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蘭夫婦的婚後日常4-當月尊不在的那些日子
希望全世界的貓貓都幸福快樂
希望全世界的貓貓都幸福快樂

蒼蘭夫婦的婚後日常4-當月尊不在的那些日子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時序是兩人成婚後沒多久,還未有孩子。
---------------------------------------------------------------
極北境地近傳有凶狠邪祟作亂,居住在此的月族子民已有百餘人受害,或被傷或被擄,與群臣商議後,東方青蒼決定親自出馬去收拾那邪祟。
“放心吧!家裡的事我會打理好的,也會照顧好我自己,大木頭你不要有任何後顧之憂,安心征戰,等你回來我做鮮花餅給你吃!”
“若有事可找巽風商量,還有…….”
“知道了,知道了!大木頭,你可別小瞧我,我不只是你的妻子,也是這蒼鹽海的月主呢!”
就這樣,縱使小蘭花很有自信,東方青蒼仍有千百個不放心,但外頭觴闕已來提醒,”尊上,該啟程了!”
東方青蒼也只能牙一咬,用力抱了抱小蘭花後放開,果斷轉身出發。
月尊大人不在,寂月宮大小事由月主安排操辦。朝臣每日上奏的摺子小蘭花也得處理,她看得懂又知道怎麼做的便自己批了,看不懂的她就去請教巽風。
只是奏摺的量實在太大,她今天都已批了四個時辰,未批的奏摺卻還是遠遠超過已批的。
“沒想到大木頭平常的工作量居然那麼大,看來以後我得多幫幫他……”小蘭花甩了甩拿筆的痠手,繼續奮戰。
批奏摺倒還不是最令小蘭花困擾的事情,最困擾的竟是每日的大殿議事。先不說議事時群臣七嘴八舌,有時還會爭執起來,此時小蘭花必須居中進行調停,幸好這個部分,巽風十分幫忙。但議事必須早起這件事,巽風便幫不上忙了。以前東方青蒼都是議事完回來才喚她起床喝他晨曦接好的朝露水,現在大木頭不在,她不僅沒朝露水喝,也不能睡懶覺,起床也沒辦法一睜眼就看見他,有時甚至想到隔天必須強制早起,晚上還會失眠,就像現在一樣。
“原來我竟是這麼依賴大木頭嗎?也不知道大木頭現在怎樣了……好想他啊~”
東方青蒼離開已半月有餘,巽風發現小蘭花每日臉上都掛著黑眼圈,還勸她休息幾日。小蘭花也只是故作精神搖搖頭,“我沒事!”
才怪!她有事!有事的很!她好想她的大木頭!想他趕快回來!她想要每天早上都被他身體力行的叫醒,喝他餵的朝露水,在他批奏摺時躺在他的腿上看話本…….”大木頭,都半個月了~你怎麼還沒回來啊……”
今日傳令兵來報,大軍不出三日即可凱旋歸來,小蘭花聽了很高興,蒼白的小臉總算有了久違的笑容。
夜晚,外頭忽然風雨交加閃電雷鳴,大半夜過去,也不見停歇。小蘭花原本已睡下,但做了噩夢,又被一聲特大的響雷驚醒,她向來最懼打雷,又加上噩夢殘留的餘悸,此刻把自己整個人都蒙在被子裡發抖。一聲雷響,她能多抖好幾下。
突然,她覺得包覆著她身體的那件棉被,彷彿被另一件更大的棉被覆蓋住一般,讓她感覺就像是…..被人抱住。熟悉而溫暖的氣息透過棉被穩定有力的傳來,她害怕失望,不敢先多想,只怯懦的偷偷撥開被縫一看,便確認是那雙令她朝思暮想的眼睛,“怎麼把自己蒙在被子裡,做惡夢了?”東方青蒼有些好笑地看著把自己包到只探出一顆頭來的小蘭花。
眼圈紅了,又怕是幻覺還不敢哭,咬唇忍著。多日來心心念念卻不得見的人,此刻竟出現在眼前,小蘭花顫巍伸出一隻手,輕輕捏了捏眼前人的臉頰,小心翼翼的問,”你、你不是幻覺吧?”
東方青蒼握住了她捏著自己臉頰的手,改放到唇邊,帶著小蘭花的小手用食指跟中指微頂自己的嘴角上揚,”妳說呢?”
臉頰的溫度是真的,微笑的角度是她親手調教,棉被瞬間被拋棄,小蘭花如箭般撲向東方青蒼,一頭鑽進溫暖懷抱彷彿再不出來,眼淚終於肆無忌憚,傾巢而出。
東方青蒼大掌拍背輕撫,想讓小蘭花就這樣哭個夠,卻又想到自己身上還帶著外頭的雨水及連日的血腥氣,想哄她放開,讓自己先去沐浴,誰知懷裡那朵小花一聽,手收得更緊了,”不放!說什麼都不放!”彷彿怕一鬆手,一切化為夢幻泡影。
後來「談判」的結果,就是她像只樹獺一樣巴著,被東方青蒼抱著一起去沐浴,結束後再抱回床上。樹獺卻還是不下來,只好就這麼抱著躺下,重新蓋好被子,懷裡的人兒這才滿意地扭扭身子,換成了平時抱著他的就睡姿勢。
人是不哭了,但絮叨起來重重的鼻音,氣也時不時的抽著抽著。
“不、不是說三天後才回嗎?”
“本座是何人?那邪祟自知再掙扎也無用,便提早束手就擒了。”東方青蒼淡淡帶過。
卻未說他夜觀星象,知道今晚寂月宮必有一夜的大雷雨,想到小蘭花最怕打雷,才強行走了險讓戰事提早結束,留觴闕收尾。
“大木頭,我、我好想你…….原、原來你每天都要批那麼多公文,聽、聽那麼多人說話,決斷那麼多事情,還要給我接朝露水…….睡前也沒人聽我說話…….聽說你要回來了,我、我把鮮花餅的材料都準、準備好了…….”
小蘭花一一細數,講了好多,東方青蒼靜靜聽著,有時笑,有時皺眉,修長手指若有似無替小蘭花順著她多日來無心梳理的萬縷青絲。
“很抱歉,讓妳等了這麼久,下次不會了。”東方青蒼氣輕如羽,心想著,下回不管去哪,還是帶上她吧!
“還有大木頭…….我跟你說啊……昨天早上議事的時候…….”小蘭花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只剩均勻的呼吸聲。
“睡吧!我在。”
外頭依然風雨交加,但這回小蘭花終能一夜好眠。
夢裡,雲夢澤風和日麗,東方青蒼買了一朵花,正給她簪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