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黃沙染血魂不歸

2022/11/2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西南大漠,黃沙漫漫。
東荒的東境本來就不是一個豐饒之地,凌雲王朝位處東荒東境之東,其西南邊境在更廣域的版圖而言,依舊是東方偏遠到不行的旮旯角落,如果不是因為荊蕪秘境,東荒境以外的人,恐怕永遠也不會跑到這種地方來。
但就算是這樣一個荒涼貧瘠之地,也是很多人甜美的家鄉。
他們生於斯,長於斯,在寶貴的水源之處建城,勤勤懇懇耕耘著腳下的土地,栽種出足以喂飽一家老小的糧食,也喂飽每一頭寶貴的牲口,他們用最有效率的方式運用著這片大漠之上能找到的所有資源。
然後他們也死於斯,在月夜的火化儀式之下成為灰燼,當下一個沙塵吹起,風勢最猛烈的時候,再由他們最親愛的人將之撒入沙塵暴之中。
生於大漠,也葬於大漠,魂歸大漠。
西南的漠民,都信仰著他們腳下所踩的沙地,都供奉著守護寶貴水源的祭司。
這裡幾乎一片荒蕪,卻是他們從生到死的家。
他們一生中最熟悉的,唯有漫天的風沙。
但如今,黃沙染血。
空氣裡飄盪的不再是烈日曬燙了沙子之後飄散出來的灼熱氣味,或是鮮嫩的水草被咀嚼後擴散出來的濕潤草腥味。
血氣沖天。
濃稠的鐵鏽味。
水源處已經不是汩汩清泉,守護水源的祭司渾身赤裸,跪著死在水的源頭處,脖頸一道幾乎斷去喉管的傷痕,血液已經流乾,從水的源頭冒出來的,是血色的水。
這片小城,沒有一粒黃沙不染血。
從人體之中被放乾的血液滲到地下,流動著,汙染著整座城,匯聚到城中心的水源後,又再次滿溢出來,直到水源成了血池,正在慢慢地將這座城都變成一個巨大的血池。
烈日再也照不進這陰暗的地方。
遍地殘破的屍體,層層疊疊,覆蓋了整座城。
屍體下就是血染的黃沙,黃沙之中隱藏著一道道痕跡,暗紅色的,如同乾涸的血塊,凝固著且完全不會動,那就是陣紋,血魔祭煉大陣的陣紋。
死在這大陣之中的死者,連魂魄都被束縛著,四處陰風慘慘。
他們在死前多麼痛苦,這座大陣的冤魂之力就有多麼強烈。
怨氣瀰漫,形成濃濃的灰暗霧氣,無論多麼熾熱的陽光都穿不透。
造成這一切的,只是十二個人,如果那還能被稱之為人的話。
六男六女,俱是邪修,並非所謂的魔修。
若嚴謹稱之,應是魔道邪修。
這凡塵世間之人,對修行與仙魔之事實則懵昧無知。
故而不知修行者,順天入道謂之仙,逆天入道謂之魔,仙、魔均為天地承認之大道,都是正兒八經的修士,都是所謂的仙人。
然而,道無正邪,人卻有。
修仙道邪法者行邪事,謂之仙道邪修。
修魔道邪法者行邪事,謂之魔道邪修。
這十二名邪修修煉極樂功法,是一種極其殘暴邪惡的採捕功法,因為採捕過程皆以虐殺進行,但若同樣修煉極樂功法者,卻又可透過雙修交歡相互提升功力。
此種情形之下,自然很容易形成團體,例如這六對男女,如今正相互交媾在一起,十二人均赤身裸體,在血池之中彼此糾纏…
其實雙修對境界的提升,遠遠沒有採捕來的多,但他們現在是在狂歡。
對他們而言,能順利來到一重天就足以讓他們無比興奮。
因為在二重天修行實在太難了啊!
除了要找到合適的獵物非常不容易,每次做案之後還要東躲西藏很久,畢竟他們的修為在二重天那就是跟廢物差不多,路上隨便一個守衛都能把他們捏死。
好不容易靠著他們自己日夜雙修,才終於修煉到築基巔峰,結果就這麼幸運的遇上了荊蕪秘境的機緣,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在秘境關閉之前來到這一重天,終於有足夠的獵物可以盡情的肆意享用!
從凡人身上能採捕到的氣機實在有點少,但沒關係啊!質量不夠,數量來湊嘛!
瞧!多順利!他們十二人都順暢無比的邁入了金丹境,終於達成祭煉這座大陣的基本條件!
在這個令他們如魚得水的地方,花費一年多的時間,距離完成血祭已經很接近了,正一個一個都在亢奮,想像著境界將可以再迎來一次飛躍式的成長,說不定距離凝嬰也不會太遠?
這麼長時間以來虐殺了這麼多人,就算是個邪修,也是會覺得累積了不少心理壓力,想要重新感受一下正常的交歡,尤其已經這麼接近成功的時刻,難道不值得好好慶祝一番?
十二人縱然性情與心思各異,在這件事情上倒是出奇的意見一致。
於是當這群人正沉浸在血池之中,淫亂不堪的一次又一次相互歡好之時,都尚且還不知道真正的大禍將要臨頭。
而那大禍的根源,已在距離這座血城不算太遠的凌雲王朝邊軍帥帳之中。
東荒東境之東有劍來。
那個曾經遠赴二重天、在整個王室之中最得寵的天之嬌女,如今修道有成歸來,帶著她的劍,自東而來。
此番重返西南邊境,不再需要花上好些天策馬趕路,帝琰驅使法舟,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
『琰哥哥,原來凌雲王朝真的好小。』凌天玥有些感慨。
『嗯,相對於整個一重天來說,真的是很小的一處地方。』帝琰笑道。
『可如果沒有虛空舟,我自己來的話,還是要用去不少時間…果然我還是太弱了。』凌天玥握緊了拳頭。
帝琰失笑,『天玥妹妹可不能這般想,那只是因為金丹境還不能御空,元嬰境御空就能進行短距離的高速移動,長距離的話則驅使各種御空法寶,回頭我尋到好材料,就煉製一把劍讓妳作為御劍而行的代步法器。』他伸手揉了揉凌天玥的頭,『到時妳就明白,虛空舟真的不是以速度取勝的法舟。』
凌天玥輕輕拍開帝琰的手,『唉呀,又趁機摸我頭,我都二十了、二十!』
帝琰輕笑著,凌天玥也只是微嗔,很快她又低聲喊了句琰哥哥。
『琰哥哥…元嬰境還要多久啊,真想快點變強。』凌天玥喃喃。
『…妳放心吧,不會太久的…不會太久……』帝琰輕聲答道。
凌天玥不想驚擾到邊軍,所以她是用影之術潛伏入了她二哥的軍帳,突然現身的時候差點沒把她二哥給嚇死。
凌天勤定睛後先是看愣在當場,過了片刻又揉了揉眼睛,充滿懷疑的喊了一聲,『天玥?』
『嘻嘻,二哥,我跟你一般高了!』凌天玥笑嘻嘻的比劃著兩人的身高,凌天勤素來就是儒雅公子的形象,個頭不是那麼高大,仔細比較的話,真的只比凌天玥高出一點點。
『真是天玥?』凌天勤還是很難置信,又揉了一下眼睛。
凌天玥二話不說,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捏住凌天勤的臉頰稍微用力一扯,咯咯直笑,『感覺到痛的話就不是在作夢。』
凌天勤被扯的疼了,抬手輕拍他妹子的手,結果那纖細好看的手指哪裡有要離開他臉頰的意思?
『嘖,妹子妳撒手,真以為我不敢打妳了?』凌天勤嘴上有些不清楚的嚷嚷,威脅著要凌天玥放手。
但說是這樣說,凌天勤連用力一點拍開妹妹的手都捨不得,難道還真的敢打她?
『嘻嘻,二哥你也打不過我啊。』凌天玥得意說道,又用力捏了下才放手,整個人笑靨如花,她二哥的好玩反應讓她開心得很。
凌天勤一邊揉著臉頰,一邊看著眼前貨真價實的凌天玥。
離別時還是個那麼嬌小的小姑娘,現在抽高起來,整個人都長開,容顏更加艷麗了,膚白如雪,一身玄衣只是把人襯托得更加出色,如同一朵芬芳清蓮。
『妖孽啊…』凌天勤喃喃說,然後慘呼一聲,『妹妹妳怎麼還能更好看?妳這已經是超越禍國殃民的姿容妳知道嗎?簡直妖孽啊妖孽…』
『怎麼就妖孽了?我生的好看是招誰惹誰了?二哥你給我說清楚來…不然就吃我的拳頭!』凌天玥一副氣呼呼的表情,掄起拳頭,作勢要揍凌天勤。
突然有人噗哧一笑。
『天玥妹妹妳真可愛。』帝琰眉眼都帶著笑,『快別鬧妳二哥了,真揍壞了可不得了。』
『唉唷,琰哥哥幹嘛攪局,不好玩。』凌天玥口中說著不滿的話,語氣中卻都是笑意。
時隔多年,凌天勤只覺再次見到這位帝琰公子,依舊是那樣出塵飄逸的謫仙人,而且是不是也更俊美了?這兩人活脫脫是要成為人間妖孽的節奏啊!
不得不說,凌天鵬如果在此,應該會大力拍拍凌天勤的背,然後感嘆一聲「兄弟所見略同,可不就是兩個妖孽嘛!」
『琰兄。』凌天勤心理活動固然很多,但不妨礙他的應對進退,他有禮的向帝琰作了一揖。
帝琰微微頷首,『天勤不必這麼拘謹。』
凌天勤又望向凌天玥,神色頗為複雜,『妹妹啊…知不知道我看到妳,心裡頭的開心真的沒法兒說,我以為…我要很多很多年後才能再見到妳…甚至,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有那個命再見到妳…所以啊,剛剛我真的知道自己不是在作夢,怎麼說呢…因為二哥我怎麼也想像不出來天玥妳長大的樣子啊!其實妳每次入二哥的夢,都一直只是那個老愛撲到父王懷裡的小姑娘……』說到最後,聲音漸低,凌天勤有些說不下去了。
『二哥你幹嘛呢你!什麼叫做不知道有沒有命再見到我,這話我不愛聽!』凌天玥心裡面難過,又有些生氣。
『是因為那些從荊蕪秘境出來的修士對不對?』凌天玥語氣森寒。
『二哥…你們受委屈了,放心吧,我們來了,讓我們來處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