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女人教我的性事-Ursula

2021/06/20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也許是上星期裝設店裡添購的咖啡機時扭到肩膀,忍了三天的痛昨天晚上進了公車站牌旁的復健診所。
晚上八點半,接近打烊時間的診所空蕩蕩,與白天擠滿老先生老太太們的景觀完全不同。短髮、穿著羽絨背心的櫃檯小姐接過我的健保卡,大辣辣地問:你哪裏有問題?
我哪裡有問題?遲疑了兩秒,比了比左肩,「應該是扭到吧」,我也不帶表情地回覆。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看診、電療、熱敷、拿藥。「早晚餐後吃藥,一天兩次」,背心女看著我胸前白色T恤的咖啡漬,語音比剛剛掛號時輕柔許多。
隔天咖啡館打烊後,我拎著一杯熱拿鐵,兩塊肉桂捲麵包向復健診所報到。短髮妹一樣的羽絨背心,看到我遞給她的咖啡,微笑在她的臉上盪開。
「謝謝喔~」她喝了一口咖啡,盯著我的胸口看。一陣靜默,約莫半分鐘後,她說:「我昨天就猜到你是在咖啡館工作的。是鬍鬚張旁邊那家嗎?」
我點了點頭,也沒說破我就是那家小小咖啡館的老闆。
Ursula,兩個小時後我才知道這是短髮妹的英文名字,領著我在空無一人的診間做復健。在我的熱敷完成前,她已經拉下鐵門、關好招牌燈,坐在我面前好奇地盯著我的臉看。
「….我的臉上沾了甚麼嗎?」被她直挺挺的眼神盯到有點不好意思,我吶吶地問她。
你還蠻可口的.... 忽然她迸出這樣一句話。然後不顧我肩上還覆蓋著熱敷墊,張腿跨坐在我腿上,捧起我的兩頰將唇印上來。柔軟的觸感壓上我的胸膛,不到五秒鐘,我的男根應聲豎起。兩條舌頭在口中交纏,彷若我們是多年的情侶。也不知道多久後,她推開我,手背擦去溢出的不知是我的或是她的口水,緩緩地向後挪動臀部,雙手下探到我倆的胯下,拉開拉鍊,我的男根頓時感受冰冷的空氣。
她的手冰涼涼地,抓著滾燙的堅硬引起我全身一陣哆嗦。套弄了半分鐘,她的舌尖再次在我口中套弄我的舌。我雙手抓著她的臀,除了她的喘氣聲,室內只剩復健的機器逼逼逼的聲響。
她在地上站直了身子,雙手放在我的肩上,不待她指示我默默地解開她的牛仔褲,褪下綠色蕾絲邊的內褲。手背不經意滑過她的私處,沾染一片濕潤。
一陣包覆感在她再次坐上我的腰際時襲來。隔著羽絨背心我環著她的背,順著她上下起伏之勢,以穩定的節奏將我的骨盆上頂、下放、上頂、下放….
她的細微呻吟和急促呼吸都在我的右耳旁,偶爾碰到我的耳垂,就像電療觸動神經般讓我的右肩一陣陣抖動。
我倆下身蠕動了近10分鐘,她的第一次高潮才姍姍來遲。不顧她高潮時陰道緊縮,瀏海濕黏在小巧的額頭,我抱緊她的腰,持續將發硬的南根擠入她的膣室,緩近緩出。不到兩分鐘,她喉頭發出急促的尖音,陰道口再次緊縮,我一鼓作氣,一瀉千里,兩人同時達陣。
趴在我的肩上休息了一陣子,Ursula輕輕將我上身推開,右手輕輕捏著我的鼻子,說:
你的「體內按摩」技巧不錯喔!有沒有興趣咖啡館打烊後來我們診所打工啊?但是…. 只能服務我一個人喔!
把我的手抓起,放在她胸前,那對豐乳透過羽絨背心傳來溫度。她眨眨眼繼續說:我爸爸就是所長,應該會很喜歡你這個讓她女兒「幸福」的員工喔~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性吧客
性吧客
浮世中在欲海浮沉的大叔。 看不破紅塵,也清淨不了五根。已分不清是幻想或是親身經歷的荒唐,男歡女愛就當作上天給予的種種試煉,成或敗,愛或欲,都是過眼雲煙。 來看看經營 Sexbucks Cafe 的性吧客的種種慾望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