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活著 第46章 赤狄國外患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例如凡人口中所謂水上行走的神跡仙術,也是真氣及水遁術的一種應用。
而這些應用對於能夠飛遁的修真者而言其實並沒有多大的用途,只是某些煉氣者或低階的修真者用以向凡人斂財或是另有所圖罷了。
一般的修真者大多與文沐雨及陸皓雪等人此時相同,只是利用其便利性,在不飛遁的情況之下行走在一些不便行走之處。
三人在樹下飄浮著打坐空中,接著文沐雨從衣袋當中掏出了收納水晶,從中取出一個丹瓶,直接將丹瓶丟給陸皓雪,說道,「這是小燕丹,妳拿去給他用吧!」
這小燕丹雖說不是什麼靈丹妙藥,但對於外傷卻是有一定療效的,一聽到小燕丹,陸皓雪及呂山兩人均都雙眼一亮。
要知道小燕丹可不是什麼隨處可見的良藥,於是接下丹瓶之後,兩人都立即向文沐雨拱手稱謝。
接著陸皓雪旋即打開瓶蓋,瞬間有一股濃密的香氣撲面而來,心想,果然是有名的療傷良藥不假。
不過這裡頭就只有寥寥數顆丹藥而已,但也已經足夠了。
陸皓雪將丹瓶斜下一放,從瓶口處掉出了顆蒼色的小丸,接著用手將其一捏而碎,同時注入了些許的真氣。
此時的丹丸旋即化為了一股蒼煙飄出,而呂山則是二話不說,直接張嘴就將其吸入口中,接著緊閉雙眼,開始在體內煉化這小燕丹的藥力。
修真者所用的丹藥一般分為上中下三品,下品丹藥的服用方法與煉氣者及一般凡人所用的藥相同,都是直接從口中服下,讓丹藥在體內消融之後被身體所吸收。
中品及上品的丹藥已然可稱為靈丹了,文沐雨所給的小燕丹就是一種中品丹藥。
中品以上的靈丹,其服用方式必須以真氣注入丹藥當中,並將其捏碎助其化為煙狀,從口鼻將其吸入體內。
接著服用之人再以真氣煉化吸收,如此,其藥效能夠更快更好地發揮,更有甚者,某些上品靈丹的服用方式更加特殊,有些還必須使用專用的法器或靈器才能夠正常服用。
這些小燕丹是先前從高度玄身上所得,她自己留下了一些,剩下的就全都給了陸皓雪了。
文沐雨之所以要將小燕丹給呂山服用,最主要是想取得陸皓雪的好感,以利接下來她想要做的事情。
「真是感謝前輩的幫助,有了這小燕丹,雖說失去的手臂無法再接回,但傷勢已然好去大半,只要再靜養一個多月就能完全痊癒了。」陸皓雪感激地說道。
雖說這呂山是陸杰的護衛,但自從陸家出事以來,陸皓雨就是靠著這呂山的幫助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否則現在不知已然淪落到何種境地了。
如今可能早就被其仇家給殺了也說不定,於是對於呂山,陸皓雪的心中自是將其當作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文沐雨能給予呂山小燕丹此種靈藥,也是令其著實十分感激的。
文沐雨聞言,右手抓了抓後腦杓,淡然地說道,「沒什麼,那隻手臂是我斬斷的,既然我們之間的誤會都解開了,那幫忙一下也是應該的,只是別老是前輩前輩地叫著,都把我給叫老了。」
陸皓雪知道這些都不是文沐雨的真實目的,她並非真的只是單純地想幫忙呂山療傷,於是聽聞文沐雨此言,也只是靜靜地不語,等待其接下來要說的說。
「不過話又說回來,先前妳用的那個黃色玉符還真的有些意思,身上還有嗎?借我看一下可以吧!」文沐雨雙眼一閃地說道。
「原來是想要那黃色玉符啊!」陸皓雪心中想著,口中卻是說道,「沒問題,我身上還有幾枚。」
話畢,陸皓雪從衣袋當中取出收納水晶,在其中注入些許真氣之後,一陣白光閃過,一枚與方才破裂的一模一樣的黃色玉符出現在了陸皓雪手掌心上。
接著直接將其丟給了文沐雨,說道,「這玉符就送給前輩了,我還是稱妳為前輩吧!畢竟修真界還是以修為論輩份的,妳如今的修為比我還高,叫妳一聲前輩也不為過吧!」
文沐雨只是雙眼向上翻了翻,不置可否,同時將黃色玉符翻來覆去地看了個遍。
接著說道,「這玉符還真是有趣,使用上我是沒什麼問題,只要將真氣注入即可,但我比較想知道這玉符是如何製作的,妳有相關的典籍嗎?」
陸皓雪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此玉符並非我等家族之物,而是在我家族慘遭滅門之後的某日,回到家中想找找是否有什麼可供我為家人平反的證據之時,在家中某處偶然間所找到的。
其玉符的數量總共有五枚,當時像是被隨意置於屋內的一角,不過方才已被前輩毀去了一枚,而我先前又已用去一枚,目前就只剩下三枚了。
但我從來未曾聽聞過父親或家中其他之人說過我們陸家有此等玉符法器的存在,畢竟此玉符增幅防禦能力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我不可能不在家中之人口中聽聞過的。
我也曾懷疑過這些玉符是否是造成我家族滅門之人不經意間所遺留下來的。
但從玉符的製法來看,又不太像是赤狄國修真界的東西,反倒有些像是衛國的奇門遁甲或者是樊國陰陽道的法器。
但並非說其他國家的修真法門就沒有此等法器,但大量將符當作法器使用畢竟是這兩國修真法門的特色。
所以我才會如此懷疑,只是若真是如此,那我赤狄國所丟失的太歲崇山弓就是國內奸細聯合衛國或是樊國的勢力所為。
如此一來,這就不是單純國內政爭的問題,因為若只是國內政爭,那太歲崇山弓此種國寶遲早還是會再度回到國主的手中。
但若是被其他國家所奪,這可是牽扯到赤狄國的國力及與他國的國際關係,不可謂不重大。
此事不知是更加複雜了幾許,而且背後所涉及的勢力及利益,不知會造成多大的腥風血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50會員
479內容數
活著難道是一種奢求 新世界當中 一名年輕女孩因故被困數百年 而師父竟是當初差點殺了自己之人 脫困之後所面臨的竟是無盡的追殺 看女孩為求生存,如何在因緣際會之下 透過努力壯大自己的實力,逃脫命運無情的安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憶宇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我只是想找個,不那麼痛苦的工作》 每天鬧鐘一響,你腦海裡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 是不是今天又要上班好討厭?好想睡回去? 說到上班,追根究柢都跟錢有關,好似只要錢夠多,要你一整天泡在一缸屎裡頭也甘願,但其實大部分的工作不值得那麼委屈,談起上班,比賺錢更重要的往往是「這個工作適不適合你。
Thumbnail
2024-06-19
「我只是想和你跳支舞!」 文章描述了臺灣90年代出生的孩子成長時所面臨的親子教育觀念,以及青春期男女之間的相處情形。同時也提出了臺灣教育中缺乏人際互動和兩性關係教育的問題。
Thumbnail
2024-04-14
我不是渣,我只是想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家——《愛情轉移》最近和朋友茶餘飯後的話題,就是單身即地獄3的「海王」李官熙,對每個女生都有好感,但卻不知道自己最喜歡哪位女嘉賓,讓身邊的朋友都諷刺「沒關係就算哭了沒官熙」。我想《愛情轉移》中的主角湯姆斯深有所感,在情愛關係中的探索,卻總是被誤解成一種浪漫愛、花心、渣男的罵名。 湯姆斯和馬丁是一對已經結婚的同志伴侶
Thumbnail
2024-01-27
我只是想整理房間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懶惰吧,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卻遲遲沒有 動身,行事曆提醒著我打掃房間,木色的地板,只有仔細看才會發 現的髮絲,角落的灰塵,我窩在床上某角落,單人加大的床已被衣 服侵略 鬧鈴正在作響,我的身體還沒開啟,盯著地板上的頭髮、污漬,他 們沒有被放大,好像可以被
2024-01-15
《我只是想分手而已》好書推薦---交往不要交惡,別讓親密關係演變成親密殺人根據韓國警察廳的統計資料,每七.五分鐘就有一名女性受傷或死亡 「親密殺人」並不是因為被害人分不了手而發生的事,許多女性正被囚禁於高牆內 這是我自從 <<82年生的金智英>>之後,再度被震驚的韓國書籍。會看到這本書主要是因為看到報導者的這一篇書摘 報導連結 ,真心推薦大家去看看這一篇文
Thumbnail
“我只是想帮忙”:混乱之中,上海居民团结互助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26日发表题为《“我只是想帮忙”:混乱之中,上海居民团结互助》的报道,关注在上海战“疫”期间,民众如何互相帮助,暖心守“沪”。全文编译如下: 在消灭病毒的不懈努力中,中国主要依靠居委会等组织的大量基层党员来安排大规模检测,以及协调前往医院和隔离设施的交通等。
2022-06-02
我只是想複習一下被愛的感覺—讀楊瀅靜小說集《沙漏之家》作為詩人楊瀅靜的第一本小說集,《沙漏之家》可以說是一部在主題與架構上非常完整的作品,其中著力描寫的家庭關係也所新意。書中共收錄了十三篇短篇小說,在描寫的題材上都緊扣著家庭、情愛與道德觀等面向,其中以女性視角的書寫部分尤其精采。
Thumbnail
2022-02-18
我只是想傾訴一下不如講講心事吧。 毫無疑問,我是一個孤僻的人。 有時刻意讓自己表現得合群一點,不過是基於社交需要。就算我不需要任何朋友,卻還是要跟別人合作,總不成老是擺出一副厭世又惹人討厭的嘴臉,所以我盡可能保持微笑,有人跟我說話時定必有禮地回應。 繁星點點,我和我的影子,同樣渴望得到愛。
Thumbnail
2022-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