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ARASHI人物|櫻井翔:沉靜似海,洶湧如浪

閱讀時間約 23 分鐘
多年來擔任大型音樂主持人的櫻井翔,越老越可愛ㄋ真的是
2021年1月,嵐的成員櫻井翔接下了團體節目《嵐にしやがれ》在結束後空出的時段,開設了新的節目。對他來說,這並不是第一次獨挑主持大樑,卻是他在暫時放下團體事務後所接下的第一個工作。
與同團的松本潤不同,團員的櫻井、相葉和二宮在休團後都持續著原先的個人工作份量,試圖在這場席捲眾人的風暴中站穩腳步。而在數年間不斷被傳會跨入政壇的櫻井翔,也在近期宣傳將與曾經合作過《拉普拉斯的魔女》的廣瀨鈴一同主演2021年4月的日劇。
兩年前在記者會結束後誇海口說自己無論什麼工作都大絕讚歡迎中的櫻井翔,
不負眾望成為休團後第一個吹響日劇主演號角的人,不得不說阿翔真的好拚啊。
身為成員中最常跨足不同工作分野的櫻井翔,在休團後於不同節目與訪談中強調,自己並不會休息,希望後續能有各種不同的邀約前來。究竟,這宛如工作狂——不,就是工作狂的個性是如何養成的呢?
就讓我們來細數自17歲出道後的櫻井翔,經過了什麼樣的洗禮與淬鍊。

⊙ 十七歲:黃金一代的Charisma

帥到一ㄍ不行ㄉ櫻井翔(配合屁孩時期要用注音文)
1999年9月15日,剛被告知要和大野智、相葉雅紀、二宮和也與松本潤組成一個團體的櫻井翔,正站在夏威夷的豪華遊艇上怯生生地面對麥克風和鏡頭,一雙大眼雖不安地眨個不停,仍是規矩地回應著日本媒體的問題。
他大概沒有想到,三天前的那頓燒肉,如今看來就像是一場無法回頭的鴻門宴。飽餐了牛舌和許多高級肉類,付出的代價是十七歲的時候坐上前往夏威夷的飛機,在陌生的國家從此開始另一個身份——「嵐的櫻井翔」。
雖然他們總笑說事務所決定出道人選感覺很隨便,但其實當時還是個高二生的櫻井翔,在百花齊放、被稱作黃金一代的傑尼斯Jr.中已經是個不可忽視的異例與存在,出道後也持續追求不被取代的特色,讓粉絲現在回頭來看完全感受到社長的高瞻遠矚。
「俗話說得好,櫻井翔有三寶,叛逆耳洞學歷好。」
若對日韓演藝圈有些了解,大概都知道圈內有一個關於地位排名的潛規則。雖然每個領域、不同身分的藝人都有成功攫取極高國民度的例子,但因為東亞文化極為看重上下關係,以及有些類型需要更高超的職業技術並能觸及廣大粉絲群,因此演員、歌手與諧星等就會獲得較高評價,也是許多懷抱星夢的人前仆後繼努力的目標。
偶像、模特兒以及各種因故走紅的名人(如因Youtuber身份而成功制霸電視地上波的フワちゃん)則會被潛規則排在較下面的位置。因為偶像、模特兒的先決條件是長相,這類型的從業者都被賦予了「不過靠臉」、「沒什麼知識」、「專業表演能力是零」的刻板印象並難以扭轉。
而藝人們也確實會因演員歌手事業更有發展性而試圖轉型,結果便是讓這個刻板印象的階級金字塔更加穩固,久而久之,偶像和模特兒就被冠上了「沒有前途」的名號,一般擁有更好就職條件的人(擁有高學歷、專業技術等等)也不太會選擇這兩項作為自己的職業規劃。
但這並不影響櫻井翔踏在他的偶像之路上。
被部份媒體戲稱為「傑尼斯貴公子」的櫻井翔名號其來有自,從小住在東京港區*的他擁有許多人為之稱羨的家世背景,父親櫻井俊是政府單位的行政高官,母親洋子也被傳出自名門,他不僅一路直升私立名校慶應,幼時也接受了各項菁英式的才藝訓練,是不折不扣的人生贏家預備軍。
*港區:東京都的高級住宅區,類似台北信義區的感覺,能住這邊非富即貴。
這樣的他,人生最初的藍圖或許正如父母親期望的一般,會順利進入理想的學校與職場,成為社會中最頂層的菁英,或許還會與同為菁英階層的女子結婚,成功進行上一代的階級複製,生出下一個,以及下下一個櫻井翔。
但他卻沒有這麼做。
這時候身長還沒抽高,但五官已經隱約有現在的樣子。
1995年,常在路上被人問說「你是傑尼斯嗎?」的櫻井翔,憑著一股衝動和傲氣,自行填寫完人生第一張也是最後一張履歷表,拉著學校的朋友到了事務所的窗口將手上的報名表遞交出去。原本以為不過是完成一項人生清單,或許沒對結果太抱期待的他,就在同年的10月收到了徵選會的參加通知。
頂著父親沖天的怒氣和母親看好戲般的大笑,他仍舊前去開啟那扇許多人都憧憬的大門,而原本應該要成為現實的「菁英櫻井翔」至此消失在平行宇宙的盡頭,反而開啟了「偶像櫻井翔」的故事線,並自此至今從未停止演出。
從事主播工作時都會西裝筆挺的翔君。
2006年,櫻井翔打破一般人對偶像明星的偏見,成功入駐日本電視台的新聞節目《NEWS ZERO》,成為星期一固定出席的主播。幾年耕耘下來,一般非粉絲,只對嵐與其成員有粗淺認識的大眾,比起綜藝節目中負責主持與發言的角色,對櫻井翔的印象可能會是「那名擔任新聞主播的偶像」,再詳細一點,甚至會記得他前往大型國際體育賽事採訪的身影。
不過這些人大概很難想像,穿西裝的時間已經快要超越偶像打歌服的他,曾被所有人公認曾是個在外表上追求叛逆和流行的男人。2010年,第一次登上他們的冠名節目《嵐にしやがれ》的同公司演員生田斗真,在節目中沉痛地(?)表示櫻井翔可是帶起傑尼斯社內時尚的Charisma*,但如今衣品卻被批評得一文不值,讓他非常難過。
*Charisma:日文片假名寫作カリスマ,意指意見領袖或帶起潮流之人。
生田斗真:「你可是櫻井翔啊!」
事實上不僅生田斗真,許多傑尼斯甚至是非演藝圈的友人,都愛聊他年輕時反差極大的外表:進入傑尼斯前略小的身版、走在路上會被詢問是不是傑尼斯的可愛臉龐,還有尚未變聲前的尖嗓,卻在入社抽高後竟開始追求時髦的黑人捲髮以及一身特意曬得黝黑的皮膚。
這個雙眼帶著彩色隱形眼鏡,年僅十幾歲被人戲稱為「豆丁」的男孩,不僅慷慨展現自己在耳垂與肚臍上打的洞,也不吝於分享自己在各地尋到的時尚單品——因為他想要讓所有人知道,自己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要成為「潮流」本身。
而在這些看似離經叛道,又或者說追求獨特的外表背後,他卻又有比旁人都成熟,也都急切的目光和熱情。曾想過在高中畢業就退社的他,糊里糊塗被送上遊艇出道後,既沒有離開公司卻也不放棄升學。雖然他曾言「當時並不是可以隨便提出放棄的氣氛」,但我想,當時那個未滿二十歲的少年,或許也曾懷抱著不知何畏的傲氣與莽撞,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在這個五光十色的演藝圈中看見什麼樣的風景吧。
儘管這是個魯莽甚至有些任性的決定,但若當時他,甚至其他四人都沒有選擇這條路,沒有交集的我們又會各自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想到這裡,我就不禁感謝起當時那五個頂著小子稱號,卻又剛剛踏上大人社會的男人一路走到了這裡。
「所謂大人就是理性和任性的中間點。」

──櫻井翔
因為任性地向爸媽挑戰,也因為理性選擇繼續升學,如今我們才能見到游刃有餘地走在大人之道的櫻井翔。這段淺白卻又簡單的話語除了精準表現出他冷靜的外表與熾熱的內心,似乎也註解了他一路走來所見的許多人生景色。

⊙ 二十七歲:從大破大立到絕處逢生

本人我不小心因為日劇《推理要在晚餐後》掉坑後有進入一段入坑否定期,
在幾天後看到這張照片直接被一鎚定音,從此萬劫不復,成為追星死忠信徒。
(順帶一提這張大約是2008-2010年的照片,也就是27、8歲的時候。)
從出道起算近十年,努力在各個領域做出成績的嵐五人經歷了漫長的低谷與轉型,在2007年終於迎來首次的五大巨蛋巡迴,並於隔年成功登上東京最大的國立霞之丘競技場,一瞬間翻身成為當時最有潛值的偶像男團。
往後的兩年間,他們持續在演出、工作上抓住機會,不停拓展知名度與親和力,穩健地朝著日本偶像界的頂峰前進,即使到了2009年更是不減反盛,乘著出道十週年的勢頭,不僅在演唱會與各種個人工作上獲得高度關注,更正式登上年末紅白歌合戰的舞台。
他們在五分鐘內於歲末大舞台上盡現十年間的磨礪與耕耘,這一戰,是全日本國民認識他們的最初始,也是他們踏上國民天團之路的開端。那一年櫻井翔27歲,也就是說,他與身旁的團員已經奮力奔跑了十年。
順提這邊講的是櫻井翔除了自己的行程之外,連團圓相葉雅紀的行程都掌握。
不愧是要把行程精劃到分鐘的男人,還能管到別人那裡去(?)
「像是燃燒自己一般地工作」可以說是櫻井翔的最佳寫照。
身為團內最工作狂的一人,櫻井翔的行程和工作內容的豐富度簡直無人能出其右。團員的松本潤曾言,好幾年前的某一天,因為工作需要聯絡而傳了訊息給櫻井翔,卻發現對方回覆自己「我正在官邸」,他當時想「明明是同個團的做的事情卻差好多啊」,惹來大家發笑,而實際上若要細數,櫻井翔也確實是身份跨度最大的一位成員。
除了最一般的唱歌跳舞與戲劇綜藝,他不畏流言,跨界成了日本電視台《NEWS ZERO》的週一主播,不僅開了公司與演藝圈先例,也正是因為櫻井翔成功扭轉大眾印象,我們才能見到播報體育新聞的龜梨和也,以及先前任職於《news every.》的小山慶一郎。
口齒清晰、表達流利的他頂著慶應大學經濟系的頭銜毫不膽怯,播報起新聞井井有條,其中的專題環節「イチメン!」更是從資料整理、內容安排與新聞播報皆由他一手操辦,讓人不得不認同他的主播實力。
2009年後,他更接下日本電視台樂壇盛事之一《Best Artist》的主持棒,4小時不斷的節目直播成了磨練主持功力的最佳舞台,也給了他許多被人看見的機會。幾年過去,他現在除了是《Best Artist》主持最久的現任主持,也是年中時節《The Music Day》的常駐主持人。
但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我還沒講到音樂領域的工作呢。
這首最愛「舞台終身僱用」和「My Life is My Message」這兩句。
大卒のアイドルがタイトルを奪い取る
マイク持ちペン持ちタイトルを奪い取る
Hip-pop best yo
ステージ上終身雇用
道なき道を歩いてく
迎行せずただマイペース
今言える 今ならば言える
蒔いてた種たち咲いてく
Somebody(yeah) Everybody(yeah)
いま時代が手の中に(yeah yeah)
Pass da mic.
Pass da pen.
このmic and pen で Rock the world

──〈Hip Hop Boogie〉櫻井翔SOLO曲
雖然不像團員的二宮和也一般能夠編寫譜曲,但受到自己學生時代喜愛的音樂風格以及圈內音樂人影響,櫻井翔早在出道初期便開始嘗試自己寫RAP詞,持續努力之下更成了傑尼斯事務所中第一名撰寫RAP歌詞的藝人。
他將自己的創作融入團體的音樂作品之中,並隨著當下風潮與流行修改音樂類型和風格,試圖找出流行樂和饒舌的最佳配方。從筆名「SHOW」開始拓荒的他,終於用「櫻ラップ」鑿出一塊飽受好評的口碑,無論是粉絲討論或是媒體宣傳,總會以他自行創作的RAP作為噱頭或吸引目光的祕密武器。
這一槍,他不畏流言與質疑磨了二十幾年,終成他永遠無法被奪取的價值與特色。
他曾在Nexflix平台上獨家播出的團體紀錄片《ARASHI's DIARY-Vonyage-》中透露,剛在嘗試結合的那陣子有許多質疑或是不看好的聲音,但如今看到聽眾都將這樣的融合視為稀鬆平常,讓他深刻感受到了「革命的勝利與喜悅」。
我才發現,一開始我以為無論是打破外界對於傑尼斯藝人的偏見,又或是成功將饒舌推廣給更多的聽眾,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展現自我叛逆的方式」,但其實這個將一切矛盾的音符融入生命,卻又演奏得如此精彩的Charisma,早就將「叛逆」或是「反骨」留在衝動的青少年時期。
他想做的事、想讓別人聽到的聲音,不只是單純的「被看見」或是「被注意」而已,而是更高理念的行動——是的,他想讓世界掀起的是「暴風雨般的革命」。

⊙ 三十七歲:靈魂最純粹之處一直都在

2019/11/11,ARASHI趁著團體出道二十週年展開了睽違多年的亞洲快閃活動。
當天的一切仍歷歷在目,是我這輩子最珍貴的回憶之一。
37歲這一年,櫻井翔藉著生日的機會,在《VS嵐》上發下豪語說不會再和母親吵架,也因為這段與母親相愛相殺多年的連載故事終見曙光,讓粉絲們對櫻井翔私底下孩子氣又可愛的一面又是各種沸騰。
雖然我前面講得非常正面,但對洋子媽媽來說,他或許真的只是叛逆期一直沒結束XD
24歲的我則正因工作身心俱疲,除了在這樣一段小故事中得到些許的療癒和安慰,我也樂觀地想,只要等到明年的春天,自己就會在日本的五大巨蛋中與他們相會,在那之前什麼樣的痛苦或委屈都不算什麼,因為我有非常值得努力的理由。
在2019/1/27之前,我真的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過著沒有他們的生活。
2019年的1月27日,正當大家享受著一如既往的休息日下午,他們卻在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的粉絲之間投下了震撼彈——ARASHI宣佈於2020/12/31無限期暫停團體活動。在2021年之後,除了隊長大野智以外的團員都將各自展開獨立活動。
那一天,我依然是24歲,他仍是37歲,我們並沒有改變,又好像一切都變了。
目前為止看過場面最開心的偶像記者會。
儘管如此,我卻也始終認為那場記者會乃至那一天的一切發表,完全體現出他們——「嵐」是什麼樣的團體。那場記者會,除了是他們對所有粉絲、工作人員最誠心的解釋之外,也是五人在演藝圈打滾將近二十年後,自我理解「娛樂」意義的集大成。
「娛樂」,不僅僅是「表演」或「商業」,而是要如何帶給多數人愉悅、輕鬆,並讓自己樂在其中,而他們在記者會上說的每一句、控制的所有氛圍與輿論,都完美地證明他們之所以被認為站在日本演藝圈頂端的原因。
雖然開場魚貫進入會場時五人面色凝重,但在隊長大野智顫抖著宣布活動休止預告之後,其他人就像是他的強心針與靠山一般,完美地接下說明團體共同的決定,以及之後活動的安排。五人默契十足的主持與對話,加上彼此間流淌著絕對的信賴與釋懷,讓這場原以為會十分嚴肅的記者會氣氛,反倒迅速地轉成輕鬆活潑起來。
令人驚訝的是,當天服裝似乎也有刻意安排。比起其他團體在記者會上穿著西裝筆挺,讓人在無形之中感受到一股壓力,他們選擇顏色鮮豔卻不致於花俏的休閒套裝,像是早已預見現場的氣氛將轉為輕快,也像是在用行動向關注的各界人士與粉絲證明,停止團體活動並不是五人分裂的證明,只是一時的休整和喘息。
不過在這幾近完美的行進中,仍發生了一點小插曲:那是一名記者向五人提出的一道尖銳疑問:「這樣宣佈休團,果然會被指責為不負責任吧?」
此問題一出,台上的五人明顯都有點動搖,有趣的是大家似乎心照不宣,櫻井翔也自然而然接下了回答這個問題的責任。
全文簡單翻譯:針對剛剛的提問,我認為我們在活動休止前設定的這兩年,就是我們展現出的最大誠意。我們會在這兩年間用公開的表演、各種行動向支持我們的人表達無上感激,而這些行為究竟是否有誠意,我們認為只要等到最後就能判斷了。
「針對剛剛提問的『誠意問題』,我認為活動休止前的這兩年,就是我們展現出的最大誠意。」
記者會中,一直都給人溫和、正直的櫻井翔罕見丟出一句重話,讓好些年沒有感受到攻擊性的我在螢幕前也不禁嚴肅了起來。是的,櫻井翔為了保護團體與團員,在這場宣佈前面都很輕鬆的記者會上,罕見露出隱藏很久的嚴厲與強硬。
或許是因為水瓶座的特立獨行讓他天生無法從眾,又或是自由而嚴厲的家風使他一直以來都比別人獨特而自律,這幾年來我不斷思考,明明他愈發成熟與溫柔,為何我仍在目光餘韻及偶然的談笑間窺見他內心深處的張狂?
一直到這場記者會我才確信,那份屬於櫻井翔的驕傲並沒有消失。
我從沒忘記出道二十年來,他們為了這份工作、這個身分隱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但相較起近年逐漸顯露本性,又或者說被歲月磨去稜角的相葉和松本,櫻井翔反而是將自己最尖銳的部分收斂起來,而在螢幕前扮演好「偶像櫻井翔」的角色。
隨著年紀與工作量增加,這幾年——尤其這兩年,我明顯感受到他們上鏡時的老態和成熟,但我卻不覺得遺憾,那是一種靈魂逐漸沉澱下來的狀態,即將進入四十歲的他們,終究得要卸下年輕偶像的標籤,往成熟大叔的路線奔去。
自始至終,他們的本質仍舊沒有改變,更因為這二十年來的歷練,顯得他們如此燦爛而奪目。若是剛認識那會兒,我發現了他如此攻擊性的一面,或許會因為與螢幕上的形象過於反差而產生疑竇或恐懼。
但一同經歷了將近十年,我早已經知道,無論他在螢幕上有著多少張不同的臉孔,最純粹的櫻井翔,依舊會在原本的地方與大家相會。

⊙ 三十九歲:沉靜似海洶湧如浪

2020年的櫻井翔,跑去看了哥哥的作品展覽,還和哥哥的作品拍了合照。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櫻井翔在我的心裡早已是個心如鋼鐵的硬漢形象。他冷靜自持、凡事嚴肅以對,比起團內淚腺發達的眾人,總讓人覺得他能靠著強大的心理素質撐過去。
印象中我上回見到他在公開場合的眼淚,是在同為主播同事的小林真央病逝,忍不住對逝去友人的哀悼。之後無論是事務所的社長Johnny喜多川病逝、在記者會後的《News Zero》發表自己對於休團的想法,還是《VS嵐》、《嵐にしやがれ》結束前的特別節目中,都只見到他堅毅不容動搖的神情。
2020/12/31,我在這天與廣大的粉絲們一同與嵐劃下了團體活動的休止符。
對我而言告這場暫別演唱會最催淚的,不是一首首富含眾人心意的歌曲與歌詞,也不是隨著表演進行而流失的一分一秒,而是在最後的最後,櫻井翔終於忍不住落下的淚水。
他們搭上其他四人的肩後,一同步上了最終道別的舞台。隨著《Love so sweet》的配樂流瀉而出,他們握著彼此的手,和螢幕背後的粉絲們不停喊著感謝與再見。當攝影機帶到櫻井翔時,我們才發現剛剛都還很開心的他竟然在抿著嘴唇,試圖減緩洶湧而來的涙意。
看到那幕,我忽地又回想起在《ARASHI's DIARY-Vonyage-》中,他在大野的工作室中暢飲聊天的那個畫面。他們抽著煙、啜著酒,不停聊著這二十年來的一切,還有宣佈休止後所有的想法與思考。
大野說,記者會開始前,櫻井翔特地傳了訊息給他,要他別擔心,自己一定會成為他的後盾,而他看完後則是將這則訊息給截圖起來,並大哭了一場。聽完這段話的櫻井翔,溫柔地回望幾乎要哭出聲的大野,輕聲說了一句:「這樣啊。」
這是一句輕如鴻毛,實際上卻重如泰山的回應。
從2010年開始個人工作的比重就比其他人還多的櫻井翔,也是最常被傳會脫離團體,甚至離開演藝圈往政壇進軍的團員。這些依據他的家世、事業方向編纂出來的謠言,即使從來沒有經過本人證實,但或多或少造成了粉絲的恐慌與疑惑。
而他,從不回應這些子虛烏有的傳聞,只是不停地用工作證明,自己有多珍惜偶像的身份,以及這個只容得下五人與粉絲們的樂園。
「睡著是嵐,醒來也是嵐。」
2021年的2月,他在某個節目上曾透露,自己在嵐正式休止活動後的二十天以內,天天都夢到與五個人有關的畫面。有時是表演、有時是綜藝,也有他們私底下相聚的記憶,可能今天夢見的是年輕時候的模樣,昨天則是最近的樣子。
他就這樣一路做了二十天的夢,像是要把二十年來的記憶濃縮成一個個夢境,好讓自己確認過去的一切不只是幻想。
他從來不像相葉雅紀一樣會說「成為嵐真是太好了」,不像二宮和也半開玩笑地說「我可是世界上最喜歡嵐的人」,似乎也沒有像松本潤和大野智一樣,幾杯黃湯下肚就抱頭痛哭感謝自己成為了嵐。
但他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愛著這個團體,始終堅定著自己最初的方向。
我所認識的櫻井翔,有許許多多的樣子,有時很胖、有時會瘦到不成人型。他的個性很叛逆、很狂妄,也很擅長在眾人面前掩飾自己真正的想法,但他同時擁有無與倫比的溫柔和善解人意。
他就像是廣袤無邊的海洋,如波光粼粼的海面,同時也為洶湧無比的浪潮。
我終究無法在現實生活中認識真正的他,也必須接受他肯定有不為人知的缺點和劣性,曾在許多地方做錯事情,或是並沒有想像中如此美好。儘管如此,我仍確信自己會在未來的無數時刻繼續喜歡上他。
因為,他是櫻井翔啊。

⊙ 後記:永遠都被偶像鼓勵的人

去年最愛的櫻井翔造型 in 20201103生嵐會(我是真粉絲)
終於寫到這裡,距離上次發表的文章,我整整卡關了兩個多月。
隨著休團後席捲而來的無力和失落感越發嚴重,我在新工作上的挫折也時常摧毀我為數不多的理智,除了本能性的抗拒休團的事實,我竟然還陷入一種「想講的事情好多,可是能用的文字越來越少」的窘境,可以說被各方壓力壓在地上打,漸漸覺得找不到真正的快樂和自己。
可在這個慢慢收集資料,爬梳心目中櫻井翔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像是被他鼓勵一般,慢慢重拾了勇氣和心中的能量。
櫻井翔是一個擁有很多設定的人,除了是人人公認的高智商學霸之外,工作表現和表達能力可說是達到有條不紊、精準優秀的程度,但在專業嚴謹的另一面,他也同時有著稍稍天然呆、不拘小節的反差,令人時常莞爾。
可總的來說,他是一個擁有面具的人,並且戴得很牢。
比起同團擅於隱藏心意的相葉雅紀,以及總是嘻嘻哈哈,試圖帶過許多情緒的二宮和也,櫻井翔的隱藏像是帶著開關,擁有工作、思考與私人等等的各種模式,並會隨著場合與對象開啟。
當開關啟動、面具覆上,他可以是電視中那個爬不上牆壁、弄掉鞋子,覺得自己好有趣而掩面笑不停的運動白痴,也可以是播報新聞,說話有條有理,每天要翻閱四份報紙的新聞主播,當然也可以是那個在記者會上嚴正聲明立場,緊握麥克風保護團員,被大野智認證的地下隊長。
關於他的一切似乎都是裝的,其中卻又帶有一絲毫不馬虎的真實,讓我曾有一段時間感到疑惑又隱隱抗拒,害怕自己會因為害怕得知他的真面目而逐漸淡掉這份感情。
直到我在Netflix的紀錄片中,見到了那個手指夾著燃燒菸草,顧慮著鏡頭將煙吐向另一側,同時又溫柔望向哥哥大野智的櫻井翔。
這一段真的很可怕(又哭起來)
當時只有一個想法——有什麼好猜測的呢?就連那道面具也是真實的他吧。我就這樣簡單地接受了那個有些刻意,卻一直都隱含著真心的他。
十七歲的他、二十七的他,還有三十七歲,甚至是接近四十大關的他,所有的櫻井翔看似隨著時間逐漸長成世人心目中的大人樣本,卻始終保有那道面具,不僅是為了和粉絲保持距離,或許這正是他與世界相處的方式。
認識他以後,讓我逐漸想要像他一樣,在無力的現實與逐夢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平衡與方向,成為讓自己驕傲,毫無顧忌抬起胸膛活下去的人。

即將邁入四十大關的櫻井翔,多年的社會歷練讓他的眼底像是藏著一片溫柔的汪洋。可是天生便是標誌的恣意張狂、特立獨行始終存活在他的靈魂之中。
最後,無論你認識、追逐他的時候有沒有感受到這些東西,我都想告訴你,就是這樣的他開啟了我的新世界,讓我過了非常充實的十年。
十年前在《推理要在晚餐後》的驚鴻一瞥,我掉入了日本偶像的深坑從此無法回頭,但我從不後悔,不如說是非常感謝。是他們,讓我知道自己其實有能力去愛、去感動,在追逐他們的過程中發現了無數全新的自己,理解了全心全意投入喜愛的事物多麼讓人快樂。
成為粉絲的這幾年間,我收到了無數來自他們的感謝與敬意,我想告訴他們,我從不放棄追逐他們的背影,謝謝你們成為我心目中大人的模樣。
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恭喜看完迷妹論文EP.8,連載重出江湖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