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紙上台灣】為台文系選詩:壁頂開出一蕊花(台語版)

2021/08/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作者:顏詩庭、王禹雯(本篇以白話字POJ書寫)
Tâi-bûn-hē sī siáⁿ-mi̍h?
台文系是啥物?
對台文系ê學生來講,這款問題一定是無生份——毋管是因為別人ê好奇,抑是對家己所在ê系感覺tio̍h疑惑(gî-he̍k)、摸無路;隨學習ê時間增加,你可能已經ùi過去ê經驗內底揣著家己ê答案,mā有可能猶tī探索。這期ê「紙上台灣」,欲用「揀詩」ê方式,試圖提出對台文系ê幾種註解。
(以下引用lóng有得到作者ê授權)
〈牆〉 陳黎
它聽見我們哭泣
它聽見我們低語
它聽見我們撕破壁紙
焦急地尋覓離去的親人的聲音
巨大的呼吸,鼾聲,咳嗽
而我們從來不曾聽見 
牆壁有耳
牆壁是沉默的記錄者 
我們給它鐵釘
紀念那些缺席的帽子,鑰匙,大衣
我們給它縫隙
容納那些曲折的愛情,流言,家醜 
掛在它上面的是鐘
掛在它上面的是鏡
掛在它上面的是失去的日子的陰影
凹陷的夢的唇印 
我們給它厚度
我們給它重量
我們給它寂靜 
牆壁有耳
依靠著我們的脆弱巨大地存在
咱來討論「台文系是啥物」進前,凡勢會當ùi koh較根頭[1]ê所在去想:「文學ê意義是啥物?」這个重要koh複雜ê問題,是所有關心文學ê人tī讀kah書寫ê時,lóng直直leh探詢--ê。阮認為,tī詩人陳黎ê〈牆〉當中,「壁」ê意象會當理解做文學功能ê一種隱喻——文學kah壁攏是見證ê人,記錄生活kah時間ê水流;因此〈牆〉這首詩凡勢會使當做文學之意義ê一塊鏡。
詩人陳黎tī伊ê詩捌寫過:「牆壁有耳/牆壁是沉默的記錄者」,文學mā有一雙會當聽ê 耳空,將作者ê所見所想記錄落來,會當予已經消失去 ê人 kah代誌有一個繼續存在 ê機會,mā會當將心內尚深ê向望表達出來。人tī壁頂懸記錄生活, tī文字之間記錄人生。文學是時鐘,是時間流過ê證明,文學是鏡,照出人所想, mā幫助寫作者koh較了解家己。
文學kah壁攏是見證者 : 壁參與tio̍h生活中每一ê時陣,文學將人ê心情留落來,記錄社會變化ê模樣,貯囥(té-khǹg)[2]已經遠去ê記持kah猶未發生ê代誌,用遮ê材料創造出新ê意義。文學kah壁lóng是人所起(khí)--ê,壁為人閘(cha̍h)[3]風閘雨,文學tī人需要ê時陣變做會當安心歇睏ê倚靠,支持無數(bû-sò͘)不安ê心。
〈失語症〉之一 呂美親
若是會使
我想欲講出秋天ê白膠香。
會漸漸轉紅
(摻寡甜蜜,凝淡薄生冷
親像愛情ê色彼款)
若是會使
我想欲講出冬節ê月光
無咱所想ê遐爾稀微
(掛佇天邊恬恬等待
春天ê跤步若來
伊歡喜,是頭一个知)
不而過,我suah攏講袂出來
喙底空空,嚨喉無法度振動
失去喙舌ê彼个下哺
我四界向人問路
用倒手比出熱情圓箍
用正手畫出一幅故鄉ê圖
只是,閣有厝瓦猶未補
閣有壁紙猶未糊......
天色反烏,這个國度
講,繼續唱寂寞ê戀歌
橫直,春天若來亦是無聲。
20040909,媽媽ê生日。我suah漸漸袂記母親ê語言。
文學記錄人ê感受kah思想,若án-ne來講,台灣人欲用啥物語言才會當kā心內話講予好勢?到今仔日,本土語言當leh用咱無法度把握ê速度流失,每一分每一秒lóng有語詞消逝去;詩人呂美親tiō透過〈失語症〉這首詩記述台語生存kah發展ê困難,伊用倚險(óa-hiám)[4]ê語言來書寫倚險,kā毋甘kah悲傷ê感受傳達了特別深刻(chhim-khek)。
詩文內底講tio̍h「失去嘴舌ê彼个下哺」,無的確已經變做誠濟少年ê台灣人毋捌想過ê光景,因為in一出世,母語tiō已經sī強勢語言:in毋是失語,是毋捌擁有(ióng-iú) 過。好家在,這首詩咱這馬koh有法度聽有、有法度讀出來。若欲予本土語言ê聲mài koh繼續衰弱落去,咱m̄-nā是ài大聲來喝喊(hoah-hiám)[5]、來唱歌,更加ài繼續使用本土語言進行新ê創作,予活水流入來,開發伊無限ê創造空間。
〈大人的哲學〉 簡妤安
  所謂大人的哲學就是一群守舊派
  的失敗主義結果論
讀書是好的但
讀那麼多書可以幹嘛
鄰居小孩是留洋博士那是好的
自己家倒不必了,說來說去
還是考一個公務員最好
當兵是不合理的
但不當的都是太好命不耐操
年輕人有夢也好、憤怒也好
反正22K是恰如其分的
兩黨都是爛的
但第三勢力是被其中一邊操弄的
為國為民是好的但
政治是骯髒的
孫文革命十一次是偉大的
現在上街一次都嫌失禮了
進步是好的
改變不是
正義是好的
疾呼與奔走不是
爸媽是愛你的
但愛不總是對的
除了回應tio̍h家己ê所見、所想,書寫敢koh會當反映社會而且改變社會?簡妤安tī〈大人的哲學〉當中,用輕鬆ê話頭[6]描寫社會眼光ê巧怪[7](khá-koài):Tī這个看起來敢若是民主ê氣氛內底,抗爭猶原予人看做麻煩、政治猶原予人當做驚人(kiaⁿ-lâng)ê魔神仔。In會ài你恬恬、ài你毋通歹聲嗽,詩人tu̍h破這寡人所謂ê「大人ê愛」——這猶原是控制,是一種保守派哲學,自頭到尾lóng是政治。
雖然環境總是會án-ne,毋過成做會當思考ê獨立個體,咱mā是ài拍拚,就算失敗、猶原是ài繼續走傱(cháu-chông)。做一个台文系學生,咱應該要求家己會曉去聽、會曉去理解,袂受著任何人ê操作kah使弄,並且相信家己獨立ê判斷、為伊負責;咱袂凊彩(chhìn-chhái)講啥物是著、啥物是毋著,咱mā知影一切ê認知包括咱家己,並無所謂ê絕對。書寫kah思想是一種能力,拄著壓迫和困難ê時,會當kā in當做抵抗ê工具、幫贊[8]開展主體生存ê路。
〈危崖有花〉吳音寧 
你說愛
像危崖一朵花
要去
要去
有點害怕
也要攀過去
讀這首吳音寧ê〈危崖有花〉,短短(té-té)六句ê詩是án-chóaⁿ會予人感覺遮爾感心?詩人kā追求理想所拄著ê躊躇(tiû-tû) kah驚惶比做是peh[9]上山崁[10],這个譬喻chiâⁿ好明白、chiâⁿ好理解;伊直直喝出「要去」,若像leh咒誓(chiù-chōa)、mā親像召喚,kā讀者ê注意匯集到一个所在——愛。伊ê含義是開放--ê,會當kā各人ê所愛寫入去。因為愛,tio̍h算星光暗淡、路途坎坷(khám-khia̍t),追求ê跤步mā袂歇停;仝款是因為愛,準做[11]拄著失敗抑是創傷,mā ài向前行。
阮選這首詩當做詩選ê收束kah總結,毋若是期待家己將來會當為著這本刊物kah規个台灣文學、甚至是這片晟養(chhiâⁿ-ióng)咱大漢ê土地,保有追求理想ê熱情,這首詩mā是欲送予台文系——台灣文學行過一粒koh一粒ê山頭,做為社會ê頭陣[12],參與而且創造無數ê時代風景,過去如此、未來mā是。

註解

[1]根頭(kin-thâu):源頭
[2]貯囥(té-khǹg):置放
[3]閘(cha̍h):遮擋
[4]倚險(óa-hiám):瀕危
[5]喝喊(hoah-hiàm):呼喊
[6]話頭(ōe-thâu):話語、在此延伸作為「語氣」使用
[7]巧怪(khá-koài):蹊蹺、怪異
[8]幫贊(pang-chān):幫助、幫忙
[9]【足百】(peh):爬(山)
[10]山崁(soaⁿ-khàm):山崖
[11]準做(chún-chò):假使
[12]頭陣(thâu-tīn):先鋒、前鋒

《開講》由一群成大台文系學生創立,是一份語言多元、議題開放且無懼立場的刊物。 「阮想欲做一塊廟埕,予大家來開講。」 我們期許在《開講》的書寫與閱讀中,每一位參與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能,就自己開創:動筆、khui-tshuì,作伙來開講。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