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日本近半世紀以來最大道路殺人魔事件──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

2021/05/0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08年6月8日中午12點33分,日本秋葉原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隨機殺人事件,兇手加藤智大開著貨車無視紅燈直接衝撞正在過馬路的行人,隨後下車持刀殺人,最終造成7死10傷,成為日本平成年代過去30年來死傷最大的道路殺人事件。
加藤智大(かとうともひろ),1982年9月28日出生,青森縣人,犯案當時正值25歲,前職為汽車工廠的派遣員工,在事發之前他曾多次在網路留言板留言,剛開始有一些人回應他,但內容充滿著嘲諷與謾罵,隨著時間過去他的留言開始無人回應,直到他最後預告犯案,亦無人回應,雖然警方在案發前四日有接獲通報,但只有呼籲民眾提高警覺,並無對加藤智大做出任何具體行動,最終導致慘劇發生。


加藤智大的成長背景


加藤智大有一對優秀的父母及小他三歲的弟弟,父親任職於金融機關,母親則是畢業自當地名門青森高中,但沒能考上理想的國立大學,兩人結婚後母親便成為全職家庭主婦,而她內心的缺憾與自卑感逐漸轉移到加藤智大身上,要求加藤智大考上青森高中及北海道大學工學部,即使加藤智大對車子較感興趣,但母親仍強迫他考入非第一志願的青森高中。
加藤智大
加藤智大從小活在母親的控制下,不僅課業要求嚴格,平日生活小事也全在母親的監控之下,不能交女友也不能與朋友往來,一下課必須馬上回到家,漸漸地讓他失去了社交能力。
關於母親的教育方式,除了加藤智大自述之外,其弟加藤優次(化名)也曾表明母親的不正常教育,加藤智大小時候曾惡作劇將母親分配好的高麗菜集中到同一個碗上,母親見狀後發怒將加藤智大帶往二樓窗台,並作勢要將他推下去,讓他留下了陰影。
在加藤智大小學二年級時,母親曾在他洗澡時要求背誦九九乘法,如果背錯一個就將他的頭埋進水中;寫作文時母親也會在旁監看,每每剛寫下第一句話,母親就會說「不對」,然後撕掉重來,加藤智大的作文經常得獎,但他說那不是自己的成就,而是母親雕琢之後的作品,他對寫作早已失去了創作熱情,只剩下了恐懼。加藤智大的優秀成績與得獎作品並沒有讓他感到一絲成就感,對他來說,自己不過是活在母親之下的一個完美魁儡娃娃。
加藤智大的弟弟曾說有一次母親發怒將食物全丟在報紙上,讓哥哥在地上舔食猶如廚餘般的晚餐;母親也曾在加藤智大哭鬧時在他身上貼上貼紙,如果貼滿十張將給予懲罰;也曾在他不順母親的意之下作勢打電話報警,讓他誤以為只要忤逆母親就會被逮捕,諸如此類的管教讓加藤智大從小充滿陰影與恐懼,在他人生中無不是母親的影子,從未有讓他自主的時候。
母親發怒時從來不會好好跟他說明生氣的原因,沒有良好的溝通只有體罰與謾罵,導致加藤智大也逐漸不會與人溝通,傾向用肢體語言來交流,在他國中時,母親曾經因為成績而發怒,起初他沒有理會,只是靜靜地吃飯,母親越罵越氣,開始捏他的臉,扯他的頭髮,當他直接回房時,母親開始用掃把追打,最終他忍不住毆打了母親,在那之後他的暴力就不曾停止。
加藤智大於高中畢業之後並無考上北海道大學,而是考入自動車短期大學,雖然成績優異,但沒有積極投入就職活動,畢業後在汽車與工廠等公司擔任派遣員。曾有正職員工對他說「不過就是什麼都不會的派遣員工,不要出什麼意見,派遣員工就應該乖乖聽從指示工作」,隨後他便辭職離開。
最後他來到汽車工廠做派遣員工,在案發前兩個月時突然被解雇,讓他心生不滿,後來加藤智大開始透過手機在網路留言板留言,不過他並沒有選擇知名網站,而是在較少人的留言板網站留言。

社會孤立感


起初他有收到了很多留言,這些留言不同於現實中客套,而是每個人真實的內心話,讓他對網路留言版產生了社交依賴感,甚至一度讓他成為話題的中心人物,然而熱鬧的下場難免開始出現許多冒充他或破壞他的人,留言板逐漸失控,留言也開始充滿了嘲諷與謾罵,隨著時間過去,一個本就沒什麼人氣的留言板變得更加冷清,他的留言開始無人回應。
最後他在留言板上預告犯案,也沒有人回應,他開著貨車準備前往人潮蜂擁的秋葉原,並特別選在星期日的「歩行者天国」時段,這個時段是行人徒步區的日子,十字路口將會有大規模的行人穿越,不過當日正下著雨,因此沒有平常來得多人,但加藤智大仍決定執行原計畫。
加藤智大一路都有更新留言,宛如現場實況報導,從「準備出門」、「雨下得好大」、「大塞車」、「抵達秋葉原」、「今天是行人徒步區吧?」,直到他留下最後一條留言:「時間到了」,皆無人回應。
加藤智大開著貨車準備衝撞行人之前曾一度想放棄,他說如果當時有人注意到留言,願意跟他互動的話,也許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社會的孤立感與從小的壓抑在他內心不斷累積,最後他認為這個社會再無他生存之地,與其被判無期徒刑不如給他一個死刑,了結這可笑的一生。
最終,他駕駛貨車闖紅燈,輾壓了五名民眾,其中兩名不治身亡,貨車最後撞上一輛計程車,隨後他下車持刀開始隨機殺人,最終造成共計7人死亡10人受傷。
當他被逮捕時,他表示:「生活に疲れた(對生活感到疲累)」、「誰でもよいから殺したかった(誰都好,我就是想殺人)」、「殺すために秋葉原に来た(我是為了殺人來到秋葉原)」。
有心理學家認為「誰でもいいから殺したかった青年は、誰でもいいから愛してほしか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誰都好,我就是想殺人」的青年,或許內心正是渴望「誰都好,希望能夠愛自己」)」,許多因家庭環境或社會孤寂的殺人事件最終都是與「人」有關係,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被視為影響力最大的主因。

加害者弟弟七年後自殺


在加藤智大犯案之後,隔年其弟優次(化名)開始在周刊發表手札,主要表達「以加害者家屬的身分活著」的各種困境,2012年東京地方法院判決加藤智大死刑,同年12月加藤智大發表《解》,2014年弟弟優次開始大量發表手札,將六年來的心聲全部寄給媒體,隨後自殺身亡。
手札中提到案發之後他們經常搬家,仍逃不過媒體與網友追擊,母親也因為崩潰而住院,自己的生活步調全部打亂,工作也不順利,論及婚嫁的女友也離他而去,世上再無他容身之地,只能選擇自我了結。
而六年來的手札也多次提到哥哥的境遇,皆與加藤智大所述如出一轍,兩個人的童年都活在母親的支配之下,他曾表示:「如果哥哥是媽媽的複製品一號,那我就是二號。只是我不會做同樣的事情。」

延伸閱讀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住的地方時常在下雨。
各種日本故事,恐怖故事、都市傳說、未解事件、著名懸案……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