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獨步獨什麼】略談特殊設定推理(下):背景與模式
獨步文化
獨步文化

【今天獨步獨什麼】略談特殊設定推理(下):背景與模式

2022-08-1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文/冒業
  前文已簡單介紹「特殊設定推理」的定義和特色,本文將介紹它的緣起背景以及特殊設定的不同模式。
  儘管在「特殊設定推理」此稱呼出現之前已零星存在符合定義的推理作品,但正式讓此子類型「顯學化」的推理作家非西澤保彥莫屬,《人格轉移殺人》和《死了七次的男人》為當中的代表作,它們光從標題已能知道採用了什麼樣特殊設定。
  科幻評論家大森望在《人格轉移殺人》書末的解說中指出,西澤的作品會加入特殊的科幻規則,這些規則純粹是為了令作品中的詭計得以成立的工具。因此,若以傳統科幻或科幻推理的角度去看待,西澤極具遊戲性質的創作風格會予人微妙且難以評價的感覺,可見大森已察覺到西澤的作品需要用一個全新的概念去處理。
  當時大森稱此為「科幻設定推理」(SF的設定のミステリ)、「獨立的規則」(独自ルール)或「特殊的規則」(特殊ルール)。後來由於有些類近作品的設定已無法定義為科幻,相關的討論便直接合拼為「特殊設定推理」(特殊設定ミステリ)一詞。米澤穗信2011年出版了以十二世紀英國東部為舞台、具有魔法元素的長篇推理小說《折斷的龍骨》。他在一次訪談中提到,這部作品是他在讀完西澤保彥的《死了七次的男人》和山口雅也的《活屍之死》等前輩的作品之後也想挑戰特殊設定推理(特殊設定のミステリ)而創作的。
特殊設定推理可以用「對象」和「舞台」兩個變項,大致組合成四種模式:
  對象
  特殊設定只存在於特定角色身上(A),
  或是整個世界都通用的普遍法則(B);
  舞台
  故事發生在一個不同於現實的異世界(C),
  或是與現實相似但添加了特殊設定的混合世界(D)。
  當中最流行的模式為AD(特殊設定只存在於角色身上,且舞台是個混合世界)。大部分角色都是普通人,只有部分角色擁有特殊能力,多數是偵探或偵探助手,譬如遊戲《逆轉裁判》的綾裏真宵擁有通靈能力。也有些是兇手擁有特殊能力,像是西澤保彥的《瞬間移動屍體》(瞬間移動死体),或者雙方都有,比如方丈貴惠的《時空旅人的沙漏》。
日本新銳推理作家方丈貴惠的「龍泉家一族」系列中,
《時空旅人的沙漏》與《孤島的來訪者》都屬於與現實相似的混和世界中,兇手有特殊能力的設定模式。
  另一種較為普遍的模式為BD(特殊設定是普遍法則,且舞台是個混合世界),比如白井智之的《晚安人面瘡》就講述一種叫「人臉腦瘤」的怪病,該病徵就是普遍法則。台灣也有新日嵯峨子的《言語道斷之死》系列,講述日治時期台北同時存在台灣和日本妖怪的大亂鬥狀態。
  AC模式(特殊設定只存在於角色身上,且舞台是個異世界)聽起來很罕見,但其實不少。森博嗣的《女王的百年密室》的世界雖然是個異世界,但主要的特殊設定都在特定角色身上。米澤穗信的《折斷的龍骨》也屬此模式,雖然背景是十二世紀並且包含歷史事件如維京人的侵略,但米澤本人亦明言此作其實更接近奇幻類電玩遊戲。《折斷的龍骨》雖然有魔法,但系統性並不是很強,比起普遍法則反倒更像不同角色擁有的特殊招式。
  BC模式(特殊設定是普遍法則,且舞台是個異世界)其中一位最具代表性的作家是北山猛邦,他的出道作《鐘城殺人事件》故事發生在「後末日」氣氛強烈的「鐘城」,主角偵探南深騎原是個幽靈殺手,受少女的所託清除地下城的「人臉」,卻遭遇密室殺人事件。但北山作品最特殊之處,在於雖然在異世界,卻幾乎必定有運用普通物理法則的詭計。換言之,特殊設定一方面可以減低構思新詭計的難度,但另一方面亦能製造出難以判斷兇手是利用特殊法則還是物理常識去犯案的模稜兩可狀態,增添謎底的不確定性。
  以上只是粗略分類,也有作品是ABC模式(既有超能力又有特殊物理法則)或ACD模式(像是「異世界轉生」等現實世界和異世界同時存在的情況)等更龐大複雜的設定,受篇幅所限就不一一詳述了。
  最後在文章收結,我想留下一道讓人反思的問題:《館系列》作者綾辻行人去年曾在推特表示,他覺得「中村青司的館」廣義上也算特殊設定。大家覺得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獨步文化與推理御貓Bubu,致力出版好看的小說: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