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43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四十三章-幸運與平安

凱旋大朝。
朝堂內文武百官齊列,護城河的皇城西門外平民百姓夾道。
這天很盛大,因為從西塞關外回來的將士們打下一紙合約與和親,那會是二十年的長治久安。
所有的營旅官兵接受著熱烈歡騰,每家每戶都用自己的方式慶祝勝利,表達感激之情。
與大統帥並駕齊驅的松褚瓦珥親切的向老百姓點頭,他有點不適應人口密度這麼高的市區。
甘嘎維從熟悉的塞外回到熟悉的京畿,他很平靜,但是他想念著一個人的倩影。
江棣玧有點擔心,未來會不會被不自由的官銜欽點,他不想放棄演藝事業。
進了皇城進入莊嚴之中,凱旋的旌幟烈烈飄揚,勝利的擊鼓鏜鏜震響,馬背上驍勇善戰的有功戰士們,下馬列隊,步伐整齊的行軍進入皇帝高坐的朝堂內。
皇帝緩掉前兩日的早朝,專心待在翰林院擬定多道聖旨,預定在今日一次頒布:
-烏爾將軍因為貪污軍餉,發配邊疆,待念其鎮守邊關數十載護國有功,削官去職,從此五代,均不得入關。
-江棣恩為虎作倀,念其鹽政之盡忠職守,貶任瓦州知縣,十日後啟程。
-松褚瓦珥,立為皇太子,直隸西北關塞軍權,出任簽具降書合約大使,擇吉日迎娶遠西郡公主。
-江棣玧與甘嘎維驍勇善戰,護國有功,軍譽御狀再賜一席,並封為左右英武大將軍,賜號:勝熵將軍與勝嫡將軍。
-阜邑馬告,關外征戰期間於皇城之內運籌帷幄,冷靜機智,戰勝之功不可沒,擢升為兵部尚書。
-南德馨,征戰期間協助梳理兵械戎馬行政庶務,純善機伶,原為織造侍郎,平調為兵部侍郎,於阜邑尚書麾下繼續擔任行政庶務,請即刻歸還織造令牌…
「慢。」皇帝打斷。
眾大臣一片安靜左顧右盼。
「織造令牌不用歸還,德馨愛卿,繼續直諫。」
南德馨全身毛骨悚然的叩謝君恩,馬告看著雞皮疙瘩又全身僵硬的德馨努力憋笑著。
「另,以後錄冊,還是都德馨寫,馬告字太潦草,朕不想看。」
換眾臣憋笑。
「退朝吧。」
皇帝連著幾天燒腦,累了。
有事,明日睡醒再說。
當文武朝臣準備在太監朗朗的——退朝——聲中慢慢移出朝堂,皇帝卻像突然想起什麼的,吩咐身旁小謙子:
「讓勝熵將軍與德馨侍郎留下。」
「勝熵將軍、德馨侍郎,請留步。」
年輕的小謙子像翎箭一樣奔射而出,將跟著人群緩緩移步的兩人停請回來。
「為什麼?」
松褚瓦珥很困惑,跟著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回過頭。
「做什麼?」
阜邑馬告有意無意緩下步伐,事關自己的莫逆,什麼風吹草動都上心。
「哇,我想再近一點看南德馨!」
塞外的三人只有江棣玧知道嘎維的專情。
好不容易退了朝,這個畫本裡的良人卻又被皇上叫回去,一定要先爭看一眼才行!
甘嘎維和南德馨脫離這群年輕的新賦團隊,慢慢走到堂中央,兩人並列,
「微臣,參見皇上。」
「末將,參見皇上。」
兩人並肩行禮。
「平身。」
之後皇帝便沒有說話,只是笑咪咪的看著眼前的兩個男子。他們同高,身形相仿,一文一武。不同的英俊,都很好看,
『挺難得。』
你們都存活下來了,
『挺難得。』
「皇上,敢問…什麼事情吩咐?」
馬告見大臣們漸漸散去,回到從前草民的潑樣。
「你下去。我就是想看看這兩個人站在一起的模樣。」
———全文完———
。謝謝你看到這裡。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