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比魯星-第二十章 尼比魯星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尼比魯星降臨後,開始有學者大力提倡星際移民,他們認為尼比魯星與火星相較之下是目前最適合人類移民的據點,尤其是在度過長達數月彗星撞擊地球的恐懼後。
於是蓋婭號就在眾人的殷殷期盼下,擔負重任。
倒數計時,5......4.......3.........2..........發射!
在眾人的祈禱聲中,蓋婭號順利的升空了。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尼比魯星調查小組終於降落在亞台北,因為地形與地球上的地形實在太接近,為了辨認方便便在相似地形前加個亞字。
甫一降落,調查小組成員便在蓋婭號內先開始進行一連串的基礎調查,他們很驚喜的發現尼比魯星居然存在著大氣層,並且大氣層的成分與地球的大氣層成分十分相近,只是相較之下稀薄了一點,若是沒穿防護衣直接出艙的話,大約是在地球高海拔處會造成高山症那樣的症狀。
地殼的組成在蓋婭號向下挖掘了一百公尺後,也有了令人驚喜的結果,在地下八十公尺之下,覆蓋著一層像是西伯利亞玄武岩的物質,那是個巨大火成岩區,在大型火山噴發後造成的地質變化。而在地下八十公尺以上,則是地球常見的頁岩層與土壤,非常適合植物的生長。
而提到植物生長的部分,在他們降落時,就發現了大範圍的植被生長,植被的生長方式倒是與地球的狀態很不同,只有大型的植物,而且像是從土壤深處竄出一般,只露出枝幹的部分(沒有看到根),樹冠倒是異常的寬,覆蓋範圍甚至可以達到十五平方米。從上方往下看,會發現植物的生長呈現放射狀,據他們的推測,這是因為地下水層較深的緣故,植物為了吸收水分,只能照著地下水的分布來生長。樹葉的顏色則是呈現藍紫色,他們在樹葉裡發現除了少量的葉綠素外還含有另一種未知物質,另一種未知物質大概是讓植物能在少量陽光中生存的原因。
另外在溫度濕度與引力方面,溫度大約介於攝氏十五度至負二十度之間。濕度則較穩定,大約在二十百分比左右,偏乾燥。引力部分,尼比魯星表面的引力較弱,其自由落體的重力加速度僅為2.43米/秒平方,為地球表面重力加速度的四分之一,因此一個在地球重80公斤的人,到了尼比魯星上只重20 公斤。
綜合評估之下,目前的環境對於經過訓練的人,還算是可以生存的環境,但對於長期處於這狀態下的人,目前還未知會造成甚麼樣的影響。
在確定出艙的安全性後,楊建榮自告奮勇先一步嘗試出艙測試。在經過玉山氣象站的訓練之後他有自信能勝任這項測試。
在身上貼滿測試晶片後,楊建榮終於能體驗阿姆斯壯的經典名句:這是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楊建榮微顫顫地踏出艙門,慢慢地張開他緊閉的眼,畢竟從儀器上讀取的數據與親身經歷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映入眼簾的是跟地球完全不同的風景,藍紫色有如龍血樹的大樹、裸露的黃色地表、低矮稀薄的雲層、好似沒有經過污染的湛藍的天空,透過雲層看過去,還能隱隱看到地球的模樣。想像中的台北盆地地形也不太一樣,包圍盆地的群山比記憶中要低矮的多。
楊建榮站在原地感受身體的變化,發覺跟在玉山的狀況差不多,只有一點有點難以適應,他好像變成了大力士,身體特別的輕。他輕輕地跳了一下,目測大約跳了一層樓的高度。
用對講機與元朗確認了身體狀況,楊建榮提出想在周圍走走,測試以自己的體能程度能撐多久,元朗便與他訂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小時後無論如何都要回蓋婭號。
得到准信的楊建榮便大步地朝外跳著走了,他還是希望能找到這裡就是台北的證據。之前在尼比魯星上空時,他看著亞台北周圍的地形,以及植被的生長方式,一直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因為他在這個團隊中算是籍籍無名的成員,發表的言論不受重視,他便沒有將心裡的想法再度提出來。
楊建榮記得在之前的會議中,曾經說有發現到城市的痕跡,他還特別詢問了浅田博士大約的位置。淺田博士說:在亞台北的位置確實有幾處疑似城市的遺跡,但更有可能是因為光影的錯覺,讓人覺得像是建築物。讓楊建榮不要抱持著太大的期望。
楊建榮朝著最接近蓋婭號的疑似遺跡處大步前進著,一路上特別的安靜,他只聽得見他自己的呼吸聲及心跳聲,感覺像在做一個遙遠的夢,也像是身著潛水服,在深海裡潛泳。他發現周圍完全沒有動物的蹤跡,倒是有些巨型昆蟲隱身在類龍血樹中。
楊建榮緩緩地朝著目標前進著,終於到達了第一個目標處。第一個目標是個金字塔型的小土丘,他看著這個紀錄中的標的物,心中有點失望,既沒有想像中的金屬光澤,也沒有很俐落的切割面,感覺就像是因為地形的關係被風吹而形成的小土丘。從遠處看,某個角度確實像是金字塔的形狀,但靠近看完全不一樣。
撒手而歸的楊建榮難掩失望的心情,在還未到約定的一個小時便回到了蓋婭號上。元朗發現到了他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在詢問之下發現了他的計畫。
元朗有點生氣的問楊建榮:「你為何不跟我討論呢?也許我們可以把遺跡的搜索計畫直接放進行程裡。」
自知理虧的楊建榮吶吶的說不出話來,只拿出了淺田博士給他的遺蹟地圖,默認了他的行為。
元朗將地圖攤開,邊看地圖邊與楊建榮說:「其實我也是在台灣長大的,只是我住的是台中,沒有那麼熟台北。」然後她不理楊建榮的驚異,拿起對講機與其他的組員說:我們多了一個新的任務,要搜尋城市的證據。」
聽到這個任務的施卡懷特與光·蘇魯心理鬆了一口氣,早就覺得楊建榮心裡有事,卻很難開口問他。一個小組的成員心裡有刺就很難團結得起來。
    我想分享我的靈性及雙生火焰旅途,雖然現在還沒有走完,但我相信可以給同樣走在雙火旅程的你提供一些協助。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