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局 五行術師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告訴我這些,不怕我說出去?』

『妳不會說出去的,我相信妳。』

煙縷實在不明白阿离方才的所有行為,他大可以繼續裝下去,為何要在這時候揭開自己的面具,就只是看不慣自己替他說話?

『你…難道對里月見有其他不該有的心思?』煙縷很不想往這個方向猜測。

阿离先是一愣,然後笑道:『主人是撫養我的主人,我對她只有永不變的忠心,參雜其他情愫是在汙衊主人。煙縷啊,妳不能接受真實的我嗎?』

煙縷感覺自己的心正激烈地狂跳著,這不是害怕,是她不曾有過的心動。

哪有狐妖能像阿离這樣,既能溫雅,亦能邪魅,同時還長得非常漂亮,若阿离想要,他隨時能勾走許多人的心。

煙縷撇過頭:『不知道。』

『好吧。妳已經知道真實的我了,往後,我不會在像之前那樣對妳關懷備至。』

阿离說完,便轉身離去。

煙縷看著阿离的背影,臉上是說不出的複雜與糾結。

阿离的事,我一定要找里月見說清楚

———

中都。

玄慶宮,和昊殿。

姚承恩站於桌案前,等待太至紆給予任務。

『周國還未有動靜?』

『是的。』

太至紆沉吟一會,說:『朕沒有耐心靜待不知何時會有的消息,無論里月見在與不在周國都不重要。姚承恩,朕下旨招募全上亞所有術師,讓他們去周國將里月見帶來中都,完成任務者,賞黃金萬兩,封地一塊。』

『陛下,您要完好如初的里月見,還是半殘?』

太至紆看了下姚承恩,露出一抹帶著惡意的微笑:『只要是活的就行。』

『臣遵旨。』

姚承恩退下後,太至紆若有所思地看著案上的奏摺。

呈國上下實施考試制度以此選拔人才,且不論男女,不分官職。

目前為止,還未查出呈國新帝的身分,只知道他被人民稱為神。

太至紆搖搖頭,可笑道:『長生不老與神都出現了,上古神話都不敢這麼寫。』

不過,里月見應該不是單純只有長生不老的能力,這是術師的世界,六百年的時間夠她學術法了。

『希望那些術師不要讓我失望才好。』

太至紆下旨沒多久,中都國內就已貼滿招募術師的公告。

僅兩日的時間,招募術師的消息就已迅速傳到上亞各個國家地區。

———

在上亞大陸,原有四大部族是以血脈來延續其族之能,自六百多年前伊札族覆滅後,如今便剩三大部族,巫觋、亞象、夜俞。

亞象與夜俞族都以族號自居為國,整體上雖矮了上亞三大國一截,卻與貢竺、伏悉、羅綢並駕齊驅。

巫觋族雖無自己的國家領土,但在術力上卻是凌駕亞象、夜俞,不過也因此,巫觋族常被亞象、夜俞恥笑是宣氏皇族的寄生蟲。

歷代統領亞象族的族氏為宇髓氏,這一任王為宇髓慶。

亞象族首城,五相城。

自半月前中都傳來長生不老之人的消息後,宇髓慶就想尋找里月見,只是宇髓氏的情報網沒有那麼精密,無法得知更多訊息,只能靜待更多確切的情報再尋機會去找。

當宇髓慶得知太至紆要招募術師後,他知道,他等的機會來了。

宇髓慶有兩個小孩,長子宇髓禹,么女宇髓甯。

在介紹宇髓慶的兒女之前,先來說說亞象族的能力。

亞象族主以操控自然五行為術,名為五行術式。

以天賦資質分為火行師、水行師、土行師、木行師、金行師五種,每一種皆為單一術式,在這些五行術師中,卻有五種術式皆有的人,且上千年才出現一次,擁有此天賦者被稱為五行宗師。

傳說,亞象族一旦出現五行宗師,將會給上亞大陸帶來天翻地覆的巨變,不過,這也只是傳說,有關五行宗師的記載早已於千年前消失。

回來正題,亞象族有個規定,不論身分為何,只要家裡孩子滿三歲,便要到脈輪宮測驗天賦。

測驗過程很簡單,便是在孩子面前擺上代表火、水、土、木、金這五種屬性的物件,再讓孩子一個一個靠近,若有所感應,即證明這個孩子屬於此種天賦。

當宇髓甯滿三歲時,便與同年齡的孩子一起被帶到脈輪宮進行測驗。測驗完其他孩子後,最後就是宇髓甯。當宇髓甯驗完五種屬性後,她一臉茫然地呆站在原地搖頭。

宇髓慶當下心慌,難道甯兒沒有五行天賦?

宇髓慶不信,他讓宇髓甯在測一次,宇髓甯乖乖地再測驗一次,測驗完後,宇髓甯還是搖頭。

『怎麼可能!』

宇髓慶走到宇髓甯面前,他抓著宇髓甯的小手臂,大聲道:『妳怎麼可能一種屬性都沒有!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宇髓甯沒有因為父親的大聲而害怕,反倒很兇地回道:『全部都有、全部都有!』

宇髓慶愣住:『全部…都有?』

周遭的人也是一陣困惑,什麼叫全部都有?

『甯兒,妳在說什麼?』

宇髓甯指向五種屬性的物件:『它們…我全部都有。』

宇隋甯的話讓在場所有人震駭不已。

宇髓慶當即明白宇髓甯話裡的意思後,簡直樂開懷,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女兒會是千年一遇的五行宗師。

宇髓慶立即抱起宇髓甯,開心地喊道:『本王的女兒是天生的五行宗師啊!哈哈哈!』

由於宇髓甯天賦過人,年僅十二歲便能打敗亞象族排行前五名的長老,不論是火水土木金,宇髓甯都能運用自如。

不過,也因宇髓慶的驕縱,將宇髓甯養成了囂張跋扈的性格,除了身分高貴,還是天賦過人的五行宗師,以致周遭的人對宇髓甯的行為皆是敢怒不敢言。

亞象族王宮,孚邏宮。議事朝殿,喻行殿。

宇髓慶喚來長子宇髓禹與么女宇髓甯,對他們說:『你們都已知道中都出了個長生不老之人吧?』

宇髓禹率先開口道:『是的,此消息一出,兒臣自是不信。』

『你不信真有人長生不老?』

『兒臣認為,是中都太皇想製造紛亂,好從中謀利。』

這時,宇髓甯哼笑一聲:『王兄,別這麼狹隘,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此事為假?』

宇髓禹看了眼宇髓甯,語氣頗差:『妳又有何證據證明此事為真?』

宇髓甯神情自傲地睨了眼宇髓禹,接著,對宇髓慶說:『父王,兒臣願加入太至紆的招募,去周國瞧瞧那位長生不老之人。』

宇髓慶捋了捋鬍子,他知道自己女兒的心思,她是亞象族千年一遇的五行宗師,恰巧有這個機會去周國見識上亞第一大族,她怎能不放過這個機會,加入招募是假,目的是巫觋族才是真。

宇髓慶思量了會,認為是該讓外面的人知道,他們亞象族有足夠的底氣擠下巫觋族,成為第一大族。

『好,本王允了。』

宇髓禹訝然:『父王,您真要讓甯兒去?』

宇髓禹清楚自己妹妹是個什麼樣的人,宇髓甯抱有什麼目的他豈會不懂,就連宇髓慶懷著什麼心思他也懂,既然有機會向世人證明亞象族的能力,宇髓慶怎會放過。

可是,以甯兒的性格,怕是還未證明,就給亞象族帶來麻煩了。

『禹兒,難道你也想去?』

宇髓禹歛下臉,搖了搖頭道:『兒臣只是擔心甯兒…。』

『王兄,我的能力你還不明白嗎?你該擔心的是別人吧。』

『是啊,是王兄杞人憂天了。』宇髓禹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宇髓禹垂下眼眸,看著宇髓甯那副志得意滿的樣子,他心裡是很厭棄的,宇髓慶獨寵宇髓甯也就罷了,還任由她恃強凌弱,甚至不將人命當回事,只因她是五行宗師,宇髓禹很清楚,他這個父王早已認定宇髓甯是王位的繼任者,他宇髓禹注定是爭不了這個位子的。

宇隨甯沒注意到宇髓禹那張假笑臉之下的表情,滿心只想著去周國彰顯自己的能力。

也罷,我就等著,妳去周國會吃到什麼樣的苦頭。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