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翻譯|modelpress訪談:二宮和也,接演休團後初主演電影《TANG》的理由,以及實現夢想的秘訣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採訪正文

二宮和也(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在8月11日(日本時間)公開上映的電影《TANG》中,擔任主演的嵐成員二宮和也(39),接受了modelpress的採訪。作為演員獲得了高評價的二宮,在嵐休團後選擇接演電影《TANG》的理由為何?電影相關的出演始末、與機器人一起拍攝的現場模樣,以及針對「實現夢想的秘訣」,他將一次道盡。
翻譯素材:
二宮和也、嵐の活動休止後初の主演映画が「TANG タング」だった理由と夢を叶える秘訣

🤖 二宮和也主演電影《TANG》

タング(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本作講述一台失去記憶的機器人與一事無成的大人,尋找人生寶物的「感動」奇幻物語。二宮飾演的是被妻子拋棄,對人生充滿迷惘的廢柴男.春日井健。而他此次的對手,則是失去記憶,宛如迷路孩子一般的沒用機器人.TANG。電影的原作為英國的暖心小說《花園裡的機器人》,系列作在日本國內累計發行超過三十八萬部,是相當賣座的小說作品。
除了有演員滿島光飾演健的工作狂律師妻子.繪美,演員市川實日子、小手伸也、奈緒、京本大我(SixTONES)、山內健司.濱家隆一(かまいたち)、武田鐵矢等人也有出演電影。

🤖 二宮和也暢聊出演《TANG》的經過與角色塑造

満島ひかり(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再次主演電影大約睽違了兩年,決定出演的始末是?
其實2020年就已經接到這部電影的討論,雖然我自己在2020那一年間有電影《淺田家!》一部電影公開上映,但為了(正在進行休團活動的)嵐,我把個人方面的工作都推掉了。不過,之前才迎來最終回的電視劇《My Family》(TBS電視台)以及電影《來自收容所的信》(12月9日上映),以及現在這部《TANG》,我都收到了「會繼續等待」的回應。
畢竟太令人惶恐,所以我向他們回覆「不用不用,沒關係的」,而劇組卻也都給了我「是我們自己擅自在等待,還請繼續衝刺,不用顧慮我們」等等的回應。所以本來會坐在這裡的,可能是別人也說不定(笑)。因為有這樣令人非常感恩的經過,與其說沒有什麼決定性因素,不如說是因為覺得非常感謝而決定參加。
——為了飾演廢柴男,作了什麼樣的角色塑造呢?
因為我是個正常人,所以見到像是健那種懶懶散散過生活的人,會非常難以置信而覺得非常煩躁(笑),會覺得「健其實並不廢」、「總覺得他畏畏縮縮的啊」,對這種部分感同身受的人,其實想必也是多少說中了他們自己吧。為了完整呈現觀眾覺得難以說出口的自我厭惡,並抓住他們的共鳴,我持續選擇大家不喜歡的部分,或是我自己單純覺得很煩躁的事情,這樣一來健的形象就會被建立起來。
——那麼,健和二宮桑是完全相反的角色性格呢。
是完全相反沒錯呢。不過我覺得自己的個性若和角色比較相近反而很難辦。像是沒錢的人去飾演有錢的角色,感覺反而容易獲得民意和理解,而有錢人去詮釋有錢的角色,反而會讓人引起反感。為了貼近觀眾想像的畫面和部分,我覺得相反的個性反而更容易做到。
可是你對外人設就是健啊(欸

🤖 二宮和也在拍攝現場是?「今天是有人類的日子。」

武田鉄矢(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我想在與TANG的場景,應該也有一些部份其實是沒有跟TANG一起演繹的,覺得如何呢?
我沒有特別針對這部分做什麼,因為我被說能夠很自由地創作。如果是要與動物一起拍攝的人,大概就會覺得很辛苦吧(笑)
我覺得這段就是在講相葉雅紀,肯定、絕對是。
——都沒有覺得特別辛苦的部分嗎?
因為會在後製加上,如果我朝向右邊,那(TANG)就會在右邊,狗的話就做不到這件事了(笑)。我(在作品中)也是素材,說不定在後製的時候,也會覺得「為什麼這傢伙會在這裡啊」,是個讓人感到火大的存在也說不定(笑)。都是我自己判斷應該要在這個時間點撞上,或是要在這個時間點搬運(東西)之類的動作。
——那就是很順利地在進行攝影呢!
我覺得是會思考日本終究也能做到這種高難度的(攝影方法)了啊。雖然以這類型的機器人故事來說,程度再往上的拍攝應該也能做到,但就跟故事最終會導回人類是最可怕的關鍵*一樣,果然還是會從注意到人類和製作方式很辛苦這種事情開始。因為機器人不在所以我才能自由地行動。真要說的話,跟玩遊戲滿像的,如果按了右邊的按鈕就會動右邊,如果是按左鍵就會動左邊,與其說人類不能做到這件事,因為對方會有感情,而我這邊也會有。在綵排的時候,應該要碰撞到多少程度,應該要接受到什麼程度,必須要經常去思考這些事情,我覺得是最辛苦的部分。
*怖いというオチになる:這裡的內容和語感滿特別的,說實話能指涉的意思太多太廣(我自己覺得是指機器人故事的核心最終會討論「人性」),我只能把字面上的意思翻出來,如果有人看得懂他在講什麼,歡迎一起討論......QwQ
這次,我自己一個人在拍攝的時候,應該要在這邊做什麼動作,雖然也必須要跟工作人員一起分享,但果然,只要場景是遇見了要一起去商業大樓的京本君,或是一起去中國的奈緒,我就會覺得「果然能跟人類講話還是很開心」(笑),會有那種「啊啊,今天是有人類一起的日子」。

🤖 二宮和也認為「自己並沒有在人生迷路過的經驗」

奈緒(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二宮桑自己有像健那樣,在人生中迷路的經驗嗎?
我覺得很感恩的是,因為我真的在很多地方受到了很多人的照顧和帶領,所以沒有出現過像煩惱或是迷失自我這種事情。畢竟我一直持續理解到人是沒有辦法獨活的,加上我也沒有獨自一人面對過。在活動了二十年的團體進入休團期間之前,我都是跟隨團體的共識在行動的,假如說真的有人因為煩惱而迷惘,我們也會在團體內做出結論並繼續前進。對於能製作、參與這樣的工作環境,我除了感謝也沒有其他想法。所以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迷惘的事情。
——如果二宮桑撿到像TANG這樣的機器人會怎麼做呢?
怎麼做……我會賣掉(笑)。可能會交給別人把它解體或之類的,然後賣掉(笑)。因為我的工作狀況比較特殊,雖然比較難說出口,但其實也不限於我自己,現在大家不是都很重視保護隱私嗎?如果(讓機器人)離自己很近,如果讓它掌握著會不會被曝光都不知道的消息,感覺很恐怖。所以其他人大概也會把它賣掉吧(笑)。例如說,在路上撿到手機的時候,比起「太好了」,我想應該會是「感覺有點恐怖,還是別摸得好」這樣吧?要是考慮到現實,我想絕對會是要把它賣掉吧(笑)。
——如果是能幫得上忙的機器人呢?
如果是能幫得上的那種就可以呢。因為機器人也不是只限於人形,我覺得智慧型手機也是一種機器人。雖然能看到「機器人可以用雙腳來步行」的這種新聞,現實世界中也的確有了(這樣的機器人)。但我覺得智慧型手機應該是最能貼近自己的機器人了吧。
——如果這個夏天有想冒險的事情,還請跟我們分享。
雖然是工作的事情,就是「24小時TV」了吧(日本電視台)。每次都會做一些,說是大冒險也好,或是也不知道能不能做的戰鬥(笑)。我是很想當作冒險的,所以這次提案了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現在對大家來說,正是在腦中大冒險的關鍵時刻呢。不去管會不會太難以時間,總之就是希望能將我們原本想到的事情傳達給大家,我是這麼覺得的。

🤖 二宮和也,對Youtube頻道《ジャにのちゃんねる》的想法

小手伸也(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雖然《ジャにのちゃんねる》經常成為話題,在Youtube頻道中也非常活躍,但二宮桑現在的工作動力來源會是什麼呢?
比起那種「就算多一個人也好,想讓更多人都看見」的想法,我更是那種為了讓看到的所有人都感到滿足,而有所行動和作為的人,所以我想在不影響他人的範圍內完成頻道的工作,是我最大的動力。我們和一般在做YT的人有個很大的差別是,關於當做好的東西給看到的人感到滿足時,他們會在下面留言。對我來說,大家在YT的留言區裡寫下的感想,肯定是我最大的動力了。我們的頻導幾乎不會有惡質留言,某種程度來說過得非常和平,因為(我們做的是)是能希望他人能感受到這種氣氛的職業,所以覺得幫大忙了。
決定出演「24小時TV」的時候,看到大家寫下的留言就會湧出「要好好加油」的感覺,我覺得這部分也跟動力是連繫在一起的。
——除了頻道的留言,自己平常也會去確認作品迴響嗎?
因為是自己製作的作品,所以YT頻道的留言我幾乎都會看。說到這個,像是我們在Youtube上說「好想占卜」的時候,留言區就有很多人提供了King & Prince的岸會塔羅占卜的情報,跟岸確認後他也說「我能做」,所以後來就說「那來進行吧」,開始了討論。在拍攝那次占卜影片的時候,他說「在夏天結束的時候,會有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在等著這個頻道」,雖然那時候我說了「真是傻啊,這傢伙(笑)」,但其實那時候「24小時TV」的事情已經決定好了,所以後來影片(的點閱率)的確又上升了。
不過,要是事關電影之類的作品,我覺得我只是其中一個棋子而已。就像建築職人那種感覺,完成作品後光看外觀就覺得滿足。我想在心中住著建築職人的人,並不會說出「因為這是我做的,請來裡面看看吧」,我也是會有這種感覺。會覺得只有人看了覺得開心就好了,並不會(對迴響)太過在意。
——作品完成後,即便已經從製作中抽身,(自己)還是會去捕捉它的身影嗎?
的確是這樣呢。在路上移動的時候,只要看到《TANG》的看板,或是在電影院前面看到海報,我就會覺得有點驕傲。

🤖 二宮和也,講述了實現夢想的秘訣

かまいたち(C)2015 DI(C)2022 映画「TANG」製作委員会
——想請與無職還過得很廢的健完全不同的二宮桑,告訴我們實現夢想的秘訣。
我想是要不停地說著夢想本身。像運動選手也在做這件事,如果向外界宣言「我要在奧運拿下金牌」,只要想到這個人是想拿金牌的,那訓練場也好、器具也好,會出現這些贊助者的可能性就不會是零吧。我想首先最重要的,還是得知道自己是必須動起來的,真正有能力的人能讓許多人一同跟隨。如果自己正是為了某人而希望實現夢想,我想也會希望能實現那些高聲呼喊的人的夢想吧。雖然一直高呼夢想可能會覺得有點丟臉,但最終還是為了要讓能一起實現夢想的人看見你,不是嗎?
——二宮桑也是這樣一直說著夢想,才實現得比較多嗎?
我其實並沒有像這樣,一直說自己有多遠大的夢想,既然有得以實現的夢想,我想也是有無法實現的夢想的。舉個簡單的例子,其實我是希望嵐能繼續活動的一派。但整體來說,我也覺得現在這樣是相當不錯的人生。無論是開心或是悲傷都一起包含在其中,是個令人覺得非常感恩、非常不錯的人生。
——非常感謝您。

🤖 《TANG》故事簡介

因為沉迷遊戲而被妻子拋棄的廢柴男.春日井健,因為某些原因失業,正在人生迷茫的途中。有一天,在健自家庭院中出現了一台沒有記憶的機器人.TANG。剛開始健因為TANG是舊型機器人而準備丟掉它,卻發現它失去的記憶裡隱藏著能改變世界的秘密。在追查秘密,以及被神秘的追蹤者脅迫的過程中,健與TANG兩個迷路的人,在大冒險盡頭找到的「人生寶物」究竟會是?

🤖 二宮和也介紹

1983年6月17日出生,東京都人。A型。1996年進入傑尼斯事務所。1999年作為「嵐」,以團體身分發行CD正式出道。其作為演員也受到非常崇高的評價,2005年以電影《來自硫磺島的信》於好萊塢出道。2016年以電影《我的長崎母親》首次奪下「日本電影學院賞」最佳男主角獎。近年的主演作品有《潛水艇Cappellini號的冒險》(2022年富士電視台)、《My Family》(2022年TBS是電視台)、電影《淺田家!》(2020年)、《來自收容所的信》(暫譯,預計12/9上映)等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