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過去展望將來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木村拓哉上劇,是時候寫廢文。(?!)
因為今次的女主角是滿島光,十二年那部披著純愛劇皮的驚慄片(喂)又再在新聞稿出現,雖然因為電視台有別,加上滿島光當年只是小配角,沒有人記得她演過什麼(其實也不值得記得) 。只是光看到劇名,就勾起當年因為女主(aka男主最愛是誰)引起的黨爭留下來的陰影。
看了一部爛劇不要緊,看了一部吸引很多日劇圈外觀眾,然後吵著你get不到的「情愛妄想」,影響純粹看劇心情的爛劇,那種心理創傷真的難以忘記…剛好近年除了涉及黨爭的兩位女性之外(綜藝節目或走台步活動不算),劇中其餘配角都有再度合作,彷彿這樣就能夠擦掉那段陰影(有嗎),細算一下這群演員,覺得大家都好努力覆蓋當年舊印象(誤)!

滿島光

雖然12年前僅為女主角旁邊的配角,但憑著電影《愛的曝光》(導演園子溫)、《惡人》(導演李相日)、《從河底問好》(導演石井裕也)、電視劇《草食男的桃花期》(導演大根仁)、《即使如此也要活下去》及《Woman》(編劇坂元裕二)接連獲得多個大獎,演技備受肯定,有「演技派女星」的印象,故此當2018年日刊現代傳滿島嫌棄木村「沒演技不想合作」,好事之徒廣為亂傳並相信為事實(?!),所以今次合作,就被視為滿島對木村演技改觀的舉動。
2022年《邁向未來的倒數10秒》
兩人沒有正式澄清謠言,卻以各種發言向好事之徒打臉:公佈女主角的新聞稿當中,滿島形容能跟木村合作是一份大禮,最近還擔任木村廣播常規節目的嘉賓,談到知道要正式再合作時的興奮,甚至指木村在她心目中是「療癒系」…當然好事之徒只會認為是褒美之辭,倒是問到對雙方的印象,木村的答案更有意思——她不會給人「我是女演員!」的印象,算是對八卦的另類反擊嗎?總之看來將會是合作愉快的一次。
至於12年前的合作?除了時間及參與者之外,其實沒有很重要。

北川景子

另一個較有名的「配角扶正」例子,雖然當年北川已經是女主級別,在12年前為木村演第三女配角實屬委屈,而且雖然宣稱是「五角關係」,氣場只是兄妹,從沒有出現在黨爭之列,倒是最後宛如妹妹般的存在,贏到粉絲的好感,結果再合作就接下極大的挑戰:傳說中《HERO》續集的新女主?!
尤其《HERO》的初代女主,就是被大眾視為「(比現實各自的另一半更為)合襯」的螢幕拍檔松隆子,北川這次並非單純「女主要為收視負全責」的壓力,真心覺得她的擔子太重!沒想到結果意外還可以?
可能編劇福田靖經過《神探伽利略2》吉高由里子的教訓,人設上不敢亂套初代女主的特質,發展出新的個人特色;亦可能北川樣貌極受日本年輕人喜愛(據說沒看過初代的日本觀眾,對北川極為受落,甚至認為她比松隆子漂亮=更適合當女主角,雖然不明白日本人的邏輯…);亦可能當時她跟Daigo宣佈拍拖,令好感度進一步提升…理由很多難以解釋,總之這位二代女主角安全下庄。
2014年《HERO 2》
也可能劇組知道,一個打算持續被拿來救命的角色(當時應該沒想到SMAP解散,《Hero》亦難以再開新篇章),不應跟任何女主角產生任何「情愛妄想」,所以木村跟北川從劇集到電影,都努力維持「師徒」氣場,頂多有一些曖昧場面,滿足一下對他還抱有「情愛妄想」,又不介意女主是誰的觀眾。

濱田岳

濱田與北川份屬同事務所(星塵傳播事務所),也許無論之前之後,都是barter的綑綁式銷售?當年是跟著滿島光「一唱一和」,戲份不起眼的小配角,到了《HERO 2》變成檢察官群的一員,雖然「八王子神童」角色並非人人喜愛,但由於劇組很會利用濱田的外型特色編梗,甚至要他「模仿」久利生的穿搭同時登場,觀眾印象極為深刻,到頭來大家只記得這次合作。
2014年《HERO 2》
2021年《教場II》
甚至到了2021年的《教場II》,木村與濱田各自飾演相反的角色,大家還是只記得「久利生」及「八王子神童」。
不過富士很愛重播12年前那部的NG花絮,尤其當年因為濱田遲大到,木村與其他演員(包括上文提到兩位女星,及黨爭其中一位女主)夾份「整蠱」濱田,在他面前發飆耍大牌,搞得他哭著說對不起,當年看著很有趣,富士不斷重播之下,就被批評為「權力騷擾」了。

松田翔太

短短4年後就再合作,難道大家都很想忘記過去?(笑)當年是各懷鬼胎的主僕,但松田開播前曾經質疑劇本,說看了第一集都不知道怎麼演,甚至看訪問他的形容,跟觀眾後來看到的完全是兩回事(笑);當時觀眾認為松田跟黨爭之一的女主角更合襯,他對另一位說著奇怪中文(設定是日裔中國人),亦成為當年觀眾的話題之一。
往事不消提,畢竟很快又再合作,而且這次是肉體上的生死相搏,因為兩位演的是家傳戶曉的時代劇人物:宮本武藏(木村)及吉岡清十郎(松田)。
2014年《宮本武藏》
雖然請來《浪客劍心》的著名日裔香港武指谷垣健治坐陣,但始終雷聲大雨點小,木村沒有大眾認定的「武士風範」,風評就及不上早有大河劇《平清盛》經驗的松田;只是實際上的決鬥場面來說,木村的拍攝經驗遠比松田豐富,兩人在戲外不斷排練時,都是由木村充當松田的「動作指導」,對從未正式拍過打戲的松田來說,木村的建議令他獲益良多。
看來也是不用回味當年在上海發生過什麼事吧…

為了寫這篇廢文,倒是看回12年前那部劇(究竟有多抗拒提到名字,根本佛地魔!)在PTT的的感想,除了批評黨爭問題之外,就是劇本大有問題,劇情不通順不合理,「眾星拱月」令有名配角扁平,偏偏主角卻是毫無魅力,只會擺臭臉的傢伙,看不出大家為什麼要圍著他團團轉,只靠木拓老劇/戲外魅力支撐收視…這些都是打從十多年前開始就出現「木拓劇」的問題,亦是「木拓劇」逐級以下打回凡人的開端。
戲爛責任誰屬?無論像忠(愚)粉推給同劇對手、編劇、導演等幕後(因為本命不會有問題嘛!),或者像好事之徒推給他一人(所以「被女對手討厭沒有女主角」的傳聞是年經話題),其實都不太公允。尤其十多年後,看著整體日劇跟「木拓劇」一樣,整體水平一瀉千里,問題亦跟當年一樣(動輒眾星拱月、角色扁平、劇情不合理只追求某些效果…),只是因為變成整體問題,不會像木村那樣出現奇奇怪怪的八卦吧…
咦?不是要為《邁向未來的倒數10秒》預熱嗎?雖然劇情看起來像大雜薈(《Grand Maison東京》x《龍櫻2》,為了報復TBS寧願找阿部寬一年兩季主劇,都不再找他主演日9嗎?!又在造謠了…)整體氛圍的古早味很重,連髮型都彷彿要復刻《Beautiful Life》及《HERO》的不長不短模樣(說不出「回到以前,很年輕!」,但比起短髮更平易近人、更柔和順眼倒是真的),不過今年(不只春季!)日劇整體像要回到十多年前,或者比起「跟韓國、台灣、泰國…」比併的新意之外,更需要回應沒有離棄日劇觀眾的期待吧?就看看是完全復古,還是能夠讓人有「活在令和」的感覺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5會員
128內容數
雖然偏好日本影視,亦會討論香港、台灣及海外的戲劇作品,觀點未必獨特創新,就是愛胡言亂語,希望能找到同好交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