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二章 第1節
伽爾
伽爾

【歧點悖論ψ ver.collapse】第二章 第1節

2022-09-24|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記錄機體編號:ESP-TRP-3644
——記錄時間:4926.12.05.15.XX.XX.XX
——資料讀取中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們不能回到過去?』
『……該不會不知道祖父悖論吧。來,漆包線。』
『謝了。祖父悖論……?好像在資料上看過……』
『那可是經典的思想實驗啊。如果妳回到過去、把妳年輕時期的祖父殺了,妳祖父就生不出妳父親,妳父親也生不出妳,那麼到底是誰殺了妳的祖父?』
『就……就說有印象了……!而且……應該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這種矛盾的狀況吧……』
『不,雖然有些科學家曾嘗試過解決這個問題,但很遺憾,這個悖論終究是無解的。另外,不只是殺人,任何會影響過去的行為,都會造成時空的亂序。』
『好吧……。幫我拿一下銲錫。』
『拿去。結論就是,如果要進行時間旅行的話,只能前往未來。』
『……』
『怎麼了,沒必要這麼訝異吧。』
『……不,跟那個無關……只是覺得,有些不踏實吧,這種感覺。』
『不踏實?』
『嗯,對於我們要旅行到未來的事情。』
『是指這趟時間旅行本身嗎……不至於吧。雖然我也沒有時間旅行的經驗,但旅行到未來這種事,不就是我們每天,不,每分每秒都在做的事嗎。』
『……』
『一旦我們抵達『下一秒』,一切存在於『前一秒』的無數可能性都將塌縮為一,而這個道理不論是『一秒』還是『十年』,我想都是一樣的。我想所謂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就是在形容這種情況吧。』
『塌縮……?尖嘴鉗。』
『拿去。波函數坍縮。舉例來說,當有一隻一半的機率會死、一半的機率會活的貓被關在箱子裡時,若不把箱子打開來觀測,那麼貓就會同時處在死和活疊加在一起的狀態——』
『什麼嘛,原來是薛丁格的貓。』
『——一旦打開箱子,這種狀態就會瞬間消失,貓要不是死就是活,這個瞬間發生的過程就叫做波函數坍縮。』
『嗯……』
『意思就是,不論現在的事看起來是多麼不確定,當抵達未來的那個瞬間,一切都會變得明朗。所以說,我並不認為需要花心思去過分預想未來。』
『……聽起來……感覺就跟命運一樣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覺得很殘酷嗎。』
『殘酷?妳怎麼老是喜歡使用這種無法量化的形容詞……』
『難道那隻貓,就不能決定自己的生死嗎……只能等著箱子被打開、自己的生死被注定下來……』
『……又來了……真搞不懂你們的思考模式。……算了,這就是物種多樣性吧。』
『……嗯,壓縮器的核心搞定了。韌體就交給妳調整了。』
『……』
——資料讀取完畢
/
凌晨消逝,黎明悄悄到來。
薄紗一般的黯淡曙光,與原先照耀著大廳的白光交織在一起。圖書館的室內,比先前更加明亮了一些。
雖說變得明亮,空氣卻絲毫不受晨曦影響,依舊刺骨寒冷。
莉娜回到大廳後才從蘭口中得知,從牆上的洞口照射進來的那道白色強光,實際上是由一部停放在外頭的雪地車所發出的。那輛車正是蘭旅行時所使用的代步工具,此外,洞口也是使用了車上配備的雷射切割器切出來的。
——只不過,還真是克難。
一想到如今只能使用雪地車的車燈當作照亮室內的工具,莉娜不禁在心中感嘆。
但,對於一樓的臨時照明系統已全數故障的現況來說,她仍慶幸這盞車燈使她無須摸黑進行眼前的維修——
咔。
此時,莉娜完成電路板上最後一個腳位的銲接。她將顯微護目鏡摘下、挪到額頭上。一搓黑髮捲入鬆緊帶裡,頭皮傳來一陣片刻後就消失的刺痛。
她轉身確認涅希斯投射出的檢測用全像投影面板。
「200毫安培……完成。」
長嘆一口氣之後,莉娜將銲槍放下,大字型的往後一仰,砰的一聲躺在圓形空地的大理石地板上。她身旁的吸錫器、發電機和凌亂散布在各處的工具,跟著發出清脆的叮噹聲響。
她輕輕閉上雙眼。每每將機器維修或組裝完、從專注的精神中釋放出來,看見電路正常運作、成就感油然而生的這個時刻,總是使莉娜感到滿足。
「怎麼了,修好了?」
一顆雪白的頭探入了莉娜視野上方。
「嗯,沒有壞得很嚴重,有點可惜。」
黑髮少女吊著眼,看著蘭撐著鐵桿、上下顛倒的身影。
「真不愧是電工狂。一般人都會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怎麼會因為沒什麼要修理的地方而感到可惜呢。」
「我不是電工狂!」
莉娜覺得臉頰一熱,撐起身體,轉身向蘭抗議。
「那是什麼,模型狂?」
「……笨蛋……。」
莉娜輕輕嘟起嘴唇,無法再說些什麼。
正如蘭所說的,莉娜其實並不熟悉這些機器背後運作的原理,她只是單純按照館藏中存放的藍圖,逐步把所有的東西組裝在一塊而已。所以,比起說是製造機器,自己或許更像是在組裝模型。
「開玩笑的啦。說真的,妳能做到這樣也可說是天資聰穎了。話說回來,這種淺顯易懂、讓使用者簡單好上手的組裝步驟,起初大量被應用在二十一世紀初北歐傢俱業的產品上……」
「就說我還是懂一些原理了嘛!不是只會組裝……所以妳到底找到那些藍圖了沒?」
才相處不到半天,莉娜就總覺得蘭時常會不經意的說出令莉娜急躁的話。為了不讓蘭繼續嘮叨,莉娜硬是把話題扯了開來。
「喔,嗯,都找到了。」
被莉娜這麼一問,蘭遲疑了片刻,才伸手從角上撕下一片不起眼的、像貼紙一樣的長方形薄膜。
薄膜的大小接近拇指,顏色是半透明的淺灰。嵌在其中的微型電路,在光線的照耀下金光閃爍。
「館藏量真大……有點超乎預期了。換作是涅希斯來找的話應該會更快吧。」
「那當然,只不過剛才它正在幫我檢查機器的韌體。」
莉娜瞥了一眼身旁的涅希斯,以及接在它身上、與其他儀器相連的凌亂電線,接著回頭盯著蘭手中的灰色薄膜。
「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剛才看到妳把它貼在角上,就消失在書櫃區裡面了。」
「這個?『貼片』?嗯……算是一種日用品?它可以擴充我們的腦功能。」
蘭甩了甩手上被稱作是「貼片」的灰色薄膜。
「貼片也分成很多種,這種是人機介面貼片,可以把無線電信號轉換成大腦訊號……反過來把腦中的意念轉換成電子訊號也是可以的。簡單來說,有了它,我就可以直接與機器無線連結,例如用它來搜尋那些硬碟裡的藍圖。」
語畢,蘭就將它收回衣服裡面。
「……」
莉娜目瞪口呆的愣在原地。
「……那,我能用嗎?」
「……不……這要貼在『角』上面才能使用,畢竟意識的收發還是得靠它,否則訊號會變得微弱到幾乎不存在。」
蘭敲了敲頭上那支還健在的角。
「好、好吧……。」
「妳那邊怎麼樣?這些東西是什麼?」
蘭望向散布在地上的機器和工具。
「嗯……就是一些之前組裝的機器,都是剛剛翻出來的。大多是之前在外面蒐集物資時會用到的工具。各種探測器,水泥鑽、氣壓鏟、懸浮平台……這些是炊火和清潔的工具,還有……」
莉娜的視線掃過零零總總的器具,最後停在一個橫躺在地面、有著三角柱外型的機器上。
機器是由數十片稍有厚度的三角形金屬片堆疊而成,看上去就像是一條手臂般粗細的脊椎骨。霧面的外殼與它散發出的黯淡光澤,使機身顯得有幾分沉重。
「……這是之前替姐姐組裝,狩獵『狼鼠』用的武器。」
莉娜看著三角柱緩緩說道。
狼鼠——靠著同類互食、無性生殖的習性,在地球上還勉強維持一定數量的齧齒類動物。
就如蘭不久前所說的,在經過四個月的太陽風暴之後,這種動物可能和其他生物一樣,早已滅絕了也說不定,然而在這之前,狼鼠一直都是莉娜與姐姐重要的食物來源。
小時候跟著姐姐四處旅行、在這片死寂的大地上尋找適合作為居所的去處時,因為沒有其他事情可做的緣故,狩獵狼鼠就成了她們唯一的消遣活動;當然,這主要也是為瞭解決三餐的問題。
不過,與熱衷於狩獵的姐姐相比,莉娜對於捕捉這種中型野獸,可說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因此,數年後,再也無法忍受每天與狼鼠對峙的莉娜,變得時常獨自留在營地,準備生火的器材或自己玩雪,偶爾才會陪伴姐姐外出打獵,直到她們發現了第一座廢棄遺跡——
「真是特殊的武器……要怎麼使用?」
莉娜被蘭的聲音打斷思緒,這才回過神來。
她看見蘭拎起三角柱。脊椎骨造型的機器,像蛇一樣軟趴趴的下垂,發出金屬碰撞的叮噹聲。
「啊,嗯……其實這種武器不能直接被人類使用,必須透過涅希斯的控制才行。『浮游式等離子護盾』……我記得藍圖上是這樣命名的。雖然是護盾,邊緣卻很銳利,可以用來切東西,才會把它拿來當武器使用。」
莉娜伸出指頭,在其中一片三角形上按了一下,「咔噠」一聲將其取下。
「這,就是一個護盾單元。啟動的時候,會有光束從單元的側邊噴射出來。」
莉娜解釋。蘭也仔細看了看手上的機器,並注意到每個護盾單元的邊緣上,個別都有著約一公釐厚的縫隙。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光盾嘛。雖然說這種運用電漿產生物理抗性的方式明顯消耗能源,但果然你們智人——不,我們凡人也是,總是喜好這種依循傳統和經典的設計……嗯,我的意思是,這東西挺有趣的。」
似乎是察覺莉娜又逐漸瞇起了雙眼,蘭停下滔滔不絕的自白,動作僵硬的將等離子護盾放下。
莉娜嘆了口氣,也一同將手上的三角形護盾單元裝回機器上。
「反正就是這樣。剛剛也說了,組裝這個是為了給姐姐打獵用的……只不過,她還是比較喜歡用十字弩,這個只用過一次就沒用了……」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打獵是姐姐少數感興趣的事情,莉娜默默想著。
用它狩獵太簡單了,但還是謝謝妳,莉娜——組裝好護盾的隔日早晨,微笑著這麼說道的姐姐把護盾晾在一旁,就帶著十字弩回到雪地上打獵了。
泡影般的回憶,使莉娜的鼻腔和眼角傳來不快的濕熱感。
警覺的抬起頭之後,才發現蘭正若有所思的注視著她。水藍色的雙眸中,似乎有什麼莉娜不曾看過的東西正在流動著。
「……怎麼了嗎?」
莉娜問道。
「……沒什麼,話題好像有點扯遠了——」
蘭搖了搖頭。她轉身面向涅希斯,開口下達指令。
「——涅希斯,你現在可以讀取藍圖了嗎?」
「協助莉娜的任務已完成,涅希斯目前正在待機。」
涅希斯發出平穩的電子語音,「啵、啵」的將檢測用的電線從機身噴出,以三隻機械足部撐起機身。
「儘管吩咐。」
「好,幫我讀取2GMC2295的藍圖資料,把組件清單投影出來。」
「瞭解。」
刺耳的金屬音響起。莉娜深吸一口氣,讓冷空氣沖刷潮濕的鼻腔,集中注意在涅希斯的投影面板上。
很快的,面板上就顯示出一行屬於藍圖名稱的粗體字——
——史瓦希壓縮器。
隨後,粗體字的下方就列出了無數組件的名稱與圖像,以及組裝的步驟說明。
「史瓦希壓縮器……這就是可以開啟蟲洞的機器嗎……」
莉娜湊近面板,臉龐染上全像投影的淡藍色光線。
「是的,這就是我在這裡唯一能找到的,最接近我們需求的藍圖。只要稍微調整幾個部分,這個機器就能帶我們回到『桑卡象限』,同時也能讓我們旅行到未來。」
蘭慎重的說著,並仔細的看著面板上列出的資料。
史瓦希壓縮器——這個唯一有機會、能帶她們回到蘭的家鄉、凡人的居住地——「桑卡」——的機器。
而之所以會需要這台機器,是因為不久之前,在她們從地下室回到一樓大廳的路上,蘭解釋了另一個失憶所導致的問題。
她不清楚要怎麼回到桑卡。
『更精確的說,想要回到桑卡象限,就必須通過桑卡的唯一出入口——「貝加門」,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走出姐姐的儲物間後,莉娜與蘭並肩行走在漆黑地下室的走廊上。擔心走路一跛一跛的蘭會跟不上自己,莉娜刻意放慢了腳步。
『……但我卻怎麼樣也想不起解除那道屏障的方法。』
蘭宣布。
即使不明顯,莉娜仍看見蘭微微下沉的眉毛。
凝重的氣氛使莉娜焦急。她趕緊開口打破這短暫的沉默。
『……話說回來,桑卡象限到底是怎麼樣的地方?』
『……嗯,確實還沒提過。』
蘭抬起頭,眼神再度恢復以往的沉著。
『簡單來說,「桑卡」就是自從我們離開地球之後一直待在的地方。它並不存在於地球——或者說我們目前所在的這個象限——的任何一處,而是坐落於另一個空間。要從這裡進入桑卡,只有穿越「貝加門」一途。』
——原來凡人離開地球之後,是到了另一個空間去了嗎。
得知桑卡象限的真身之後,莉娜一直以來的疑惑才總算得到解答。
只不過,隨著其他接踵而至、更加令人費解的謎團出現,解決這個困擾了人類數個世紀的疑惑,似乎也只令莉娜感到隔靴搔癢。
『那個貝加門,具體來說是什麼樣的門呢。』
一陣思索後,莉娜繼續問道。
『嗯……它其實並不是門,而是一種被賦予特殊性質的人造宇宙弦……簡單來說,它就是一個可供人們進出,同時也可以阻礙人們通行的裝置。就概念而言,是和「門」完全相同的東西。』
『阻礙人們通行……是指當門被關上的時候嗎。』
『是的。貝加門除了是桑卡象限的出入口,同時也是重要的防禦屏障。』
而貝家門作為防禦屏障所使用的原理非常特殊,蘭繼續說明。
『它並非使用任何物理阻礙,而是針對智慧生命體的心智層面,進行以攻為守的防禦。正如其名,貝加門會釋放出能夠直接刺激大腦杏仁核的「貝加射線」,使智慧生命體產生恐懼、厭惡等情緒……這種射線對我們來說又尤其有效。』
蘭又敲了敲她右側額頭那還完好如初的角。
『……若是暴露在貝加射線下,人們會設法遠離那裡,畢竟沒有人喜歡杏仁核被直接刺激的感覺……但如果想要違抗本能,繼續待在貝加射線的輻射範圍內,思覺失調,或直接失去理智,都不在話下。』
『等、等一下。』
此時莉娜忍不住打斷了蘭。
『這聽起來也太可怕了吧!』
『可怕?確實有那麼點吧。不過我認為這是最有效的方案,特別是針對人類物種。當然,說會發瘋,只是提出有這個可能性罷了,實際上因為長期暴露在貝加射線下而導致的意外事故,可說是史無前例,畢竟任何人光是靠近那裡,就會下意識的想要離開了。』
一如往常的,蘭輕輕帶過了莉娜認為很危險的事情。
這不但沒有使莉娜放心,還使她想起了不久前蘭失控的模樣。
那空洞的眼神,和不斷重複說出的「死」字——以及,朝著自己飛撲過來、趨近於本能反應的攻擊方式。
『蘭,妳該不會……是強行穿越了貝加門來到地球……大腦才因此受損……導致記憶喪失?』
『機率為零。』
蘭毫不遲疑的回答。
『記憶是大腦裡的海馬迴負責的,貝加射線只會影響杏仁核,並非海馬迴。
『也就是說,就算強行穿越貝加門,也不會產生記憶方面的問題。更何況,憑我的意志力……不,憑任何人的意志力,都不可能在沒有關閉貝加射線的狀況下穿越貝加門。沒有人能承受得住。』
『嗯……好吧……。』
蘭所說的確實有道理,因此莉娜只能默默接受。
再說,她也實在不敢去想像蘭受到射線折磨的樣子。
『所以,如果要做個總結的話……』
莉娜嘆了口氣。
『……不論如何,我們都不可能直接穿過貝加門……但,不巧的是,妳忘記關閉貝加射線的方法……對嗎?』
『很遺憾的,是這樣沒錯。』
再一次的,蘭平淡的語氣中,參雜著一絲消沉。
與一開始提起此事的時候一樣,蘭似乎正在責備著自己。
『真是抱歉……竟然忘記這麼關鍵的事情……』
『不、不要對不起啦!』
那是莉娜最害怕聽到的話。她連忙打斷蘭。
莉娜無意怪罪蘭。事實上,她明白自己毫無資格這麼做。
『失憶……又不能怪妳。我也會努力想辦法的,一定,不會讓妳回不了家的……。』
『嗯……。』
她不敢去看蘭的表情,只是盯著前方的路繼續行走。
『謝謝妳,莉娜。』
許久,莉娜的耳邊才響起蘭比剛才要有精神的聲音。
『所、所以說,我們要怎麼抵達貝加門?就算不知道關閉射線的方法,不先找到貝加門本身,也什麼都做不了吧。』
『說得沒錯……和關閉貝加射線相比,找到貝加門可說是簡單多了——只要開啟蟲洞就可以了。』
蘭說道。
——蟲洞,供人們或物體在兩個不同的時空之間穿梭的通道。
隨著這個資料上的敘述一同浮現於莉娜腦海中的,是數個莉娜只念得出字母、無法瞭解意思的長字,以及無數個看了就頭昏眼花的數學公式。
『……嗯,真是簡單多了。』
『我是說「相對」簡單。而且,開啟蟲洞,不僅可以抵達貝加門,還能用在之後的時間旅行上——畢竟兩者唯一的差異在於,從這裡前往貝加門,是在相同時間、不同空間之間旅行;時間旅行,則是在不同時間、相同空間中旅行。單純是「時」與「空」這兩個變數的切換而已。』
『嗯……可是,到底要怎樣才能憑空製造出一個蟲洞。』
『樓上不是有大量的藍圖嗎?其中肯定有亞蟲洞製造器的組裝藍圖……亞蟲洞和蟲洞不一樣,亞蟲洞只能連結兩個空間,也就是一種單純的傳送門,與時間無關——又或著說,只夠用來找到貝加門。
『而之所以說這裡只可能有亞蟲洞製造器的藍圖,是因為在凡人開始管制時間旅行後,任何可以製造出真實蟲洞的機器都在桑卡以外的地方被禁止生產了……不過,我知道該怎麼調整亞蟲洞製造器,把它改造成可以製造真實蟲洞的機器。』
蘭知道製造蟲洞的技術——對此,莉娜只覺得自己真是被打敗了。
『嗯……一直很好奇,你們凡人到底都學了些什麼。』
『妳是指義務教育嗎?那是十個世紀以前就不存在的東西了。我們從三歲開始,「角」發育成熟之後,就能讓意識連上中央生體伺服器,存取資料庫、擷取其他個體意識裡的公開記憶。經過12年之後,我們就會完全融入凡人的意識網路……』
『啊啊!總之!只要把那個「亞蟲洞製造器」什麼的做出來,再交給妳調整就行了吧?就這麼辦吧!』
因為害怕晚上睡不著覺,莉娜只能再次阻止蘭的說明。
『……嗯,簡單來說就是如此吧。另外,融入凡人的意識網路之後,個體的神經會大幅產生變化——』
『——啊啊啊!』
於是,在回到大廳之後,蘭就使用了介面貼片讀取圖書館中的資料,並找到了史瓦希壓縮器的藍圖。
涅希斯投射出的全像投影面板時不時閃爍著,如同搖曳的營火;靛藍色的光線,緩緩流動在莉娜的臉蛋上。
她靜靜看著投影面板上的組件清單,以及位在最上方那行顯眼的粗體字。
按照剛才蘭所說的,這個「史瓦希壓縮器」,似乎就是有辦法開啟亞蟲洞的機器。
並且,除了能開啟亞蟲洞,在經過調整之後,它也將擁有時間旅行的功能。
「真是,非常有趣……」
與莉娜一樣專注,蘭一邊看著組件清單,一邊喃喃自語起來。
她那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神似遭遇了難解數學題的數學家。
「……需要用到的特殊組件,果真一個也沒有少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伽爾
伽爾
半個考究狂人兼ACGN創作者
本文發佈於
一部以量子力學為基礎的科幻懸疑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