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Imagine》一體的《作品的說話》

2022/05/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想沒有人比姜濤更體會樹大招風。2021年,由全民造星出身的姜濤,連奪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和我最喜愛的歌曲兩個大獎,成為叱吒史上最年輕得主。突然,姜濤這個名字成為香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當然,有很多鍾意姜濤的「姜糖」。同時間,看不起他,批評他的聲音也不絕於耳。當你以為一個死𡃁仔會少年得志,語無倫次的時候,他把所有情緒壓抑,沒有花時間為自己辯護,只說:「我以後會用作品說話。」
《孤獨病》訴說自己心路歷程;
《蒙著咀說愛你》給很多人帶來正能量,甚至成為各大幼稚園的畢業歌曲;
《Dear My Friend 》是純粹紀念好友的作品;
《Master Class》大玩非傳統曲風,回應各方的抨擊;
《鏡中鏡》描述自己與心魔戰鬥的作品;
第十首歌曲《作品的說話》是一首反戰的歌曲,旨意回應俄烏戰爭。《作品的說話》借不同年代寄望和平的藝術作品,而創作的作品。MV片尾列出攝於1945年廣島原爆後的經典黑白照、John Lennon反戰名曲《Imagine》、《安妮日記》,柏林圍牆遺址和英國設計師Gerald Holtom的反核標誌。
你再置身事外 
但是活在這地球
循環千秋萬代 
善或恨原是自由
恨意產生戰爭、刀、槍、壓逼、屠殺和分隔國界的城牆。善意產生拯救、捨身、歌曲、書本和畫作。我相信沒有人是絕對的善良或邪惡,善與恨是自由的選擇。在《人慈:橫跨二十萬年的人性旅程,用更好的視角看待自己》(Humankind: A Hopeful History)這本書中,作者羅格.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融合考古、歷史、心理學跨領域知識,在紛擾的當代,提出看似大膽的信念:人是善良的,而且在危機之下,人們將展現最好的善良本質。
二戰時,人類可以製造最恐怖的武器,殘殺過百萬的人。同時間,有很多人冒著生命危險,製造假護照讓猶太人出境,或者窩藏猶太人,以免被納粹捉去集中營。所以,我們明顯地不是天使,也不是惡魔。我們是複雜的生物,有著光明與黑暗面。問題在於,我們要轉向哪一面?
《作品的說話》最後描寫了家庭、友情和手足之情。如果戰爭源於一個「爭」字,我要爭取更多的土地和資源,也代表你和我是敵對的關係。但是,為什麼我倆會是敵對的關係?那是因為我們沒有想像力,被固有的國家、種族、宗教、政治理念所限制⋯⋯唯有如John Lennon 所言: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所以,《作品的說話》的歌詞「一體的愛 一體的心境」不也是呼應了John Lennon《Imagine》嗎?
最後,唯有音樂人不停挑戰自己,追求突破,才可令樂壇生生不息。相反,如果只會找三十年前當紅的歌手(甚至不是當紅歌手,甚至不是歌手),翻唱又翻唱三十年前的作品,拿往日情懷來情緒勒索歌迷。這個固步自封的表現,比較像奄奄一息,垂死掙扎的表現吧!最後,姜濤的《Master Class》有句歌詞是這樣的:
謝謝你那薪火
但是我也未願講和
靜靜看我怎麼突破
假使 你未明白 等我
希望有一天香港樂壇能重返榮耀,成為亞洲第一。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Ray Chair
Ray Chair
香港人/ 喜歡閱讀和思考/ 水瓶座/ 幸運地是兩隻橘貓的奴才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