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北海道的白雪,就包容她的任性

2022/09/04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愛北海道的白雪,就包容她的任性
1
「下下下次旅行想去哪裡?」P看著電話。
「又要想?好麻煩,不想動腦筋,有甚麼可以選的?」我也看著電話。
「日本國內的都可以選。」
「嗯⋯⋯我想想看⋯⋯北海道吧。」
好吧,我承認這一點我是有點從眾的。我喜歡大家都喜歡去的北海道。
上一篇是沖繩,今次是北海道,北海道和沖繩一樣,也是一個神秘的地方,因為他和沖繩剛好相反,不知道為什麼,想不到去那個地方旅行的時候就會想去的地方,它總有神秘的魅力。
最開始到北海道就有這種感覺。
還記得那年夏天,我考車牌的原因是為了要取得國際牌,好在北海道自駕遊的緣故,這個不是說是P迫我的,雖然這的確是真的。
「幫你報了考駕照。」
「為什麼?乘車就好了。」
「我有安排的啦,先去考。」
結果考完後,怱怱忙忙的又拉我去換了國際駕照。
北海道的夏天是那麼清爽和涼快,那年夏天是去富良野。
然後第二年,食髓知味,冬天去函館,還記得當年其實駕車經驗很少,在日本自駕遊還是第二次,而在雪地駕駛更是第一次。
車子是完全陌生的,由千歲機場出發,駕車去函館,預計要三四個小時。
從來沒在雪地駕駛已經很害怕了,當年GPS也不是很先進,手提電話還未有隨便可以上網查Google Map 的年代,迷了路,駛到了一處甚麼也沒有只有廣闊一片白茫茫的雪地。
到了上高速,又上錯了,結果要在最近的下個出口(已經在十幾公里開外了)折回。
中間停雪時還傻傻的在其中一個SA吃午飯,看雪山。
「很壯觀呀。」P指著遠在天邊白嵦嵦的群山。
「快拍照快拍照!」我還拿起當年還是最新款的GF1在狂拍。
我們都沒有想過下午剩下有陽光的時間不多了。
當時很大雪,雪下得像傾盆大雨,又像有人正在天上做除雪工作,大把大把的雪扒下來。
一片雪花不會擋著視線,成千上萬片就會。車子關緊了窗,開了暖氣,只剩下引擎聲與外面狂怒的風雪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從車裡看出去,高速公路上,除了雪,竟然連路也看不見,只有一片白,和在車前無窮無盡、不停湧現的片片雪花。
路上沒有參照物,抬頭沒有照明燈看不見路牌,俯看不見地上的標誌與行車線,天上天下都是白色。
前方只有剛好有車子而且距離足夠近時才看到兩點怱明怱滅的小紅燈。這兩冷盞小燈就像雪海的燈塔,不敢與它離太遠,生怕它一去不回。
在車上,雙手握著方向盤好像掌握所有,但是車子就是怒海中的孤舟,你只有依靠緣著路旁圍欄上面僅僅看到的反照出自己頭燈光茫的反射燈來確定自己還是在路上。
而這些反射燈,只有在你駛到 50米、不、20米內才看到,這就是當天的能見度了,只有不到一個籃球場的能見度。
去到函館已經入黑,冬天暗得很快, 四五點基本上天就全黑了,大風雪再加上沒有太多街燈,想起當年的時候真的很好笑,兩星期的北海道雪地之旅沒有發生甚麼大意外也算是萬幸了。
好了傷疤忘了痛,日子一久,就想念起白雪的浪漫。
2
今年又去北海道,已經是不知道多少次去了(P說是 17次!),這次去的原因主要是去參觀北海道白老町的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最開始的時候是想看特別展 「與《黃金神威》共步——杉元佐一與阿希莉帕之旅的世界」,已經想去幾次了,一次是剛好遇上了休日。(要小心,休館日是在星期一!)另一次是因為COVID太嚴重,沒有開館。
這次看到星野有界系列的新溫泉旅館落成,而且就在UPOPOY旁邊,因利乘便就計劃過來看看,這次旅程是二月尾的時候,天氣算是整年當中非常寒冷的時段。
P在飛機上搓搓手 : 「希望這次下大雪就好了,最近天氣有點暖,看不到雪就有點美中不足。」
飛機在高空的時候在雲層看不見實際的天氣,靠近了青森海的時候已看到有點雲層,到了快降落時終於看到了雪,P也開始興奮起來。
一步出機艙門就湧進了屬於北海道的清轍又寒冷的空氣。
雪下得有點大,路上兩旁的積雪像高級奶油蛋糕上奶油,前往苫小牧魚市場的途中兩旁都是白茫茫一片,P也要特別小心駕駛。
大雪稍停,天空一片澄藍,像洗得乾淨清爽似的。
苫小牧的海鮮みなと食堂,是極少數我們會重去的「景點」,剛好和沖繩的魚市場完全相反,那邊的東西非常好吃,也完全對我們的口味,貝類。
市場看起來很樸素,有點像普通街市的樣子,裡面有很多餐廳,第一次去的時候差點走錯了。再去就認得了,紺色的暖簾很好認,門口的黑板手寫滿了菜名,樸實無華,卻很有風味。
活ホッキ貝(北寄貝)在苫小牧很有名,有著「說起苫小牧就想起ホッキ貝」的說法,說起來旁邊還真的有一間ホッキ貝資料館,所以必須單叫一份刺身,沒商量。海膽配蟹再來一個海膽配いくら,兩個海鮮飯,讓我們感謝大海帶來的美味。我在年少時並不吃海膽,覺得味太濃,又有怪味,年紀漸長,才知道新鮮高質的海膽是不同的東西,就算在東京,我們也不太會吃,只有在盛產海膽的地方或高級壽司店的海膽才吃。如果你不喜歡吃海膽,原因可能和我一樣。與其吃十次有尿躁味的海膽,不如吃一次好的。
午飯後出發前往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是國內第一個以愛努(アイヌ)民族為主題的自然公園,主為分做愛努民族博物館及國立民族共生公園兩部分。UPOPOY在愛努語中的意思是歌的意思。
說起アイヌ民族,是一個非常長的故事,因為上年偶然看了一部非常熱門的漫畫「黃金神威」,漫畫本身對アイヌ文化做了相當的考究,描寫刻畫也很細緻,忘不了一臉天真的愛努少女逼男主吃松鼠的眼球和腦袋的畫面,漫畫的前半都像愛努人版本孤獨的美食家,讓你見識在冰雪連天、自然資源匱乏的愛努人一道又一道匠心獨運的菜式。看完漫畫後感到很有興趣,也看了一些資料,這次也想特地過來看看。
愛努民族是日本列島北部周邊,特別是在北海道的原住民族。
愛努民族擁有不同於日本本土的獨特的文化,語言也是以「愛努語」為主,你有想過為什麼北海道地名為什麼總是怪怪的?日本其他地方名漢字也總能猜到一點點意思。那是因為北海道的地名原先是愛努語,先有了讀音,再找假名記下去,配上漢字,以札幌為例,漢字是沒有意思的,但是讀音在愛努語來說,意思眾說紛紜,可能來自於阿伊努語詞句「sat-poro」(經常乾燥/乾燥而廣闊)。
至於黃金神威這部作品的名字,愛努人的信仰是原始的萬物有靈論,有著認為自然萬物都存在靈魂(kamuy、カムイ、神威)的「精神文化」,存在於人類周遭的各種生物及現象之中,會對人類發揮重要作用、帶來強烈影響的,就叫做kamuy。愛努民族認為kamuy無處不在,總是守護著自己。例如,動植物及火、水、風、山、河等也是kamuy,kamuy以肉、毛皮等在地產品的形式,來到人類的世界。漫畫黃金神威中「黃金カムイ」就是指蘊含在黃金裡面的神明、靈魂、神力、影響力。有趣的是,カムイ不一定是善良的,也有邪惡的カムイ(如吃人的熊),人與カムイ之間的關係也不存在高低之分,人不需要無條件服從或獻身,如果做了應做的東西而カムイ沒有回報或回應,人甚至可以譴責衪。
UPOPOY民族共生象徵空間面積很大,坐落於白老町,依著國有林和Poroto湖而建,Poroto湖在愛努語中有著「大沼澤」中的意思,長約4公里。湖畔有露營區,我們去的時候看到有人在凍結的湖面上冰釣。
3
國立愛努民族博物館的外觀十分現代化,放在東京的美術館群中也沒有違和感。展品很多,有互動式的展品,也包括了愛努民族衣食住行各方面,大家可以對照黃金神威中外主角的服飾打扮、使用的武器工具等。大家如果有看過漫畫的話,一定也會對愛努人野外求生技能、打獵及飲食習慣等感到相當有趣,在這裡都可以與漫畫中的內容相互印證。
印象最深一處,展示了現今愛努族人的故事,有些在漁業工作、有些從事山林業。
P :「咦!原來現在還有愛努人?」
展覽告訴我們愛努民族並不是逝去的歷史,愛努人在苦苦努力後終於爭取到正名,他們不是任何國家的附屬,也不是比其他民族次一等,而是有著獨立而悠久的歷史和別樹一幟的文化,今天,在平等的機會下與日本人一起在這塊土地上工作生活,不受矮化、也不受歧視。
參觀完後,我們去了體驗交流大廳,看由愛努人演出的傳統藝能表演,表演非常精彩,包括了傳統的祭祀儀式、傳統舞蹈及樂器演出等。我們這次看的傳統舞蹈是白老・阿寒一帶居住愛努人的鶴の踊り,模仿白鶴親子的叫聲和動作。不同日子來到甚至可以看到其他地區愛努人的舞蹈表演,讓你每次來的時候體驗也不盡相同。
從體驗交流大廳步出,天氣很好,而且剛下完雪,天色湛藍無雲,環境優靜,一大片白嵦雪景,拍照的時候像自動打了燈,非常好看。
沿著結了冰的湖邊走,走到接近國有林的方向就是愛努人傳統的コタン(村子),也就是チセ(房屋)聚落,愛努人會在容易取得食物和食水,而且沒有自然災害的河川旁邊使用丁香及水曲柳等木材興建チセ群,方便捕魚及採集植物,這裡沿湖興建似乎也是有這個隱含意義(也不排除單純為了好看的原因)。
不同チセ裡面可以讓訪客體驗愛努傳統生活空間的區域。 除了參加或觀摩儀式及參與活動之外,還能學習愛努語、試穿民族服裝拍照留念。因為沒有很多時間(也不太會試新事物)簡單逛逛,一有工作人員出現我們就走了。
4
酒店就在附近,車子的話,一分鐘就到。對了,也是星野,這次是星野的界系列,界系列定位是具品質的小型溫泉旅館,質素會比較好一點,而且新開業,設備各樣也可以期待(沒有期待沒有失望,唉)。
這是當時最新的酒店, P對新裝修的酒店情有獨鍾,總是要去住一下開箱。
如果你有看上一篇文章你知道星野其實通常不是我們的首選,但是這間酒店一來是新的,二來也很近民族共生象徵空間,所以我們就選擇了住在這裏。
到達後立刻感受到星野集團控制成本的威力,職員們很年輕也很努力(也長得順眼),但是人手不足,有些地方真的有被待慢的感覺,被待慢的閥值與付出的成本及期望有關。而這被待慢的感覺在星野系列中挺常出現的。
房間內裝不錯,裝修也刻意做了很多愛努民族的特色設計,牆紙使用了愛努人刺繡的花紋、牆上的掛飾是愛努人船漿的木雕、桌子是模仿チセ屋中火爐設計,房間中還有幾條蝦夷山櫻支柱(裝飾),蝦夷山櫻是愛努人很重要的天然資源,例如會在接補物品時用來補強,以及當作makiri(小刀)的刀鞘使用(看過漫畫的應該會有印象)。
酒店還有一個比較出名的溫泉,叫三角溫泉,外觀很有特色,而且職員也強烈推介。
P一進房已間準備換衫,然後蹦蹦跳跳的跑去浸浴。
過了一會。
我:「咦,這麼快回來?」
據P所說,她浸了大概五秒就就走了。
「為什麼?」
「因為浸溫泉的地方大概只有雙人床大小!!!」她指著房中的床說。
「外面看來真的很大啊。」我從窗子望出去。
「三人全裸坐在只有雙人床大小的溫泉中六目交投,太尷尬了。浸了幾秒就跑出去了。」P氣得直跺腳。
老實說,有些地方的貸切風呂甚至我們第二晚住的旅館的私人風呂還比這大。
晚上用膳的地方又是表現星野成本控制狂魔的地方,它很努力的打造出全部個室的感覺,地方小、通路窄、光線不足,結果造出了一個迷宮,真的是玩密室逃脫的迷宮,沒有指示,處處一樣,沒有房號,九曲十三彎,來的時候有人案內還好,走的時候沒有人理你,我們真的在裡面迷路了。
食物方面,重點放在打卡上面(像之前說的小溫泉),給你一直伴餐的兩隻小陶熊、雙人份的前菜、刺身、吸物都放在了一隻大小木船(小大木船?)中,加強了視覺衝擊。食材也用上了魚牛蟹等讓你不覺得寒酸。對於首次光顧或很少旅遊的客人來說也許是不錯的體驗,但是對我們來說每樣也差一點,感覺是用高一點價錢在比較好的連鎖餐廳吃上一餐,這樣有必要山長水遠去北海道嗎?你會為了吃地道的漢堡包專誠去美國吃十大餐廳之一的McDonald’s嗎?還有一個非常失當的安排,就是晚上和早餐都沒有安排可以看到外面景色的房間,也就是坐了兩次「黑房」,這是非常不能接受的,就算客人再多,至少也要安排一餐讓客人坐在能看到景色的坐位,這是有名旅館必定不會犯的錯誤,要不是安排入坐的人走心就是SOP中沒有安排,都是罪無可恕的過犯(可能有點誇張了,但是景色確實包括在服務期待裡面)。
一般來說,第二天還可以預約一些活動,這個是星野界酒店的特色,以前有些酒店會有當地特色地方的表演,例如你去青森的界的時候,會有三味線的現場表演,去熊本高天原的星會有講述日本神話故事的能樂表演等等。
這個星野酒店也有一些特別活動,就是給你一些愛努人的傳統花卉及草藥乾花等等讓你做辟邪護身符,也是⋯⋯挺特別的,不過做了之後不知有什麼用就是了,而且這個護身符最巧妙的地方就是其實裏面的花很漂亮,但是包成護身符之後就看不到裏面的乾花了,只看到外面磨砂白色的紙(還有界的LOGO),也沒有香味,回家不知應放在哪裡,唯一希望真的有避邪保安的作用(笑)。
5
如果你有看上一篇小文的話就會知道,我們第二天一般去比較好的地方及酒店,重點活動安排在第二天。本身計劃中午去一間米芝蓮三星級的餐廳,再去二世古的一間酒店住一晚,酒店有一個很有意境的名字,叫做「坐忘林」,第三天早上就在二世古滑雪,再回東京。
可惜,P的願望上天收到了。
「希望可以下很大的雪!北海道有雪的話漂亮很多!這次去滑雪,不下雪怎麼滑呢?」
P一邊旋轉一邊讚美著下雪的北海道。
可是。
那一天,人類終於回想起曾經一度被大雪所支配的恐怖,還有囚禁於雪中的那份屈辱。(進擊的OO)
第二天的早上。
「北海道遭遇了罕見的大風雪,客人要去哪裡呢?謹記檢查交通安排。」
我們看一看高速公路的情況,很慘,一條條黑線還有一堆打了紅交差的白點,果然是封了很多條高速公路,原本我們應該從室蘭那邊過去二世古,路程會比較快,而且也是中午餐廳的必經之路,但是因為封路的關係,我們根本去不到那邊。
「打電話取消午餐吧,現在根本沒可能趕到去。」
很遺憾,那個是期待已久的餐廳,半年前已經預約。
踏上了暴風雪的旅途,預計去到旅館需要五六個小時,比原先的時間大概多了兩倍多,所以我們事不宜遲立刻出發,先從酒店上高速公路,往札幌那邊出發,再從小樽那邊往南前往二世古。
本身路程已經長了很多,GPS完全不給力,車上的GPS是錯的,千辛萬苦跟著去到某個湖的時候那邊在冬天本身已經封路了,所以又要折回另一個地方再從高速公路前往札幌。途中還要電話、電郵與旅館聯絡,不愧是高級旅館,立刻幫我們確認了路線,也給了我們詳細的指示。
跟著指示還有Google Map 到了札幌再前往小樽,但是因為大雪關係小樽那邊的IC也封閉了,我們只好在開始行普通國道,再前往俱知安,國道上車子慢,天氣、路況又差,特別是最後進入二世古時天色已經慢慢變暗。十一時從白老町出發,去到二世古時已經快五點了,中間幸好沒有停下來吃午餐(參考之前的經歷)。
總算在天黑前趕到了,又餓又累。
旅館的身影在雪中現身。
6
「坐忘林」,被喻為人生必去的五間高級旅館之一。
旅館四周的積雪很厚,大風雪也沒有間斷,從大窗外望出去,好像到了世間某個孤寂的角落,有種寂寥的感覺。
看著風雪中的搖曳得像呼吸一樣的樹林,確有「坐看雲起時」的禪意,坐忘林的名字改得倒也貼切。
前往房間的走廊很長,中間既有畫作又有窗外雪景,好像行不完的畫廊,而且建築採用了迴遊設計,職員建議我們用餐時可以往另一方向行,以便欣賞更多景色。
一進房間,我們就選定了它作為往後新家的基本設計了,大器沉穩,又讓人舒適放鬆。
從大窗望出去,以為外面是雪地,職員請我們看看樹幹和樹枝,說那其實是一棵樹的樹頂,外邊並不是地面,所以千萬不要從窗子走出去。
房間很大,很多設計也非常貼心,特別是像一大塊黑色原石挖空的私人露天風呂很有氣氛。在零度以下浸泡露天溫泉,看著外面雪花紛飛,泡久一點頭髮也結冰。大概未到六時,天色慢慢暗下來,悄悄變成了令人看到都會感到微醺的紺青色。
晚餐的時候,旅館知道我們經歷了很長的車程,還特意為我們安排了一間獨立角部屋房間,可以從兩個落地大窗欣賞晚上雪景。
料理很有特色,也發揮了很多創意,意想不到的烹調手法,風格特別、統一。
有時候會覺得你會從一間酒店的風格,例如採用的餐具,烹調手法、選擇的色彩等等,如果你能夠從裏面區分出與其他酒店的分別,那麼他就會算是很成功的酒店了。一般和式料理會採用主要暖色調表現,像坐忘林這種大膽使用黑色的手法很少見,風格也很強烈鮮明。
晚上專誠在房間設定鬧鐘,準備迎接2022年2月22日22:22分,到了時間不斷拍照然後小聲大叫,過了幾秒才發現是當天是 21日。
「不要緊,明天再拍就好了。」
「明天這個時間已經回到了東京,又有甚麼特別?不想在平凡的地方過這個特別的時刻!哼!」
我反白眼到了小腦的位置。
7
第二天的早餐有驚喜,我們其實不太喜歡吃和式早餐,所以如果旅館有和式和西式選擇的話我們通常會選擇西式早餐,但是其實不是很多酒店提供西式早餐,也只有極少的日本人會選擇西式早餐,如真的有西式早餐的話通常也不是很好吃,但是坐忘林這個西式早餐顛覆了我們的想像,擺盤精緻得像高級酒店的Afternoon tea,是非常高質素的西式早餐。
從坐忘林出發的時候已經看得很清楚交通的情況,又向職員查詢,特意違反常規,早了半小時(10:30)左右就慢慢出發,一般來說我們沒有坐到11點也不會Check Out,但是天氣實在變得太差了,所以只好提早出發。
什麼在二世古滑雪的東西都全部取消了,P心心念念的雪景都看過夠了。
甫上車就直接前往機場,我們晚上6:00的航班前往東京,七個鐘應該沒有問題吧。
大家也知道,其實二世古與千歲機場不是真的遠得那麼厲害,但是到了半路,終於收到航班的消息,我們最不想聽到的消息,航班因為風雪關係取消了,P很厲害,立刻果斷訂了其他航空公司的航班,千辛萬苦訂到了,但最終都是取消了(會取消就不要拿出來賣吧,難道全個機場就你可以起航?你穿梭機嗎?)。
考慮過乘新幹線又考慮過乘船,但是這樣鬼天氣,交通完全停擺了。
沿途風雪很大,高速公路的話,兩三小時應該去到的路程,最後竟然真的到了差不多六點才去到機場,原本的航班就算能飛也趕不上了。
「趕不上就算了,住一晚酒店,明早再回去。」我。
「糟了,機場附近的酒店都已經滿了。」P。
「不要緊,我記得機場裡面好像有浸溫泉的地方,說不定有宿泊的設施。」我。
「早就FULL了。」P。
「那晚上要睡機場了!?」我。
不知為什麼,有點困擾又有點ワクワク的感覺。
8
那一天是2022年的2月22日,算是非常容易記的日子,也是千歲機場遇上了歷史以來罕見的大風雪,看來P這次的許願太厲害了,非常多航班受影響,而滯留的旅客亦十分多。
到了機場前,P的神色凝重。
「怎麼了?」
「機場不是廿四小時的,晚上如果關了,不知會不會趕走。」
但是到了機場,我們就放心了,滯留的旅客幾千人,不可能把人全都趕到冰天雪地吧。
我們四處找尋過夜的地方,原本四樓的溫泉設施外面已經堆滿了人,年輕人居多,三三兩兩的佔了位置,像花季賞花一樣,大家都靠的緊緊的。一來是疫情考慮,二來因為不想跟人逼。後來又去了幾個地方,有候機區域的等待區,那邊近便利店、洗手間,又有充電位,但是人更多,而且沒有躺平的空間。去了三樓已經關門的用餐區域,沒有人,乾淨,位置也多,但是沒有人這一點很可疑,日本人通常都愛扎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肯定有問題。
最後,P眼利,終於找到了一個在大堂的沙發位置,對,就是那個有幾個大型顯示板、詢問處的中心區域。沙發與沙發之間有相當的距離,可以坐,可以睡,算是不錯的位置!
日本的機場也很好,晚上也是燈火通明,又有保安巡邏,感覺像一個普通的商場,只是沒有店鋪營業。
到了大概九時,機場把三樓餐飲區封了,也把原先在餐廳外面沙發的人趕走了,幸好我們沒有待在那邊,果然跟著扎堆沒有錯。
接著我們身處的機場大堂開始了人頭湧湧,人們從四方八面湧來,但是日本人為主的人群嘛,很安靜,坐在二十米開外的我們甚至沒有注意到人群聚集起來,在沒有指示下,人群慢慢自動變成了人龍。
P : 「你也去排吧。」
「都不知要排甚麼?」
「你忘記了第一原則嗎?」
「嗯⋯⋯」
我過去融入了人龍,果真如此,不久人龍越來越長了,幸好有P的無上智慧。
排了一陣子,一隊身穿防護服的員工走出來。
「不是要檢測吧。shit⋯⋯」
然後又有更多人出現⋯⋯開始準備派發物資。
我排在隊中左看右看,人們都表現的很正常,有些還有說有笑,沒有一個人抱怨滯留或排隊的安排。
派發的物資包括了用來鋪地的膠墊、睡袋、兩支食水、罐裝麵包以及能量棒,大概是常備的防災用品。
我們訂了翌日早上9:00回東京的航班,P這次祈求明天不要下雪或至少讓飛機起航,她要看的雪已經看得很夠了。
我們特意在2022年2月22日22:22拍了一張合照,果然在不平凡的地方度過,永生難忘。
在沒有人的洗手間簡單梳洗後,我鋪了地鋪,穿了睡袋,睡在地上,沙發留給了P。地磚很硬,但是鋪了地墊再加上睡袋還好。地面、睡袋都很乾淨,罐頭麵包很可愛,決定帶回家做紀念。咬了幾口能量棒,喝了口水,看著關掉的大螢幕,沐浴在沒有關掉的照射燈中沉沉睡去。
在機場裡睡覺不是第一次,但這樣睡一整晚也是挺好玩的。
早上六時醒來,整個機場也沸沸揚揚了,大家都準備登機。我們一邊買手信一邊關注航班情況,在北海道我們只買兩款手信,六花亭的マルセイバターサンド(但這次吃太多,未來一兩年都不用買了。)和某牌子的湯咖哩(試了大概十款左右,只有這款我和P願稱它為最強!)。
看普航班顯示屏像看股票般專心,終於在延期又延期後, 9:00的航班,到了11點終於可以登機了。但是登機也不是100%安全,也有可能因為風雪變化而不能起飛,我們坐在機上看着機艙電視映照外面的跑道及出面的風雪情況,白茫茫一片,風雪稍止,給了機場一個喘息的機會。
椅子傳來了熟識的震動,窗外的風景也慢慢移動,飛往東京的航班終於起航了,我聽見了零落而輕微的歡呼聲,我跟P擁抱一下,雙視而笑。
「你下次許願時,許願世界和平就好。」
9
後記
回到東京也不是旅程終點,因為我們是從成田出發,但是回程的時候最快可以回到東京的客機是飛去羽田的,所以飛到羽田之後我跟P走兵分兩路,我先回家處理家中三隻貓主,然後P就要從羽田乘車到成田,再從成田駕車回去家裏。
沒錯,因為我們通常是從家裏自己駕車到機場,為什麼不乘車呢?因為乘車其實會比較花時間,逼車也辛苦。
回到家裡的我,看著一片狼藉、像被洗劫完的屋子,貓主用行動表達了牠們的不滿,沒有放到很好、全新未使用的茅乃舍高湯湯包全遭毒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晚成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