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漫畫《惟願來世不相識》小西明日翔:在不尋常的地方裡尋常的活

2023/06/2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自從看完了目前的集數,就一直很想從角色塑造的方面來談談這本被大眾票選為〈2018下一步人氣漫畫大賞〉的紙本漫畫類別第一名的漫畫,試試從每人的處事價值觀的角度切入去解讀主配角三人的個性。
雖說被歸類在少女漫畫,整體而言調性也的確是部廣義上的少女漫畫,不過在劇情及角色塑造上卻並非以愛情為中心,觀眾甚至連作中的男主角深山霧島是否真的「愛」著吉乃都不知道,造就了這個有趣的局面—兩人彼此拉扯及對峙,在鋼索上來回試探。
*大量提及劇情,請慎入
*為主觀感想及分析

既然給了我一條歪路,我就盡全力把它走直:染井吉乃

染井吉乃是個黑道千金,爺爺染井蓮二正是染井組的組長。她的父親在早年過世,於是吉乃從小在爺爺的組裡長大,天天跟著一群壯碩而粗線條的黑道哥哥們在家裡生活。天生火爆的個性加上家庭環境,配上她那個超齡的美貌(成熟的外表),經常讓人誤以為是酒店小姐,在學校裡也幾乎沒幾個朋友。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吉乃成為了一個平時學會隱忍,但在必要時刻敢言且絕不甘拜下風的性格。當她遇到了行為模式超出常理的深山霧島,生活平衡自此被打亂,於是她在故事中試著從混亂的相處中奪回兩人關係的主導權。
吉乃在本作中其實是相對單純的角色,她的價值觀也較符合社會上的普遍理解,但在這個極道家庭裡卻顯得天真了點;在每次竹馬恭彌跟別人打架後,會要求他要為對方縫扣子來藉此和好,或是在沒有追蹤經驗及技術的狀況下跟蹤霧島,她認真的性格在這個地方顯得格格不入。但這就是她的生存方法,是她試圖在“不尋常”的環境裡試著維持平衡的方法。就像是漫畫裡她因著霧島的一句話而去賣腎換錢的這個決定,這種瘋狂的行徑也是她那剛烈加上過度認真的個性所得出的結論:叫我去賣身,那我就去賣身(腎)!結果導致她在這個人人都不太尋常的漫畫中成了最瘋的那一個,不時做出過激的判斷跟行動。
討厭黑道的吉乃父親很早就搬出了家裡,為的便是讓吉乃與極道並無太多瓜葛。但父親車禍過世成為了不可控因素,吉乃在此之後才出生,於是她又理所應當的在染井組長大。有可能是習慣了,也有可能是爺爺及她的照顧者布袋先生對她保護有加,令人驚訝的是,即使她習慣了家裡人成日暴力且打打殺殺的行事方式,她卻依舊不贊同且盡力避免這種暴力的處事之道。人是很容易被影響的,除非她有個強大的內核與價值觀,而吉乃便是這樣活過來的。即使認真老實的生活也會不得好死的話,那只要盡全力的活就好了吧?
「雖說不是理想的女性,但在我周圍有一大堆被迫成為了那樣個性的女性,關於吉乃也就是這樣的感覺。」小西明日翔,作者訪談〈もうじませんから〉,翻譯 咚咚噗

用忠誠換來的歸屬:島葦翔真

翔真可以說是影視作品裡較為典型的黑道類型,他的原生家庭缺陷明顯,父親並沒有盡到撫養的責任,讓他在街頭巷尾自生自滅。於是他便在陰錯陽差下加入了染井組,但話說回來,這樣在社會底層打滾的孩子,又有多少是沒有被黑道收編的呢?雖說是陰錯陽差卻也像命中注定,不僅有失去功能的父親,可以說這個社會也已失去了部分功能。有趣的是,在這部漫畫中,「母親」的角色嚴重缺席,我們甚至無法知道這些角色們的母親是什麼樣的人,偏偏在孩子的成長經歷中,母親確實佔據了重要的部分。
「連底層的人都不能接納底層的人,是要怎麼辦?」布袋先生,番外03
他憑藉著對父親的恨意活到了國中,在正要對父親下殺手,賠上自己的人生與對方同歸於盡時,吉乃適時的出現讓他的人生有了反轉的機會。雖然也是從一個泥沼裡掉入另一個泥沼,但至少讓翔真有了真正的歸屬感,使他對染井組有了忠誠心。與冷酷的外表相反,他反而是個有號召力的人物—他的可靠跟能力讓他不僅得了下屬的心,上司也對他非常信任。就像是霧島在漫畫中所說的,「這是一種才能啊,太適合走黑道了。」他對這個接納他的地方自然是感激的,對那個年紀的孩子來說,大人的善惡及目的並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是否願意伸出手給他。他的價值觀建立在忠誠之上,並沒有所謂的對錯,的確可以在黑社會裡如魚得水,暢遊在灰色地帶;確確實實是個適合在這個體制裡生存的人,或許也是三人之中最無法適應表面社會的人。畢竟霧島還懂得裝,但翔真的耿直及好惡分明的個性......能惹上的麻煩可多了。

不小心混入人群裡的異類:深山霧島

深山霧島的感情可謂是深不見底,表面上露出的樣貌已然是經過層層計算才顯露出來的,以至於他永遠只有微笑跟沒有笑容兩種表情,讓人不寒而慄;他的性格本就有反社會人格的傾向,他並沒有所謂的常識。這裡也有個耐人尋味的點:霧島曾經對吉乃說,翔真比自己更適合這個行業,是一個有領導力、忠誠甚至深得身邊人心的人。這樣社交能力極強的男人卻比霧島這樣習慣單獨行動,不信賴他人且毫無同情心的人還要適合當黑道,也是很諷刺了。而且霧島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擅長假裝擁有他沒有的東西,就像在角色扮演一樣,說不定反而可以在表面社會上過的如魚得水。
這樣看下來,其實深山霧島似乎沒有把深山組當成他的歸屬,頂多是收留的程度,以至於他在一路走過來的路程中變得更加封閉且孤獨,甚至自己可能也沒發現這個事實。他不時在對話中說出讓人感到落寞的話語,但總會讓人遲疑這是否是他的真心話?或者又是他的算計?真真假假,正因他並不信賴他人、也不被他人信賴,他將自己築成一座堡壘,無人能入。直到吉乃的出現,霧島才發現原來有人真的可以激起他對世界的興趣,甚至某個程度上接受了他的缺陷,於是彷彿剛出生的雛鳥般成天繞在吉乃的身邊轉。他可能也並不明白自己這麼做的理由,只覺得吉乃「有趣」,加上他本身的被虐及虐待傾向(奇妙的是,這兩個特點竟然同時出現在他身上),這樣的情感被他自己乾脆的稱為「愛」。但在這個過程中開始有想要保護和照顧吉乃的想法,對這個反社會的傢伙可以說是很大的進步了吧。對這樣的霧島來說,即使他認為這是愛,也並不符合現代人們所稱之為的「愛」。
雖然也可能是想保護好玩的東西,讓自己不無聊罷了。
「只是到頭來,我能去的地方只有那個家而已。」深山霧島,第三話

這樣算是戀愛嗎?

三人的經歷各不相同,但他們的共同點便是容身之處剛好都是極道。吉乃的父親本想帶她脫離充滿黑道的環境,卻不幸喪生,讓吉乃只能交由她的黑道祖父扶養;翔真的原生家庭本就不理想,於是被組長撿了回去,才成為黑道的一份子,而霧島也是過繼到身為組長的伯父家,才成為了黑道繼承人。說得再準確一些,並非是「地方」給了他們歸屬,而是在這當中的「人」給了他們歸屬。
對翔真來說,他用他的行動保護著吉乃,雖然並沒有明確表達,但吉乃的存在無疑讓他在這個地方更加有了歸屬感;對吉乃來說,沒有談過戀愛的她與其說是愛上了霧島,不如說是她決定要為了自己的自尊來治治霧島這個傢伙,在相處過程中,多多少少也有了些革命情感,信任也逐漸加深。而霧島所說的「愛」著吉乃,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據目前劇情發展來看,他極端的形象也有可能是與吉乃的爺爺串通好的,真實的目的與要等後續發展才能抽絲剝繭。相信看到目前為止的讀者們,應該多少也跟我一樣地疑惑,這部漫畫是否真的該被分類在少女漫畫裡?
但無論如何,將此作歸類在少女漫畫裡,本身已然是個有趣的討論:這樣到底,算是戀愛嗎?或許這種交錯的情感及複雜的人格組成,正是這個時代獨有的影射吧。
漫畫:惟願來世不相識 小西明日翔
erica
erica
座標倫敦的藝術工作者,在展覽、音樂、漫畫跟流行裡打滾摸爬,不在乎喜歡的東西是否似藝術非藝術,這是個假議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