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論紛紛】Chill or Kill? 雙語國家政策大哉問!(中文版)

2022/07/0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作者:郭柏賢、王浚耀

2030,英語萬歲?

2018年行政院通過「雙語國家政策發展藍圖」,並每年投注大量經費,預計於2030年將台灣打造成為「雙語國家」,企圖「厚植國人英語素養」、「提升國際競爭力」。而這並非是什麼新聞,不論是從報章媒體、校園資訊、社群網絡等等的方式,我們都能得知此政策的內容、規劃。
從去年9月由國發會、教育部等公部門所頒布的「2030 雙語國家政策整體推動方案」裡可見,自中、高等教育至公務人員考選,在教育方面,也有了對「2030雙語國家」的因應與計畫。推動方案也提及,透過教育部門及公部門的英文培育,既培養國際人才,也以此讓國際企業與台灣接軌。
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英語成為雙語就是得到國際競爭力的通行證了嗎?台灣真的如此迫切需要雙語政策嗎?

English is coming to town:他們想帶什麼進來?

「厚植國人英語素養」、「提升國際競爭力」等的口號內涵,都已是老生常談,而主張支持「2030 雙語國家政策」的人,也以此作為支持的理由。那「以英語為第二語言」以「提升競爭力」究竟想帶給我們什麼?
支持雙語政策的支持者可能會認為,「以英語作為通用語言」(ELF, 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透過專業英文的學習,以及使用英文學習,能夠增進跨文化溝通的能力,並且以此提升國際競爭力。其中,「以英語作為通用語言」(ELF)指的是,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語言使用者以「英語」作為相互的共通語言進行溝通,因此ELF更注重英語的溝通功能。而若是以語言教育的面向來看,學者認為,雙語教育是透過中文以及英文相輔相成,互相結合進行跨學科知識的教授,使英文成為跨文化溝通的工具。(鄒文莉,2020)以此我們可以「以英語作為通用語言」企圖達成的目標,其中的理論基礎也是合理的。
然而,在此需要注意的是,雙語教育其實有很多不同模式,「雙語」的偏重模式也有所不同。這當中更應思考的問題是:兩個語言之間的關聯為何?這樣的「雙語政策」是否存在偏廢?

小等一下!真的都是好東西嗎?

對此,我們可以提出幾項疑問。首先,現行規劃的「雙語政策」雖並未將英語明定為官方語言,但這裡的「雙語」定義其實相當曖昧不清:獨尊兩種語言的「雙語」(Bilingualism)和包容多語言的「複語」(Plurilingualism)[1]並不相同。一個雙語政策若未能善盡釐清職責,將淪為一個雙語各自表述的政策。
另一方面,面對強勢的英語文,本土語言(如台語、客語、各族原住民語等)是否能夠應對原先就已情況嚴峻的語言流失?即使英語並未被冠上官方語言的頭銜,但因為大眾對於英語的崇拜及焦慮,再加上政府的大力支持,本土語言的地位可能將被放置到愈加邊緣。甚至更可能會變成華語、英語共同成為「高語言」(High language);其他台灣本土語言淪為「低語言」(Low language)[2]的情況。
我們認為,「營造英語友善環境」比將台灣定位成「雙語國家」來的重要。在此並非完全排斥英語文,而是在台灣,本土語言文化的重建也是一大重要議題。與此同時,大家可能會問:其他以英語作為雙語的國家不是值得借鏡嗎?但,他國的例子,真的那麼美好嗎?

怎麼不去看……的例子?

相信大家都知道以前「亞洲四小龍」這個美稱,也因為這樣,有人認為可以去複製香港、新加坡的模式,把英文指定為官方語言之一,才能提升競爭力。其實,這些以英文為主的地方,背後和他們的歷史有很大關係。
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這些位於亞洲、盛行英語的地區,都有著英國殖民統治的經歷。在那個以殖民母國為尊的時代,英語、英文遍及教育系統和行政體系,經過長時間的磨合,早已嵌入民眾的日常生活當中。各類基礎建設,諸如道路號誌、政府場所等,一定有英文標示,可說人們是高度沉浸在英文環境當中。
不僅如此,新加坡、香港的語言策略也導致了他們的文化傳承危機。1960年代,新加坡獨立建國,香港經歷六七暴動,兩者都恰巧選擇了統一使用語言這個手段,方便管理華人族群。新加坡將其他漢語定調為需摒棄的方言,獨尊華語和英語;香港則從1950、60年代起陸續將學校教育單一化為粵語、英語授課,公營的香港電台也取消了其他本土漢語廣播節目。兩者長期實行「雙語」政策,但真的一切美好嗎?新加坡的年輕世代由於全面受英語文影響,不但變得幾乎不懂父母輩的母語,連華語也難以達到基本溝通程度;香港的客家話、圍頭話、潮州話等語言快速式微,在地文化這個大拼圖缺了好幾塊。如今香港在高速都市化發展之下,傳統的客家村莊也愈發減少,這些都是其他語言再怎麼蓬勃發展也無法彌補的。

拌出我們的多語社會

不可否認,英語在現在的世界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具備英語友善環境確實能夠讓我們變得更具競爭資本。但是,英語友善並不代表我們必須完全遷就英語文發展,而是應該要在確保自己的文化能夠穩固傳承之下,再推廣外語接軌發展。英語國家,聽起來是很美好的東西,但它所反映出的文化帝國主義也使我們必須警惕。
我們認為,當我們的在地文化被外來強勢文化影響甚至壓抑,我們將顯得單調、難以展現出自身的獨特性。台灣語文學會於2月底發起連署,要求政府暫緩既有的雙語國家方針,而政府也承諾將再作審視,暫時釋除了我們的一些疑慮。希望台灣的未來將能持續朝著本土語文復振、接軌外語為輔的方向前進,讓我們的社會成就更具意義的多語環境。

註解

[1]雙語(Bilingualism)、複語(Plurilingualism):雙語指的是除了本國母語之外,亦能使用另一個語言;複語則是指「複數的語言」,是指使用兩種以上的語言。
[2]高語言(High language)、低語言(low language):在多族群國家中,高語言常被認為比較高雅、較有邏輯、正式等;低階語言被認為較粗俗,非正式、難登大雅之堂。這樣的雙言現象,不僅只會發生在兩個語言之間,在兩個語言變體之間也會發生。

參考資料

  • 鄒文莉(2020)。臺灣雙語教育師資培訓。師友雙月刊,622,30-4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開講》由一群成大台文系學生創立,是一份語言多元、議題開放且無懼立場的刊物。 「阮想欲做一塊廟埕,予大家來開講。」 我們期許在《開講》的書寫與閱讀中,每一位參與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能,就自己開創:動筆、khui-tshuì,作伙來開講。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