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人間||第4章:在劫難逃

2022/09/2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羽占星,妳可有為自己算到這一劫?」
「說話!」齊踏雪粗暴的將羽占星拉近自己,一臉想將她碎屍萬段。
「是 …… 」羽占星極盡絕望的回著。「羽氏全族皆是精衛後人,與天俱來占星天能,今晚的星象所示羽氏全族都已知曉。」
「羽氏有族規,所占之結果只能由祭司一人所說,對嗎?」
羽占星聽到這句問話,整個心涼透了,原本她心裡還存著一絲期望,期望齊踏雪會念著自己的氏族為齊氏效力這麼久的情份上放過她們一族,但看來齊踏雪殺心已起,羽氏一族在劫難逃了。
她帶著對齊踏雪的失望和自族的愧疚閉上眼點頭回應。
齊踏雪嘴角微揚逼問著。「所以只要滅了羽氏全族,那這個天象就無人可知,正星歸不歸位這件事也再無人知曉對吧!」
當然不是,天機何以能洩漏。
羽占星守住最後一段天機沒說出,只是無聲點頭回應著。
她知道一切都無法挽回,齊踏雪已被權力和私慾蒙蔽了心智,她倒想看看待最有那段神跡出現時,齊踏雪會有發瘋狂。
天不可猜更不可抗,就算她機關算盡,但永遠算不出天命。
她多想看到她拚盡一切,最後還是成空時的狼狽,但她是看不到了,她知道她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羽氏全族,悲痛的心情化為淚水,順著眼眶滑下。
「羽占星,妳可有為自己算到這一劫?」齊踏雪嘲諷的問著。
「羽氏深受天命,只為天下蒼天所卜,不可為自己而卦,但我知道今日我與我們羽氏都難逃一死,我只求少主能答應我一件事。」
「妳認為妳現在還有能力與我談條件嗎?」
「我知道我與羽氏全族今日都難逃滅族之劫,但我女兒羽日曦年幼,根本威脅不了少主,望少主能看在我們羽氏這百年來為齊氏效力的份上,放日曦一條生路。」
「笑話,我能留一個危機在身邊嗎?她可是羽氏之人,擁有占星卜算的能力,如果等她成年,占出今日的結果,那我不就是放虎歸山?」
羽占星也知齊踏雪不會這麼容易答應,但為了羽氏最後一絲血脈,她想再做最後的努力。
「少主如果今日要滅羽氏,我們羽氏的確無力反抗,但如果中原羽氏全族滅絕,黃沙絕地的羽氏定會感受到變故,難道少主不怕黃沙絕地的羽氏前來中原向齊氏討個說法嗎?」
齊踏雪聽到黃沙絕地這個名詞,原本殺氣騰騰的眼神突然一絲變化,參雜的一點猶豫。「妳是在威脅我?」
「羽占星不敢,占星只是說出可能的結果,古王族白澤楊氏與羽氏不但是姻親更是世交,黃沙羽氏與中原羽氏雖已百年沒有來往,但羽氏深受天命,任何一點變動都會讓兩地的人有所感應,我們感受的到黃沙羽氏的存在,他們也感受到我們中原羽氏的存在,如果今日中原羽氏一個活口都不留,那黃沙羽氏怎能不來中原探個究竟,到時連同古王族楊氏都前來中原,那難保齊氏的王位不會有變化嗎?」
她深知齊氏對古王族楊氏的俱怕,之所以這幾百年黃沙與中原夜族不來往並在古書記載上將夜族從黃沙遷移的事情黑說成白,不就是王位與權力對於齊氏太過重要。
「楊氏從未踏入中原半步,誰知道楊氏到底還存不存在,我們齊氏在中原掌管夜族百年,我們會怕那個連有還沒有的楊氏?」齊踏雪雖嘴上說的氣滿,但內心卻有許多的不安。
她當然知道楊氏的強大,夜族起源在於黃沙絕地,百年前的一場戰事,夜族大部份的族人東遷中原,齊氏陰差陽錯下進而坐上這個王位。
但在齊氏坐上夜族之主沒多久,就因內部有些氏族對齊氏能坐上王位不滿,進而爭奪並分裂。
有些氏族希望能將楊氏一族迎入中原,讓夜族能在中更加壯大,但嚐到王權權力的齊氏,內心怎麼也不肯同意,更不想將到手王權拱手相讓,於是與反對意見的梁氏及長孫氏不時有著大小不停的爭吵偶發械鬥。
身為古王族之一的梁氏不滿自己為青龍後人,卻因齊氏是手執赤宵劍之人,而自族梁氏不是進而無法接任夜族王位一職這事忿忿不平。
於是與一向交好的長孫氏在夜族內部還未恢復元氣再次發起慘烈戰爭,站在齊氏一邊的氏族並不想手足相殘步步退讓,但梁氏已然殺紅眼,刀刀不留情斬向同宗族人,待聖雪虛無宗得知這件事後趕至,夜族內部卻已死傷慘重,虛無宗師尊大怒,將梁氏及一半與梁氏為伍的長孫氏逐出虛無宗,並趕出五嶺谷,再次一分為二。
羽占星看的出齊踏雪的不安,她緊接著說著。「雖然楊氏已百年無聲息,但他們是白澤的後人,仙根優異並武功高絕,之所以不入中原,定是黃沙絕地有什麼變故,他們需守護在那,但少主別忘了,古夜族王族之首是楊氏,如今日我們羽氏整個滅絕,少主有把握他們定不會入中原嗎?如少主今日想留住的王位與權力那定要留住羽氏一脈。」
齊踏雪眼神飄移心中盤算著羽占星所說的可能性與真實性,羽占星見她神思不定,更確定齊踏雪心中有所畏懼,或許真有可能救羽日曦一命,她把握此次的機會說著。
「雖然日曦為羽氏人,有著占星卜卦的天賦,但少主可以教從小教她習武習法,我們羽氏授有天命,一輩子不可以習武修法,只能學咒術自保,如習武修法產生靈根,一但靈根生成咒脈必斷也將會自體反噬,當武功越高這項天賦就會喪失的越快,最後將完全失去占星卜卦的能力,所以少主大可不必擔心,日曦將來會占出今日的結果。」
羽占星雖這樣說著,但她內心如刀割如火焚燒的痛,羽氏習武修法絕不止限於尚失天能,更會在將來危及到性命,但她只能放手一搏,此時她只想為羽氏最後一點血脈爭取最後存活的機會,只盼將來會有奇蹟發生。
齊踏雪聽著她所說,心中的決定也有了變化,對於趕盡殺絕的念頭也沒起初那麼強烈,羽占星也看出這樣的改變,接著說道。
「羽氏滅族總要一個理由。」羽占星心裏淌著血說出莫須有的罪名,此罪一定羽氏將成夜族罪人,但為了保全這最後血脈,她只能昧著良心說著。
「少主可跟王上說,羽氏與月族勾結,企圖顛覆夜族,幸而少主發現後,立即處決,但因念幼女無知所以不於牽連,日曦純善,知道這個理由定會感恩少主,終身效忠少主,效忠齊氏。」
聽到她的說法,齊踏雪滿意的笑了起來,鬆開掐在羽占星的咽喉的手,說著。「也好,晴睿也需要一個奴僕服侍,所以留她一命也無不可。」
羽占星鬆了一口氣,眼光微瞄向剛用血所畫咒的地板,地板光滑無塵一點也看不出血跡的殘留,她淡淡的微笑了一下,心無掛念的準備赴死,她跪向齊踏雪向她行大禮,禮後她仰頭,一道銀光閃過,細白的脖頸蹦出一條血痕,倒地。
「日曦,這是為娘最後能為妳所做的,妳要好好活著,為了羽氏一定勇敢的活下去。」羽占星在心中念著,遠方視線漸漸模糊轉黑。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願世間都善待追夢之人~!
輪迴令是一部十分長的小說,由少年的百年孤寂掀開序幕,曾經是百年玄門之首的宗門一夜間滅了燈,江湖波濤不斷,陰謀不歇,一連串的謎團等待著百年玄門後起之秀一一解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