那句話:歷史是除了名字都是假的,但小說是除了名字都是真的。
不過,從另一角度來看,能夠一直以少女心情活著的森茉莉,也是既強悍又令人羨慕的存在。
最後補記一個微妙的點,在書裡一直提到主角們喝「金酒」,因為同時也提到其他的酒名,唯獨這個金酒實在看不出來是什麼。於是想說來請示 google 大神。但在臺灣,大名鼎鼎的高粱生產商--金酒公司--完全讓人擲無爻。最後晃了很久,才在對岸的農場文章裡找到金酒,原來就是琴酒。雖然經過多年鍛鍊,讀簡體中文無礙的我,還是小小地感受到巨大的差異與隔閡。彷彿是連拼法都略有不同的英文與美語,到底是同一種還是不同一種?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貓奴 / 文具控 / 文字成癮患者
讀讀書,吐吐嘈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