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13歲  第28篇 戀愛是遊戲,迎娶是血的考驗

作者前言
本書是以台灣社會為背景進行創作,但並非完全一模一樣,可以看成是一個平行世界的台灣社會,一些社會風俗和法律條文和現實台灣有部分差異,謝謝。
第28篇:戀愛是遊戲,迎娶是血的考驗
上午十一點。
我終於穿著正式西裝,在盛裝打扮的父母陪伴下正式離開房間,前往客廳祭祖。
不論訂婚或是結婚,只要男方開始祭祖,就表示……
大樓走廊,女方那邊有人大喊回去:「男方親家開始祭祖了!我們這邊準備喔!」
小月家,忙她們必須辦好的事。
花錢聘請的工作室攝影師,盡責的開始全程錄影。
堂哥在內,想拍照的親友,也拿著各自的相機聚過來,閃光燈此起彼落。
我乖乖面對祖先靈桌,雙手拿香,跪在地上。
老媽同樣拿著香站身邊,一臉笑容,邊拿手帕擦眼淚。
一起敬祖的老爸更是喜悅的說:「陳家列祖列宗,今天曉明要正式娶媳婦了,請保佑他們夫妻一切順利,多子多孫,功名富貴……」
你不會相信的,老爸足足說上好幾分鐘。
又是祈求保佑,又是請祖先原諒正式婚禮拖到今天才舉辦,又是正式報告我和小月的前因後果,又是……
我只能安靜跪上好幾分鐘。
跪到雙腿都開始發麻,心中暗想:『老爸其實是在玩懲罰遊戲吧?』
好不容易,老爸終於說到高興。
老媽這才拿過我和老爸手中的香柱,一起插入香爐,讓我站起來。
然後身為新郎的我,接過要給新娘的捧花,在伴郎(副班長)和國華叔叔的陪伴下,正式踏出家門迎娶新娘小月了。
再次如同訂婚那天,雖然小月家就在隔壁,我們還是先離開大樓。
六車禮隊在國民住宅周圍繞一圈,才又有模有樣的停回大樓門口。
當然一路上鞭炮四處響,非常熱鬧。
下車之後,跟隨的國華叔叔通知該作什麼我就作什麼,一直乖乖的和小月家那邊的迎接家屬互動,把傳統禮節作到。
重新搭電梯回到自家所在樓層,電梯門一開啟,親友間的照相機燈光又開始猛閃。
場面真的比訂婚那天還要熱鬧。
同樣有小月家的親戚通知回去:「新郎來迎親了!」
我邁出腳步,眾人紛紛讓路,無人阻擋。
就此正式進入小月家的客廳,裡面同樣裝飾的喜氣洋洋。
婦產科大伯,麗雲姑姑,健明堂哥,還有其他臉孔我有印象的小月家重要親友,也都在場。
坐下來,嚐過女方家屬端出來招待的甜茶和湯圓,雙方親友客套寒喧幾句,該是時候下一步。
這一步,正是迎娶儀式最有趣的------
陪伴的國華叔叔坐我旁邊:「小明,可以去請你的新娘出來。」
我小聲問國華叔叔:「我要作什麼?」
國華叔叔簡單說:「進去房間,把捧花交給新娘,說要帶她回家,剩下的女方家長會有人告訴你怎麼作。」
於是我拿著捧花站起。
大樓走廊,立刻有陳家的人通知回去:「小明要請新娘了!」
不過,就在我要進入小月家的走廊……
忽然一個人,直接站到我面前,阻擋我的去路。
我以為是剛好擋到路,於是主動向右邊移,但是這個人竟然也移動腳步,繼續擋著我。
很明顯,故意的。
我很訝異,真的很訝異,今天是結婚的大日子,因為竟然有人這麼明目張膽的阻擋身為新郎的我?
抬頭看去,是班長王茜雯,穿著婚紗公司租借的粉紅色禮服,頭髮梳理整齊,一看就知道是伴娘。
不只這樣,班上其他女生也笑嘻嘻圍到伴娘身邊,一起圍住走廊,阻擋我。
這麼大陣仗,我不懂怎麼回事,有點被嚇到,笑著一聲:「啥?」
同樣穿著正式西裝的副班長謝惠民,擔任伴郎的他,立刻回頭向著走廊:「開始了!集合!集合!」
班長男生都趕緊走進客廳,嘻笑著聚到我後面。
情勢根本是男生對女生,楚河漢界。
觀禮親友逐一笑出聲音,明顯等著看好戲。
相機的閃光燈,再次此起彼落。
看來所有人都知道怎麼回事,只有我還不知道。
我笑著問伴娘班長:「這是怎樣?」
伴娘班長雙手叉腰,趾高氣昂:「我身為新娘最好的姊妹淘,新娘可以這麼容易就讓人帶走啊?不給一點考驗,怎麼說的過去?」
我總算稍微瞭解情況,新郎必須被刁難,笑著說:「等一下!還有這樣的?」
班長看向左右:「考驗伺候!」
女生們嘻笑的舉起手中的美術紙,上面都寫著考驗題目,總共五張。
副班長也向左右說:「兄弟們,準備接受考驗!」
所有男生都很有氣勢的笑喊:「喔喔喔喔喔!!!!」
周圍親友再次笑成一團,閃光燈同樣此起彼落。
班長對我說:「我們準備的考驗,你必須全部通過才能迎接新娘。不過只要錯誤,就必須當場接受懲罰。」
我笑著說:「這麼狠?」
副班長(伴郎)給我助威:「別怕!我們這麼多人,一定會過關!」
班長轉頭:「第一題來了!打開題目!」
拿著第一題的女生,笑著掀開手中的美術紙。
大字寫著:哪一個是新娘的孅臂美腿?
下面貼著十張照片,都是裸露的手和腳。
班長威脅我們:「只要答錯一張,當場十下伏地挺身!直到答對為止!」
副班長大聲說:「一人一下,十下沒什麼!」
我再次笑了:「還能這樣分工啊?」
「不然兄弟是作什麼的?別擔心!」
我只得趕緊走過去,看著海報上面的十張照片。
我一張又一張仔細看,大部分都很快確定不是小月,只有三張讓我困惑。
我更仔細看這三張,逐一過濾,像是沒有印象的黑痣,或是不太對的筋肉血管條紋。
我作出結論,伸手比去:「這張是小月的左腿,其他不是。」
班長問:「為什麼?」
我比著其中一張照片:「因為我天天看,知道小月的大腿沒有這張那麼──」
班長見機搶話:「說老婆的大腿粗,很好。」然後她轉頭,向著走廊內部喊去,「小月!妳老公說你的大腿粗,記得親自教訓他!」
親友大笑。
我趕緊笑著解釋:「喂!我是要說小月的大腿沒有這張照片那麼粗啦!」
班長不管:「讓你好運過一關,不過別幻想天天是過年,真正的考驗這才要上場。」
我背後的男生們發出歡呼。
副班長大喊:「只管放馬過來!」
班長絕不猶豫,轉頭看去:「第二題,掀開!」
另一名女同學掀開手中的美術紙……
『請指認愛妻的唇印!』
上面貼著十張紙,每張都有一個紅色唇印,看起來模樣都不同。
我笑著說:「這不可能答對啦!」
班長冷笑:「怎麼不可能?沒和小月接吻過?」
「這是一回事,眼睛看又是一回事啊!」
班長很陰險笑著:「那就乖乖放棄吧,總共一百下伏地挺身,這題就饒過你。」
副班看向身邊朋友:「一人十下,可以吧?」
大家都很有氣勢:「十下就十下!」
不過雖然大家都這麼勇敢,我再怎麼說還是得拼一拼,不能直接放棄。
我走過去,仔細研究上面的十個唇印。
這時,我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熟悉香味,是小月會抹在耳後和下巴脖子附近的個人爽身水味道。
不是香水,但也有類似香水的作用。
顧不得是不是看起來像條狗,我湊上鼻子,一張又一張仔細嗅……
我訝異發現!!!!
看向班長:「這些都是小月的唇印吧?」
她直接問:「為什麼?」
我回答:「因為每張紙上面,都有小月使用的爽身水香味。」
班長很好奇,湊過臉,開始像我一樣嗅聞。
其他女生也一樣,湊過來聞。
班長很困惑,直接問:「你是狗嗎?我怎麼只有聞到口紅的香味?」
不少親友被逗笑。
我直接回答:「因為小月從國小五年級就開始用這個爽身水,我只是熟悉這個味道。如果你男朋友也有用固定的香水,和他一起生活幾年,一定也能很快發現這個味道的存在。所以以前小月就算趁我不在進入我的房間,我也會立刻知道,因為會有這個香味。」
班長含恨:「你真是比我想像的還要頑強,又讓你闖一關了!」
副班長忍不住問:「如果阿明只有選一張,不就……」
班長直接了斷:「本來就打算讓你們做九十下伏地挺身,是你們好狗運躲過。」
男生們騷動起來:「惡魔!怎麼可以放這樣的陷阱!」
班長冷血無視:「第三題!別妄想還能有這樣的好狗運!」
又一名女生,笑著掀開手中的美術紙……
『同乾共苦:請一口氣喝光這罐苦茶,表示新郎終生和新娘共患難。無法一口氣喝光,每人一百下伏地挺身。』
另一名女生站出來,手中拿著一罐一公升的飲料瓶,內部裝滿漆黑到好像一直在冒泡的液體。
副班長笑著抗議:「不必想也知道一定苦到靠悲,尤其是這麼大一罐!這根本是直接來的處罰,要我們每人作一百下!」
班長露出開朗微笑:「答對了,就是要處罰到你們。」
我身後的男生都哀叫:
「惡魔!」
「沒人性的女人!」
「下學期絕對不選妳當班長!」
副班長趕緊左右問:「誰不怕苦的食物?」
看到這麼大罐,也明顯苦到極限,眾人退縮。
副班長逼問:「一個人一百下伏地耶?一定要有一個人為大家喝完,不然大家要雙手酸痛好幾天!」
我也趕緊看著這群同學們,渴求勇者出面。
班長卻雙手叉腰,對我說:「陳曉明,小月可是要為你生小孩,你知道到時會有多痛?連罐苦茶都不敢喝,還想靠別人?」
我開口:「一百下真的太---」
班長直接說:「這可是小月為你特調的愛妻苦茶,你不親自喝要讓誰喝?」
女生都鼓譟起來:「對啊!阿明你喝吧!」
女生竟然都有意激我?
我好奇問:「真的是小月親自弄的?她不是不舒服?」
班長直接頂回來:「只是感冒,你以為動彈不得啊?」
我看著那罐苦茶,心裡想:『如果是小月,她應該知道我的喝苦極限吧?但是這丫頭也是頂喜歡整我……』
我看著背後的男同學們:「我先喝喝看,如果真的不行……」
副班無奈說:「盡力喝啦,最慘只是大家陪你一百下。」
「好啦!我就喝!」
都這樣說了,我直接把捧花交給副班長,拿過女同學那罐一公升的苦茶,轉開瓶蓋。
小心用鼻子嗅聞,那種味道就是很……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從沒聞過的奇怪味道,淡淡芳香中帶有明顯的刺鼻味。
總之,光是聞味道就覺得這罐苦茶應該很可怕……
所有親友一定都看出我的表情,又竊笑起來。
班長提醒:「要一口氣喝完,不然就是失敗。」
我鼓起所有勇氣:「不管了!喝就喝!」
瓶口對準嘴,開始一口又一口猛灌!
灌第一口,我就訝異發現:這不是苦茶!
那麼,這種具有辛辣感的飲料,是什麼?
我想,我大致知道這個味道。
我比較放心了,不苦死人就好。
但是……
我不再多想,把腦袋放空,拼命灌!
終於,一公升都喝完!
我放下空瓶,打個大嗝:「嗝---」
身邊的副班長,聞到味道,訝異了:「酒?」
一直在旁邊看的笑呵呵的林爸爸,笑著說:「小明啊,你一口氣把我珍藏的二罐名牌葡萄酒喝完,差不多三萬元啊。」
反正不管怎樣,先道歉再說:「對不起……」
麗雲姑姑(律師)則是又笑又訝異:「二瓶?混酒又是一口氣一公升?」
林爸爸回答姊姊:「別擔心,我計算過,這二瓶的酒精度不高,不至於有危險。反正今天是大喜之日,能幫助的人多,我想趁機看看這孩子的酒品,順便瞭解酒量,才知道以後能一起喝到哪裡?」
岳父要看女婿,順便找酒伴。
親友們只是笑,沒有再說什麼。
另外,這也表示囍宴上可以盡情給我勸酒,不必怕我醉,也不必有任何擋酒大隊幫忙。
因為岳父就是要看醉,想知道女婿喝醉之後會作出什麼樣的言行。
班長雙手叉腰:「好!第四題!」
一名女生再次掀開手中的美術紙……
『認出最愛:請用眼巾矇眼,雙手觸摸眼前的人,找出自己的新娘。猜錯一人,所有人伏地挺身一百下。如果拿下眼巾,或是偷看,每人二百下伏地挺身。』
一名女生已經認輸:「看剛才那樣,阿明一定立刻認出小月啦……」
男生們歡呼!
班長卻意志堅定:「別怕!忘記阿明剛才一口氣喝什麼?」
林爸爸也打趣說:「還是有機會,混酒的後勁可是很強的。搞不好下一秒新郎就醉到走不穩路,伴郎最好開始跟緊點。」
親友再次笑出聲音。
麗雲姑姑擔心笑著:「真的醉倒,婚禮還有辦法繼續?」
林爸爸回答姊姊:「怎麼不能?只要有人扶著就能繼續。再說小明這年紀恢復力一定優秀,就算真醉倒,下午躺幾小時理應就能解酒,所以晚上囍宴不會有問題。」
林媽媽看一下手錶,微笑提醒:「新娘在夫家的進房時間不能遲到喔。」
就此有一名女生嘻笑拿出長圍巾走近,明顯要給我遮眼……
………………
…………
……
餐廳內,處處是食物香。
晶晶笑著問:「外公真的那樣灌你酒?」
耀源也笑出來:「外公其實是想報復你把他的寶貝女兒娶走吧?」
晶晶同意:「我也覺得外公是想看爸爸出糗。」
耀源問我:「老爸有沒有醉倒?」
我放下刀叉,喝一口葡萄酒:「空腹灌一公升,怎麼可能沒醉?我第一次體會到喝醉,就是那天。」
耀源笑著想幾秒:「才十三歲,真的敢把爸爸灌醉……外公好前衛……」
晶晶嘻笑著:「我就說外公很開放。我也去弄杯葡萄酒來應景吧?」
我一臉認真的阻止女兒:「妳可要載我們回家!到時誰來開車?」
「嘻嘻……只能喝果汁多寂寞啊?」
耀源又問:「那之後,外公真的有找老爸當酒伴?」
我點頭:「週五或是週六的夜晚,有時會從外面買些下酒小菜,然後大家一起坐下來邊吃喝邊聊天。不管是葡萄酒、白酒、威士忌、白蘭地、甚至是啤酒,大致都有喝過。如果是更貴的酒,大多是醫院的病患送給外公的禮物。」
耀源難以置信笑著:「還真的找十三歲酒伴啊……」
我趕緊看向安靜笑著的英偉和芊貞,微笑勸戒:「我們家的示範不太好,你們未成年千萬不要喝酒喔,對身體不好。」
女兒大笑:「哇哈哈哈……爸爸說這話,完全沒有說服力啦!」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以載道!!!!!!  2022/02/21 開始在這裡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的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二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
『英雄不怕出身低,萬丈高樓平地起』 這是一段講述奉子成婚十三歲的故事。過程有歡笑,有恩愛,有迷惘,有痛苦,有淚水,有未成年懷孕的年輕人必須面對的一切,更有小小年紀就要生養下一代的辛酸和幸福。就此讓我們一同經歷這對小夫妻、未成年懷孕生子的生命之旅吧.. 本書類型(內容):童婚/青梅竹馬/愛情親情/婚姻討論/勵志/校園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