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 米英香】《The End of Times》01 - α WORLD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閱前注意事項:
  • 為了讓你有更好的閱讀質素,請先閱讀 2018 英香合本《2047》,當中的短篇《接下來,我會死。》及彩蛋部分與此故事有關。
  • 此故事的CP為英香、英米英及香米,精神上含有米香。
  • 以免讓你認為有OOC的情況出現,閱讀前請先細看角色簡介。
  • 故事中的未來架空設定,是基於部分史實而產生的。

再次醒來時,我率先意識到的,是自己沉睡了將近一個世紀的這件事。
我為什麼還會在這裡?我為什麼還會活著?我為什麼仍然有意識,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啊?我是誰?我……
「Come here, Horace.」
很久以前的回憶湧上腦海時,我知道自己名為賀瑞斯‧王,我是一個代表著「香港」的存在,是中西合壁的城市,因此我應該隨著二零四七年,中英聯合聲明正式完結的瞬間灰飛煙滅才對,但為什麼我仍然活著?
懷著這個想法,我在一塊軟綿綿的平面上撐起身來,環看四周,看到了陌生的空間:純白色的牆壁、純白色的地板、純白色的門口、純白色的天花板……一塊幾乎覆蓋了整道牆壁的玻璃鑲在房間的右面,看起來是單反玻璃——就是外面的人能看到我,但我看不見外面的那一種玻璃,我記得這種玻璃通常都用在警署的認人室。
我看一看自己所躺著的地方,發現是一張純白色的床鋪,讓穿著一襲純白色長袖睡衣的我能夠跟整間房間融為一體。
或許我只要繼續躺著,就沒有人會發現到這間房是有人的。
「咔啦。」就在床鋪旁邊的門口在這時傳來了非常微弱的機械聲,引起我的注意。我朝門口看,一架浮在空中的銀色飛碟隨即以穩定的速度飄了進來,上面擺放著一碗冒煙的褐色液體。一道香氣在這時傳入了我的鼻裡,我立刻知道那是一碗湯。
似乎是雞湯。
我在做夢嗎?我想,捏了自己的手臂,感覺到絕對會造成瘀傷的痛楚。
不是夢。
飛碟飄到我的眼前,我發現熱湯旁邊還有餐具。
「咕……」肚子在此時叫了出來。
好吧。這應該不是毒藥。我伸手摸了摸熱湯,確定它的溫度剛好能夠入口後,便開始捧起碗來喝,雞湯隨即流入我的體內,帶給我能量和幸福。
這是身處在天堂裡的感覺。
「別推我!」突然,仍未關上的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讓我停止了灌溉自己的行為,盯著門口,聽見疑似爭執的聲音。
「你就自己進去——為什麼要我?」
有人說,那聲音熟悉得令我想到一個名字,但我不敢肯定,直至一個穿著一件藍色連帽衣和深藍色牛仔褲的男人跌跌碰碰地衝了進來,棕金色短髮和西方人的臉型在我眼前搖晃,我才肯定到他是誰:
「瓊……瓊斯先生?」
沒有戴眼鏡的男人頓時轉向我,總是精靈的藍眸眨了眨,接著便露出一張像是看見了鬼魂的表情,猛然朝門外看,想要嚷些什麼,誰知門卻在此時關上了。
嗯。他逃不出去了。
他無助地嘆了口氣,然後站好,轉向在床上盯著他的我,並露出專業的燦爛笑容道:「嗨,歡迎你來到重生的美國,香港……」說到這裡,他搔頭,有點疑惑地問道:
「抑或我應該稱呼你為『港南』?」
港南。
聽見這個名字是,我呆住了。就像一個裝滿了寶物的房間被人打開了一樣,理應不屬於我的記憶傾巢而出,我終於記起依然活著的理由了。
「你明明不需要做這種事的阿魯。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先生,我覺得這樣子很好。請讓我繼續。」
「這不是你應該做的事啊阿魯。你本來是一個比任何人都要檢點的……」
「但大家都因為我變成這樣而很歡喜,這不就是你所期望的結果嗎?抑或先生你都想要品嘗我的味道?」
「你這是在向我報復吧?小香。」
「香?那是誰?我的名字裡已經沒有這個字。」
「小香……」
「我現在是港南或王嘉龍,這兩個名字都是你改的,請好好地用這些名字稱呼我,王耀先生。」
接下來的是一些噓寒問暖和情況說明,我告訴瓊斯先生我不太懂現在的自己是什麼回事,也不太記得我沉睡了的原因,卻記起了一些往事,這讓他判斷我的記憶因為長時間的沉睡而陷入隆混亂狀態。而為了釐清我的思路,他開始了講述我和王耀先生的故事。
「西曆二零八零年時,中國因為生化武器的影響而淪陷,而讓這件事發生的不是別人,不是他自己,而是作為港南的你。」
我知道這件事。另一個我──無法再名為香港和賀瑞斯的我,在二零五五年後隨著先生的排外和專制政策而有了天大的轉變。從那時候起,我擔當了一個不孝子,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只為了讓自己能夠活下去。而其中一件最可怕的事,就是我讓人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釋放先生所研發的生化武器,藉此脫離當時的生活。
他坐在我的床鋪上解釋道:「要說的話,你的情況就像患了末期癌症,而你的沉睡就像是一個防衛機制,好讓你的免疫系統能夠好好休息。然後,當你休息夠了,而癌細胞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擁有了你的時候,免疫細胞便開始恢復工作,甚至比以往做得更好,很快就把所以癌細胞趕走了。」
「你覺得先生對我來說是癌細胞?」我問他。
他向我揚眉。「你覺得不是?」
我不懂得回應。在我現在的記憶中,我確實沒有做過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但我很清楚名為「港南」的我是如何利用以毒攻毒的方法,強行殺死了所有不符合「香港」的人、事、物,以讓我——香港復活的。
想到這裡,我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覺得那染滿了鮮血。
不是別人的鮮血,而是包含著先生的人民、來自外地的人民,以及我的人民的鮮血。
「你一如以往地疼愛著自己,不過我不討厭這樣的你呢。讓中國在世界上退席可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見我沒有回應,瓊斯先生笑了笑,道:「因為中國退出了,失去盟友的俄羅斯再也無法像往事那樣囂張,為我和『他』爭取了很多時間同間。」
他?他的話使我愕然。我瞥向瓊斯先生,見他盯向單反玻璃道:「你就不來跟他說話嗎?」
沒有回應。
他叫道:「膽小鬼。」
仍然沒有回應。
我問:「你在跟誰說話?」
「還可以是誰?」他反問我後站起身,本來裝著一碗熱湯的飛碟隨即捧著一個空空如也的碗子走近了他。「時間差不多了。在這個已經幾乎沒有了國家的世界裡,英雄可是比平常更加忙碌,所以我要走了。不過,我想你也必須再休息一下……」他搔搔頭,想了一會兒後又道:「這段時間我會定期帶食物給你,直至你能夠回復正常的身體機能為止。」
正常的身體機能?「這是什麼意思——」我想要站起來送他離開,誰知就在要活動雙腿的剎那間,雙腳無力,身體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我才發現自己的雙腳瘦得如同柴枝,與我那雙正常的手臂的差天共地。
什麼回事?
「革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不是嗎?」瓊斯先生笑說著,離開了房間。
再醒來時,是因為我聽見門開了的聲音。
有人要進來?
我撐起自己的身體,強行睜開依然想要睡覺的眼睛,隨即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瓊斯先生?」我的直覺問,卻沒有得到回應,我唯有努力地以肉眼確認他的身份,花費了一些時間才發現有一雙閃耀著綠光的眼睛注視我,動也不動。
綠眸。
我眨眨眼,要求視線聚焦,看到一個穿著一件帶有紅黑格紋的長袖襯衫和藍色牛仔褲,長了一頭金髮的英國男人——
我不由自地地睜大眼睛,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
「這是……夢?」我禁不住問。
他露出一張受傷的表情。「為什麼你驚訝得就像碰到鬼一樣?」
「因為……你在這裡?」
他不悅地抱胸回應:「把沉睡中的你帶到這裡來的人是我,那我當然會在這裡啊,笨蛋。」
我驚訝得難以說話。「但……怎可能?」帶我來這裡的人是亞瑟先生?
「凡事都有可能吧?」他皺起眉頭,臉上露出的卻是燦爛笑容,彷彿沒有任何事比我們能夠相見更值得欣慰了。他道:
「就像你依然活著一樣吧?Horace。」
Horace。
不是香港,不是港南,而是……Horace。
「那麼,你可以叫我『Horace』嗎?亞瑟先生。」
「Goodbye, Horace.」
想到這裡,我的雙眼發熱,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了。
我跟他道:「Long time no see, Mr. Arthur.」
他聽後愣了愣,接著伸手撫我的臉頰,繼而再把我抱入了懷裡,道:
「It's a long time, Horace.」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9會員
87內容數
原作《義呆利》,同人作品取向為女性向、港仔中心,封面繪師:鳥燁。這裡會發一些國際金融中心組(米英香攻受無差)相關的短文,米英香可逆可拆可三角關係。由於市面上很多米攻英受作品,所以本專題會以英攻米受為主,香可攻可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