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筆記】不丹是教室

2022/04/0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不丹是教室》(英譯:Lunana: A Yak in the Classroom)是一部2019年出品的不丹劇情片,2020年於台灣上映,在2021年被提名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國際影片。此片為導演巴沃邱寧多傑第一部作品,並由其妻子賴梵耘擔任製片,如同不丹風景美的不真實,巴沃邱寧多傑受訪時也表示一切像夢一樣,誰都沒辦法想像它在眾多角逐者中脫穎而出。慶幸這塊寶石被發現,有幸能在2022年進影院用大螢幕一窺不丹美景,以及從中探索幸福的真諦。

此片描述年輕的不丹老師烏金,不顧國家鐵飯碗,一心嚮往到澳洲追逐音樂夢。礙於合約尚未結束,他被分派到海拔5,000多公尺的魯納納教學,完成剩下半年的義務。魯納納國小堪稱地表上最偏僻的學校,即使有專人帶路也需要長途跋涉整整八天,整趟路程曲折又險峻。好不容易抵達魯納納,烏金卻發現當地不只物資匱乏、沒有電力,甚至連教學基本的黑板也沒有,對烏金來說簡直是文化衝擊。他向村長坦言自己志不在此,時間一到一定會離開,甚至會比想像中快。村長難掩失望,但還是接受並安排烏金下山。等待下山期間,烏金仍備受禮遇,他拾起老師這個身分,在與村民一來一往交流中,發現村民的純樸與魯納納的美好。教學過程中他越來越投入,放棄原本要下山的想法,盡自己最大力量教學。即使最終烏金沒有待在魯納納,在彼此心中仍留下最幸福的回憶。

-不丹是教室
沒有比這五字更能形容這部片的註解了。雖然劇情與走向都能被預測,但片頭到結尾,從枝微末節處都能發現可以被學習的東西,教室不再必須有課桌椅、有黑板那樣制式化,教室在魯納納俯拾即是。

一開始烏金隨著領路人米臣翻山越嶺,烏金越走越不解,每到一個段落與米臣確認,得到的回覆總是:「再過不久會到下坡」,米臣後來向疲憊不堪的烏金解釋,如果一開始就說還很遠很艱難,他說不定會提早放棄。看似沒什麼的一段對話卻深刻我心,人生彷彿也是如此,如果預知了艱難程度,便會失去闖蕩的勇氣。我們偶爾需要白色謊言,或是一點莽撞,才有機會開闢新路。這段爬坡過程是我在《不丹是教室》上的第一課。

我在《不丹是教室》上的第二課,也最令我印象深刻,便是男女主角的相遇。女孩是整個魯納納最會唱歌的人,她總會在山上高唱圓滿氂牛之歌。與烏金的澳洲歌手夢不同,女孩沒有金錢與人氣目的,她只為供養而歌,以這首歌向將被宰殺的氂牛表示感謝。從歌聲裡感受到濃濃的互敬互重,魯納納人民雖需要宰殺氂牛,卻從不視之為理所當然。這種萬物平等人生觀,在我所生存的都市社會鮮少看見,我們的平等建立於人與人間(甚至不是每個人),少有人與天地。片末烏金到了澳洲,他無法忘卻並情不自禁唱起圓滿氂牛之歌,都再再表現出難以忘懷的魯納納生活。

-我們身在被人稱為最幸福的國度裡,但大家卻想往外找尋幸福願意
不丹被譽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城市,電影一開始烏金穿上幸福指數T-Shirt暗喻不丹這個眾所皆知的稱號。然而從烏金的選擇不難看出,即使身在全球景仰的城市,仍有不少年輕人不甘於此。從這裡便隱約能感受到,所謂幸福是不能以數值比擬的。

烏金到了魯納納國小後,向村長表明自己無心於此,他想去更遠的地方尋找理想。村長感嘆表示:「我們身在被人稱為最幸福的國度哩,但大家卻想往外找尋幸福」,這一句話令觀眾深深感慨,也在我心裡種下究竟幸福的定義是什麼的問號種子。人們認為與世無爭的不丹是幸福,不丹年輕人認為物資豐饒、充滿流行的城市是幸福,魯納納村民與孩子們認為能得到知識是幸福。沒有答案有絕對對錯,也似乎沒有辦法明確定義這兩字。

有一句網路用語大家耳熟能詳:「沒有比較,沒有傷害」,幸福就是比較而來的。我們嚮往的生活是他們想逃脫的,他們心心念念的理想卻是我們不願觸碰的。就像教材散落在魯納納各地,我想幸福也是。因為太靠近,反而放大了原本生活上的瑕疵,如果放遠一點、保持一段距離,或許會覺得一切也不差。保持魯納納村民的心態生活,對生活周遭一點一滴,對無論新舊的每段關係保持感恩,就算資源有限,心裡的踏實感是不會匱乏的。

遼闊的美景建立在艱辛的拍攝上,在5,000多公尺的喜馬拉雅山上,我們不只看見壯麗的山景,更重新審視了自己的生活。感謝導演巴沃邱寧多傑不畏艱難拍下這部片。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唯有被閱讀過,一本書才能活起來。」這句話出自紀優.穆索的小說紙女孩 書是栩栩如生出現在我生命中的導師或摯友 但願我能將這些生命過客帶給我的感動化作文字,分享給更多人知道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