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大作戰 (二):第二波疫情大爆發

2020/12/14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十月中的瑞士,劇情急轉直下,感染率不是超英趕美,而是完勝美英法西。此時的蘇黎世如何回應疫情挑戰?
蘇黎世市政府在人潮洶湧之處放上告示牌,「拜託」大家「每一個人」都要戴上口罩。十一月底的週六早上攝於中央車站旁百貨商場林立的Löwenplatz。圖中人煙的確稀少,不過…
大家晚上都出動啦!這是中央車站的站前大街Bahnhofstrasse十二月初週末夜晚的景象,整條街上美麗的聖誕燈飾真的很吸引人!不過前後望一望:唉呀好多人!從此之後,我就不敢再輕易靠近這裡了…

疫情狂飆

上一集我提到了瑞士的入境檢疫政策。他們設定了所謂「高風險區域」的標準(14天累計確診數達到每十萬人60例以上的國家),從這些區域入境瑞士都要強制檢疫。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就在9月15日,瑞士超越瑞士,自家人的確診數超過了這門檻!依照這標準,咱們每天出門回家都要自己關十天呀 😆。說巧不巧,這天還是我第一天到校上課。
十月初,瑞士單日病例數破千。雖然死亡率仍然維持在1%左右的低點徘徊,但是一旦病例數爆增,死亡人數不但會衝高,醫療資源是否能夠繼續維持正常運作,更是必須打上大大的問號。然而,整個蘇黎世看上去,就跟台北沒什麼兩樣。
在這光輝的十月,瑞士疫情從線性暴增為指數成長,單日病例數在10月16日突破3000例。這不僅僅老早就超越第一波疫情時的數字,也千萬別忘記瑞士只是一個857萬人口的國家。以受到大家較多關注的法國為例,10月16日的確診數是25345,但是當我們意識到法國人口有6699萬之時,其實就推敲的出來瑞士和法國的感染率已經旗鼓相當。當媒體大篇幅報導英法西義德等大國的疫情時,事實上瑞士、比利時、荷蘭、捷克等國的疫情都已經嚴重失控。瑞士聯邦政府於10月19日宣布升級防疫措施
1. 室內公共空間、大眾運輸的月台及站體全數強制佩戴口罩。
之前只有規定大眾運輸工具上才須要配戴口罩,現在擴及所有室內公共空間。
2. 盡量避免私人聚會,如舉行也請遵守防疫社交規範。16人以上聚會,參加者只能坐著飲食,離開座位務必戴上口罩。
第一句話根本不是規定,是已經講到爛掉的宣導。第二句話讓我愣超久:坐著?在此之前從沒聽過如此神奇的政策,後來發現坐著飲食被廣傳為一件重要的事情…例如同學聚會時,強調有遵守防疫規則的一個理由是有「坐著飲食」。這原意應該是為了防止大家將病毒傳播給不特定人士,也就是在防止俗稱的超級傳播者。可是大家還是常常跟一大群不特定人士坐著聚會呀 😂。
3. 禁止公共空間15人以上的臨時聚會。
4. 餐廳、酒吧的室內和室外座位區只能坐著飲食。
同上,避免傳播鏈擴及陌生人。
5. 建議遠距上班。
柔性勸導總是遠多於強制規範。
這種防疫政策,恐怕是有做跟沒做一樣。
10月25日星期日晚餐時間,某瑞士餐廳的熱鬧景象。隊伍中戴口罩的人未達三分之二,人潮熙來攘往。
新措施才開始兩週,病例數不斷刷新紀錄,甚至趕在十月底以前達成日感染率千分之一的里程碑,荒謬至極。鄰國各個拉警報,宣布程度不一的封鎖措施,瑞士卻特立獨行地在10月28日宣布新的防疫措施,例如:
1. 私人聚會限十人以下。
2. 禁止50人以上公開活動,國會、示威活動及公投連署例外。
所有規定最有趣的總是那些例外。想知道瑞士國會有多優秀?那一定要看這支12月1日國會的慶生影片,跟著他們一起歡唱 😮,順便數數看有幾個人沒戴口罩。
3. 餐廳及酒吧仍開放內用,但僅限四人共桌。23:00至06:00不得營業。
4. 高等教育機構禁止實體授課。
天啊,這樣也可以防疫嗎?看看鄰國,到底為什麼瑞士決定採取看似不合時宜的措施?瑞士政府立意良善,期待每個公民做好本分,否則無止盡的封城解封根本無法解決問題。說的真好,問題是這個期待是不是會成真,或者當醫療資源先崩潰,或者其實說了這麼多,瑞士政府只是怕經濟垮了?
最有趣的莫過於當天宣布的另一個政策,那就是修正早在9月15日就被自己超越的高風險區域標準。他們表示,由於瑞士的感染率早已遠遠超過當初設定的標準(14天內每十萬人超過60例),因此政府沒有理由要求從別國入境的旅客進行居家檢疫。從今日起,標準改為14天內,該國每十萬人感染數比瑞士每十萬人感染數多60例以上,才會列在高風險區域名單中。
小等一下(修但幾勒)…我該說瑞士政府很有禮貌,還是他們棄守邊境?雖然這政策在歐洲邊境開放政策的背景下檢視,並不奇怪,但是看起來總是有些感傷,尤其當我拿起計算機,算了一下當下的感染率,發現「一天內」的感染率還高於每十萬人60例的時候…
瑞士自3月1日至12月11日的每日確診數(資料來源)。第一波看起來就像是小土丘一樣不足為奇。順帶一提,由於瑞士政府在9月17日後僅在週間公布確診數,星期一的數字將包含六日一三天的檢測結果,因此才有圖中每七天出現一次的異常高峰。
11月4日,瑞士一日病例數突破一萬大關。這個數據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想像這個國家,你每遇到857個人,其中有一個會是11月4日的確診者。別忘了,剩下的856個人裡面,還會有一個是11月5日的確診者,以此類推。一點都不唬爛,請自行想像今年瑞士的冬天會多難熬。12月之後的疫情數字似乎收斂在5000上下,不再下降,堪憂啊!
這時你可能會問,那死亡率呢?醫療沒有崩潰前,一切安好。但是看看政府的每週疫情報告(以12月9日的週報為例,連結檔案會每週更新),不僅高齡確診者比例穩定成長,住院人數也不斷增加。這樣的趨勢並不指向任何樂觀的結果。最後一道防線 — — 醫療資源,一定要守住。
瑞士與列支敦斯登每週新增病例的年齡分布。雖然高齡確診者佔總確診數比例還沒達到第一波時的慘況,但若是比較高齡者確診數,狀況其實挺糟糕的。(資料來源,2020/12/09)
瑞士與列支敦斯登加護病房現況。實線表示加護病房佔床率,對應到右邊的百分比。柱狀圖則對應到左邊的床位數,淺藍表示空床數、藍色表示非新冠肺炎患者佔床數、深藍色表示新冠肺炎患者佔床數。在尚未增加加護病房床位之前,部分醫院開始透過暫緩非必要手術,藉此騰出空間給新冠肺炎患者。(資料來源,2020/12/09)

醫護人員的吶喊

10月27日,負責協調醫療資源的官方代表在記者會上表示,若政策保持不變,15天內瑞士的加護病房就會滿載。第一波疫情中,瑞士的醫療資源並沒有像鄰國義大利一樣崩潰,導致各地慘重的死亡案例。當初,瑞士甚至協助治療法國的病患。如今醫療資源吃緊告急,對於醫護人員來說更是壓力倍增。原本工作環境就不甚理想的護理師,在歷經長時間的身心折磨,決定站上街頭抗議,要求加薪、疫情期間特殊加給、提升勞動權及勞動參與等。沒想到百名反口罩民眾竟然刻意選在此時上街,施放鞭炮擾亂遊行。雖然反口罩遊行在鄰國的規模都動輒萬人,瑞士此前頂多千人的規模,但是看到這樣的新聞仍然令人憤怒。之後的文章(完成後會貼上連結),我會問問幾個瑞士人如何看待這件事,也會詢問他們,基於他們對於自己國家主觀的認識,瑞士國民覺得應該如何解決醫護人員在疫情中的困境。
蘇黎世主要醫院之一Triemli Spital。蘇黎世市的主要醫院包括蘇黎世大學附屬醫院(Universität Spital Zürich)及兩間市立醫院Triemli和Waid。題外話:大學醫院和大學主校區一樣在山丘上、照片中的Triemli在小山坡上、Waid在靠近Käferberg的山上XD。
雖然日內瓦州開全瑞士第一槍,在11月1日宣布部分封鎖至少一個月,但是為時已晚。很快的,11月6日,法語區的洛桑、日內瓦大學醫院病床數量告急,為保險起見必須開始將病患轉移至狀況稍好的德語區。但是,隨之而來的是雙方的爭執,而聯邦制的瑞士接下來只會出現越來越多挑戰。
12月的今日情況則大幅逆轉:法語區經歷封鎖疫情稍緩,德語區情況轉趨嚴峻。雖然上述十月底所謂加護病床15天內滿載的情況並沒有出現,但是近期卻不太樂觀,例如蘇黎世大學附屬醫院(USZ)於12月13日表示,全院加護病房只剩三張空床。全瑞士五家大學附屬醫院於同日發表公開信,要求聯邦衛生部加強防疫措施,強調醫療體系已經用盡全力推遲非必要手術,藉此騰出空間給新冠肺炎患者。再無積極防疫措施的瑞士,不僅僅是對其他患者不公平、不道德的問題,更危及的是聖誕假期後可預見的醫療崩潰就將來臨。

無罩乘客,大談口罩無用論

急遽飆升的疫情中,我還是在十一月初的電車上看到了瞠目結舌的畫面:一名乘客C與友人D面對面坐,相談甚歡,突然C脫下口罩,指著自己的嘴巴,以不怎麼流暢的英語說著「口罩?為什麼?…」。接著C就滔滔不絕地評論疫情和口罩政策,但因為他堅持不戴口罩,所以我不敢靠近仔細聽。
電車沒過幾分鐘到了下一站,看起來年過六十的乘客E上車,沒戴口罩。我注意到他上車後詫異的臉,接著循著他的視線看到了C。E找了個C附近的座位坐下。他瞥了一眼C,右手在口袋裡摸找著口罩。他在想什麼?
終於抽出口罩的E,手裡拿著口罩,猶豫不決。他環顧四周,再看看C。原來啊,他也不想戴口罩…他可能心裡很佩服C吧。他最終還是決定把口罩戴起來,但是沒忘記要讓自己的鼻子呼吸新鮮空氣,把口罩拉到鼻子以下。事情還沒結束,C在E旁繼續高談闊論,E不斷轉頭看著C,左手不安分的游移到耳帶上,把耳帶抓著,又打消念頭。他可能想還是算了,雙手伸進口罩裡抹抹嘴巴,乖乖地坐好,直到下車。真是滑稽。
每個國家都有離群值,所以這倒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最令我驚訝地,就是整車沒有人出面糾正C!在台灣,誰敢在大眾運輸上脫下口罩高談闊論,誰就等著被全車的眼神伺候。可是在瑞士,大部分的人都會守自己的本分,卻不會以出聲、使眼神,或移動自己的座位,對少數違反規則的人表示抗議。這點尚待觀察,但是有趣的是不只口罩這檔事,這似乎是普遍現象。未來有機會再寫一篇關於「不干涉原則」完整的文章。

自我責任與聖誕假期

十一月中蘇黎世肉舖前的排隊隊伍。由於限制店內人數,人們在街上排隊等待。部分的人已經戴上口罩,還沒戴上的,我非常不專業地用小畫家幫他戴上,順便保護當事人隱私。縱使地上沒有畫上間距兩公尺的排隊線,他們還是與陌生人隔開了彼此的距離。
歷經一日萬人確診的高峰之後,瑞士的確診數稍稍下降,但仍未脫離險境。瑞士政府最近極力呼籲民眾負起每個人防疫的自我責任。平心而論,近期街頭上人們整體上更加注重防疫措施,也相信大多數的瑞士人都願意配合政府的規範。但是,相當於台灣過年、家庭團圓的聖誕節假期即將到來,瑞士是否能成功度過這個挑戰呢?我聽說一些人最近開始自主隔離,以防自己將病毒帶到聖誕節的家庭聚會上。姑且不論多少人這麼做,在超大病毒窟之中,我必須很悲觀地說,不只是瑞士,西方國家恐將面臨一年來最大挑戰… 😢
12月11日,聯邦政府再公布新政策,然而有些政策實行起來真是不忍卒睹,例如限制一般商店週日及每天晚上七點後不得營業,結果當然就是週六傍晚超市的群聚活動…有趣的是,餐廳酒吧週日反而還可以繼續營業。

Youtube廣告

看完了蘇黎世街頭的第一手觀察後,最後向大家介紹疫情期間瑞士的Youtube廣告。來到瑞士後,Youtube上再也看不到eToro教我投資理財,取而代之的是當地的超市、痠痛貼布、休旅車、旅遊廣告,一切都看似正常。直到十月的某天,我看到這個:
Kreuzfahrt!? 十一月的現在不是疫情大爆發嗎…
我二話不說,把游標從「略過廣告」的按鈕上移開。是郵輪!是郵輪!是郵輪!全球數一數二大的地中海航運旗下郵輪公司在廣告自己的郵輪防疫!我去了他們官網,仔細的把他們的完整版影片看完,不可否認很用心,例如每日量體溫、公共場所全面強制佩戴口罩、確診者隔離病房、呼吸器及擴編的醫療小組等等,也可以理解旅遊業受到疫情的巨大衝擊。雖然覺得這種時候搭郵輪還是很毋通(母湯),畢竟一旦有破口,船上準備再多隔離病房都是枉然,但是以歐洲現行的防疫政策來看,還真有種船上比地面還安全的錯覺…
總而言之,在疫情盛行當下的歐洲看到郵輪廣告,真有種時空錯置的荒謬感。

仍然滿腹疑惑?續集預告!

直擊校園防疫
校園內的防疫措施完善嗎?與台灣的校園差別在哪呢?
與瑞士人、學生們的實地訪談
瑞士人、歐洲人和來自各國的ETH學生,如何看待疫情和防疫政策呢?到底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集體防疫疲勞,還是防疫宣導不利,導致防疫觀念極度不足?聊天過程中意外發現:台灣防疫成果,其實無人知曉?
留學生觀點
在防疫責任與認識同學、體驗文化的初衷之間取捨,留學生該如何自處?大多數瑞士人守規矩,那到底問題出在哪?瑞士防疫政策又該何去何從?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探路客留言

元小科:以人口數這麼少的國家出現破萬人的確診數確實很恐怖,不過這樣也不會醫療崩壞很厲害👍
麻糬:那時候真的覺得快昏倒,但是久而久之就習慣了... 瑞士的醫療體系的確是很堅強,有一陣子還幫忙收治鄰國病患 但也曾幾度瀕臨崩潰邊緣,算是捏把冷汗QQ
元小科:羨慕!在收治新冠病人方面,東京實質上已經崩潰了,很多確診患者沒有醫院肯收,只能在家自己扛著⋯⋯😵‍💫
麻糬:哦不好慘...日本加油QQQ (真心覺得日本這十幾二十年命運多舛...什麼衰事都會找上日本唉
元小科:真的,自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30多年了,只有小反復,基本上是越來越慘⋯⋯
麻糬
麻糬
目前留學瑞士的台灣人一枚,歡迎大家用文字和我一起體驗留學生活、一起到處趴趴走、一起發現驚奇! 這裡一切都很隨興,很歡迎大家留言互動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