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13歲  第27篇 直至迎娶當日清晨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27篇:直至迎娶當日清晨
人心隔肚皮,居心叵測,不分班上或是其他年級、班級,一定會有討厭我和小月的人存在。
至少班上同學,沒有發現這樣的人活動。
不論是因為江導提出的大功,或是小月慷慨請客的關係,甚至是和我們朝夕相處的瞭解,大部分同學都對我們很好。
在最容易遭受攻擊的上下學時刻陪伴我們,或是幫忙四處說好話使冷嘲熱諷逐漸消失,此外也更加的照顧小月。
大家只有一個目標:『讓小月安穩度過校園生活,等待七月來臨。』
我相信,或許我和小月的情況會有鼓勵更多同學有樣學樣的危險,不過對我們身邊的同學們來說也是一場非常不同的生命教育吧,畢竟能有多少國中生夫妻……
就在同學的關心陪伴下,期末考結束。
小月的成績是全班第十名,我的成績是全班第十五名。
全班四十人,就算國小時期我的成績也總是在三十名左右,所以有這樣的進步讓我非常高興,覺得自己只要認真讀書也能讀出好成績,開始對讀書這件事產生興趣。
學校就此正式邁向寒假。
但是我和小月完全不得閒,因為我們的婚禮緊接而來。
學校即將正式放寒假的最後一天,不必教課的學校進入無秩序狀態。
同學們都在操場走廊奔跑嘻笑,或是在教室內歡樂閒聊,我和小月還是好忙好忙!
二位媽媽都來學校,在幫忙搬運喜餅的同學協助下,陪我和小月前往各導師辦公室還有各科室,感謝老師們的包容照顧,並且正式通知這項喜事再幾天就要舉行,歡迎老師們來吃囍宴。
先是正式喜帖,然後送上一盒又一盒喜餅,校長和每位老師一人一份。
當然,暱稱『紅色炸彈』的喜帖可說人人又愛又恨,因為總要包出幾千元不等的紅包才行。
所以媽媽們特地向校長老師明白強調出席囍宴不必包喜金,只要願意到場就已經給很大的面子,因此請老師們務必出席同喜。
校長老師都搞定,就是陪我和小月回到班上,讓外食送進一堆飲料、披薩、雞排雞腿、漢堡……大家舉行餐會。
我是沒有問,為什麼要作的這麼麻煩。
不過我想,應該是小月有向親生媽媽說過麥當勞請客的事,發現很有效,才會決定再次泡製。
另外,校長和所有老師應該都徹底清楚家長的意思:『我們絕對同意讓這對孩子結婚,讓小月生下寶貝孫子,任何冷言閒語都是不懂事的人才有的行為,所以請校長老師多關照!』
至於人們會怎麼想,真的隨人了……
學校的事,暫告段落。
寒假正式開始。
但是就算放寒假,我們依然不得閒。
清晨打工還是得繼續,不然小月的產檢錢向誰要?
送完報紙,回房間補眠到九點,我和小月開始各自活動。
小月回到隔壁娘家,整天和林媽媽忙進忙出。
我也被自家老媽帶著四處跑。
那幾天我們直到晚上睡覺才又碰面,真的就是這麼忙。
忙什麼?還不就是婚禮再二天就要舉行。
就像準備訂婚的時候,準備婚禮的這二天真是忙到一個極點。
不過我也因此對婚禮這件事有些深刻瞭解。
如果要我說『訂婚和婚禮最大的不同』,答案如下。
訂婚比較屬於『家族內部的事,出席者大都是自家人』。
婚禮則是『需要公開宴客,親友都找齊,是徹底不分內外的全面性大動員』。
所以婚紗店的人員一提出『伴郎伴娘』的化妝和服裝事情,我和小月立即傻眼……
伴郎和伴娘要作什麼?
簡單說,婚禮當天新人的貼身助手,拿婚戒,拿酒瓶陪酒,另外也要負責擋住對外的交際圈忽然發生的大小問題(比如最可怕的舊情人找上門鬧場……抖),所以一般都由新人最親密的朋友擔任護航大使。
我和小月二人,又不是交遊圈比較廣大的社會人士,從小到大最親密的朋友就是彼此,甚至親密到孩子都準備跑出來,完全形影不離,所以哪來的其他親密朋友?
當然可以不找伴郎伴娘,一切由親戚頂著。
小月思考一會,還是決定親自電話這二名同學。
「(班長)王茜雯,願意來當我和阿明的伴娘?」
「(副班長)謝惠民啊,來當伴郎好不好?」
電話中,他們二人都很訝異,也不太清楚伴郎和伴娘要作什麼。
不過聽過小月的解釋還是高興答應,並且說會動員班上其他比較熱心的同學幫忙。
當然在旁邊聽小月說完電話,我同樣很訝異:「班長和副班長都是不錯的人,但是什麼時候成為我們的親密朋友啊?」
小月和我解釋:「真是笨蛋,以前不是最親密朋友沒關係,今後成為最親密朋友就好了啊?再說和他們打好關係,我們在學校不是更安全嗎?」
於是我半句話不說,完全讓小月處理。
終於,距離訂婚那天只有一個多月,婚禮舉行了……
我和小月在大約一個半月前的訂婚,女方家要做比較多的事,像是訂婚喜餅,還有餐廳宴請雙方親友,所以岳父母很忙。
今天的結婚大禮,主要是男方把女方迎娶回家,所以男方家這邊要處理大部份的事。
現今社會,婚禮分成『飯店禮』和『傳統禮』。
『飯店禮』是指一切禮儀都在飯店完成,包括迎娶和囍宴。
『傳統禮』則是迎娶儀式在家裡完成,但是囍宴可以在自家(或是附近巷弄內)辦野桌請客,也可以在飯店舉辦。
主要是地點問題的差別。
因為老爸比較傳統,所以我們走的是『傳統禮』,盡量把迎娶過程作足。
不過為了給小月家的親友面子,所以囍宴是花大錢辦在大飯店的豪華餐廳。
結果就是:『在家正式迎娶小月之後,眾人轉移場地前往大飯店準備囍宴,轉戰二地……』
以上就是今天的預定行程。
早上六點,鬧鐘響起。
和小月裸抱睡覺的我,棉被內伸出手,切掉鬧鐘:「好冷……」
我重新緊摟溫暖的小月發抖,想著今天的預定行程。
想著想著……我忽然察覺一件事。
我知道小月也已經醒來,但是她依然安靜縮抱在我懷裡,一句話不說,也沒有催促我行動,明顯反常。
我關心的問:「怎麼了?」
小月終於說話:「不舒服……」
我嚇一大跳:「啥?不舒服?」
小月沒有回答,只是放開我,把枕頭旁邊擺放的哥哥熊布偶拿進棉被,緊緊抱著。
我不知道小月是哪裡不舒服,總之還是趕緊雙手摟著她,搓揉她的手臂和背部:「妳還好吧?哪裡不舒服。」
小月病厭厭的說:「昨天晚上開始不舒---」
她說到這,正巧傳來老爸老媽也開房門的聲音,準備面對大喜之日的這天。
我趕緊稍微掀開棉被大喊:「媽!媽!」
小月很不高興,趕緊拉住我:「跟媽媽說什麼啦!」
她是希望我知道就好,一起想辦法撐過這一天,但是這時的我沒想透小月為什麼阻止我。
顧慮我們可能沒穿衣服,所以老媽只有走來敲房門:「怎麼了?」
小月沉默:「…………」
我猶豫:該不該說啊?
老媽關心的又敲房門:「是怎麼了?」
小月依然半句話不說。
看這樣,我乾脆說到底:「小月說她很不舒服啦。」
老媽嚇一跳:「啊?」
老爸也敲房門:「小月,妳還好吧?頭會痛?還是肚子不舒服?」
聽老爸問到肚子的事,老媽真是緊張了:「肚子會痛嗎?」
小月趕緊仔細回答,消除他們的不安:「肚子沒有怎樣啦,只是感冒……我只要感冒,都會整天頭暈很想睡覺,然後開始喉嚨腫,流鼻水……」
我記憶中的小月,感冒的確都是這樣,睡個幾天就好了,可以放心。
不過現在小月是孕婦……
老爸立刻說:「快!親家公是醫師,快去隔壁通知他!」
棉被內,我一直揉小月的背部,想讓她暖和一點。
大約三分鐘後,我們的房門又被敲響。
是林爸爸:「小月?」
看來岳父岳母都來了。
小月跟我說:「你去穿衣服,給爸爸開門。」
「那妳咧?」
「我還爬不起來……晚一點……」
聽起來,小月是真的很暈又想睡。
我對門外喊:「等一下,我穿衣服!」
這才獨自下床,棉被仔細的把小月的身體蓋住,跑到衣櫃穿衣服。
轉亮房間大燈,拉開房門,四位爸爸媽媽都在,只穿著睡衣,同樣都剛醒來。
他們逐一走進來。
林爸爸知道小月沒有穿衣服,所以只有稍微拉開棉被,直到完全露出頭部。
「小月,妳覺得怎麼樣?」
小月病厭厭的說:「真的頭暈很想睡覺……應該是感冒而已……」
林媽媽伸出手,直接蓋在女兒的額頭上,用手量體溫。
林爸爸則是從診療包內取出耳洞體溫槍:「三十八點三度,小發燒。感冒一般在身心抵抗力比較衰弱的時候發生。可能是幾天來面對婚禮的精神壓力讓抵抗力減弱。」
老媽很擔憂:「哎喲,這要怎麼辦?」
林媽媽告訴小月:「很多親戚都準備出門過來,不可能通知延期。」
小月繼續抱著哥哥熊,棉被內縮成一團:「爸爸,真的頭暈很想睡覺……能不能給我吃過之後比較有精神的藥?」
老媽趕緊說:「小月,孕婦什麼藥都不能吃。」
林媽媽也說:「都會有影響胎兒發育的風險。」
小月既厭煩又無奈:「嘖……」
林媽媽繼續說:「今天是妳的大喜之日,妳是女主角,大家都看著妳,打起精神來。趕緊穿好衣服過來隔壁房間準備,知不知道?」
「知道啦……」
我家老爸嚴肅告訴我:「小明,我們私下會跟親友說小月感冒不舒服,他們一定會體諒,不過自己的內妻還是要自己照顧,聽到沒有?」
我趕緊點頭:「嗯!」
既然只是感冒,他們都比較安心了。
林爸爸林媽媽站起來,和我家老爸老媽笑談幾句,就此一起關上房門離開。
我坐回床沿,關心的問:「要起來穿衣服?」
小月緊抱懷裡的哥哥熊,明顯還在不高興我多嘴:「笨蛋,不要跟媽媽一樣囉唆啦,我再躺一下。」
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能抓抓頭,坐在床沿發呆,等她願意起來。
安靜一分鐘過去,我再看向小月,想問她起來……明顯已經抱著哥哥熊睡著。
和她的生活經驗告訴我,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叫醒小月,肯定脾氣不好的幾句罵。
那要怎麼辦?我不知道……
我開始東摸西摸打發時間。
大約十分鐘過去,小月還是睡的很熟。
老爸老媽可能是知道小月不舒服,所以都沒有來喊我們,有意給她多一點時間休息。
這時,門鈴按響。
小月驚醒,棉被內的身體訝異的小抖一下,一定是因為發現自己真的又睡著。
老爸應門:「小明啊,伴郎伴娘和同學都來了。」
班長和副班長今天要全程陪伴,直到晚上的婚宴結束。
至於其他同學,單純來幫忙順便湊熱鬧,瞧瞧國中生同學的婚禮會是怎樣?
小月和我說:「讓他們進來啦,一定要告訴他們感冒的事。」
我對外面大喊:「老爸,讓他們進來房間。」
於是大約十名同學拿著各自的早餐進入走廊,拉開房門,直接進入房間。
表情很明顯,全都很訝異小月怎麼還縮在棉被內,畢竟早就該起來準備了。
小月抬起頭,看著他們:「班長,我感冒了,好難過,很想睡覺……」
班長也沒想到會這樣:「感冒?有沒有跟爸爸媽媽說?感冒藥呢?」
小月很無奈:「懷孕不能吃任何藥……」
「那要怎麼辦?」
小月勉強露出笑容:「所以才需要伴郎伴娘的幫忙啊。」
不愧是班長:「我知道了。大家會幫忙擋著。」
「那大家先去客廳吃早餐,我和阿明準備好就出去客廳。」
小月是感冒想睡,不是虛弱到不能行動的重症病患,於是梳洗完畢,和班長在內的其他女生回到隔壁娘家準備。
我也在伴郎副班長的陪伴下,和班上男生一起忙碌。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幫忙佈置家裡,牆壁和房門貼上大紅『囍』字,不然就是紅色緞帶與氣球,盡量弄得喜氣洋洋。
但是雖然忙碌,我還是擔心隔壁小月的情況,希望她能感覺好一點……
這段時間,雙方親戚陸續來到。
就是堂哥也特意進來我的房間,拿著相機為我拍幾張照片,順便說句恭喜。
也因為親戚越來越多,再次像訂婚那天把家裡和大樓走廊擠的水洩不通,場面開始混亂。
幸好班長和副班長都有在家裡先問過自己的父母婚禮會發生的情況。
副班長集合男同學,組成男方家屬的服務隊,處理各項雜事。
班長也集合女同學,組成女方服務隊,幫忙端茶水和點心給雙方親友。
甚至有人雙手高舉牌子:『男方家』,『女方家』,以免又有不常來往的遠方親戚糊塗走錯邊。
不得不承認小月是對的,和班長副班長打好關係,真的各方面都很有幫助。
終於,上午十一點,看好的時間到。
就要正式出發,迎娶小月回家了……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英雄不怕出身低,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是一段講述奉子成婚十三歲的故事。過程有歡笑,有恩愛,有迷惘,有痛苦,有淚水,有未成年懷孕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切,更有小小年紀就要生養下一代的辛酸和幸福。就此讓我們一同經歷這對小夫妻、未成年懷孕生子的生命之旅吧.. 本書類型(內容):童婚/青梅竹馬/愛情親情/婚姻討論/勵志/校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