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七)

2022/10/2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建立了文明,以為就是文明,人類的做法走來似乎有點可笑。馬雅文明最後毀在鬥爭之中,中國的文明雖然長久,在宮廷的鬥爭也從來沒有斷過,埃及的文明也是在爭執中變得像是新的文明。人類長久以來所建立的文明帝國,不管是哪一個國家,裡面總是蘊藏著政治的「風險」,就像我在〈文明〉章節所言,文明真正的意義已經隨著〈空泛的進步〉變得不像是進步。
  「連線問題」談久了,來談談其他的「問題」吧?〈問題製造者〉所建立出來的問題是負面的,是習以為常的 problem,而不是 question,然而,我所提到的「問題」,不管是 problem 或是 question,文明下來的一套制度,作為行為人的我們,因為法律制度的一套完備,我們卻在「灰色地帶」中找縫鑽。
  當然,法律的條文是寫給明人看的,這裡的明人是指有明理之人的意思。我們不但是智人,且還是明人,明眼之人應該可以明白任何在文明之中所代表的意思。不過看看社會的文化,或是倚老賣老的那種尊賢之中的體恤文化,我們其實不只是該想個體或是長輩與晚輩之間的相輔相成,而是社會在整體制度中的來往之間做了什麼樣的問題,而我們沒有察覺到。
  該計較什麼嗎?當你被婦人插隊,你在結帳時,你會要求這位婦人立刻要排隊嗎?你的口吻如何?當一個中年男子沒戴口罩進入超商,而被店員要求戴上口罩時,因為這名中年男子惱羞成怒而將店員毆打一頓,你應該是責備這位中年男子吧?不過客觀的觀點或是中立的觀點來看,如果口氣不好,而你聽了不舒服,你自然會火冒三丈,毆打店員一頓,然而,出手打人就是不對,換個方式來講,出口「訓斥」人也不對,一句話有很多語調與高低起伏,雖然意思一樣,但是給人的感覺就不一樣(你可能沒有演過戲所以不清楚)。
  插隊的婦人呢?如果你只有少量物品要結帳,而她有很多物品要結帳,你會禮讓她嗎?如果她願意讓你先結帳,這沒有什麼,但如果妨礙你時間呢?你可能會提醒她請到後方排隊,除非你沒有意見,不差個十分鐘等候,但又如果你後方的人同樣不爽呢?對方會要求你向這名婦人要排隊嗎?
  社會的連結經驗就是類似的這樣你推我擠,你排我拉的之間的流動。結帳的時間快慢端看物品的多寡,還有收銀員的速度與人數,當然還有自助結帳也不錯,但你要會用,而且不是所有的服務都能使用自助結帳機台。有一項研究說,老是搶快第一個結帳的人其實不會比乖乖排隊來得有效率,這是因為人員的流動,以一個結帳速度平均兩分鐘來計算,十個就二十分鐘,但如果有三條收銀臺,換來換去,只是增加繼續等待的時間。重點也不是收銀的效率與否,而是當我們在換收銀臺,想要快速結帳時,我們多半沒有想過到底真正為何要加快結帳速度,是為了多省下幾秒鐘的時間嗎?
  這是很多研究沒有告訴你的事,他們通常只會告訴你結論,這也是我通常看到「研究發現」時,其實重點不是因果,或是什麼樣的變故導致任何事情的變相走勢,而是我們在某一項在提升的同時,也同時再沒有想到自己在做什麼的同時。這兩個「同時」,意味著你的大腦只能想到一件事,就是加快結帳速度,趕快回家做飯或是做其他事。當我們出去遊玩時,只有想到目的地,當然還有路程與時間,把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才知道變數很多。當我們規劃旅遊時,我們只有想到「地點」,其次就是交通方式,而沒有想到順暢的旅遊方式或是我們在每一次在過程中,可否真的想到路程之中的不起眼場景,即使是在平常的建築物?
  不經意的視盲是因為只記得次數,不記得大猩猩走過你眼前,即使相反過來,或是通通要你不要記住,人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每一次的時間經過,我們只是在乎所眼前在乎的一切真相,就像現在該關心的就是要吃什麼,要做什麼,如何安排這「無聊」的具體時間?該吃什麼不重要,該具體做什麼不重要,人在生活的腳步中,當你真正每一刻在忙碌之餘,我們真的只有「在正軌」中才以為自己走得很正確,所以我才會要你停下來想想之外的什麼。
  建立了文明,人類就以為文明是文化的「終點站」,但其實不是,當我們想要永遠,永保這此刻,其實只是把這刻拉長到沒有極限,還記得〈永〉所提到嗎?人類想要長壽,活了一百歲,變得像是普通的年齡層,但這之中反而顯得是多餘的意義,除非你知道這生活的本質意義,否則你到了那時,長壽變得像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歲月。而你的壽命縮短,就像是甲蟲或是蝴蝶,甚至蚱蜢,甚至是你身邊的毛小孩,你大概唯一想做的事,就是繁衍。
  其次,就是玩樂與覓食。人類大概是唯一有「工作」的動物,這裡的工作就是我們熟知的工作就是為了賺錢,為了養活自己與家人的那種「工作」代價。如果我的工作是無薪資,那麼就是志工,只不過志工與非志工的差異除了薪水,再來就是熱情與投入程度。大多數人而言,真正想要在大企業當上高階職位的人幾乎沒有幾個,尤其是是小職員做起。因為我們加入這家公司,說穿了是只是為了看不見的成就而使然,這種看不見的成就就是做完份內工作,不然就是交代完所有任務,拿到該有的就可以打卡下班,所謂的責任制是把你「該有」的一次做完,做好,之後才是想要做自己「真正」想要的事。
  你可能會誤解我的意思,那警察、消防員與與醫護人員呢?其責任是照顧好整體的安全與整體的秩序,然後就好好休息,又繼續上工。而所有的那些人員在維持整體文明秩序時,其自己只是在責任職位上去扮演好該有的秩序角色,維持那種本命,但如果卸下了「職務」身分,你是怎麼樣的你自己?
我也相信沒有交通號誌的前提下,應該也可行,然而,去除號誌,或是某些規範,只是把法律或是中心道德偏移給加寬了些。
  因此,責任制度的任何一個人,不管是職位上,還是本命上,我們在維持整體的文明秩序時,都是相對讓社會更好的原因之一,反過來看你自己,如果真正想要投身在此使命,我相信你會無償貢獻你自己全部,即使你犧牲你自己都願意。
  所以回過頭來想想工作或是生活的整體一生懸命才是真正的工作的廣大含義。但你可能還在想著出勤,工作,然後還有薪水可以拿.....這是多數人對於工作的某些狹義。每一個人在使命上,或是在自己的思考上,除了維持文明的本質,我們大多沒有想到文明的真正使然,即使沒有法律存在。不過用部落觀點來看,部落講求的是社群之間的自律守規,以及我們對於部落的整體使命感,身為某一部落,你當然有責任把該部落的精神文化「發揚光大」,保存起來,因此堅持該部落不可以失去某些教條同樣重要,但與時俱進的部落民族文化,難道有些不會變動?我們雖然很難保證沒有吃人文化,但不代表沒有傷及成人儀式中的文化,因此,傳統的論點是將該精神傳承下去,即使沒有道理可言,但也同時想想現代人在循規蹈矩的時候,我們是否也把現代的規矩拉長到我們對於此種文明有真正的深刻思考?
  因此,當我們訴諸文明的時候,都可能把法律制度納入為行為人的思考方針,好建立整體的秩序規劃,就像該有的建築結構,該有的飛機的比例,還有整體的道路的南來北往之間的順暢。文明教我們往往也都是這些,秩序帶來的一整個道德,是讓整個社會發展更好的方向,我們並不能否認,進步是整座城市,甚至是國家,是世界的出發點,因為有人類在整體的秩序考量下,所以交通得以順利進行,只要人真正想到我們是怎麼樣的連結,我也相信沒有交通號誌的前提下,應該也可行,然而,去除號誌,或是某些規範,只是把法律或是中心道德偏移給加寬了些。
  永續的社會,需要人之間共同去聯想看不見的距離是怎麼貫穿我們之間的地帶,只不過,這樣的斷層作為某些連結之後,文明似乎在攀上共識有了一種聚集區域,好讓下層可以連結,我們只是在跟隨某些機制而已。當你真正看到不守規矩的人,我們也許會上前糾正他們的行為不合法,不配合大家,以及沒有道德。只要那種「自私」,或是某種社會在兩種拉動之間,宛如極端上思想與行為一樣,我們在有資格批判他人時,他人的行為是否也真的可以在文明上的以為真正無形去合理化,都以為個體合理是符合心中的正義上,我們就偏執上的自我認為。因此,他人行為雖然讓你看不下去,我也猛搖頭,但誰又知道自私與無私之間的偏向可以隨時以為那樣正確,從來就沒有真正想想,除非你在極端地帶徘徊。
  有時候是說,人要改變自己,看來要到了緊要關頭,或許才會回頭是岸。但相反來看,社會要達成一定的文明情理,也不只是改變本身如此容易,你還在做你自己,都以為是正確合理的行為與否的一種極端化,但忘了真正想過,身為如此的你,你真正是誰的誰都隨著時間,已經悄悄變了個樣。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Fornik Tsai
Fornik Tsai
我喜歡寫作,寫出人生的意義,這整個世界的平衡規範與了解,洞悉我們之間,深入未知的世界,讓世界更有一個真正的美好。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