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的血緣與缺席的父親,《家族極道物語》日本黑道的三世代鄉愁

9
2021-09-02
|閱讀時間 ‧ 約 10 分鐘
絢麗斑斕的半甲紋身,身穿筆挺黑色西裝,夜晚仍要戴著墨鏡,穿梭在夜晚的歌舞伎町,這是大眾對於日本黑道的第一印象。曾經花兩年時間深入黑幫研究的比利時攝影師Anton Kunsters曾形容日本黑道 :「讓我好奇的是,他們(黑幫分子)居然衣著講究,舉止優雅。」日本黑道題材搬運到流行文化上也是屢見不鮮。 ※本文同步刊載於關鍵評論網
圖片來源|《家族極道物語》官方Twitter

近十年來的日劇以及動畫作品皆可見到黑道人士的身影。《極道主夫》中的男主角阿龍為愛脫離幫派,成為洗手做羹湯的賢夫。《極道鮮師》中的女主角為黑幫女當家,卻一心想春風化雨,成為老師。這些流行文化作品中以黑道題材包裝新職業,在平淡無奇的日常生活中增添些許趣味,日本人擅於製造反差萌(ギャップ萌え),意旨角色展露出與外表差異甚大的一面,這點與日本民族性,外表內在雙面性有關。這樣的演出的確讓大眾感受到可親可愛的一面,但是又與現實中的黑道相去甚遠。是否北野武之後再無寫實且精彩的日本黑道之作?導演藤井道人以另一種視野帶觀眾進入黑幫的世界。 「黑幫在日本當今社會不是非黑即白,確切來說,應該是處於灰色地帶」—比利時攝影師Anton Kusters


圖片來源|《家族極道物語》官方Twitter

日本黑幫又稱極道、任俠,繼承了江戶時期傳統賭博集團、攤商組織、愚連隊等犯罪組織的脈絡。「一家一業」為日本黑幫宗旨,仿造封建時代家長制度,以虛幻的血緣關係鞏固組織內部向心力。在日本黑幫中有著嚴格的等級制度,組織首領為父親角色也就是家庭中的「親分」,親分所收的門徒則為「子分」。

從《魯邦三世》裡的武士五右衛門,到《新宿天鵝》的皮條客,日本演員綾野剛擅長挑戰不同類型角色的極限。在《家族極道物語》中綾野剛成為染著一頭的小混混金髮山本賢治,他整天無所事事,與幾個小弟瞎晃度日,因緣際會之下搭救了柴咲組組長柴咲博(館廣 飾演),從此之後,狂放不羈如狂犬的賢治成為了黑道人士,此時是1999年。跨越1999年-2005年-2019年共二十年,綾野剛詮釋三個不同年代的山本賢治,我們也可以看到初期加入黑幫組織的賢治意氣風發的樣子,戴著墨鏡穿著黑色西裝的他不再是過去無家可歸的不良少年,他已經是柴咲組的中堅分子,並深信著這裡是他的最終歸宿。

賢治與由香,圖片來源|《家族極道物語》官方Twitter

2005年的賢治25歲,遇上了酒店小姐由香。這位不苟言笑的黑道分子喜歡上了這位有話直說,體貼且注重細節的女孩。「你為什麼要當黑道?」由香因為好奇心驅使之下不斷追問賢治,喫了一口菸,賢治緩緩地說出一句「因為家族阿。」這裡的家族指涉的是黑幫內的虛擬血緣。因為日本黑幫組織由一群無實際血緣的男性組成,日本黑幫為了要穩固組織內部的向心力,因此設立了緊密的家族制度,組織底下若頭、若頭輔佐、舍弟等職位,即為無實際血緣的兄弟。他們以兄弟相稱,面對組長則稱之為「親分」,「老爹」。入門小弟必須要與高級幹部共飲交盃酒,此儀式確立入門者正式加入組織的身分,並且擁有能為組織付出性命的覺悟。賢治與小弟細野則是聽從著若頭們的吩咐想方設法擴張地盤,維持酒店秩序等工作。老爹柴咲博對於賢治除了是恩人同樣也是如同父親的存在,柴咲老爹的出現恰巧填補了賢治內心空缺的父愛。黑道組織就如同傳統父權社會,父親的話就是聖旨,底下的孩子不得忤逆父親的話,秉持著兄友弟恭的黑幫組織可謂是男子氣概傳承的典範。

閒治與小翼,圖片來源|《家族極道物語》官方Twitter

黑道人士總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悲嘆,為了要幫組織內的二當家頂罪的關係,賢治鋃鐺入獄。在黑幫內地位比較低的舍弟替大哥們頂罪已不是難得一見的事情,只是賢治沒有料想到十四年的光陰一去不赴回,再次回到都市已是物是人非。
此時,賢治已不再是當年血氣方剛的青年,轉眼之間他已經是面容憔悴的中年人。我們在流行文化作品見到的黑道人士充滿男子氣概,他們秉持著任俠精神遊走於黑白兩道之間,認為道上的事情就不該牽扯到無辜,他們是裏社會之王,是日本最古老的職業之一。從賢治出獄起,新的篇章就此展開,我認為從此刻起《家族極道物語》才正式開始。
編劇以2019年作為基準線,一刀將整部電影一分為二,前半段是黑道的榮景,屬於黑暗英雄的故事,後半段則見到黑道集團的殞落。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本片與其他極道類型的作品不同之處,因為它觸碰到了黑道文化脆弱的一面。日本經濟泡沫時期,著名日本黑幫山口組成員一度上看四萬人,泡沫破滅後日本邁入平成大蕭條,日本黑幫同樣面對到經濟問題,此外,2010年日本全國落實《暴力團排除條例》,禁止一般民眾或企業向暴力團提供金錢等好處,意旨黑幫無法藉由保護費維生,連帶影響組織內運作,年輕的成員無法賴以為生紛紛出走,留下的只有頭髮花白的高級幹部們。
闊別十四年賢治再度見到柴咲老爹,老爹於和服底下的手臂已經略顯消瘦,臉上佈滿皺紋的他已不如過去風光,此時的柴咲組已然沒有生氣,留下的幹部已邁入老年,他們就像是狠狠地被這個時代拋下的人,在夾縫裡求生存。「我也曾經想要解散組織,但是我知道有些人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柴咲博深知自己罹患癌症,可能命不久矣,可是在他離世之前還是希望能夠給底下的人完整的家。踏入極道的男子們,很少有人能夠全身而退,更不能妄想含飴弄孫的平常生活。

賢治與由香的重逢再度為兩人生活掀起了新的漣漪,原本是雲泥之別的兩人重新有了交集。由香在賢治入獄前懷上了他的孩子,她一肩扛起生活的重擔將女兒扶養長大。《家族極道物語》裡談論的家族除了幫派內的虛擬血緣之外,同時也觸碰到了現實家庭。首先是賢治,由香與女兒彩的三人家庭,另外還有餐廳老闆娘愛子與其兒子木村翼(磯村勇斗飾演)組成的家庭。出獄後的賢治隱姓埋名與由香、彩共度短暫且溫馨的家庭時光,蹲苦牢的十四年間她的女兒已經成為國中生了,他深知自己無法填補女兒童年,只能以外人的身分陪伴著她。第三個家庭木村愛子的丈夫原是柴咲組中的上層幹部,在一次意外中喪命。小翼從小就沒了父親,長大後的翼不斷想在空白的記憶中拼湊出父親的樣貌。成年後的他與賢治一樣染著一頭金髮,完美複製全盛時期的賢治,藉由出色的經營手腕將黑幫人士玩弄於股掌間。小翼與彩同樣皆失去了父親,就跟賢治一樣不斷在人生中尋找著缺席父親的身影。
黑道分子怎能輕易全身而退?脫離組織輾轉在工地打零工的細野(市原隼人飾演)跟賢治說他花了五年時間才逐漸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一旦進入黑幫就是永遠撕不下的標籤,就算洗去了身上的刺青也洗不去社會對黑道的觀感。社會性死亡也稱為「村八分」,社會性死亡一詞首先出現於托馬斯·林奇(Thomas Lynch)的《殯葬人手記》。日本是個重視團結與鄰里關係的民族,被判為社會性死亡所造成的霸凌與排擠,就跟真的死亡沒有兩樣。這世界對於這群前黑道成員太過殘酷,曾經稱霸一方的黑道人士最終只能盜採魚類,打打零工度日,他們也深知與他們牽扯上關係的人不會得到幸福,最終,他們也喪失了愛人的權力。


本劇主題曲由日本樂團millennium parade 量身打造FAMILIA一曲。由電影演員演出FAMILIA MV,只見柴咲組的成員扛著如同棺材大小的巨大冰塊,行走於河堤邊的送葬隊伍形成蜿蜒細線。我們無法得知送葬隊伍扛著的是柴咲老爹還是賢治的遺體,望著冰成為水蒸氣消散在空氣中,隱射黑幫分子未來的悲慘命運,隨著時間過去他們也將煙消雲散。鏡頭轉向山本賢治身處在煙霧繚繞的空間,賢治與小女孩背對著彼此,代表著賢治錯過了女兒成長的過程,從他的眼神中看出無盡後悔,因為時間無法重來,能做的只有補償。驀然回首,她已是青少女之姿,由賢治與女兒的擁抱和解了十四年間的空白。
黑幫類型的作品通常以悲劇收場的原因,是因為流行文化作品需要負起社會責任,告知觀眾加入黑幫的「危險性」,告知天下並非是一條順遂的道路。本劇前半段色調濃烈,此時的柴咲組生氣蓬勃,賢治出獄之後看到的世界像是蒙上一層薄霧,此時柴咲組已是過氣英雄,命懸一線。觀眾藉由賢治這個角色感受到人情冷暖,最終結局令人不勝唏噓。
現在全世界的觀眾可以在串流平台上觀看《家族極道物語》,了解到日本黑幫的興衰史,如果沒有了解日黑幫背景的觀眾可能無法了解《家族極道物語》想傳達出的滄桑,本作突破世人對於黑幫電影的既定想像,同時也不停丟出甚麼是「家」的提問。藉由真實與虛幻家庭交錯,了解黑道家族的羈絆可能勝過所有關係,賢治在人生不同階段都在找尋一個家,而家卻不斷離他遠去。帶著鄉愁離去的賢治讓我們感受到黑道文化的逝去,與任俠精神於流行文化向死而生。


參考資料: 李孟翰,《日本黑幫》新北:讀品文化,2017。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在下方拍五次手

同場加映



PODCAST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嘎拉嬉皮GALA是生長90年代的女子,美術系出身,阿宅與文青的混血。平時是個Podcaster、藝文工作者及自由撰稿人。最喜歡徜徉於ACG,流行文化還有次文化的世界。興趣廣泛的雜食性動物。如果喜歡請幫我文章下面拍5次手! 同時你也可以在女人迷、UACG、MPlus跟CCC創作集找到我喔!
本文發佈於
追劇不只是追劇。一部好電影與好的戲劇有可能會影響我們的人生。 這個專題將由GALA以自身觀點跟大家聊聊影劇告訴我們的事。 如果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專題!你的支持也是我前進的動力。 聯絡我: https://linktr.ee/Galahippie319


9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