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火車的聲音(4)

2021/07/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葉君昊將車子開進車庫後,有些無奈地問:「為什麼要來這裡?」
  這是一棟孤單的矗立在荒廢的田園之中,建得相當美麗的獨棟透天。雖如此,卻仍是看的出來,曾經被大火親吻的痕跡。
  「那件事之後沒有整修?你讓阿月住這種地方?」王聖瑤看著房子,說道。
  「阿月住我家。」葉君昊見王聖瑤疑惑,便補充:「那時他才十五歲,怎麼能讓他一個小孩子住這裡?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王聖瑤無視葉君昊,自顧自地提出自己的問題:「說起來,我一直很好奇,雨秋當年怎麼會給你老家的鑰匙?我記得雨秋說過,她必須將自己關起來與世隔絕之後,才能夠產出作品。」
  葉君昊看了看王聖瑤,陷入沉思。
  當年的陳雨秋,其實並沒有給他這裡的鑰匙,對她來說,這是她唯一能夠逃離世界的地方。給了他鑰匙的,是她的弟弟陳胤冬。
  事情發生的前一週,陳胤冬正準備要去參加夏令營,他載陳胤冬去買夏令營需要的物品時,陳胤冬將房子的鑰匙交給了他。
  『阿月,這是?』
  『昊哥,我怕把鑰匙弄不見,可不可以拜託你幫我保管?』陳胤冬說道。  
  『怎麼不直接拿給雨秋?』葉君昊奇怪的問:『而且,雨秋不喜歡除了你以外的人進到老家吧?』
  『我怕被姐姐罵。』陳胤冬低著頭,說的相當小聲:『而且,我感覺姐姐好像怪怪的。雖然我知道新聞報的那件事對姐姐影響很大,但我從來沒看過姐姐那個樣子。』
  『我會多留意的。』
  也幸好當年陳胤冬將鑰匙留給了他,他才能在陳雨秋傳那封簡直像是訣別書一樣的簡訊時,第一時間來到這裡。當他開門時,濃濃的黑煙從臥室傳了出來,也幸好消防隊來得即時,快速的滅了火。否則像這樣矗立在農天之中的房子,這燒下去,大概就一發不可收拾。雖然最後沒能救活陳雨秋,畢竟她已吸入過多二氧化碳,但至少,她的身體沒有被燒成灰燼。
  「葉君昊?葉君昊!」王聖瑤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進來吧!這裡還維持原樣。」葉君昊開了門,一面走一面說道:「我偶爾會來打掃,應該是可以住人啦!雖然阿月並不喜歡這裡,他放假回來時,仍是住我家。」
  「這裡有點偏僻呢!一般大學生都不喜歡吧?」王聖瑤肯定的說:「但阿月終究要接手這裡的,無論他以後想怎麼處理這個房子,都必須面對這個傷心之地。」
  葉君昊搖頭:「他還小,不急。」
  「太保護他了。」王聖瑤拍拍他的肩:「你該放手了。」
  「先不說這個,你指定要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葉君昊轉移話題,即使知道自己轉得很硬。
  「因為我認為這裡會有我要的答案。」王聖瑤從背包拿出一份文件,攤在桌上,伸手指著上面的日期說道:「這個是當年雨秋和溫玄夏出版新書的時間,同一天。」
  「那又如何?不管怎麼說溫玄夏現在可是有著美女作家的頭銜呢!」葉君昊對溫玄夏可沒半點好感,畢竟在他認為,陳雨秋是被溫玄夏逼死的。
  「在我說下去之前,我想問問,你有讀過溫玄夏那本書嗎?」王聖瑤看了他一眼,好奇的問:「被新聞報料抄襲的那本。」
  「我才不會花時間去讀雨秋以外的人寫的書。」
  「我想也是。」王聖瑤點頭,單刀直入地說:「不過我讀完了,先說,這只是我的個人感覺,我認為那本書不是抄襲,只能說,溫玄夏的寫作風格和雨秋相似罷了。」
  葉君昊知道,王聖瑤一定還沒說完,因此他並沒有打斷他,只等著他說下去。
  「假如溫玄夏真的沒有抄襲雨秋的作品,那麼她當年開澄清記者會時說的話,就合情合理了。而人們,對於美女總是特別寬容。別急著反駁,葉君昊。」王聖瑤接著說道:「其實我認為,事情沒有那麼單純。」
  「你是指……」葉君昊將話收在嘴邊,他突然有個可怕的想法,但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難道自己恨了五年的溫玄夏竟也是受害者嗎?
  「我們想的應該是一樣的。」王聖瑤聳聳肩,問道:「我想進雨秋的工作室看看。」
  「好。」
<待續>
楊祐希
楊祐希
一九八九年生,一個熱愛幻想的摩羯座。 腦子裡總是有很多很多故事, 十八歲以前寫故事是因為喜歡, 十八歲以後寫故事是因為, 只有文字不會背叛。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