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術迴戰04】何謂正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由於Cirou並沒有看過漫畫,所以此篇會以動畫黨的角度切入描述

註:以下為個人觀感


第四話《呪胎戴天》

近年來,日本職場嚴重的人手不足,所以流傳著一句俗語:「猫の手も借りたい。」表示在非常忙的時候,連看起來什麼都不會的貓的手都想借來用。
伊地知先生向虎杖、釘崎,惠說明了咒術師的人數相當罕見,因此多數時候會承接難以應付的工作,「咒術師」正如軍警消、建築工人般是個高危險職業,看到這裡我覺得挺諷刺的一件事情是:詛咒由人心而生,再由身而為人的咒術師祓除。
這時伊地知先生對於收容所內的是得知的(惠對虎杖所說的一段話),但伊地知先生對監護人的回答,我想是將傷害降至最低,總不可能說:「您的兒子因詛咒而受困在內哦!」監護人應該會覺得:「りしれ供さ小!」說話是一門學問,在甚麼時候,說什麼樣的話,會對自己、對方造成甚麼影響,不難想像伊地知先生在這之前經歷了多少次類似的場面,才能一臉嚴肅將「官方說詞」說出口。
但是,如果你救的人,將來又奪走他人生命怎麼辦
這裡值得思考一個問題:何謂「正確」的死亡
虎杖爺爺的過世、學長姐差點因詛咒身亡,校長的一連串問題,種種都在讓虎杖思考著如何將人們引導至「正確」的死亡,但虎杖並不是「上帝」,更不是「死神」,他不能操控人們會甚麼時候死亡,如何死亡。

「善」與「惡」

虎杖吞下宿儺手指,變成了宿儺,照理來說虎杖本身是惡的存在
收容所少年因無照駕駛而撞上小學女童,照理來說收容所少年是惡的存在
可在惠的認知中,儘管虎杖變成了宿儺的容器,虎杖對於惠來說是善良的人;虎杖想要拯救眾生的想法,難道說收容所少年一定是壞人嗎?

要是我當時沒有這麼做,要是我當時這麼做

人生是由一連串選擇所構成,在當下能說自己所做的選擇正確嗎?短則幾天、長則數年才能夠驗證自己所做的選擇是否對自己有利。每做一個選擇,必定會捨棄掉些甚麼。

田徑 v.s. 健力

如兩名職業田徑運動員與職業健力運動員,兩名都是運動員,可所做的訓練卻是相差甚遠,田徑需要協調性與爆發力,因此訓練內容、重量並不會過高;而健力選手需要穩定性,需要胸椎鞏固,才能夠舉起大重量。每個運動都有著它的訓練專項,田徑需要協調,那不可能一直追求大重量,而是需要讓身體處在彈性的狀態。

正如校長所說的:「咒術師不存在毫無悔意的死。」

「好弱。」
「我太弱了。」
「我還以為我強大到足以選擇自己的死亡。」
這讓我想到了,在小學時,我的成績在班上是名列前茅;然而,當我升上國中後,我發現我的成績只能在中段。在小學時,我認為我是世界上聰明的人,可在國中時,我只是個普通人。
虎杖可說是在平凡人中的佼佼者,可當遇到「特級」咒靈時手無縛雞之力,這對虎杖的心靈來說是重重的打擊,「正確」的死亡就如虛無飄渺的目標,憎惡、恐懼、後悔,將所有負面情緒集中在奮力一擊,即便會死,虎杖也仍揮出。

題外話:宿儺的領域展開真的超潮的啦(*´∀`)~♥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會員
44內容數
在這個專欄,你會看到我對於動漫的心得或見解,歡迎喜歡看動漫的你,一起在這個動漫天地談天說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Cirou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咒術迴戰01】拯救任何人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咒術迴戰02】成為之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咒術迴戰03】平凡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