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局 煉妖

2022/03/2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中都嵐山深處。
月見選了一塊絕對隱密的林間地,讓這裡成為自己的新住所。她在此搭建了兩層樓木屋,還在屋前擴建了一個庭院,在庭院內邊角處挖了一個小水池,接著開墾了一小塊地連接著水池,作為農耕用。忙了兩三天,新家終於落成。
之後,月見便開始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一百年後。
某天,月見在山裡打獵時, 意外看見一隻剛出生沒多久的雪狐幼崽。
只見幼狐不停哀嚎,瑟瑟發抖地躲在草堆裡, 見牠身旁沒有母狐,想來是被遺棄或是母狐發生意外已死。
月見盯著幼狐的雙眼,腦海突然閃過好幾個畫面,幼狐是關鍵,牠注定得跟在自己身邊。月見想了想,便伸手摸向幼狐,而幼狐也不閃躲,牠就任由月見摸著自己的頭,同時還發出撒嬌聲。
月見笑了笑,她抱起幼狐,說:『從今天起,你就跟著我吧。』
雪狐為公狐,月見便取名阿离。
往後,就是一人一狐相互依靠的生活。
過了十五年,阿离已是隻年邁的老狐狸,牠邁著蹣跚步伐緩緩走向月見,月見知道阿离壽命已到,她溫柔地摸著阿离的頭說:『你要離開我了是吧。』
阿离發出嗚咽的聲音,同時還大口喘氣,牠蹭著月見的手,雙眼竟流出淚水,阿离的眼裡盡是不捨。
月見摸著奄奄一息的阿离,然後閉上眼睛,她想起十五年前看到阿离時,所見到的未來。
月見對著身軀逐漸冰冷的阿离說:『往後的日子我還需要你,你就當作報我的養育之恩吧。』
說完,月見開始閉眼凝神,沒多久,一道紫色的光氣自月見嘴裡緩緩吐出,瞬間化成一顆透著紫光的珠子。
月見將珠子放進阿离口中,使著伊札族的言靈,說了幾個字。頃刻間,阿离冰冷的身軀居然發出淡淡紫光,原本年老體衰的軀體瞬間容光煥發。
『這是我第一次煉妖,也是最後一次。』
重獲新生的阿离緩緩睜開眼,牠看了看四周,又看看自己的身體,然後牠站起身,看向月見,突然開口:『主人?』
一說完,阿离震驚地用一隻前腳摀住嘴。
我居然會說話?而且身體變得好輕鬆,感覺回到年輕時的活力,為什麼會這樣?
月見沒有表情地看著阿离想著,煉妖,不只是煉一顆珠子給牠,必須讓牠成為九尾狐妖,這樣才能徹底發揮我元珠的價值。
『你已經死了。』
『我知道我死了,可我為什麼會說話?不對,我為什麼會活過來?我、我...』阿离不可置信自己現在的狀態,牠什麼都不懂,只是一隻狐狸,牠知道自己是死了,可牠不懂為何會再活過來,對於現在這模樣的自己,又感覺不像是活著,反而有種飄乎不實的感覺。
阿离糾結地撥弄自己尾巴。
阿离的反應讓月見覺得好笑,她說:『別慌張,你只是以另一種形式活下來,你一樣是狐狸,只是成為了妖,之後我會向你說明以及教導你。』
『我不懂。』
月見笑著摸了摸阿离的頭說:『沒關係,以後你會懂的。』
爾後便過著教導、訓練、以及傳授各種知識給阿离的生活。
在修練過程中,月見告訴阿离:『你體內有我用部分生命煉化的元珠, 你之所以能在死亡後直接成妖,是因為我的元珠。在一般情況下,動物死後的靈魂是不會修練成妖,除非對世間存有留戀或怨恨。這些存有執念的生靈會吸收天地精華,經過百年、千年的修練,成為妖。一旦成妖,牠們便會擁有一些特殊能力,俗稱妖力。 而你,是特殊情況,以你的資質,約略五百年的修練時間,就能化成人形, 屆時,你將是高等妖。』
阿离歪著頭問:『什麼是高等妖?』
『能夠化成人形,且力量高強的妖物。阿离你記住,你體內的元珠很重要,絕不能輕易拿出,一旦不見,你會有危險,雖然它是用我部份生命煉出來的,但對我毫無影響,元珠現在在你體內與你的魂魄結合,它即是你的命,自己的命要好好守護,知道嗎?』
阿离點點頭:『是,我知道了。』
歲月飛快過去,已是五百年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只是喜歡無聊時,待在文字的世界~ 不受拘束,不走世俗路線的風格。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