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第十一劫之二──無勇146

2022/11/29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146.無勇之大秦(七十八)
  馬凡給宇文長找麻煩的原因除了他個人不喜歡宇文長以外,還有就是聽說了宇文長是對安老師動手的人,可能多少有點給安老師出氣的意思在。
  雖然安老師才教了他們很短的時間,但他很喜歡安老師,非常欣賞對方的教學風格,自由奔放,不做預設。
  慕容蘭拍了拍手,顯然對馬凡的口才導致的結果非常滿意:「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蘭公子想置身事外嗎?」宇文長冷笑道。
  「我本來就沒有異稟,也沒有做江湖大俠的夢。」慕容蘭將宇文長想要導到自己身上的火滅得乾乾淨淨,「小吳也不會逢人就吹我到底如何厲害,畢竟真正厲害的人,完全不用旁人開口來說,自然看得出來。」
  這種直接諷刺楊全的事情,得慕容蘭這種身份地位跟楊全相當的人來說才行。
  宇文長可以無所顧忌地回懟馬凡,但他卻不敢明目張膽地找慕容蘭麻煩,他整個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一會兒紅一會兒黑,好不精彩。馬凡似乎看到了一台電腦一會兒藍屏一會兒黑幕,時不時迸出紅色警告圖示,程式紊亂不已。
  不過這比喻在這個世界大概沒人聽得懂吧。
  「不像有些人,深怕別人以為自己沒本事,非要下人到處嚷。」慕容芸火上澆油,故意道。
  「我沒有要長長到處嚷。」楊全不悅地說。
  馬凡不是很意外,楊全下意識地並不把宇文長當成對等的朋友,哪怕嘴上喊得再親密。
  「時候也不早了,楊全你不是還要幫他特訓?請吧。」慕容蘭直接動口趕人,「來人,送客。」
  *
  將楊全送走後,慕容蘭高興地多喝了幾杯酒,拍了拍馬凡的背:「小吳,真有你的。不用怕得罪楊家,以後想懟什麼儘管懟。看看楊全那臉色,哈哈哈。」
  「宇文長的臉色也很精彩。」慕容芸附和道。
  馬凡賠著笑,說道:「時間也不早了,是不是要回去了?」
  他不喜歡這裡的氛圍,燈紅酒綠,空氣中有著胭脂的甜味、女人的體香、跟美味的食物,還有瀰漫著四周又甜又酸又辣又嗆的菸味。
  他快受不了了。
  「差不多。」慕容蘭神清氣爽地說,吩咐人去備車,然後跟馬凡說:「我跟芸兒去騎馬兜風,你就自己先回去吧。」
  要是就這麼回去,他弟弟恐怕又要找馬凡不痛快,反正兄弟兩也許久沒散步了,今天事情也辦得差不多,乾脆就去散散心。
  馬凡點頭稱是,用一種不容易被人察覺的速度飛速地離開了此地,直到店外他才像是重獲新生似地吁了一口氣。
  馬夫已經等在那兒了,馬凡記得對方跟小翠關係很不錯,常常一起出門辦事,好像是姓鄭。
  「吳公子,回去嗎?還是要去哪兒?」馬夫問。
  「直接回去吧。」馬凡說,他可一秒都不想多待。
  慕容蘭跟慕容芸從後門出來,轉進了另外一條街道。涵冰這裡與席楊不同,沒那麼熱鬧,開的店舖也不算太多,幾乎都是住宅,但是紛飛的雪花透著一股自然莊嚴的靜謐。
  「哥,我們是不是沒打過雪仗?」慕容芸看見有一群小孩正在雪地中嘻嘻哈哈的,拿著地上的雪揉成球就往對方身上砸,不禁有些好奇。
  「沒有。」慕容蘭說,「我也不想打,雪很凍的,還髒。」
  「說得也是。」慕容芸點頭,讚成了慕容蘭的意見,「反正雪嘛,也不是那麼稀奇。」他家就有雪系的異稟者,夏天弄碗雪花冰還挺解暑。
  兄弟兩就站著看那群小孩打鬧。慕容蘭感嘆道:「真好啊,小孩子,無憂無慮的。」一點也不知道這世界的險惡。
  「嗯?哥哥喜歡的話,也能養幾個啊。」慕容芸沒領會慕容蘭的意思,「反正只是幾個小孩,大概不到一兩銀子就能買了。」
  「……我不想買。」慕容蘭頓了頓,凝重道,「芸兒,你之後跟我一起出國去看看吧。」
  「好啊。」慕容芸欣然答應,他本來就是喜歡跟著慕容蘭到處跑的,之前因為慕容蘭總是推三阻四,又隱約察覺對方好像不是很信任自己,所以他才一直窩在大秦裝廢物。現在既然兄弟合力,慕容蘭又直接開口了,那他還有什麼好顧忌的,當場就答應了。
  慕容蘭的打算是,用言語說服慕容芸實在太過蒼白,而且他這個踩在無數屍體跟鮮血上長大的人根本就沒有說服力,最好的方式是直接讓他去接觸到完全不同的環境,讓思想在巨變的環境中產生質變。
  他自己就是如此。
  兄弟兩慢慢走著,時不時因為楊全鬧出的一些笑話而感到開心。
  「剛剛真應該求證一下,他是不是真被那姑娘踢到沒命根子了,這才跑來我們這裡重展雄風。」
  「那姑娘也是個狠角色,踢完他之後就不知所蹤了。不然以楊家的勢力,要把人翻出來判罪也不是件難事。」
  在馬凡走後,兄弟兩還聽了一會兒下人的會報,這會兒說得不亦樂乎。
  「不過好可惜,沒人記得那姑娘長什麼模樣。」
  兩人正說話,變故陡然發生!
  本來安靜佇立在街旁的平房突然被一隻巨大無比的黑白色企鵝給撐破,這隻企鵝趴在地上,揮動他的四肢,導致隔壁的房子也跟著坍塌,有些運氣好的人跑出來後,看到這麼大體型地企鵝,反倒嚇得癱軟在地起不來了。
  「哥,快跑吧。」慕容芸也嚇呆了,但他還是拉著慕容蘭就要往回跑,只不過腳步虛浮,腿嚇得直打顫。
  那隻企鵝在地板上滑行,一連撞倒了好幾座平房,頓時慘叫聲跟尖叫聲不絕於耳,方才兒童們的歡聲笑語在此時都成了淒厲的哭號。
  「少爺,快走。」本就負責在暗處護衛他們的異稟者立刻上前,催促兩人盡速轉移。
  「那這些人怎麼辦?」慕容蘭看著不遠處跛了腳的一個年輕人,於心不忍。
  「我們又不認識他們,幹麻要管。」慕容芸急道,「哥,快走吧,要是他……」
  話還未說完,那隻企鵝抬高的脖子,對天空發出了無聲的聲波,一瞬間,慕容蘭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要爆開了,痛到趴在地上起不來。
  其他人也沒好到哪裡去,所有舉目可見的人都趴下了,企鵝開始就近吃起已經沒有反抗力量的人類,慕容蘭撇過頭去,不忍直視。
  慕容芸流著鼻血,有氣無力道:「這狀況,要救也救不了人了,哥,趁它離我們還有段距離,快走吧。」
  護衛他們的異稟者正好兩人,兩人也都在第一波攻擊下趴地了一會,好在很快就振作起來了。
  「你們兩人有辦法打倒那隻異獸嗎?」慕容蘭問道,「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我要聽實話。」
  「如果它的異稟只是聲波,那我的反射異稟剛好可以剋它。」其中一個叫阿貴的說道,拿出自己的異稟武器,是一面小銅鏡。「但我這個技能相當被動,沒辦法主動攻擊。」
  「我是風刃。」另外一個叫阿銀的說道,亮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刺刀,「可以劃傷它。」
  「那就麻煩你們兩人打倒他。」慕容蘭說,「回去以後給你們五百兩銀子,一人五百兩。」
  五百兩銀子?
  聽到這話兩人的眼神霎時就變了,趁著企鵝在吃人沒有理會他們時,立刻到旁邊討論戰術,大約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兩人就朝企鵝衝過去了。
  可是沒等他們採取行動,一隻從天空俯衝下來的巨大老鷹直接一口叼走了跑在前面的阿貴。
  阿銀頓時沒了遮蔽,企鵝發現有人帶著殺氣衝向他,不假思索地就對著阿銀發出振聾發聵的聲波,只見阿銀的身子頓時軟倒,血流了一地。沒一會兒一面鏡子也掉落下來,碎裂成許多小塊。慕容蘭抬頭看去,已經看不見阿貴了。
  真是太大意了,因為覺得自己在自己的土地上遇不到異獸,所以帶的人手壓根不夠。
  慕容芸說著要跑,但是他們兄弟兩壓根就沒有鍛鍊過,就算要跑,嚇軟的雙腿也沒多少力量,起碼跑不出那些農家孩子的速度。
  企鵝咂了咂嘴,似乎並不介意老鷹搶食,他慢吞吞地挪動到阿銀的屍體面前,又開始進食。
  「動物……動物都是吃飽了就不吃了,對吧?」慕容芸心懷僥倖道,「我們現在慢慢地挪走……」
  似乎是感知到自己的食物要跑了,企鵝停下進食,對著兄弟兩人張開了嘴巴。
  那一瞬間,慕容蘭什麼都沒來得及想,將慕容芸一把扯到了自己的身後,自己迎面挺了上去。
  就算是死,他也至少要好好活過一回!
  企鵝的嘴巴已經張到最開,他甚至能清楚看見企鵝的口腔內部,蛇頭上的倒刺清楚掛著血淋淋的人肉,慕容蘭想著,啊,他很快就要變成其中一份子了,這就是臨死的感覺嗎?
  他現在身邊沒有任何可以跟異獸戰鬥的人了,只剩下他自己一個,鮑里斯已經死了,小吳跟李隆統統不在,對了,小吳才剛回去吧……要是自己不在了,父親大概就要對他兩人動手了……
  「哥!」慕容芸被扯到一邊,驚慌地大叫起來,「快閃開!」
  慕容蘭聽見了慕容芸的聲音,但是身體卻不受控制,儘管早就領教過了,但是極端的恐懼之下,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做到把慕容芸拉到身後護好的。
  企鵝發出了死亡聲波,慕容蘭不甘地想,要是他更有力量一點,他就能更好地保護他弟弟了。
  說到底,還是他太過沒用,前半生毫無所成,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後什麼都還沒來得做就要駕鶴歸西了。
  『你想保護他嗎?』
  一道溫暖的聲音響起,嚇了慕容蘭一跳。
  『那我就幫你一次吧。』
  他腰間的美人乾坤袋,慕容槐交給他的慕容家傳家寶,不知為何上面的哀傷美人竟然眨了眨眼,發出了一道淺藍色的光芒。
  那袋子自己飛到了空中,打開了口子,將企鵝發出的聲波全數裝進了袋中,接著又落地扁掉了。
  慕容蘭目瞪口呆,剛剛……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袋子居然在跟他說話嗎?
  而且聲音……總覺得在哪裡聽過。
  「哥,你沒事吧!」慕容芸慌張地挽住慕容蘭的手,著急道,「剛剛那是哥你弄的?」
  「不是……」慕容蘭也很疑惑。
  但是不給他們思考的時間,企鵝見自己的攻擊沒有奏效,非常生氣,又再度張開了嘴巴。
  「慕容蘭!」去而復返的馬凡從街道的另外一頭匆匆跑了過來,吼道,「往他嘴巴裡面砸雪球!」
  慕容蘭下意識照做,慕容芸也有樣學樣,馬凡一路向前衝,他聽到聲響時不放心過來一看,正巧碰到逃難的百姓說遇上異獸了,立刻搶了酒館門衛的刀全力衝過來。
  慕容蘭跟慕容芸的雪球不算大,急就章的雪球很小一顆,但好在夠冰,企鵝嗺了一口,把雪球呸出來,惱羞成怒地再度張大嘴巴。
  馬凡要的也不過就是拖延時間,他現在已經衝過兄弟兩人,往企鵝那可以直接塞進一個人的嘴巴一跳。
  「他瘋了嗎。」慕容芸已經呆到不會說話了。
  馬凡的刀毫無玄念地插進了企鵝的咽喉深處,他怕再有什麼變故,還在裡面砍了好幾刀,確保企鵝徹底發不出聲音後才鬆了一口氣。
  然而,身受重傷的企鵝也無力再度張開嘴巴,上下唇一闔,馬凡就徹底進了企鵝的嘴了。
  馬凡:「……」他不小心把自己給關禁閉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火火
火火
不想廢話,總之想說的都在文裡,說透就沒意思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