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外遇

2022/09/0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的丈夫外遇了。
他愛上外面的女人,不但整夜不回家,而且還堅持要跟那個女人生活,打算拋棄我們母子三人。

因為當初我們是相親認識,為了父母而結婚,所以我無奈接受他移情別戀,只求他做好孩子父親的角色。誰知,他堅持跟我離婚,還大方支付贍養費,毫不猶豫地放棄孩子們的監護權。

我氣憤難平,對他的自私自利感到憎恨。於是,我找了一個假期把孩子們送回娘家,想要找機會對他報復。

我跟他約在家裡見面,盤算他的罪狀與惡行,但他完全駁斥,還說我把自己禁錮在封建思想,盲目相信忠貞與誓言的反人性思路。

我知道,他向來自詡進步前衛,而我也比較保守古板,可能無法跟上他的節奏,於是我堅持他至少要負起育兒責任,畢竟當時是他同意一起照顧,我才決定生下兩個孩子。

但是,他又開始說起野生動物的交配,通常是雄性射後不理,獨留雌性照顧幼子,直到幼子可以自行捕食,便將幼子也趕出家門。

我對他的狡辯難以容忍,質問他的成長經歷難道也是如此嗎?憑什麼他能夠享有傳統家庭的待遇,而我們的可憐孩子要自求多福?

他似乎認為我倆沒有共識,開始想要趕快回到那個女人身邊,幫著對方養育她的孩子。我看著眼前這個不負責任的混蛋,狠下心來要執行報復。

我跟他一起走進電梯之後,奮力在電梯裡跳了好幾下,讓電梯瞬間故障停止。他詫異地看向我,問我是不是瘋了?但我知道,現在這個空間,是唯一可以懲罰他的地方。

時間慢慢流逝,這棟大樓的管理員仍在慢半拍地尋求協助,而他的幽閉恐懼症也開始發作,不但全身盜汗,整個人也變得神智不清。

我笑著看他,想要讓他親身體會被束縛的窒息感,畢竟我日後要獨自照顧那兩個孩子,絕對會比他現在的狀態還要難受。

然而,六小時過去,電梯依舊沒有開啟。他顯然已經昏迷過去,而我也漸漸感受到恐慌。

寂靜之中,我開始想像那兩個孩子將如何纏住我的生命,當他們的身影越來越清晰之際,我終於忍不住嘔了出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電影系學生,喜歡分享觀後感想、推薦片單、電影知識。 電影院是最適合睡覺的地方。請大家跟我一起半夢半醒看電影。
每周不定期創作極短篇小說或散文,風格有時黑暗,有時療癒,有時諷刺,有時荒誕。總之不會太嚴肅,只希望有點樂趣。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