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13歲  第30篇 婚禮之後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30篇:婚禮之後
我和小月的房間,裡面已經佈置的喜氣洋洋,枕頭罩和床單也都換成紅色。
至於衣櫃、置物櫃或是書桌之類比較多餘的家具,則是都先搬到父母的房間,或是家裡其他地方,空出接待親友的空間。
和小月一起送入洞房之後,我們在此又進行幾項必須的傳統儀式。
互餵甜湯圓,終生甜蜜圓滿。
同時用各自的筷子夾起一牲之肉,伸到對方嘴前互餵一口,從此福壽同享,患難與共。
最後是喝交杯酒,祈求往後夫婦和順,康泰祺祥。
至此,整場婚禮儀式終於正式結束。
我和小月已經是正式舉行過傳統婚禮的夫妻。
接著,就是和婚禮儀式無關的正式待客了……
我們的雙人床,我和小月並肩坐在床沿,其他人都不能坐。
老爸老媽站在身邊陪伴。
伴郎和伴娘也一直站在房門邊,安靜等待我和小月開口要求,進行協助。
負責攝影紀錄的工作室人員,更是一直留在房間角落進行紀錄。
照規定先是男方親戚,接著女方親戚,最後才是單純的朋友。
現在,新娘和夫家親戚的正式會面開始……
因為房間小,所以親戚必須分成小群行動,不可能一次讓所有人進入房間。
他們先和老爸老媽客套幾句,向我們說幾句祝福話語,這才正式介紹輩分關係給小月,順便給予表示歡迎嫁入這個家族的小紅包,順便拍張照片,才換另一群親友進來。
前後的會見,小月收到好幾萬元的小紅包。
我們就此接見過所有男方親戚。
國華叔叔站在房門外的走廊,向外大聲詢問:「陳家這邊,還有沒有誰想進房見新娘?」
沒有回應。
國華叔叔進行最後確認:「陳家這邊都見過新娘了?」
依然沒有回應。
老爸向國華叔叔確認:「應該都見過。」
終於,國華叔叔向外宣告:「歡迎女方親屬會見!」
立即有人率先從走廊進入房間。
林爸爸和林媽媽帶著大伯和麗雲姑姑一起進來,小月的最親近家屬。(岳父母+大伯+姑姑)
因為婚禮儀式已經結束,沒有不能見面的禁忌,自然立刻從隔壁過來關心女兒。
下一群女方親戚也聚在房門外走廊,等待見面。
小月看見爸爸媽媽,一臉笑容。
四位爸爸媽媽們開始互相寒喧,彼此說些孩子今後拜託多照顧的話語。
他們笑著、說著……
林爸爸微笑看向我,安靜下來。
他這一安靜,所有人也都安靜看著他。
林爸爸走到我面前,蹲下來。
「小明?有沒有聽到?」
我看著蹲在面前的林爸爸,眨眼看他。
雖然林爸爸就在眼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時的我總覺得他好像離我好遠……
我想著:就算我開口,他聽的到?
所以我只是安靜,看著他。
林爸爸再問一次:「小明?有沒有聽到?」
不知道他能不能聽到,反正還是先回答。
我點頭:「有……」
看我這樣,老爸和媽媽她們都明確察覺林爸爸注意的事,笑起來。
老媽更是帶有心疼的:「哎喲……這孩子還真的……」
林爸爸一臉微笑,伸手到胸前口袋,掏出一支醫療檢查用亮光筆,照射我的雙眼:「不要眨眼。」
好刺眼,但我還是盡量睜大雙眼。
林爸爸也不時左右移動光筆,確認我的雙瞳收縮反應。
大約十秒,林爸爸關上燈光,向上直指:「看著筆尖。」
我乖乖看著筆尖,向左移動目光,又向右移動目光。
他收起亮光筆,放回口袋:「小明,看著我。」
我再看著林爸爸。
忽然間,林爸爸向我放聲大喊:「哇!」
班長(伴娘)在內,在場幾個人都嚇一跳,然後拍著自己胸口笑起來。
但是我,卻沒有什麼感覺,只是看著他,不懂他為什麼要這樣?
「呵呵……」林爸爸放心站起來,向大家宣佈,「反應明顯遲緩,也對驚嚇沒有什麼反應,看來的確酒醉了。」
眾人高興笑出聲。
老媽也邊笑邊疼惜的伸手,摸摸我的頭。
我身邊的小月很不高興:「爸!」
林爸爸回答女兒:「別擔心,只是喝醉,不會有事,這段時間小明想上廁所就讓他去。這是難得機會,看看小明喝醉的酒品。以後小明喝醉,妳才知道可能遇到的情況要怎麼辦。」
小月無法接受:「阿明就是這樣,還能有什麼酒品啊?」
林爸爸明顯教導女兒:「這很難說。一個人的酒品真的要醉酒一段時間,才看的出來。」
婦產科的林大伯同意:「呵呵……我們醫院就曾經有一名新進醫師,平時看來斯文安靜,結果那年的尾牙吵鬧到必須通知家人來把他帶回去,誰都沒想到。」
都是同醫院的醫師,林爸爸想起這回事:「是啊!千萬不能跟那位醫師喝酒!」
這二名醫師兄弟一起大笑。
小月依然不高興,因為擔心我而開口反駁。
林爸爸繼續安撫女兒。
我只是一直坐著,覺得他們好吵,沒什麼心聽他們說什麼。
另外,也感覺眼前的世界,好像離我越來越遙遠了……
接下來的事,我真的沒有太多印象,大多是小月事後和我訴說。
就是有印象,也大多斷斷續續,就像一張又一張的幻燈片。
因為我幾乎整天醉酒,沒有真正清醒的時候。
只記得一群又一群女方親友還有班上同學,輪流進來房間。
之後被老爸老媽連哄帶拉弄下樓,坐進車輛後座,由坐在身邊的小月照顧,一起前往舉行囍宴的大飯店。
再來的印象,可能是已經開始退酒,所以記得的事情比較多。
舉行囍宴的大飯店內部又大又漂亮,很多飯店的工作人員在忙碌佈置囍宴會場,或是餐具的擺放。
伴郎和伴娘(班長,副班長)也帶著班上同學,在入口的接待長桌進行準備。
接待長桌旁邊,一張又一張的生活婚紗照,不少親友圍觀,似乎都很滿意。
再來,好像是囍宴的女司儀,找我們說話,確認流程。
進入新人休息室,四位爸媽和幾名比較親近的親戚,也說說笑笑和我一起坐著,開始喝酒,打發囍宴舉行之前的這段休息時間。
林爸爸更是持續把酒倒進我的杯裡,前後好幾杯---當然小月又在一邊不高興。
接著還用說?
岳父想要徹底看酒品,我能不乖乖給他看到底?
酒精大軍第二次入侵,我的記憶又一次進入幻燈片模式……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和小月進場,又有在親友面前進行什麼相關婚禮儀式。
只知道囍宴開始舉行。
會場燈光調到最暗,前方的大布幕播放影片。
內容是我和小月從小到大的所有生活照片,伴隨講解的文字和浪漫音樂,講述我們十一年的青梅竹馬生涯與愛情長跑。
再來,會場恢復明亮。
大家開始用餐,會場吵雜又熱鬧。
坐在身邊的小月擔心皺眉頭,筷子夾食物塞進我嘴裡,好像因為我都沒有吃到什麼食物,她乾脆親自餵我。
最後,必須的行程:寬大的宴客會場,一桌又一桌拜訪,敬酒,攝取更多的酒精。
親友和學校老師們,都滿臉笑容,拿起酒杯回敬。
都是小月、四位爸爸媽媽們、明雄大伯、國華叔叔、名興大舅、名勇小舅、麗雲姑姑、伴郎伴娘、一起給我進行護航,讓我繼續跑流程。
不過就算他們多努力護航,酒精的攝取量真的太可怕。
我還是連站都站不穩,整個人爛倒在地。
被笑個不停的他們、一起從會場抬進飯店房間。
癱在床上的我,林爸爸和大伯這二名醫師,一起笑著給我檢查。
小月很著急的站在床邊,罵林爸爸真的給我灌酒灌到不成人樣。
再來?
除睡死,還能有什麼再來?
岳父的目標徹底達成,讓我的酒品喝出來,摸清楚我大致多能喝,以後可以放心和我喝到什麼程度。
隔天早上,經歷人生第一場爛醉的我,在飯店房間醒來。
小月在我懷裡盡情睡覺,治療感冒。
她勉強提起精神和我說:「爸爸昨晚說了,你要避免和陌生人喝酒。你喝醉是沒有做什麼怪事,只是變的跟木頭人一樣,不管誰說話你都乖乖照作,要是趁機被壞人叫去做壞事怎麼辦?所以千萬不要在陌生人面前喝醉了,聽到沒有?」
完全喝醉的我,是非善惡和理性判斷的神經會像是完全切斷,如同真的天下大同了,大家都是好人。
說起來,這也的確是岳父對我的有意保護……
我和小月的婚禮,就此結束。
不過還是稍微回頭來說說一件有意思的雜事。
沒有結過婚的人可能比較不瞭解,那就是關於囍宴紅包的事情。
婚禮這天,大部分事都是男方家出面進行安排。
老爸為了給林爸爸作足面子,所以囍宴挑選的飯店是國際級大飯店和大宴客廳。
這樣的高檔大飯店,加上餐點材料也都挑選上等品,自然花費高昂。
四位爸媽討論之後,因為林家那邊親友多,包括單純友人或是生意往來的人,值得宴請的重要關係人不少,最後決定席開八十,差一點就要百桌。
每桌可坐十二人,算起來可坐近千人。
聽起來好像很多,可能坐不滿人,結果因為林家的幫忙動員,真的坐滿人了……雖說有不少都是林家那邊的關係人,給林家面子才來的大老闆,或是各業界有頭有臉人物。
開桌的價錢方面,每桌一萬八千元,總共花費一百四十四萬,加上其他的相關費用……大約一百五十萬,真的是很可怕的高昂支出。
我知道自己的家境,老爸的月薪才四萬,老媽也只是家庭零工,所以那晚在客廳聽到四位爸媽一起商量開桌的事,知道是這樣的價錢,擔心的問:「這麼多錢,有沒有問題啊?」
老爸笑著說:「沒經歷過的傻孩子……」
林爸爸則是氣定神閒表示:「小明,一定賺的回來,你別擔心。」
當時我不懂又疑惑,不過二位爸爸都這樣說,我也只能安靜。
結果證明,二位爸爸是對的。
計算出來,囍宴的紅包回收近五百萬。
就是扣掉一百五十萬的開桌費用,也有三百五十萬的實收……
為什麼?
簡單的數學計算,一桌最少可坐十二人,就是一人只包二千元,也有二萬四千元的收入。
再說到林家那邊親友動員起來的社會人士層級,包的還會少?
甚至有那種一包就是十二萬元的大老闆,像是把這筆錢當作和林家之間的公關費給包出來,如同在說:現在繼續打好關係,反正以後會再賺更多回去,呵呵……
所以誰包多少錢的姓名清單,林爸爸可也得影印回去,然後分發一些林家重要親友。
他拿去作什麼?
讓林家準備在未來『禮尚往來』的看人情做事。
至於實收的這三百五十萬,老爸老媽為我和小月開一個銀行帳號,存在裡面生小利息。
作為未來數年的教育基金,或是緊急支出基金(比如忽然重病或是意外重傷)。
直到我和小月都十八歲成年,正式登記結婚,才把存摺交還給我們。
不過當然,這已經是後事了……
回頭繼續說,婚禮之後發生的事。
婚禮第三天,小月的感冒好轉,不再整天有昏睡感,我們搭飛機出國度蜜月。
並非只有我們二人,終究才十三歲,怎麼可能獨自搭飛機出國,是老媽和林媽媽陪我們一起出發,就像保母那樣帶著我們。
其實要說度蜜月,根本沒有什麼蜜月好度。
畢竟我和小月的蜜月,早在狹窄陰暗的公園廁所度過,順便把一個孩子製造出來,那時候才是真的甜甜蜜蜜。
所以我們的蜜月,就像是寒假出國玩。
這是我第一次搭飛機,覺得好有趣。
尤其是抵達目的地:『歐洲瑞士的阿爾卑斯山』,親眼看著一片白雪和山脈,壯觀又美麗,配上歐式傳統建築街景,讓我大開眼界了。
林媽媽大學時代主修德語,所以在德語為主的阿爾卑斯山幾乎通行無阻,也不需要嚮導。
頭三天,我們參觀二個地方,都是風景名勝。
晚上住在城鎮的知名旅館,讓我和小月同房,很尊重我們的夫妻身分和隱私。
小月順便在紀念品店買一隻大型的聖伯納布偶,說要給它取名小咪,讓它成為小咪枕頭和小咪棉被(?),加入布偶大家族。
後三天,我們前往深山雪區,住在一個充滿各國觀光客的大型度假旅館,在那裡玩雪。
我真的第一次看到雪,感覺就像夏天吃的冰沙,很有趣。
小月在國小的寒假,前後和父母一起來玩過四次,已經學會滑雪,所以現在由她教我。
我不知道其他人多快能學會滑雪,不怕受傷的我跌跌撞撞的在小雪坡上邊滑邊摔,讓小月嘲笑一整天,第二天順利學會滑雪,和小月一起在雪地滑來滑去。
看我真的學會滑雪,在附近小咖啡亭內喝咖啡聊天的媽媽她們擔心小月懷孕之身,所以一直用無線電說小月必須放慢速度,順便對我施壓,要我別衝太快,以免小月也跟我一起猛衝……搞的我和小月真的有關掉無線電的衝動。
夜晚,在旅館溫暖的大餐廳吃晚餐,看著周圍膚色和服裝風格都不同的各式人種,覺得世界好奇妙。
這三天的山區雪地生活,真的很快樂,玩的好盡興。
可惜出國的第七天,還是得乖乖離開度假旅館,搭飛機回國,忙碌幾天後的農曆過年。
畢竟新婚,第一個農曆過年總會比較忙,有比較多相關禮儀要做。
像是新人祭祖,還有娘家必須盛大歡迎出嫁的女兒回去吃飯……
正式成婚的我和小月,就此一起度過寒假。
打工送報紙。
寫寒假作業。
約班上同學出門到處玩。
甚至動用百萬嫁妝,買一臺小電視和碟片放映機在房間,不必再去客廳和父母搶電視。
當紅家用遊戲主機,還有幾十片可以二人同玩的遊戲片。
二台筆電,一起上網玩遊戲。
更有不少雜七雜八的東西。
老爸老媽必定猜到錢是哪來的,也只能說:「節儉一點,不要亂花錢啦……」
另外,這段時間去醫院給大伯進行四個半月的超音波產檢,能清楚看出孩子的五官,明確是小嬰兒的臉。
老媽們能這麼清楚看見孫女的臉,都很開心。
小月吵著好脾氣的大伯一定要多印幾張照片出來。
至於我,感覺就是一整個說不出的奇怪……因為我一直無法正視即將為人父的事實。
寒假就此過去。
三月來臨,一年級的下學期開始。
班上同學都有來參加婚禮和囍宴,徹底明白我們不是偷情的小情侶,真的必須把我們視為一對夫妻,所以給我和小月非常多的隱私和尊重。
處處讓著我們,照顧我們,保護我們,不會再問容易出事的話題。
就是學校老師--聽小月說,大多有來參加囍宴--同樣非常照顧我們,並且幫忙安撫思想保守的家長。
像是當家長打電話到學校抗議施壓的時候:『他們才幾歲,能這樣搞啊?給其他孩子不良影響怎麼辦?給他們轉學或是休學啦!』
這時老師們都會直接搬出『性別平等教育法十四條之一』進行解釋,表明學校必須對我和小月一視同仁。
也因此,差點成為全校公敵的我和小月,逐漸轉變成為校園特殊人物,名正言順的國中生夫妻。
甚至認為我和小月能成為夫妻,一定也很懂感情事,而開始有熱戀的同學私下跑來談感情事。
就此在同學的保護下,一天又一天過去。
小月的肚子也一天天變大。
肚子大到就算穿外套,同樣遮掩不住。
肚子大到蹲下來很不方便。
肚子大到常常跑廁所。
肚子大到會被肚子裡面的女兒轉身踢腿搞胎動。
所以同學也特別喜歡跑來摸小月的圓肚子,期待被肚子裡的胎兒踢一腳,感覺新奇又有趣,生命的奇妙。
終於,炎熱的六月到來。
大事跟著到來。
小月就要生產了……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英雄不怕出身低,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是一段講述奉子成婚十三歲的故事。過程有歡笑,有恩愛,有迷惘,有痛苦,有淚水,有未成年懷孕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切,更有小小年紀就要生養下一代的辛酸和幸福。就此讓我們一同經歷這對小夫妻、未成年懷孕生子的生命之旅吧.. 本書類型(內容):童婚/青梅竹馬/愛情親情/婚姻討論/勵志/校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