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05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五章-白色的謊言

沒有辦過嫁娶的人永遠不會知道嫁娶儀禮竟然多得嚇人。
南府上下忙得昏天暗地,雖然南家人一向不喜鋪張,但是織造就是織造,無論多遠的官多近的鄉里,禮數通通不會少。
張羅婚宴之餘還要錄冊,即便皇城派來一隊婚制儀禮官隊做各種協助,大家還是因為生疏一片忙亂。
「生疏好,忙活好,才慶喜,才熱鬧。」
德馨的奶奶坐在別院看著正堂的大家笑著。
大家都體貼奶奶年事已高,照三餐囑咐奶奶不准幫忙。
「奶奶,我以後就吃不到您做的白玉糕了。」
南葆煦年紀尚幼母親就病逝,所以德馨的奶奶成為南家的奶奶,大家有事沒事奶奶奶奶的呼叫,既溫馨又熱鬧,奶奶因此很開心很長壽。
「小姐莫慌,我讓小德常常給您送過去。」
江府這麼近,奶奶覺得自己都可以藉此出門溜噠一上午。
「奶奶,人家江府是大宅,哪是說送就送的。」
奶奶記得很久以前的江鹽運使家風溫厚,江南兩家交好,所以僕人之間常常往遞,雖然持家的更了一代,但是應該不至於如此不近人情:
「小姐,您真是福氣之人,嫁得離娘家這麼近。」
但是小姐看起來並不如面上的洋溢喜悅之情:
「再近,也不是奶奶的小庭,我想來就來。」
葆煦的忐忑,極不小心地在眉頭皺了一下。
「小姐,我和小德…」奶奶不捨的眼眶泛紅了。
小姐雖說貴為千金之軀,但是待自己真如孝親,奶奶覺得自己一定是好幾輩子都燒了好香。
「對啊,白玉糕!奶奶,您這白玉糕,可以塑型嗎?」
南葆煦靈機一動。
「可以!只是不可以太大,這樣芯不熟,不能吃。」
奶奶很開心自己終於可以為小姐的婚嫁出點力幫上忙,終於可以好好的報答南家的恩情。
「不會,小小的,我等等畫給你。在我出嫁那天,你幫我做一對,好不?」
葆煦決定用這個以假亂真。
反正婚嫁當天必定觥籌交錯又人聲雜沓,好好安排,讓江家的僕人隔天把餿了的白玉糕拿去扔了,身為新娘子,隔天醒來只要負責找不到白玉糕假扮的白玉玦就好。
「出嫁啊,上面灑點紅色是否更為喜慶?」
奶奶想起小時候母親教的,在白玉糕上面散上用胭脂染紅的糖星子。
「不可!」小姐慌忙否決。
「啊…但是,這樣喜官可以接受嗎?」
白玉糕,顧名思義,真的純白無瑕。平常吃著端莊優雅,但是在滿佈紅色幃幔的婚宴上,看上去就有點犯了老祖宗的大忌諱…
「我們就說,這是我們母家的習俗,新娘子帶著全白的糕點,象徵純潔無瑕,糕點又有祝福夫家步步高升之意,他們一定會應允的。」
小姐急中生智。
「好,小姐真是聰慧,謝謝小姐為了吃老嫗的手藝想了這麼大一齣,老嫗真是擔待不起。」
奶奶不知道為什麼小姐這般堅持。
「不要這樣啦奶奶,你從小陪我長大的。在我心裡,您就是我的親奶奶!」
一直到這時候,南葆煦才真的意識到自己是真的要離開這個家了,離開這個最熟悉最有安全感的小庭。
南葆煦也沒有騙奶奶,只是她想要用這個跟白玉玦看起來幾乎一樣的白玉糕,在新婚之夜,在燭光搖曳的新房裡被錯認。隔日,再讓這塊糕躺在原本的漆盒裡,再被江家的家僕不小心收走,丟掉。
應該…沒有人敢明目張膽怪罪織造的女兒吧,況且丟東西的還是江家僕人。
這樣到時候就算從市井街坊哪個小偷手上或變賣的賊攤上看到貨真價實的白玉玦,也完全說得過去!
太棒,我真是太有才了!
「小德,你曉得嗎?」
德馨瞪著大大的眼睛,露出燦爛的微笑:
「曉得啊,這樣我是不是有好幾天都可以吃到白玉糕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