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33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2022/12/0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三十三章-前世同來生

德馨認識馬告已經好多好多年,一直到這時,才知曉阜邑家不只是地面上採光明亮的書肆,眼前,是一座固若金湯的兵器庫房。
「我怎麼有一種會被殺頭的感覺。」
「哈哈,所以你只好一直在這邊工作下去了。」
馬告拿起錄冊,並從一旁竹製的筆筒裡撿出一支炭筆。
「你是黑幫嗎?」
德馨被眼前幾個連通的偌大倉室震驚得重新定義價值觀。那些人云亦云確實不可全然信之,凶神惡煞只是刻板印象,公正賢德背後藏著秘密;無論哪一種都是良善與醜惡兼有,光明與黑暗共生。
「差不多了,我覺得我就是文墨好了一點的寨頭。」
馬告有節奏的敲了敲一堵厚牆上鑲著的銅片,另一邊的駐守隨即把這面牆推旋轉開。
「所以我是來幫你抆拭我們現在所在的『北關口』大漏洞的?」
德馨跟著馬告的腳步往下一個空間參觀。
「不是,這個是皇帝擔保的漏洞,用來保護京畿安全的。」
馬告一邊說一邊隨性的抽查木箱裡的藥石是否被儲藏良好。
「所以我的工作究竟是?」
每一個架上都有儲藏物的名稱,對照錄冊裡變動的數量。
「幫忙,我需要東北那個證據,然後整個西方的補給,我一顆腦袋其實記得下來,但是打仗以來我三天兩頭被召進皇宮,處理這些軍機之後還要刨出一大段時間去看戲聽曲假裝清閒無趣,我需要睡覺的時間…」
馬告繼續往下一堵牆走去,一樣在牆上的鑲銅片敲著一樣的節奏,牆一樣的被旋開了。步入下一個空間之前,馬告從置放在牆門邊竹架上一疊整齊的白袖巾拿起最上面的兩條。
「我懂了,我就是你的另一顆腦。」
接下來的這個三聯的空間充斥著刺鼻的嗆味,德馨接過馬告遞給的白袖巾。
兩人停頓了下,用白袖巾將鼻口遮好。
「對,我想你這個總管不是當假的,這些表格帳目你一定得心應手,而且肯定整理得比我清楚!」
馬告將錄冊攤放到德馨的手上。
「不敢,你只是,字有點潦草…」
德馨想到在阜邑家祠側房對帳的第一天,基本上都是用連筆字詞的輪廓在猜意義,還好需要交叉比對的是數字。
「哈哈哈,大家都這樣稱讚我。」
馬告的語氣很是得意。
「這算稱讚?」
德馨很是困惑。
「這是保命符。」
馬告像傳授密技一樣附耳。
「啊?」
「作為臣下,需要有一兩樣缺點和一兩樣不能成大氣的執著,這樣身為我們的上者才能放心的任用我們。」
馬告在很小的時候被重病的阜邑老爺叫到床榻邊,他只叮嚀兩件事,而這是其中一件。
「好複雜…還好我只是一個小總管。」
德馨豈會不懂,所以德馨對於自己能夠身在南府做僕人感激涕零,在南府,不用這些算計,老爺會盡全力保護一大家子一輩子的平安。
「沒有耶,皇帝很喜歡你的字,他想見你。」
馬告想起和皇帝與太后聊天時兩老的一時興起,其實日理萬機的他們也許忘記了也許還記得,但於理不合所以即便作罷也不會被責怪。只是,那就是一個直覺一閃而過:
『多一個人在宮中有地位在皇帝心中有份量,這兩個人就多一點安全。』
「你說什麼!哪有黃帝召見平民的道理?!」
「有啦有啦,你不是平民啦,你是南府織造家的總管。」
「是,『前』南府織造,現在已經不是了。」
「但是你家現在有國子監學士。」
馬告直言不諱。
「還沒。」
即便在如此厚重的牆與牆的隔間裡,在三尺厚土之下
-聽起來像墳墓一樣-
德馨仍擔心隔牆有耳。
「哎呀,我的消息比你靈通,你家南葆澈腦子跟別人不太一樣,劍走偏鋒,天天翻案,很得提攜。而且南府家風善良清廉,根本快速通關。」
馬告不擔心,這裡真的跟墳墓一樣,生人勿近,進的都是值得託付的熟人。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