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前的植物。迷迭香

2021/08/2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這是門前植物們的小故事
「還是飛飛最可愛了阿,來給你。」
微顫抖的手掌,撐著那如寶石珍貴的糖果,緩緩向我伸來。
她,半瞇著的雙眸、收集著來自生命「到此一遊」記號的雙頰,和那如同林中精靈的銀髮,在黑髮中若隱若現,而那微笑,更是吸引著世上最美好的夕陽,在此鋪陳著。
「哎呀麥啦(不要啦),哪A加賀(怎麼這麼好)」
一隻厚實的手臂,擋在了如綿羊軟綿綿的手掌面前。
她,緊蹙的雙眉、隨著語調上下搖擺的臉頰、如棉花糖般蓬鬆無比的黑色捲毛,而那聲音,更是收集著世上最具衝擊力的聲波,在此發送著。
如果你以為今天要講的故事,是關於有著夕陽般美好笑容的阿嬤,那真的抱歉,錯棚了,出口直走右轉。
今天要說的是第二位:講話具衝擊力,在城市中行走的母獅子--我的奶奶。
在餐桌上,除了奶奶,每人筷子旁多一碗熱水是標配。而她每次都會皺著眉看著那一碗碗熱水,碎念說:你們都太誇張了,哪有這麼鹹。或許在她心裡,她多灑的不是鹽,是一份份永遠嫌不足的關愛。每一根菜、每一粒飯,她都不願浪費,對每樣生活用品也是省到極致。
她更是實實在在的急性子,甚麼事都要搶快,能省即省、能不等就不等,對於時間總是等不及。記得有次教她使用一個電器,需要一個步驟接著一個步驟操作著,但她連一個按鈕的時間也捨不得給,自己耍小聰明省了一些步驟,到最後那個電器慢慢衰退,最終宣告不治。這也是她眾多急性子事件中的一件了。
而奶奶的火爆脾氣也是街坊鄰居有目共睹。
每個下午在門口的愜意群聊對長者們來說,就如同下課十分鐘的聊天時刻,聊的僅是些八卦野史,卻如此必要且美好,是一天中的養分。
在這樣小巧可愛的場合中,曾發生幾次著名的吵架事件。
記得有天晚餐時間,奶奶邊吃飯邊訴說著與鄰居阿嬤的各種對話和內容,其實我沒有聽得很懂,不過大概是吵架了,最後奶奶說出:以後不會再跟她講話了,隨之結束了這個話題。這次是印象中奶奶吵最兇的一次,因為足足堅持了一個禮拜都沒有跟鄰居阿嬤說話。這之後,奶奶的爆脾氣在我心中更是得到雙重認證。
然而或許是客家人的特徵,外人看來她火爆、蠻橫,但對於自己人,卻是無條件的疼愛和溫柔。
「要不是你是我孫子,我才不會對你這麼好欸,知不知道」
這是她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我是奶奶最小的孫子,因此,雖然聽來像威脅,但在我耳裡,能確實聽出她的疼愛。
除了重鹹、急性子、火爆、客家人的愛,還有一個,至今我仍無法忘卻,屬於奶奶的味道--迷迭香。
我不太清楚那盆迷迭香的來歷,不過聽說是奶奶的一位好姊妹送她,並且囑咐她一定要好好養活。雖然從沒看過那位阿嬤,但自從那迷迭香出現在我們家門口,奶奶的身上開始有了迷迭香的香氣。
聽說迷迭香有著放鬆身心的功效,因此自從奶奶有了迷迭香味,吵架事件開始減少甚至歸零,火爆味開始慢慢散去。奶奶的眉頭依舊緊蹙,但不時飄出的迷迭香味,讓周遭的氛圍開始變的暖洋洋的,讓人彷彿看見在高山上木屋中的老奶奶,實在很難令人發脾氣。不知道那位好姊妹送迷迭香給奶奶的原因為何,但若是想要改改她的脾氣,那我只能說:阿嬤,你成功了!
自從那盆迷迭香出現,一盆變成了兩盆、兩盆變成了一整個門口前院。而一天當中最常看見奶奶身影的地方,便是在小巧且濃密的葉子中了。
那些葉子如同一雙雙的小手,伸向急躁的世界,只為將人們帶往平靜的世界。
迷迭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長的越加成熟穩重。
不過這些也是我高中時的事了。
升上大學後,因距離與課業鮮少回家。偶爾回家時,看見奶奶依舊有著緊蹙的雙眉、棉花糖般的捲毛,和濃濃的迷迭香味。
不過有些事情確實在改變著,晚餐的菜色越來越單一,以往的奶奶特餐已鮮少看到,打破的杯子越來越多,奶奶走路的時間越來越少,家裡開始討論著,是否要裝上樓梯升降椅,方便奶奶上下。
除此之外,奶奶依舊與街坊鄰居聊天,依舊買菜,依舊在門前與她的迷迭香們共度美好時間。
「你喜歡現在的科系嗎?」有次即將搭車前,奶奶如此問我。
「喜歡阿」我理所當然地回答著。聽到回答後,奶奶的臉色安心了不少,彷彿在確認著些甚麼。當時的我也沒多想,只想著得要快點回學校做報告才行,再過幾周就是連假,很快就可以回來了。
然而,一切不如同我的預想。
直到現在,那天的景象依舊清晰地在我腦中重播著。
那是普通的一天,如往常,與同學體育課下課後去吃早餐,談論著不重要的小事。然而吃到一半,手機突然響起,似乎在急著敲碎些甚麼,打破了原有與同學的笑聲。
「搭最快的一班車回來!奶奶....奶奶住院了...」
是腦出血。早晨爸爸發現奶奶的狀況不對,躺在床上抽蓄著。緊急送往醫院才得知,腦內血管幾乎爆裂了,簡而言之就是...,在那個當下便被宣布了腦死。
「妳還是這麼急性子欸」我默默地對著病床上的奶奶說著,她仍舊是我的奶奶,不一樣的是,緊蹙的雙眉如今舒展開來,棉花糖捲毛變成了一層一層密不透風的繃帶。在過兩周就是連假可以回家見到面的,而她總是如此著急,連人生的最後一刻也不願意等我。
我努力地去尋找,與奶奶最後的談話、最後一刻的畫面,我知道,有一天會需要說再見,但沒想到,是這天。
最後想起了,那天奶奶的詢問,似乎是在確認著世界上最讓她掛心的最小的孫子是否過得幸福,如果幸福了,那,在人間的任務已盡,可以結束任務了。
奶奶走後,剛開始覺得她只是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玩,如同過去她去過許多地方旅遊,只是這次要很久很久以後才看的見她。
直到我看見那些迷迭香。我想著既然可能會再見面,那麼總要替奶奶好好照顧這群迷迭香,但不知道為甚麼,這些迷迭香似乎知道澆花的並非原來的主人,因此他們緩緩地用著鮮嫩的葉子悼念著主人。曾經一雙雙綠嫩的小手,正一個個垂落,隨著主人走向平靜。
「也太難了吧」看著這一個個染上褐色的迷迭香,我默默地吐出這句話,如此急性子的妳,到底如何耐下性子照顧這些迷迭香呢?
這些褐色的葉子,隨著我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土中。
那些褐色的迷迭香,即使不再有著鮮嫩的綠色小手,但他們仍飄散出令人平靜的味道,撫摸著我的臉龐,彷彿是奶奶在對我說:好啦,沒事了,我現在很快樂。一滴一滴將我的眼淚擦去。
三年過去了,如今,我大學畢業了。
那些過去與奶奶有關的趣事也漸漸如落葉般靜靜地降落在心湖上,安穩地飄盪,偶爾風吹過掀起微微漣漪,飄著飄著,眼淚隨著波瀾回歸平靜。
她走的急促,但或許世上的一切總是有它剛剛好的時間點。無法控制這些的我,偶爾會任由悲傷沖蝕著我,偶爾告訴自己奶奶付上了人生的最後半場給了我,那我也要把自己的此時刻活的有意義。
對了,忘了說,那些迷迭香,還是隨著時間、隨著風、隨著親愛的奶奶,走了。不管怎麼做還是無法像奶奶做得這麼好,那段時間還是沒辦法直視著迷迭香,好好地種植他們,直到最近才開始好好地研究種植的技巧,希望讓這陽台的平靜香氣能傳遞下去。
我的奶奶,是個做菜很鹹、急性子、母獅子般火爆的奶奶,也是個重情重義、為家人付上一切奶奶,也是能種出擁有平靜香氣的迷迭香專家。
或許再見到她,我說不出口感謝和想念。
但我會對她說:下次教我種種迷迭香吧!
也許在天堂那端,她不再是種一個陽台,而是一片的迷迭香園。
(以上故事獻給親愛的奶奶)
看著植物寶寶們健康的長大,也會有因為不當照顧而逐漸凋謝的植物們。
有時會覺得種植物,就像種人生一樣,總是有個地方出問題了,需要好好的找出來,使下次的種植可以綠意盎然。
即使失敗了,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要確保這次是否盡全力了。
不過迷迭香的好處(?)是,即使枯萎了,仍然散發香味;即使走了,也竭盡全力為他人帶來平靜。
對不起阿,迷迭兄,再給我一次養活你的機會QQ
迷迭香:
  • 喜歡溫暖乾爽,不喜歡高溫,待土壤快乾時,在持續澆水
  • 製作精油時,有許多神奇功效;熱水沖泡時,可令人神清氣爽、減緩頭痛
  • 手輕輕沾上葉子,就能擁有他的好香氣
  • 一般常見的香草盆栽植物
Vianne微安
Vianne微安
每當覺得這世界令我窒息時,我會躲到被窩中。 在那裏有平靜的世界,可以與自己面對面。 希望這裡的文字,能成為你的被窩。 一些故事、一些植物、一些生活。 期待在這裡與你交流 : ) 信箱:[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