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火車的聲音(7)

2021/07/2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想,你光是聽藥名,大概也猜出雨秋服的是什麼類型的藥了吧?」林雁涵看了看呆若木雞的陳胤冬,繼續說下去:「她的心生病了,她離開的前一個月,症狀變得更加嚴重。」
  「不就是因為溫玄夏?」陳胤冬低頭滑著手機冷冷地說道。
  「孩子,如果你是正在查克憂寧,那就別查了吧!」林雁涵輕道:「那是雨秋主治醫生給她開的藥,這可不是隨便上藥局都能買到的。」
  「我姐討厭吃藥,所以常常不遵照醫囑。」陳胤冬放下手機,抱頭:「我早該猜到的!難怪那天,她堅持要我去夏令營,我明明知道……」
  林雁涵沒有追問,只是讓陳胤冬在一旁整理思緒。
  五年前,事情發生的前一周。
  「阿月,我幫你報名了夏令營喔!」陳雨秋拿著報名表給陳胤冬,笑得陽光燦爛:「你每年暑假都沒有參加校外旅遊,今年去玩一下吧!」
  「不要!姐,妳不是還沒拍婚紗?我要陪妳去拍婚紗,然後拿妳漂亮的婚紗照去威脅昊哥給我零用錢!」陳胤冬搖頭說道。
  「人小鬼大!」陳雨秋看著陳胤冬,認真地說:「十五歲就是應該好好浪費青春,談個校園戀愛的年紀,你跟我這個大你十歲老女人鬼混什麼?」
  「姐才不老呢!姐最漂亮了!」陳胤冬理所當然地說道:「不然昊哥怎麼會被妳迷得神魂顛倒。」
  「還是阿月最了解我了!」葉君昊走了過來,輕笑:「雨秋那麼我載阿月去買生活用品,妳一個人可以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陳雨秋噘了噘嘴,然後補充:「順便幫我買洋芋片回來。」
  「妳還在吃零食啊?阿月都不吃了呢!」葉君昊寵溺的摸摸陳雨秋的髮絲,便帶著陳胤冬離開。
   到車上後,陳胤冬將老家的鑰匙交給了葉君昊:「昊哥,我感覺我姐好像怪怪的。雖然我知道新聞報的那件事對她影響很大,但我從來沒看過姐那個樣子。」
  「我會多留意的。」
  陳胤冬回過神,看著眼前房子的裝潢,自言自語道:「所以,昊哥早就知道姐姐生病了。」
  「葉君昊當然知道。」林雁涵苦笑,然後補充道:「雨秋在這個屋子自殺未遂,不知道是不是碰巧,都剛好是葉君昊值勤,他救了雨秋三次。」
  「但這裡的裝潢……」
  「後來改的。」林雁涵說道:「我說服葉君昊,把這裡的裝潢改成跟他家一樣,多少拯救雨秋。花了可不少心力,沒想到雨秋最後卻是選擇在老家……」
  「林小姐,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陳胤冬的語氣變了,不再像一開始的時候,咄咄逼人。
  林雁涵點頭,等著陳胤冬說下去。
  「妳是我姐的責編,那麼妳是怎麼認識昊哥的?」陳胤冬道:「你們似乎很熟悉?否則昊哥也不會把這裡的鑰匙交給妳吧?」
  「你跟雨秋一樣,觀察入微。」林雁涵如此說道,眼神看向遠處:「和你一樣年紀時,我和葉君昊曾經是戀人。」
  「就我認知裡面,分手還能保持聯絡的男女,只有藕斷絲連的那種。」陳胤冬看向她,如此說道。
  「我們家的老一倍,因分產斷絕關係,過年的時候,才發現我們是親戚。」林雁涵淡淡地說道:「我跟葉君昊這像八點檔一樣的故事,都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葉君昊可是深深的愛著雨秋,至今依然。」
  見林雁涵不想再說,陳胤冬也很識相的沒在追問,只是說道:「那麼,林小姐找我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
  林雁涵拿出兩本書,翻到最後的出版日期,指著上面說道:「這兩本分別是雨秋跟玄夏的書,他們當年的出版日期是同一天。」
  「什麼意思?」
  「這兩本書,要做行銷的時間,也會是一樣的。而我們出版社的新書,通常會先在出版之前,先曝光第一章讓人試閱。」林雁涵接著說道:「玄夏被爆料抄襲,到事情發酵,接著便是兩本書同時出版。」
  「行銷手法?我不信有出版社會用抄襲這種事當行銷手法,這個傷的可是作者。」陳胤冬皺著眉說道。
  「不管是我們這些編輯,或是行銷業務,我們沒有人同意用這種方式。」林雁涵輕道:「如同你說,這個傷的可是作者。所以當然,玄夏跟雨秋也都不知道這件事。」
  「但你們終究還是用了。」陳胤冬話語變冷:「如果我沒記錯,在我姐自殺之後,溫玄夏的這本書和我姐的書的都一直在排行榜上吧?」
  「我們無法反駁提出這個手法的人,大家都很不滿,所以只能照做。」林雁涵接著說道:「我無法告訴你是誰,但葉君昊應該查得到,他的死黨王聖瑤的職業是記者。」
  「我會自己去查清真相。」
<待續>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楊祐希
楊祐希
一九八九年生,一個熱愛幻想的摩羯座。 腦子裡總是有很多很多故事, 十八歲以前寫故事是因為喜歡, 十八歲以後寫故事是因為, 只有文字不會背叛。 我是祐希, 用自己的文字,寫只屬於自己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