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嘲男孩(Jo Jo Rabbit)轉大人

2020/06/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以下內容有”劇透”,請斟酌”服用”!※
《兔嘲男孩》是典型描述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屠殺猶太人的電影,類似的電影有《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美麗人生》(La vita è bella)、《戰地琴人》(The Pianist)、與《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等片,而類似題材的電影很受奧斯卡評審會員青睞,據說是大多數的評審會員為猶太人,當然這些電影也確實很發人深省。
本片和《美麗人生》敘事上有一點很類似的地方─係以比較幽默的方式來包裝這個歷史悲劇,而讓人笑中帶淚而有所省思,並且後座力強,看完之後會魂牽夢縈而久久不能忘懷。 但是《美麗人生》中係以羅貝托·貝尼尼(Roberto Benigni)自導自演的基多(Guido)為出發點(他也同時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與外語片獎,並入圍最佳影片、導演、與原著劇本獎);雖然基多(Guido)也有由尼可萊塔·布拉斯基(Nicoletta Braschi )飾演的妻子朵拉(Dora)(片中和真實世界中都是夫妻),與Giorgio Cantarini飾演的兒子約書亞(Joshua),但仍以基多為出發點。
而本片也和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的《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有些相似,《惡棍特工》將希特勒引入片中,但是會將歷史的結局改寫成大家比較喜歡的結局。改寫的結局,也可以說影片的角色可說是活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中。
然而本片從片名《兔嘲”男孩”》就可知道,係完全是以小孩子為出發點,而其他成人都只是配角。
片中最常出現的動物是”兔子”(rabbit),兔子有很多中象徵意義─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之作品,例如《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很愛用動物譬喻,而在《真寵》(The Favourite)中也是用17隻兔子表示英國女王流產與過世的17個兒女,而其下屬對於兔子的反應也間接表示對女王或其逝去兒女的反應;喬登·皮爾(Jordan Peele)的精神驚悚片《我們》(US)中的兔子係為地底複製人的食物,也暗喻複製人是種試驗品。而本片的兔子也代表弱勢、男孩、鞋帶、與”吐槽”等象徵。
本片係描述在二戰期間的德國,10歲左右的青少年即被送入軍營接受嚴厲的軍事訓練─包含使用小刀與投擲手榴彈,絕對比台灣在國中前受的童軍訓練和高中職後受的軍事訓練還要精實;但最嚴厲的訓練是軍國思想的灌輸─其他國家都水深火熱與道德淪喪,只有希特勒是救世主!
片中的男主角喬(Jo)是個10歲左右的小男孩,因為被軍國主義洗腦,腦海中常幻想希特勒和他對話,拍攝手法類似《美麗境界》(A Beautiful Mind),不過喬並沒有得到精神分裂症,只是和其他正常小孩一樣愛幻想。
而喬在軍事訓練中被要求要弄死”兔子”(rabbit),但是喬不敢,而被”吐槽”為”兔嘲男孩”(Jo Jo Rabbit);喬在接下來的訓練中,因為受到打擊,於投擲手榴彈時不小心將自己炸傷。
而喬的母親蘿斯(Rosie)在其炸傷後仍舊送到軍中拜託好友K上尉要讓喬當志工,從事如宣傳等工作。而蘿斯可說是充滿了母愛與人道精神,丈夫在戰場失蹤成為單親母親,大女兒因病過世後身兼父職獨立養育喬,並耐心教導喬綁有”兔子洞”的鞋帶,只是喬很難學會而需要靠她幫忙;然而卻冒著生命危險私下收養猶太少女艾莎(Elsa)並於白天於發放希望德國和平自由的文宣。
本片雖然和其他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電影類似,描述希特勒如何洗腦民眾猶太人和其他敵對國的邪惡,但仍然有很多亮點與遺珠之憾。
首先是飾演男主角喬的羅曼·格里芬·戴維斯 (Roman Griffin Davis)與猶太少女艾莎的湯瑪遜·麥肯錫 (Thomasin McKenzie),拍攝時雖然兩人均不到20歲,但在片中的戲份吃重,演技不輸其他資深的職業演員。
兩人飾演角色的內心與外在均有很大的轉折─從幼稚和誤解(部分原因是當時德國政府將猶太人塑造成邪惡的化身)到獨立堅強、互相包容、更進而發展出姊弟戀的情愫。這種角色確實是替未成年的演員量身訂做,而其演技也令人讚賞。
其中更感人的是,片中男女主角看似很好欺負且幼稚,然而看似嚴厲或令人討厭的大人,在戰亂中不惜犧牲生命保護年輕的男女主角喬和艾莎。最後雖然艾莎因為被喬騙而給他一巴掌,然而兩個人經歷過戰爭的洗禮後,不只保住一命,更加獨立成熟,例如喬本來都學不會綁兔子洞的鞋帶而要靠母親幫忙,最後會幫艾莎綁,這樣的結局和《美麗人生》以母親和小孩為主的結局一樣感人但觀點就有所不同。
而片中看似令人討厭的大人,其實也是小時候我們很不喜歡的大人,然而長大後的我們卻不知覺地成為我們曾經討厭的大人,而當大人後也發現到小時候的我們曾經是如此天真無邪!不知道男女主角長大後是否也會有同樣的經歷─對小孩子很嚴厲,其實是愛之深責之切,並願意為了保護他們而犧牲自己的生命?
另外,本片編劇、導演、與演員泰卡·瓦提提(Taika Waititi),在片中扮演喬幻想出來的希特勒並和喬對話。演過希特勒的演員很多,但絕對不如瑞士知名男演員布魯諾·岡茨(Bruno Ganz)在《帝國毀滅》(Downfall)中飾演的希特勒那麼維妙維肖(網路上有很多kuso的版本,因此也是最知名的)。
泰卡·瓦提提本身是紐西蘭原住民出身的毛利裔電影人,要飾演希特勒本身就不是容易的事情(其實很多演員不想接演,怕被定型),更何況是從小男孩心中幻想出來的,還需要有些喜感。因此泰卡·瓦提提值得入圍最佳導演與男配角獎,而其最後拿下英國影藝學院、美國編劇工會、與奧斯卡的最佳改編劇本獎,這個獎除了要忠於原著外,更要有所創意與亮點,例如角色出發點與敘事手法。
而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中飾演母親溫柔而堅強的母親蘿斯(Rosie),也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史嘉蕾·喬韓森在動作片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例如《露西》(Lucy)與《黑寡婦》(Black Widow);但她其實在文藝片中也有精彩的演出,例如《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五星主廚快餐車》(Chef)、《雲端情人》(Her)中的配音、並以《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入圍最佳女主角獎。
而她在片中雖然戲份僅有影片前半段,但飾演的母親蘿斯,表面上對外人很強勢,對小孩的家教也很嚴厲;但為母則強,丈夫在戰場失聯,大女兒病逝,因此要身兼父職且很有耐心地教導既天真又愛幻想的兒子喬,甚至以跳舞或扮成父親等具有喜感方式教導;然而私底下卻要冒著生命危險收養猶太少女艾莎,讓艾莎假扮成病逝的大女兒,並暗中宣揚和平自由等理念且不被人(包含親身的小孩)發現,一不小心就要惹來殺身之禍。
這樣的演技除了有很多層次與轉折外,也和其他主演的動作片與文藝片有很大的反差與突破。
另外,已經以《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中的媽寶警察拿下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的山姆·洛克威爾(Sam Rockwell),這次在本片中雖然沒有入圍任何獎項。而其飾演的K上尉,剛開始是很有喜感且槍法高超,要屈服於蘿斯而要幫忙照顧喬並給予工作;但其實早就知道蘿斯的秘密─如收養猶太人與暗中宣揚和平自由的理念,不過因為認為蘿斯是好人而暗中袒護她並且保護其兒子與被收養的猶太人,因此沒有入圍男配角獎算是遺珠之憾。
從本片可知,雖然不少題材,例如希特勒等已經被翻拍過N次,但只要有不同的觀點與敘事方式,且幕前幕後齊心協力,依舊能拍成感人肺腑且笑中帶淚的好片!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被公務員耽誤的電影人(愛看電影XD)。 主業看電影(含配樂、原著小說、與場景等等,沒有賺錢反而花錢,好處是可以當觀眾票選獎評審而免費看電影)!
我們與電影的距離(The Pictures between Us) 第9屆奧斯卡10大佳片介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