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30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2022/11/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三十章-一切的心願

從二皇子被止戰到拿回兵權,只是讓兩邊的人馬都因為停戰稍作修整。
對遠西外族而言,那些西關口外的部族選擇歸順關內的異邦,我遠西當然可以毫無仁慈的殺伐:
你們想歸順,好啊,我就讓你們見識,那些關內嬌生慣養的異邦人,有沒有辦法保護得了你們!
戰線拉得過長,歷時比預期日久,馬困兵乏。二皇子的右翼,松褚瓦珥、江棣玧、甘嘎維,這三個身體早就適應西北荒涼的人在精神上卻很飽滿,所以關鍵的一役,大統帥讓右翼繞道敵軍後方襲擊。
兵烈馬壯,兩方人馬都是,棣玧差點被殺紅眼的大舅子卸了手臂,是嘎維擋下。
「你瘋了嗎?」
嘎維眼睛才剛剛睜開,劈頭就被罵。
睡了太久的嘎維渴啞著口的苦笑搖搖頭。
「你的女人呢?你當真要人家守活寡嗎?」
棣玧此時此刻突然明白留在故鄉的人不比上戰場的人少牽掛。
「我騙你的,從來就沒有這個人。」
嘎維其實想把命留在沙場上,為了讓德馨更平安的活著。所以替棣玧擋下利刃的那一刻沒有迴避,直面著無眼刀鋒,也因為這樣,清楚看見敵人攻勢上的弱點,不用留力躲開於是左手游刃有餘,一把插進對手的心臟。
「你不用騙我,馬告讓我轉達,南府告老還鄉,現住東市以東百哩以外的郊地,與老友關魏大人比鄰,一家平安。」
「哈哈…太好了。」
嘎維半是開心半是難過,眉頭還來不及舒展開便又沉沉睡去。
夢裡德馨穿著自己那天晚上給他的粗布衣,仍然是小德總管,只是管的是柴米油鹽和菜蔬牲畜;
南家小姐喜歡郊外的寧靜,但是一直沒有覓侯郎;
葆澈沒有隨著父親遠行也沒有留在南府,他考過殿試進了國子監。不知道為什麼,在嘎維的夢裡,葆澈一直等著一個人:
「嘎子哥哥,小德總管在等你,你要回來…我也在等…你身邊的人,你們要一起回來…」
嘎維張眼醒來,就是眼前的人!
「江棣玧,你對葆澈做了什麼?」
棣玧有點蒙了,在這個即將簽合的時間點,日上三竿才悠悠轉醒,渾身包紮著白紗巾的人,竟然劈頭就問這一個從來都沒有談論過的人名:
「你說的…誰?」
「南家少爺,葆澈。」
一面之緣,江南的新婚之夜,我闖進去之前,我知道這個小孩子在裡面。
「啊…幾面之緣。」
江棣玧虛應了幾句,含糊帶過幼少時的兒憶與鵜鶘樓的邂逅,硬轉過話鋒:
「你把人家將軍砍了,結果人家極度欣賞你的武力,想把郡主嫁給你。」
「不了,謝謝。」
嘎維覺得棣玧開自己玩笑。
「駙馬喔,不要嗎?以後回京,呼風喚雨喔。」
棣玧一派認真的開著玩笑。
「我不是為了這個才戰的。」
候在外頭的小兵聽到嘎維醒來,將煎煮著的藥倒入湯碗,端著托盤入帳內。
「局勢所逼,我覺你沒什麼選擇。」
棣玧皺著鼻頭把軍醫們熬的黑汁端到嘎維眼前,示意嘎維趁熱喝下。
「你明知道我心裡有人。」
只有一隻手能活動的嘎維先把湯匙拿起放到床頭茶几,用同一隻手端起棣玧手中的碗,一口喝下。
「那你告訴我,到底是誰,我就幫你!」
棣玧總是聽到嘎維在昏迷的這十天半個月,斷斷續續的夢囈著一個名字。
「你有辦法!?」
超苦的煎藥,嘎維僅是微微皺了一下眉,咋了兩下嘴。
「你躺太久了。」
棣玧看著連日發著高燒道著歉的嘎維,著實可憐的模樣。
「你可以先執行計畫的。」
小兵接過被一口乾掉的湯碗,換遞上清水茶碗讓嘎維潤口。
「我擔心我執行了,你醒來說自己喜歡留在草原當駙馬,那不是我斬了你的官路?擔當不起。」
棣玧揮揮手示意小兵退下。
「所以計畫是?」
嘎維一口乾掉碗裡的水,置碗床頭茶几上。
「所以女人是?」
現在都沒有人,你可以告訴我了吧。
「不是…」
一直以來為了保護德馨的安全,隨便有個指稱便好;現在嘎維想好好糾正,這個性別從一開始就不正確。
「我知道,我想知道人名。」
棣玧看進嘎維的眼裡點著頭:
『我知道的比你以為的多。我們直跳過這一段吧。』
「南德馨。」
走過一回鬼門關,嘎維變得坦率豁達,他更直接地面對自己的情感,也更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情感。
「哇!果真是南府小德總管,竟有這般能耐,讓你把自己送進地牢不說,還想死在沙場上?我回去一定要親眼看看他究竟長得什麼模樣!」
其實南府總管心如春林面如潘安在整座京畿頗為盛傳,東市和南市民情不同,所以常見面的東市人早就習慣這樣人美心美的小徳總管,稱讚難得稱頌品德;而到了南市其實沒有幾人真正見過這個傳聞中的小德總管,傳聞被造謠化被虛擬化。
「很…善良。」
嘎維露出棣玧從來沒有看過的笑容。
「善良,不是用來形容長相的。」
棣玧知道,就是他了,此生不渝。
「嗯…那…好看,全身都好看。」
嘎維的眼裡有酸楚有甜蜜。
棣玧露出壞笑:
「你看過了喔,洞房花燭夜?」
「沒有的事,你不要亂說。」
如果真的有機會,我是這樣渴望的。
「好了,你知道了,所以辦法是?」
甘嘎維殺了敵方的將軍是真,松褚瓦珥殺了另一個敵方的大將也是真,殺人繼統是草原規則,所以論陣亡者的身份地位,嘎維其實有機會藉此翻身,但是還有二皇子還有遠在天邊的皇帝,中原的繁文縟節嚴謹階級和權謀用計洗降了草原民族為了生存的直率與血性。
和戰氣氛有點緊張。
郡主的確要嫁,只是嫁的是皇親貴冑還是驍勇戰將,這得等老皇帝欽點。
老皇帝很開心,直接公開說明二皇子所謂的通敵賣國是兵不厭詐的策略,現在遠西願意與我方締結和戰之約,有郡主作嫁。
於是老皇帝下詔,二皇子回京。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