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42.9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鬼牌-更對的選擇

從西北大捷到班師回朝的這兩個多月間,許多事情皇上已經有底,唯獨易儲一事,遲遲無法下決定:
二皇子,松褚瓦珥,護國有功、為人正直,善戰但是不戀戰,武藝高強卻能胸懷百姓,再加上有遠西邊上勢力最大能力最悍的部族撐腰。
大皇子,松褚瓦鏗,在兩次與西塞的會戰中一點點的道德瑕疵與滿滿的保守姿態,是讓老皇帝決定更換皇儲的最後一根稻草。
時勢所趨,大皇子適合治理昌平盛世,但是國家目前還是需要軍武強大的皇位繼承者。
皇帝不忍心讓大皇子難堪,所以在大朝之前,便下旨易儲,免去大皇子在朝堂上面對眾臣面面相覷的為難。
烏爾將軍主動向皇帝請罪,得皇帝口諭,烏爾家族五代不得進京,但是保住了妹妹仍為皇貴妃。
大皇子的黨羽一個個遭到清算,罰逞的罪責大小不一,德馨持著織造令牌為江棣恩求情。
「這個令牌不是這樣用的。」
皇帝耐著性子像循循善誘的師長。
「我知道,但是趁我還有機會,我想保住江棣恩。」
德馨想著,這也許是自己最後一次使用這張通天直諫的令牌。
「你很聰明,保住他,就是保住你們南家。」
皇帝幫德馨解釋。
「我只是在想,每個人都會被他的成長環境影響,江鹽政其實只是沒有機會用其他的想法面對這個世界。」
德馨將自己的想法平鋪直述的表達。
「你是佛祖嗎?」
「我只是有一位虔誠的奶奶啦。」
「原來是這樣。那,就如你所諫,讓他去到不同的環境,看看他有沒有辦法悟出新的想法來面對這個世界。如悟,才是他回來的時機。阿密陀佛。」
皇帝止不住地調侃南得馨。眼前這個曾經的南家總管,完美地繼承南佬,如出一轍的忠誠正直啊。
「謝皇上。呃…阿密陀佛?」
德馨想不通自己說了什麼讓皇帝龍心大悅,也不知道行禮的最末要不要再加上個雙手合十。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