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店·A week later

2022/07/2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古人要適應現代生活,究竟要花上多少的日子呢?

我想,這個答案應該是因人而異的。

“老闆,這東西太神奇了!怎麼可以總是這麼乖巧呢?”他抓著一個我們稱為“遙控器”的物體,興奮的對著那片五光十色的正方形框框——平面電視猛按。“哈,有趣有趣真有趣!如果浩然兄也在此就好了!”他高興的嚷嚷著。

如果說,今天他是第一次見識電視這玩意兒,也就算了。可他來了這麼多天,還是每天滿是新奇的把玩著遙控器和電視,我懷疑他……
根本是想把東西給玩壞吧?

我感覺額頭緊綳得連青筋都清晰可見了。

盡管說他有時讓人很頭痛,可有些時候卻也讓人不忍苛責。

“雖然這里很好,有很多有趣的東西,也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和可以隨便喝、一直喝的酒……”
廢話,那酒不正是用我的錢買的,你當然可以隨便喝、一直喝啦!

我感覺理智線差些又要崩斷了一條。

“而且天高皇帝遠,我在這兒要怎麼著,那皇帝老頭也管不著了,但為什麼我並沒有感到特別快樂呢?老是忍不住想念起和三五好友一起喝酒吟詩聊政事的日子。明明那地兒比起這里遜色許多,還沒這台……這台奇怪的箱子來得有趣,可是……可是……”

他搖搖頭,嘆了一口氣,“不知皇上龍體是否安康?浮雲仍蔽日?國土安然否?”

他心系大唐,哪怕穿越來數千年後的今天,依然斷不了對國家的關愛。

這是他在我店裡住下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聽到他開口說出對故鄉的想法。

也許,金窩銀窩再怎麼好,也不比故鄉好吧?

“你……”

我剛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被他倏然打斷——

“老闆老闆,這里怎麼這麼熱啊?快熱死我了!”
一個恍惚,他站在空調出風口處,不斷操控著遙控器,瞎按著暖氣溫度,不斷亂嚷嚷。

那些想說出口安慰他的話,這下子,全吞下了肚,升起的卻是想掐死人的心。

他媽的,這貨還真讓人不省心啊真是的!

如果說,對這貨何時徹底改了觀的話,大概就得從這事說起——

那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傍晚。

我臨時有事出門,仔細交代好了一切該注意的事項後,多次耳提面命告訴他,如果一個小時後我還不回來,他就直接關門休息,甭等了。
他就大力的拍拍胸膛,道:“老闆你盡管放心,我李某人定會等到你回來才下班的!”

他說得那般豪情萬千,我也不好拂他意,也就隨他了。

反正,到時如果等得不耐煩了,他自然會關店休息,用不著我一直囑咐個沒完沒了。

提起包裹,我隨即離去。在遠去得幾乎快看不見我那間寵物店之前,我看到他仍直挺挺、氣昂昂的站在店門前,目送我離開。

那時我在想,這位大詩人最大的優點,大概就是身高體格了吧?

辦事的路上,果然被許多事情給耽擱了。遠比預期還花上更久的時間。

本以為一兩個小時會處理好的事,結果花了五個小時才處理好。趕回店裡,早已深夜了。

遠遠,還沒到店口,我就瞧見那黑夜裡的一室明燈處,有一個人影,依然堅守在那裡……

“你、你怎麼還不關店?”我到了店門口,抬頭看著他,幾乎不敢置信……

“老闆你說什麼呢!男子漢大丈夫,自然得信守承諾的!我李某人說會等你回來,自是會等,怎麼可以自己快活自在就好?”他朗聲大笑數聲,渾厚的嗓音若洪鐘,回蕩在耳邊,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刺耳。

那一瞬間,我居然感到安心。

我想,這也許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或許,也該是時候讓他知道了……

“你等等,我給你介紹幾個人。”

我讓他站在布簾前等候。這布簾之後,一直都是他被禁止踏足之地。店裡本身就有個小房間和附設的衛生間,而電視和冰箱什麼的,該有的都有。所以,基本上他只要呆在前面這頭,吃喝拉撒睡都不成問題。因此,不曾讓他到店的後頭去過,但其實……

“你們出來吧,該是你們互相認識的時候了。”
掀開布簾,我對著里頭拋出這句話後,不一會兒,只見從里頭走出幾個人影……

“介紹你認識吧,這幾位是我們寵物店的其他員工,只是大家各自負責不同的工作。”

我伸出手掌,打了個手勢,對他一一介紹起來——

“這是來自宋朝的蘇東坡。”

“這是來自春秋時期的孔夫子。”

“這位則是……”

我還沒介紹完畢,已瞧見咱們的李大詩人已然驚呆了。

不知是哪個環節出錯,總之從某年某月某日起,據說我這間寵物店的所在位置,產生了質與量的巨大變化。

這麼說吧,它貌似時空扭曲了,因此時不時總是有來自不同朝代的古人會掉落到我這兒來。

由於目前的科學研究成果還找不到問題的症結,也無法解決的這個問題,而來自一百年後的國際科學機構也只成功研究到把替代品送回原本的朝代,無法把這些穿越來的古人,原原本本的送回去——據說,透過機器強硬送回,會導致質量的異變,所以為了讓歷史仍舊按照原本的軌跡運行,未來的國際科學機構研發了和本人一樣性情、思維和外觀的替代品送回古代,延續他們原本的生活軌跡。該死的死、該下放的下放、該落魄的落魄,沒有任何差錯。而我這塊地和這間店則被他們徵收為機構的古人收留所,是機構在現代的一個據點。簡而言之,我雖然本來是個平凡的寵物店老闆,但因著這個緣故,如今的身份是國際科學機構的通訊員和收留所負責人。

聽完我的解釋,李白仍舊保持震驚的表情,就如他穿越來的“前輩們”初聞這些話的反應一樣。

不過,我想我可以明白的。

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在老師滔滔不絕教著高數和化學時,也以為老師說的是外星語。等到我發現大家其實都是地球人時,我像我那時的表情也跟他們一樣,說不出的痴呆。

“之前怕你一時無法接受,所以一直都沒跟你說。現在我想你應該適應得差不多,該是知道實情的時候了。你們大家就互相好好的認識認識吧!”我說,卻還是看到他呆著一張臉,沒有更多的反應……

一個月後

總歸,日子還是要過的。

該適應的,就得適應。

李白他現在已經適應得越來越好,日子也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我見他能言善道,總能從善如流的唬弄人,便讓他負責前頭的生意。

生意一如往常,勉強過得去。

我也沒理會他是怎麼打理的,隨他折騰去吧!

反正,我仍舊是這間寵物店的老闆。

倒是蘇東坡,自李白來了之後,就像找到了酒友一般,兩人常一同對酒高歌,大醉一場。

二人常互相切磋詩詞和政治理念,李白像終於找到個精神寄托那般,思鄉的心情稍稍有了安慰。不過,不管他們怎麼切磋討論,到最後一定是醉酒收場。而且,往往是蘇軾那貨先醉倒。

不過,李白在現代的新生活也不全然是這樣的。

他也嘗試接觸新東西,比如說,臉書。

“夫子,這玩意到底該怎麼操作?”他生疏的拿著智能手機把弄著,虛心謙卑的向最先穿越來的老前輩孔老夫子討教。

“老夫也不甚明瞭,只知按一按這里,即可發表高見。”孔老夫子眯著眼睛,把手機舉得老遠的端睨著。

“這里嗎?”李白湊到手機熒幕前仔細研究著。
兩個人七手八腳的按著,不小心,就從“在想些什麼?”按到別人發的一張奇怪的照片上。

“唔——這是什麼?老夫的眼睛不太靈光啊……”孔老先生慢慢的拿起老花眼鏡戴上。

李白也好奇的研究著那張看不太出具體是什麼東西的照片——

看起來是個紅紅、油油、爛爛的物體……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只見那張照片的賬號赫然寫著“蘇才子”三個大字——

“哎呀,原來是東坡弟發的啊!”李白一拍手掌,隨即瞭然。

原來,蘇東坡拍了一張他自己煮的東坡肉,在網上發表他的“祖傳秘方”——哦,這當然是正宗祖傳了,如果他不是,那還有誰實至名歸?

不過呢,可能他指揮得一手好菜,但自己其實並不怎麼會下廚,所以成品外觀嘛……實在不怎麼……像樣,嗯,所以……

李白和孔夫子仍就著手機、臉書喋喋不休的邊研究邊討論著。

只聞角落裡,一道低沉的嘆息,“國無人莫我知兮,又何懷乎故都!可嘆千年後,故都猶繞吾心,夫孰不歔欷兮?”

原來是那千年後仍擺脫不了內心憂傷的屈原大詩人,正負著手發出幽幽的低吟。

唔……我想,這是不是有點太熱鬧了呢?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阿藍天天天藍
阿藍天天天藍
阿藍,天天天藍。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