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娘子(改編自蛇郎君)31

2021/05/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師傅,少爺他怎麼樣了?」阿國緊張的問
「少爺他沒大礙,只是夜晚受了點風寒,加上過度憂思的原因才會突然生病」老師傅把完脈,便坐在一旁開起藥方
「那……有什麼事是需要注意的嗎?」阿國問
「阿國公子,你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讓少爺多做休息,棉被蓋得厚一點讓他出點汗就沒事了」老師傅看出阿國的擔心,安慰他道
「是這樣啊......少爺幾乎不生病的,所以我比較緊張,不好意思,讓師傅見怪了」阿國搔了搔頭說
「沒事的,我知道你也是愛主心切」老師傅拍拍了阿國的肩膀
「倒是……有件事我不太能理解…….」老師傅遲疑地說
「什麼了嗎?師傅請說」
「方才我把脈的時候,察覺到一個奇異的脈象,那並非尋常人的氣息,不知道是我多心了,還是我的功力不夠?這點,可能需要請公子再另外請其他有為的大夫看看才好」老師傅將他察覺到的異相一股腦地向阿國說明
「這......不用了,就是因為外邊的大夫有些『不好』,我才特意請您過來的」
聽到阿國的回答,證實了老師傅的猜測是對的,老師傅愣了一下說:
「既然公子覺得外邊的大夫『不好』,何不用『自己』的方法來治病呢?」
「『自己』的方法……」阿國思考一下,瞬間明白老師傅的意思
「謝謝師傅的提醒!」阿國向老師傅鞠了躬表達謝意
「不用謝我,你看你,急得什麼都忘了!」老師傅開玩笑說
「是……要不是有請老師傅過來,我可能真的會手忙腳亂!」阿國笑著說
「那,老朽就先走了,好生照顧少爺吧!我回去把藥材配好再派人送過來,『內外夾攻』才有辦法快點好起來,就別送我了,我自己走就好!」老師傅拍了拍阿國的肩膀,便離開了
房內,阿國將房門深鎖,窗簾也全部放下來,門外還派了兩名下人把關。
阿國坐在床上,並將峻傑扶起靠在自己的胸口,接著雙手往峻傑背後一貼,整個房間內瞬間充斥著淡藍色的光芒,且全是以兩人為中心發散出來。
阿國閉上雙眼屏氣凝神將全身的功力灌入峻傑體中,良久,阿國與峻傑的身體全都濕透了,汗珠不斷從阿國臉上滑落……
「嗯……」峻傑緊閉的雙眼顫抖著,嘴裡傳出陣陣呻吟聲
感覺到峻傑的變化,阿國更加專心地將全身的力量集中到雙手灌入峻傑體內,片刻,峻傑的身體往前微微一傾便往後倒向阿國的胸膛
「峻傑、峻傑」阿國搖晃著峻傑的身體,慢慢地,峻傑睜開了雙眼
「阿國……」峻傑看了看阿國,掙扎著起身
「小心一點,你現在身體還很虛弱」阿國小心翼翼的扶著峻傑
「你剛剛……用內力救我?」峻傑問
「嗯……」阿國點了點頭
「你真是……不知道我們的內力不能亂用嗎?何況多年前我們和虎精起了衝突,當時你就為了保護我而受了重傷,如今傷還沒恢復又隨意使用內力,對你的身體有多傷你知道嗎?」峻傑生氣地罵著阿國
「再傷也沒有你的身體重要,如果你好好照顧自己,我又怎麼會需要用到內力呢?」阿國反問
「總之,謝謝你……咳……」峻傑感激地說
「不管怎麼樣,你醒了就好。我剛請老師傅來看過了,他說要『內外雙攻』,所以晚點我會熬藥過來,你一定要喝!」阿國走下床將峻傑輕輕放到床上,並將被子蓋上
「老師傅?」峻傑困惑了一下
「嗯」阿國點點頭
「罷了……相信他不會怎樣的……」峻傑擺擺手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我現在去熬藥,等下端過來,你先好好歇息」阿國向峻傑交代了一下便出房門忙了
……未完待續……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不存在的烏托邦—零
    不存在的烏托邦—零
    1追蹤者
    45內容數
    「妳一直把這個世界想得很美好,所以妳才會不斷受傷。 其實妳一直在追求一個烏托邦,但烏托邦本來就是不存在的東西。 只有放下這個想法,妳才能不再那麼受傷。」 「在那裡,妳會看到很多人性的黑暗面,妳確定妳可以承受?」 ——來自不同的醫師給予的回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