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國師

2022/11/1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凌雲城內,王宮佔地面積極為廣大,除去宮殿建築以及寬敞的校場之外,還保留著大片山林。
宮廷之內戒備森嚴,四處可見一隊隊侍衛往復巡邏。
凌天鵬與凌天玥行走於宮中,如入無人之境,他們腳步也不急,就在宮中慢慢走著。
漸漸地,不知何時他們靜悄悄走向山林深處,已經見不到任何巡邏的侍衛了。
此地是宮中禁區,沒有任何守衛,因為用不著。
這片山林有國師以仙家手段佈下的迷陣,尋常人根本就走不進去。
山中有條小溪流,溪流旁有片竹林,在竹林盡頭處有個小院子,院內有一間清雅的竹屋,一個竹亭。
竹亭之中安放著一張榻。
榻上有個擁著灰白裘服的俊雅男子,正在沏茶。
他面前擺著三盞茶杯,只見他動作優雅的將之一一斟滿,面上帶著微笑,朝著院門口瞥了一眼。
『天鵬、天玥,你們來啦。』
『顏叔叔!』凌天玥一邊推開院門,一邊笑嘻嘻喊著,搶先她哥哥一步就上了榻乖乖坐好。
『顏叔叔。』凌天鵬倒是規規矩矩的先對那榻上之人恭敬作揖。
『唉,就你禮數多,不是說過不必如此嗎?』俊雅男子擺了擺手,示意凌天鵬快上座。
凌天鵬笑了笑,『雖然顏叔叔您不讓我們喊師父,但既有授法之恩,敬重您也是應該的,更何況您還是國師,地位可不比我父王低,怎麼就不必對您行禮了?』
很難想像這被稱為顏叔叔的男子就是傳說中的國師。
因為關於國師的一切都很神秘,他的來歷成謎,據說當時凌雲王繼位不到一年,國師不知從何處翩然而至,直言凌雲王朝已有雄主臨世,他承天命來輔佐新王成就霸業,並展現了諸多神奇手段,凌雲王直接將其奉為國師,十分禮遇,至今輔佐朝政已超過三十載,重點是國師如今看起來依舊不過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年。
不過根據發生在國師身上的各種奇事,似乎不難猜出國師應該是個修行者,故而容顏不老好像也就不那麼奇怪。
事實上,國師確實是個厲害的修行者。
但很少人知道,因為一些隱密的原因,國師卻是一個施展不出術法的修行者。
可即便如此,修行知識俱在,無須調動靈氣就能使用的手段依舊信手就能拈來。
所以要傳授一套築基功法,並引導兩個孩子修煉,那是完全不在話下。
這個世間的修行普遍是從八歲開始,孩童滿八歲後就能檢測出是否具備對天地元氣的感應力,感應力越強的孩子,越容易成功築基,修煉速度也會越快。
因為修行起點在於引氣入體,能運轉功法順利形成體內小周天之循環,將天地元氣吸納至氣海之中,成為修行者能夠運用的「靈氣」,便算是成功邁入築基一重,至於後續一至九重的修煉,重點在於充盈氣海,故而感應力越強則引氣越豐沛,效率高,自然就修煉的更快了。
『呵呵,今天不說這些。』國師搖了搖頭。『來,運轉一下功法,讓我看看你們修為如何了。』
『對了,還是要提醒你們,我畢竟…已是半個廢人,所以還需要你們運轉功法後才能查探你們的修為,可實際上,只要修為境界高於你們的人,幾乎一眼就能直接判斷出你們的境界高低,同理,當你們遇見看不透境界之人,就務必要更加警惕。但這也不表示看見境界低的就能放鬆,你們要知道,這世上有很多偽裝隱藏的術法,也不排除很多修士都是扮豬吃老虎…』
貌似國師不是第一次這般耳提面命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去感知凌天鵬的境界,然後滿意的對凌天鵬微笑,『築基八重,已經快達巔峰,嗯,很好。』
接著輪到凌天玥,國師卻是很快就露出震驚的神色,『這…天玥妳…五重巔峰了?』
『咦?可能是吧,最近修煉彷彿有碰到壁障,可我總感覺這層桎梏對我來說似乎是不存在的。』凌天玥歪了歪頭,『顏叔叔,這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嗯,沒有,只是妳的修煉進展很快,又幾乎不存在瓶頸,這表示妳的天賦資質絕佳,顏叔叔為妳高興呢!』其實國師沒說的是,他在高興的同時還伴隨更多的驚嚇。
孩子妳不到半年前才從四重突破到五重啊,怎麼現在就五重巔峰要往六重境界奔了?你們沒有優渥的修煉資源作為輔助,結果大公子還是平均一年左右晉級一階,這已經算是天才,結果妳這修煉速度更兇猛,簡直要嚇死人,勘比大勢力的頂級天驕了妳知道嗎?
於是國師想到了一些事情,心裡面憂慮更甚,不過這些他未曾顯露出來,又針對兄妹二人的修煉指點一番,便讓他們回了。
入夜時,國師走出屋外,仰頭望著星空,微微蹙眉,似乎心事重重。
過了良久,他才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莫言,帶我去榮親王府一趟。』
一道纖長的黑色身影突然間就出現在國師的身旁,一把將國師帶上,運上輕功,竟無聲無息的快速往宮外而去。
國師很痛恨自己現在的廢物狀態。
這幾十年來,他不僅解不開所受到的禁錮,遲遲無法恢復修為,還逐漸連武道的實力都受到影響,若不是依託了王朝的庇護,恐怕早就殞落在外了。
莫言是凌雲王派給他的影子,過去只需要保護他的安全,如今他連外出一趟都需要影子出手幫忙了,想想也真是太可悲。
可即使如此,他願繼續苟活著,因為他相信自己的卜算。
「絕處逢生,久旱終將逢甘霖。」
他的卜術最終將他帶到這裡,成了凌雲王朝的國師,他相信他唯一的生機就在這裡。
不過,相比與自己的情況,他現在更憂心的是關於兩個孩子的事情。
莫言很快就將國師帶到了榮親王府之中,並隱密的透過王府的暗哨傳遞出國師已至的消息,然後不多時,國師就在榮親王的書房之中與其秘密會面。
『國師,怎麼突然勞動大駕來訪?是不是有什麼要事相商?』榮親王有些凝重,一般而言如果不是緊急的軍國大事,國師不會這樣突兀出來會面。
誰知國師沉默了半晌。
『飛騰。』國師終於開口。
聽見國師喊出他的名字,榮親王提著的心總算落了地。
除了他們自己,再沒有第四個人知道在凌雲王繼位前,國師還未曾以現在的身份出現時,就已經與他們兄弟一起在軍中並肩作戰,最終三人還成了生死至交。
如今國師直接以名相稱,那表示今夜要談的屬於私事,不是國事了。
『顏聿,發生什麼事了嗎?快跟兄弟說說!』凌飛騰說道。
『飛騰,記不記得我曾經說過,天鵬跟天玥這兩個孩子,在修為達到築基九重前都有「木秀於林」之危,要入了築基九重後才是「小往大來」之相?』
凌飛騰點點頭,『嗯,記得,正是因為如此,才決定讓兩個孩子在自家修煉到築基九重後再往外走,至少將這個築基九重前的劫難安穩度過,到時候再籌謀要如何尋一個適合的山門勢力。』
『所以,我今天發現天鵬的修為已經快要築基八重巔峰,本來很高興,我尋思著接下來讓他安心修煉,早日將境界突破,或許就可解除預示的危難。』
凌飛騰聽出了一點不對勁,『但是?』
『對,但是。』顏聿望了凌飛騰一眼,『但是接著我就發現天玥的修行速度太快了。』
凌飛騰糊塗了,他不明白,修行速度太快有什麼不好嗎?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