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理想之後 吳林峰

2022/10/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說到吳林峰,採訪開場總是會被問「小時候有沒有人會拿你的名字開玩笑啊?」,他總是無奈笑笑,說「都慣啦」。對於一個童年不是看香港TVB長大的我來說,演員林峯反而是後到之人,對我而言,先熟悉起來的是吳林峰,不用藉由別人名字當記憶點,也能記在心底的優秀音樂人。
(Photo from 吳林峰IG)
儘管老早習慣名字被拿來作梗,但在關鍵時刻還是會質疑,像是張敬軒上紅館邀他當嘉賓,他始終覺得對方邀的是林峯,可能工作人員聽錯,把帶有猶豫之意的「Em......」硬生生聽成粵語的「吳(Ng)」,就不小心邀成他了。那天他站上紅館舞台,看著眼前的一切,說「就像在作夢一樣」。
其實吳林峰在近幾年香港樂壇已經不是陌生的名字,從寫下驚天動地的〈樂壇已死〉,高聲為低迷已久的香港樂壇唱出蓬勃生氣,再為當紅偶像Mirror成員柳應廷打造〈迴光物語〉、〈狂人日記〉,還為Mirror團歌〈ONE AND ALL〉譜曲,首首都在Youtube短時間創下百萬點擊。
從街頭藝人起家的吳林峰,心底收著好多夢想,也曾嘆過努力而不得,人生中寫的第一首歌〈你是萊特〉,以萊特比喻屢敗屢戰都要達到理想的堅毅精神,而今他的作品響徹大街小巷,辦了自己的首場演唱會,和許多崇敬的音樂人合作。
此時就是他理想的一部分了,然後呢?
吳林峰接受採訪時,坦承得到這些夢寐以求的機會反而陷入低潮,為別人寫的歌輕輕鬆鬆就能上排行榜,但以自己名義發歌閱聽量可能不到10%,讓他懷疑,到底是自己寫不好,還是唱不好?但迷失沒有持續太久,渡過這些奇幻旅程,他也懂得為內心找出路,並了悟歌也有自己的命,寫出來就由它去,比起點擊量,能給人長遠的陪伴更加重要。
夢還在繼續,偶爾吳林峰還是會有冒牌者症候群,以為別人邀的是林峯或懷疑自己是否配得上眼前一切機會,但他已經不像最初那樣糾結,又或許是因為世界太過動盪,沒有給任何人懷疑的時間。
在壞與更壞的時代裡,吳林峰的溫潤嗓音像是給傷痕累累的人們一個寬厚的擁抱,我偏愛〈下一束光〉、〈明天一切如常〉,尤其是〈明天一切如常〉那句「無助的世途,能同在總可安好」,讓惴惴不安的心得以安放,彷彿不再是單打獨鬥,眼睛睜開,明天一切如常,或許也是種安慰,能感受到這樣的溫柔,我心懷感激。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2會員
46內容數
不是樂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