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劇心得│勿說是推理:世界這麼大,一定有換個角度思考的空間
迪麥
迪麥

影劇心得│勿說是推理:世界這麼大,一定有換個角度思考的空間

迪麥
2022-04-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勿說是推理》在宣傳上一直說這部劇走溫暖療癒的路線,所謂「療癒」「溫暖」還是因為色調、音樂還有男主角久能整很可愛,加上本劇描寫較多犯罪者的心理,比起犯罪者是「如何犯案」,更注重在犯罪者「為何犯案」。話雖如此,畢竟犯罪就是犯罪,《勿說是推理》也算是小心拿捏分寸,當犯罪者在那裡大放厥詞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時,久能整就會跳出來說他無法認同。
整部劇在冬天拍的,所以感覺好冷啊

換個角度

一般推理劇裡擔任偵探的角色,人格特質通常很獨特。像是挑剔、孤僻、固執、脾氣古怪,再加上觀察力過人、博學知識、過人體力等等,就成為螢幕上充滿魅力,但現實上想讓人敬而遠之的那種人。
我不是驗屍官,不是科搜研的,不是律師也不是作家,更不是大學教授,不是占卜師也不是家政婦,也不是監獄裡的殺人狂魔。 - 久能整
《勿說是推理》的核心人物久能整是一個溫和版的日系偵探。他自認是個對人際關係不太經營的普通大學生,但是他懂傾聽、會讀空氣、說話也有分寸,劇情把他設定成一個沒有朋友的怪胎,我覺得不合理。就算他常常離題淘淘不絕地聊一些有的沒的,若是懂他邏輯,就會發現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一定可以吸引很多Sapiosexual(智性戀)。那大概就是他的生活圈太小吧,還遇不到欣賞他的人,這是唯一合理解釋。
城市字典(urban dictionary)將智性戀定義為「一種認為智力帶來的性吸引力,更甚於外貌特質的族群。」
沒有人不需要朋友,就算已經調整成習慣自己獨立生活的久能整,在一次陰錯陽差的情況下被認為嫌疑犯,從此打開生活圈(?)認識了許多警察。這些比平常人看過更多事件、經驗過更多的警察們,果然被久能整看待事物的特殊觀點所吸引,開始進入久能整的生活,也為他的生活帶來新的波瀾。
我沒有看過日本漫畫原著,因此我完全對《勿說是推理》一無所知,純粹被預告裡可愛的爆炸頭久能整吸引才開始追on檔劇。我對這部劇最喜歡的一點,莫過於久能整看待事物的角度。可能我有時候也有挖小細節的傾向,喜歡多種觀點的激盪,看到久能整把平常我們視為習以為常的小事情拿出來探究的時候,真有一種「對耶,我怎麼沒想過」的恍然大悟。像是提到「為什麼殺人不好?」、「女警的存在目的」、「四葉草之所以長出四葉的理由」、「為什麼新娘走紅毯時要由父親牽呢?」,都很有趣。
從眾行為(Conformity)是社會裡再正常不過的行為了,源自於我們對於群體尋求安全感,怕被排斥。我們習慣主流思維和價值觀,很少質疑學校或社會教給我們的內容,固然大眾認同的事物一定有其道理,不同面向的思考可以為我們帶來新的角度。
比如說兩性在警察組織擔任不同角色,就只能用「跑現場」「內勤文書」的分工角度去思考嗎?像久能君說的,正因為身為女性的風呂光對男性為主的警察組織感到不適應,那種不適感反而可以是一種監督功能。走紅毯時新娘由父親交到先生的手上,代表「我把女兒交給你了」的意義已經不符時代了,是否可以改成新娘最重要的人陪著她走紅毯呢?
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是從家庭、學校、社會慢慢學習而來的,既然環境會改變、我們的社會身分會改變,觀念和思考也應該更有彈性。世界這麼大無奇不有,一定也有讓我們換個角度思考的空間。當我們走投無路時,轉個彎不見得能看見新天地,卻或許可以找到一個喘息的空間。
雖然說教感是日劇的標配,本劇的表現方式也比一般推理劇更側重對話,不管是久能整發人深省的發言,還是犯人的自白。改編自漫畫的推理劇情也蠻超現實的,像是在路上遇到炸彈客、搭上被挾持的巴士等等。不過劇名都挑明「勿說是推理」了,就放心跟著久能君經歷這些奇特事件,試著用他的角度看世界吧!

風呂光的成長

風呂光是大鄰警察署的菜鳥刑警,嬌小的她在一群凶神惡煞的刑警裡顯得格格不入,也不斷懷疑自己是否能勝任警務工作。藉由久能整提醒她可以用另個角度看待自己的存在,她對自己的工作終於找回信心,態度變得比較積極,還跑去旁聽心理學課程。然而她有個心魔,在她真正面對公車連續殺人的兇手後,一直消化不了「人類竟然對同類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所帶來的衝擊感,對自己是否能繼續從事刑警一職開始自我懷疑。長官青砥刑警看在眼裡,派她支援芝濱署的連續殺人事件,讓她在優秀的團隊裡接受新的刺激,也能讓她見識身為女性的貓田前輩如何處理這種矛盾。這讓風呂光重新思考問題核心到底是女性不適合刑警工作,還是沒有找到適應的方法。
我對本劇裡「被動性格」的定義感到頗有興味。
前島刑警對出動的貓田前輩叮嚀「不要太被動了」,貓田明明積極出擊,查案又相當有效率,這樣怎麼會是被動呢?風呂光與觀眾大概都誤解了前島刑警的意思,後來經由貓田解釋後,才知道所謂的「被動性格」指的是在團隊裡只想自己解決而不懂求助,以致拖累團隊。
說到性格,我們只會想到自己的成長,有時候會忽視我們是團隊中的一員。女性在陽剛氣息強烈的某些職業裡,有時候要更吃力地證明自己的能力其實不亞於男性,因為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求助」行為看起來等同示弱,等於承認自己不如男性,因此很難開口,就形成前島刑警說的「被動性格」。以個人角度來說,「被動」是指消極態度,什麼都不做;以團體角度來說,「被動」是寧可團體任務失敗也不願意求援。這也是換個立場思考的意思,前島刑警想表示的是,你要認知到你的身分是警察,完成任務才是為首務。
據說漫畫原著裡風呂光刑警是一個很邊緣的角色,改編劇本後把許多角色融入伊藤莎莉演的風呂光,著重刻畫她的成長,也加進她對久能整的淡淡情愫。由於劇情對風呂光有比較多的描寫,讓這個角色成為最接近大眾的角色,從一開始的自我懷疑,到後續諸位貴人提點讓她領悟成長的過程,都是本劇讓人感動的部分之一。
不過我對於劇情裡她對久能的情愫稍微有點不耐煩(好像硬要加一點瞹昧元素,收視率才會比較高),劇裡兩人的短暫相處很難說服我那種感情是從何而來。不過她對久能的默默關注守候,以及很勇敢地在久能望著櫻花樹想念著倈卡時說出「讓我來當你的朋友吧」,還是讓人覺得很溫暖。多虧伊藤莎莉的詮飾,讓風呂光變得很可愛。
雖然想寫很多,但那些瑣碎的心得就到此為止吧。
無論如何,不管是瑛太客串的犬堂我路再次活躍、風呂光的成長,還是久能整享受美食和藝術的感嘆。很期待第二季《勿說是推理》的出現,我一定會準時收看。
新宿車站的宣傳也太可愛了吧~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迪麥
迪麥
喜歡人類學、流行音樂、戲劇和電影和冷知識,主要興趣集中在亞洲,喜歡從中發散思考些有的沒的。 關於更多我,請看自我介紹篇:https://vocus.cc/article/615e47d8fd89780001b54649
本文發佈於
電影、戲劇、歌曲、創作,甚至是表演者等有深度或沒深度的推廣心得與介紹。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