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編劇接案實錄:談錢傷感情,不談錢連感情都沒有

2020/07/2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們在找編劇,有空可以聊聊。」
每次聽到類似這樣的語句,
無論機會有多虛無飄渺,
新手編劇可能都會血脈賁張、聖靈充滿,
整個人變得異常興奮——
「終於有機會證明自己的實力了!」
然而開五次會,忙了半天,
甚至還下筆寫了好幾千字,
卻連合約的頁角都沒看到,
而且「報酬」的事情始終隻字未提...
這個時候開始懷疑人生可能是有點太晚了。
----
既然要談錢,先來報告一下和錢有關的事,
讓大家感受『#只靠編劇維生的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去年一共接觸了20個案子,
其中12個下筆寫了點東西,
其他8個也是花了時間開會,
最終簽下6個合約。但是——
得到的錢大約是合約總數字的百分之10左右而已。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編劇合約是分很多期的,
除了頭尾大部分都是驗收付款,
有些頭款只有5%,有些要跟編劇夥伴分,
有些要被介紹人抽成;最重要的是那些合約後來...
先不要問我那6個合約後來怎麼了。
我會傷心。

今天我想來認真聊一下『案子怎麼談』的事。
首先再強調一遍:影視產業不是慈善事業,
#別人付錢給你是因為你能幫他們賺到錢
所以,當你的創作明顯還沒達到『賺錢等級』的時候,
還是要隨時抱著感恩的心,多交朋友,
畢竟 #練筆階段就能領錢簡直跟中彩券一樣爽
那麼如果你現在領不到錢,
又覺得自己已經付出了很多很多,
還沒有人跟你開口談錢的事情該怎麼辦呢?
這個時候我們先把問題換到另一個角度來思考——
「你有搞懂對方的意思嗎?」
「你真的知道編劇要幹嘛嗎?」
「你是想做創作還是想要賺錢?」
這些事情看起來非常基本,
可是因為影視產業有其模糊的魅力,
不像其他職缺會用白紙黑字告訴你權利義務範圍,
導致新手編劇經常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給什麼,
該拿什麼,又該怎麼談條件。
雖然 #你的創意真的一點都不值錢
但是把條件搞清楚還是必須的。
否則到最後你會連朋友都交不到。
----
從羅志祥的身上我們學到一件事——
時間管理可以是私事,但騙人就是不應該
(可參考我的文章:《明明都是為了她好,為什麼兩種說謊不一樣》)
沒有錯,我相信沒有任何人喜歡『被騙的感覺』。
很多新手編劇創作熱情被磨損的原因,
都不是因為『甲方很X掰』或『創意被狂幹』,
而是因為——
「為什麼和一開始說好的不一樣?」
「為什麼我寫那麼多只拿到一點錢?」
「為什麼我弄那麼久還是沒看到合約?」
「為什麼最後竟然沒有放我的名字?」
十萬個為什麼真的很容易造成全身心打擊,
而且『他們欠你』的感覺真的會一直擴張,
也很有可能失控蔓延到你生活的其他面向,
最終你就會與人交惡,並陷入人生低潮。
這樣的循環真的很不健康。
那麼面對現狀,新手編劇到底該怎麼辦?
我還是建議,一定要從自己的心態下手——
----
編劇這門職業有個天生的劣勢:
#我們一定是最早投入案子的那一群人
這也就代表未來的所有變數都是我們必須面對的風險——
「開了很多會公司決定投入別的案子於是只能終止。」
「寫完大綱公司上一部片沒賺錢於是無法往前。」
「寫出劇本但是觀眾風向變了所以找不到投資。」
「拍到一半預算爆了還在找錢所以先停在這。」
「拍完了結果因為技術問題無法播出只能壓在倉庫。」
這些事情看起來都跟編劇無關,
實際上都跟編劇非常有關,因為
#劇本如果沒有被拍出來就稱不上是作品
那麼一開始如果抱著『好想完成影視作品』的心態投入,
最終只會得到十萬個為什麼以及掛號身心科。
我建議要走產業求生路線的新手編劇
第一個要養成的心態就是:
這件事無關乎你寫的是公司委託還是個人創作——
即便個人創作被公司買單,
身為編劇你還是要配合製片導演投資方做各種調整,
而且這一切都是非常合理的,因為
#你在做的就是一份名叫編劇的工作
而且寫作經常是你要面對的事情裡最簡單的一個
打一個不同產業的比方:
編劇就像RD部門,在做紙上的初期研發,
無論這個研發是先有訂單還是公司自投,
總之隨著生產過程的推進和更多方的介入,
你所要做的工作也就越發複雜,
充滿了各種溝通、各種妥協、
各種因地制宜隨著情況改變的修正,
#認為自己在做創作的想法就會不斷受到打壓
我也不是說編劇不能是一種創作。
而是既然有領錢就必須先是工作。
那如何在工作的範圍裡加入或守住創作的部分
就幾乎可以說是編劇專業中最值得努力的一項技能。
所以我建議新手編劇先改變自己的心態,
把編劇當成一份產業內的工作職位,
然後去搞清楚這個工作的付出和收入會是什麼。
----
由於產業的不成熟,還沒有發展出美日韓的SOP,
所以在華語圈每一個案子都有它獨特的工作模式。
每一次接觸一個新的人或單位,
我都建議你搞清楚對方的條件到底是什麼——
是「你先寫出劇本再看看有沒有搞頭」
還是「你先給我大綱再討論能不能簽約」
還是「我們一起聊個創意到時候拿去問人」
還是「署名不會給你但是一定有錢」
每一個條件對應的權利義務範圍都不一樣,
所以付出和期待的範圍也會不一樣;
一但知道條件是什麼,
就比較可以衡量自己投入的可能——
「如果大綱沒錢,我應該花多少時間在這上面?」
「如果沒有合約,我應該在寫出什麼的時候提出合約?」
「如果沒有署名,我應該拿多少錢做這個工作?」
「如果只是聊聊,最後我到底該不該下筆?」
一但確認好工作條件,
就要問清楚自己的權益;
如果說好第一稿就有錢,
交出稿子了就應該問一下錢的事情。
如果對方曾經答應但沒付錢——
不要害怕,各種催款就對了。
這是一筆交易,也是一門生意,
老闆沒付給員工薪水告他也是應該的。
千萬不要沒有臉皮談錢,
否則內傷以後你也無法和對方工作下去,
而且我保證最終進醫院的是你不是他;
也切記在條件談好之後,
一定不要往工作範圍之外的事情去想——
只談到看大綱就期望到大綱階段。
只談到看分集就先想到分集階段。
只談到要拿劇本去找錢就先停在劇本階段。
不要往後想一些非常遙遠的事情——
「這東西會不會被拍出來」
「這東西平台會不會買單」
「這東西有沒有投資人想看」
老實說,這些事情與你現階段的工作都沒有關係。
如果一直往『之後會怎樣』的方向去想,
那就很容易產生過多的期待,
也就很容易帶來過多的失望,
最終又會因為失望而覺得別人騙你,然後與人交惡...
切記,#編劇只是產業內的一個環節
這是一份工作,領錢就要配合別人,
確認了條件就只要想著工作如何完成就好,
沒有錢的話就要衡量自己該下多少賭注。
如果真的實在很想自由創作還是建議去寫小說。

最後我要來揭露去年的6個合約到底怎麼了——
有2個執行完畢,得到了錢,
但因為是小案子加上有介紹人與合作編劇,
所以到手的總數非常低。
有1個緩慢但順利地進行下去,直到現在都還沒寫完;
但是大部分的錢是不久前才領到的,
等於去年工作半年的成果到了今天才兌現。
有1個得到了一筆錢然後公司撤案。
這種狀況是最常見的。能拿到錢都要說聲阿彌陀佛。
有2個只拿到第一筆錢然後『聽說在推進』;
基本上聽到這種話就不要抱任何期待了,
就算之後聽聞自己被換掉,也在外面靠腰一下就好——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
要靠編劇維生很不容易,你最好下定決心。
但是真的想當鞭具的話,寫就對了
臉書專頁:【想當鞭具寫就對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嗣軒
    黃嗣軒
    作家。編劇。音樂人。想太多的傢伙。佛系接案者。在疏離感與歸屬感之間永恆拉扯。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